• 当前位置: 首页 > 全文免费阅读-林潇小说章节最新

    全文免费阅读-林潇小说章节最新

    林潇小说由作者陌笙著作,讲述:很快,林潇被叫到走廊。周有德劈头盖脸的,当头就是骂道:好你个林潇,你的胆子不小啊,怎么今天迟到了?他今年四十出头。披着一身白大褂,头上颇有些地中海的造型,尤其是周有德那眼神,凶狠的就像是要吃人似的!林潇不卑不亢的说道:周......

    第2章 针灸之术

    我的妈啊,这下惨了!

    看了一眼时间,林潇都震惊了,昨晚他修炼得太晚,今天睡过头了!

    刚刚又折腾一番,浪费不少时间。

    眼看着将近八点,林潇顿时焦急起来,本来医院是九点上班,但科室主任不是个好东西,非逼着他们八点半就到。

    半个小时,得紧赶慢赶了。

    林潇匆匆吃了早餐,随之赶紧出门,他住的地方还不算远,骑个自行车,也就差不多二十分钟。

    只是在等红灯的时候,前面貌似围满了人。

    林潇凑了过去,发现在人群之中,有名老者躺在地上,他的头发花白,看着起码有七十多岁了。

    老人不行了,赶紧叫救护车啊。

    救护车也没那么快,就怕老人撑不住了!围观群众倒是挺热心,只是却无能为力。

    好在这个时候,有人说道:请让一下,我是医生。

    对方同样也是老者,大约花甲年纪,他的身子很硬朗,整个人看上去,也有种威严的气息。

    老者蹲下来,伸手试探患者的脉搏,略微观察之后,又去验看老头儿的瞳孔,这下他的脸色沉了下来。

    大家别围得太紧,空气太闭塞了,会影响患者的病情。

    人群往后散去,但也只是形成了一个更大的圈。

    毕竟看热闹是人性,大家都围着议论纷纷。

    老者从怀里掏出棉布,又将棉布展开,就见里面满是银针,看着有数十根之多,让人瞠目结舌!

    紧接着,老者熟稔的捏住银针,径直ci入患者的神庭穴。

    我的天啊,是针灸!

    众人异常惊讶,他们都知道针灸的存在,但还是第一次见识,长达十公分的银针ci入脑袋,这是想也不敢想的。

    第一枚银针ci入之后,老者再次拈取三枚,ci入患者的百会穴,头维穴以及正营穴,可惜的是四枚银针下去,还是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

    老者一时愁眉紧锁,料想行医问道数十载,见识过太多晕厥的情况,但目前的状况,却让他看不出端倪。

    林潇看在眼里,忍不住有了想法。

    他从人群里出来,说道:你对头维,百会,神庭和正营下针,就是想ci激人的中枢神经,但患者处于假死状态,这样不会有用的。

    哦?

    这番话让老者怔住了,他的目光落到林潇身上,见他穿着朴素,人也年纪轻轻的,不免有些纳闷儿。

    这位小友,你说患者是假死?

    尽管老者不太相信,但也不敢小觑林潇,毕竟他若是门外汉,绝对不可能把自己下针的穴位,说得如此透彻!

    林潇的脸上挂着自信,他的脑海中涌现各种信息,继承了医仙的传承,对于这种症状自然了如指掌。

    嗯,你只查验了瞳孔跟脉搏,却不知医道讲究牵一发动全身,患者的瞳孔缺血且凝聚,只是昏迷的基本状况。

    你的思维按部就班,以为这就是昏迷的缘故,却没发现他的指尖泛白,血气不通,这样其实说明患者脑部缺氧,致使陷入假死。

    是这样?

    老者的脸色阴沉下来,倒不是因为被林潇教育,而是他的言论成立的话,这名患者可就麻烦了!

    快叫救护车,不然就麻烦了。

    老者的眼里满是焦急,却被林潇拦住了。

    没用的,救护车没这么快赶到,而且他的气血翻涌,很可能会突发脑溢血,随之导致死亡!

    那如何是好,难不成要眼睁睁看着他死?

    我来试试吧。

    林潇也蹲下身来,从老者的针包里掏出银针,手法如雷般下针,老者还没反应过来,银针已然刺进患者体内。

    好厉害!

    老者当场怔住了,没想到林潇年纪轻轻,针法居然又快又准,甚至对于穴位的辨识度,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林潇一边行动,一边解释道:这种假死状态,治疗起来其实很容易,在空气畅通的前提下,先对人中、合谷二穴下针,辗转而不留针。

    之后取针少商和百会,得间歇行针和气后留针,只要手法到位,很容易使病情好转!

    紧接着,他又对患者连下两针。

    现在是最后环节,要对神关和内关等四穴下针,在患者平躺的情况下,用毫针缓缓施治,让他保持平常呼吸。

    待针入穴后,再按照心跳频率下针,自然好转。

    果不其然,待最后一针结束,老者不断的咳嗽起来。

    真醒了!

    围观人群颇为震撼,就连老者也觉得叹为观止,岂不知现在的林潇,思维已远超常人,能拥有这等奇技,也是理所当然。

    这位小友,你的医术如此传神,真让老朽佩服啊!

    林潇淡淡一笑。

    老先生的医术纯熟,只是思维不够开阔,针灸之术既然由人研究所得,也该根据具体情况变动。

    有道理!

    老者越发欣赏,激动的说道:既然如此的话,小友可否给个联系方式,以后也好拜会。

    林潇却是拒绝了。

    在这件事上,他浪费了太多时间,若是再晚一会儿,怕是就得迟到了,他甚至来不及道别,骑车匆匆离去。

    年轻有为,这是中医之幸啊!

    看着林潇远去的背影,老者不由得感慨起来,如今的社会中医寥落,一度让他为之叹惋。

    如今看到这么优秀的年轻人,让他颇为激动,就是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再相遇了!

    毫无疑问的说,林潇迟到了。

    科室主任名叫周有德,他平时就严厉苛刻,他定了规矩八点半就得到,林潇到科室的时候,已是将近九点了。

    林潇,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一个小护士迎了上来,俏脸上满是焦急。

    她叫钱洁。

    跟林潇一样,也是医院的实习生,两个人都是老乡,因此熟络起来,钱洁也知晓上头的规矩,所以很担心他。

    周主任提你名了,我估计他要找你麻烦了。

    钱洁颇为揪心的,这段时间以来,她跟林潇的关系不错,两个人也经常聊天,她自然不愿意让林潇受惩处。

    别担心,我的事儿,我自己解决。

    林潇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他可不是之前的那个屌丝了,自然不会任由欺负。

    只是在这个时候,背后响起一个狂躁的声音:好你个林潇,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