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结婚三年,薛慕春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的夜半铃声(薛慕春徐自行)

    结婚三年,薛慕春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的夜半铃声(薛慕春徐自行)

    结婚三年,薛慕春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的夜半铃声是一湖深写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薛慕春徐自行的剧情跌宕起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以为是迟到的大姨妈终于来了。白绯月教训起来:“亏你是学医的,是不是怀孕了心里没点数?还敢站上手术台上那么长时间,得亏这孩子生命力够强,没……”“还有别人知道吗?”薛慕春打断了她的唠叨,抬眸望着她,脸色苍白却清冷,丝毫没有......

    《结婚三年,薛慕春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的夜半铃声》《结婚三年,薛慕春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的夜半铃声》精选章节试读

    她的好友也是这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白绯月微微弯腰,手抄在白大褂的口袋,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肚子,仿佛那里开了一朵花儿似的。

    薛慕春摸了摸肚子,皱眉:“你能看出来我的胃里没有一粒米?”

    白绯月摇摇头,目光复杂。她瞧着薛慕春:“你的胃里有没有米,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怀孕了,六周。”

    薛慕春被惊到了,倏地坐起身,脑部一阵晕眩,令她停下了这个鲁莽的动作。

    她撑着床铺,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

    怀孕,怎么可能?

    她以为是迟到的大姨妈终于来了。

    白绯月教训起来:“亏你是学医的,是不是怀孕了心里没点数?还敢站上手术台上那么长时间,得亏这孩子生命力够强,没……”

    “还有别人知道吗?”

    薛慕春打断了她的唠叨,抬眸望着她,脸色苍白却清冷,丝毫没有得知怀孕的喜悦。

    白绯月微微皱了下眉,嘴唇动了动,似是不好开口。

    薛慕春从她的表情里看到了答案。

    除了白绯月之外,没有人在意她。

    卢佳期死了,徐自行要为她收尸,悲伤都来不及,哪里还会记得她?

    薛慕春扯了扯唇,咧出一抹苦笑。她道:“不要说出去,不要跟任何人说。”

    闻言,白绯月愣愣的看她:“为什么不说,那徐自行——”

    “这不是喜事。”薛慕春的声音清冷,那双漆黑的眼睛里藏着无法诉说的故事。

    白绯月望着她的眼,好友的这段婚姻,她比任何人都了解。

    也是,那边卢佳期死了,这边就传出薛慕春怀孕,喜事得为丧事让步。

    她点了点头:“好。”

    “可是,等卢佳期的丧事过去,你还是要说的。你是他的妻子,做到这份上,已经是仁至义尽,都能给你挂牌匾了。”

    “她这一走,这孩子正好是契机,你跟徐自行以后就能好好过日子了。”

    虽然这么想不地道,白绯月还是有点儿高兴。

    薛慕春扭头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却觉得,她与徐自行的婚姻就要走到尽头。

    ……

    薛慕春打了保胎针,躺了一整天,独自回家。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屋子里冷冷清清,一点热乎气儿都没有。

    薛慕春与徐自行两人都忙,又不喜欢被人盯着,请了钟点工打扫屋子,晚上做一顿饭。

    此时,桌上的菜早已冰凉,排骨汤凝了一层油脂。

    徐自行还没回家,想来还在卢家,忙卢佳期的身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