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沈祝安洛依依全章节阅读

    小说沈祝安洛依依全章节阅读

    孤城的写作能力很强,他所创作出的《斩鬼录》给人很大的惊喜,其中沈祝安洛依依等人物细节上的处理很棒,剧情紧凑,很多地方设下了伏笔,看得过瘾。当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华灯初上,夜色如墨。我醒来第一反应就是准备蹲下,那种感觉太难受了,我生怕自己一站起来就又头晕眼花,一头撞在地板上,本来就不智慧的头脑再撞我估计得变成弱智。她站在窗户旁,背对着我,指间夹着一......

    第8章 五雷号令

    卧槽这什么情况?我大惊,登时就想往后缩去。

    小子别动!老孙头见状也是脸色大变,但却没有撒手的动作,一只手用力地握住了剑,另一只手中黄符不要钱地往我身上扔。

    这些黄符几乎没有一张能存留下来,几乎都是刚刚碰到我身上,就直接化为了灰烬。

    老东西你他娘的到底在搞什么?洛依依见情况不妙,赶过来帮忙,谁知她见了那道符之后破口大骂,你他娘的为什么这符上印都没有?你用铅笔画的么?

    我那印早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然我这五雷压煞符效果会这么弱?!老孙头也急的冒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滚,只恨自己没有多几只手扔符。

    所以我就不该相信你!洛依依也很恼火,却拿他没丝毫办法,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我身上那玩意儿明显不简单,除了老孙头,恐怕在场还没人能除掉它。

    刘力你个臭小子愣着干啥?!还不过来帮忙!老孙头大吼,唾沫横飞。

    不,不是,老孙头我是众阁出身,你都搞不定我怎么帮你啊?刘力手足无措地说着,我却敏锐地注意到他说的众阁,这个我有些熟悉,似乎是听我爷爷说起过。

    但是现在我根本没法去思考,随着紫符的不断燃烧,我的感觉越发奇怪。

    一阵瘙痒从我小腹处开始,向上蔓延,仿佛有无数的虫子顺着我的皮肤,一寸一寸地攀爬着,一直到我脖子的位置,忽然停下。

    我一个激灵,一阵冰凉的感觉从我的脊髓一直冲到我的大脑,我瞬间清醒了不少,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忽然发现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嗬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一阵气音,我被自己的声音给吓住了,见三人没有反应,我忍不住四处张望,发现身后正好一面穿衣镜,我猛地回头。

    随后我看到了让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无数次惊醒的画面。

    本来缠绕在脖子上的纱布被扯掉,悬吊吊地挂在一旁,一只苍白没有丝毫血色的手掌,正从我的脖子处伤口处慢慢探出,我甚至能够看到那只手上密布着深紫色的伤口,恐怖而狰狞。

    难怪我说不出话,脖子上有只手,谁能够说出来话。

    嗬!我的惊叫全都变成了大股的气流从我嘴里喷出,那模样看起来真有几分搞笑,如果没有那只鬼手的话。

    小子别慌!老孙头又摸出一张紫符,脸上一阵肉痛之意,老夫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刘力你快去把我的五雷号令拿过来!

    刘力闻言,手忙脚乱地往房间里冲去。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浩劫,吾证神通

    老孙头口中大声念咒,隐隐地竟然能看到一丝金光从他丹田处发起,顺着一道繁复的路线直到指尖,随之进入那紫符之中。

    金光速现,覆护坛庭!老孙头大喝一声,将手中的紫符用力地拍在那鬼手之上。

    这一下竟起了些效果,那鬼手停住了往外探的趋势,隐隐地竟然往后缩去,我不由得大为惊喜,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这时老孙头才得空抹了把头上的汗,刘力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块我没见过的东西,似乎和电视里那些令牌有些像,但是似乎又有些差距。

    我还在用力回想的时候,洛依依在一旁已经惊呼出声:雷击木?老东西你是不是又去我家偷东西了?

    偷个屁!你以为就你家有雷击木?老孙头以不屑的神情表达了自己高洁的品格,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搜集起来的,你家那帮老匹夫,连看都不让看,我怎么可能拿得到。

    雷击木我有所了解,当年小时候爷爷给我讲过,那雷击木被九天雷霆所击,蕴含天地的浩然正气,对于驱邪赶煞有奇效,爷爷还给我讲过其他东西,只不过那时候我还太小,现在想起来都是模模糊糊,印象不深。

    我僵着身子瞅了一下,那号令四四方方,长条圆角,木色黝黑,质地细腻,看上去和普通木头没啥差别,除了上面刻了字。

    老孙头拿到了令牌,又摸出一张紫符往上一贴,嘴角一哆嗦,我猜他肯定是在因为又用掉一张紫符而心痛。

    这一次他倒是没有朝我要钱,反倒是端起架势,衣摆无风自动,手中的号令在贴上紫符之后蔓延出了一种莫名的气势,仿佛来自九天之上的浩然正气,连带着老孙头看上去也正派了许多。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详,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变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服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太上老君吾急急如律令!

    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听完老孙头念完口诀。

    在他念完的一瞬间,我感觉一股无上的威严从他手中的号令传来,我脖子上的鬼手似乎是感受到了这股威压,猛地往后缩去。

    老孙头见状,一步上前,怒目圆瞪,须发皆张,一巴掌将令牌拍在那鬼手之上,那鬼手仿佛被九天雷击,白烟四溢,登时一阵凄厉的尖叫在房间中回荡,仿佛要刺破耳膜般。

    我根本受不了这声音,一下子就捂着耳朵蹲在了地上,直到声音消失之后才站了起来。

    此时周围已经风平浪静,老孙头有些虚弱地坐在地上,手中还紧紧地捏着那方号令。

    行啦,那阴煞已经跑了,老孙头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晃晃手中的的号令,老夫自己用雷击木练出的令牌,可不是那阴煞能够抵挡的。

    洛依依闻言也放松了下来,原本紧绷的脸色也有所缓和,走上前来拍了拍我,我也宽慰地笑笑,看得出来她是真的想帮我,只是苦于自己能力不足罢了,现在我得救了,她想必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话说你这五雷号令是你自己练的?洛依依一边蹲下身子一边问。

    废话,老孙头翻了个白眼,真要是上清宗坛里那块,还用得着这么费劲?亮出来,那阴煞就得灭了。

    是是是,你们茅山上清宗坛最强,洛依依应付着,伸手想要抚老孙头起来。

    我也不好在旁干站着,也伸手想搀老孙头一把,看得出来他此时已经没丝毫力气了。

    正当我伸手的时候,忽然那五雷号令上的紫符掉了下来,我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白色的影子掠过,下一秒,紫符已经被撕得粉碎。

    你唔,小子快撒手!老孙头的声音吱吱呜呜的传来。

    待我反应过来,大惊。

    我左手竟然正掐住老孙头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