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点点离人泪小说(蒋楼祁沅)全章节阅读

    点点离人泪小说(蒋楼祁沅)全章节阅读

    精品小说《点点离人泪》是貔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蒋楼祁沅,内容主要讲述:一声,打断了她的问话,右手落在了她的肩上,“明日把我嫁妆箱子里的琵琶拿出来吧,我们接着练。”十年琵琶三年筝,我本就比她晚了时日,自然不该在懈怠。感受着掌心下的身躯微震,我佯做不知,只默默的重复了一遍:“可好?”良久,蒋楼......

    《点点离人泪》《点点离人泪》精选章节试读

    我的洞房花烛夜,是我一个人的洞房花烛夜。

    我看着铺在床上的红盖头,听着龙凤花烛噼啪作响,愣愣出神。

    直到晓瑞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心疼地看着我:“小姐,我伺候你梳洗吧。”

    我摸着那盖头,轻叹了一口气:“晓瑞,喜嬷说这盖头要他来掀,我原还担心,我只补了几针会不吉利,却不想,原就是不会被他碰过的东西,哪里还用担心吉不吉利。”

    晓瑞蹲下身子:“小姐,您又何苦如此呢?世间良人众多,为何……为何……”

    “晓瑞!”我轻唤了她一声,打断了她的问话,右手落在了她的肩上,“明日把我嫁妆箱子里的琵琶拿出来吧,我们接着练。”

    十年琵琶三年筝,我本就比她晚了时日,自然不该在懈怠。

    感受着掌心下的身躯微震,我佯做不知,只默默的重复了一遍:“可好?”

    良久,蒋楼才听见她的闷声:“小姐,这些都是不入流的技艺,上京没有正经人家的姑娘会练这个,您不必这么委屈自己的。”

    我思绪放空,与幼时爹爹不在上京的那几年相比,这属实算不上什么委屈。

    我觉得这个世道对女子的规教管束可真多,就因为我自幼习武,不如别的女儿家文静,就要听他们诸多不堪的言论。

    【你不要听他们乱说,女孩子怎么了?我觉得女孩子习武那是独树一帜,你不是怪物,你是这世间独一份儿的奇女子。】

    特属于儿时稚嫩的男子童音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我耳边,那是祁沅对我说的话。

    那一年,是长庆三十年,我十岁,祁沅十二岁。

    那是我第一次对天家的人有了好感。

    边疆战事又起,这一次,近一月都未曾有捷报入京。

    我捧着绣绷子,不留神就被扎了指尖,好好的一副青竹花样就被毁了。

    晓瑞连忙拿着帕子摁着我的手,心疼道:“您又不是不知道,您送过去的香囊七皇子一个也未配过,何必在这样糟践自己呢。”

    我不在意地笑笑,拿起半成品端详:“我的绣工是不是有了很大的进步?”

    晓瑞没应声,我自说自杀:“爹爹看见了,定是要开心数日的,从前他担心将我养的太像男儿,如今我这绣花针舞的也不比我蒋家枪差了。”

    分明是现在连出门的机会都没有,无聊时的一些消遣罢了。

    “小姐您是在担心老爷吗?”

    “边疆苦贫之地,户部和工部因为军粮一事互相推脱已久。”

    我不自觉的遥看着西方,想起我还未入京时,爹爹送了我一队暗卫,均是能以一敌十的高手。

    统领何不为今日偷偷告诉我军队储粮撑不了一月了。

    眼下才入冬月,蜣无却已接连遭受了三场雪灾,他们是背水一战,不死不休。

    屋外脚步声渐密,管家迎着祁沅,我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同他见礼。

    祁沅一口灌下去两三杯凉茶,背手来回踱着步子。

    我放轻了声音问:“可是早朝发生了什么?”

    他欲言又止地看着我。

    “事关我父亲?”

    “上月末曾收到喀斯来信,请求粮草支援,至今都过去半月了,他们六部也不曾给出个明确的说法!前线战事吃紧,他们竟还想着祭祀求神!”

    我愣了一下,随即缓缓垂了头。

    喀斯本是蜣无的地界,天然的地势让其易守难攻,我爹爹是年轻时与蜣无浴血奋战了三天才拿下的此地。

    此后数十年,它都不曾外落。

    “皇上怎么说呢?”

    祁沅蹙眉:“父皇限令他们五日之内将粮草备好,运往喀斯。”

    五日?从上京到喀斯走陆路要两月有余,爹爹善战,自然知道粮草的重要性,想必在很久前就已经上密信奏请了。

    可拖来拖去,倒还是要爹爹自己想办法再撑一月。

    “我可否……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

    “我想亲自压送粮草去喀斯。”

    我看着祁沅沉吟了一会儿,然后道:“你应知道,你现在的身份不同以往。”

    是啊,到手的人质怎么能在轻易放回去。

    “那……”我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声音低到自己都几乎听不见,“你能去吗?”

    我不敢看他,我们两人之间又是一片寂静。

    我自暴自弃般地同他对视:“在这上京城里,我不信任何人,我只信你,你是我的夫君,即使只是名义上的。”

    我是可以离开的,但我带不走三十万石的军粮。

    如今户部尚书是大皇子母族,工部尚书的妹妹是三皇子妃。

    二皇子,五皇子早夭,四皇子早早地入了皇觉寺,六皇子因谋逆被终身幽禁。

    祁沅母族没落,就算娶了我也是在上京毫无根基。

    太子之位空悬,这场夺嫡之战早就开始了。

    祁沅黑瞳深邃,一眨不眨地看着我时,我总觉得我会溺死在他眼中的漩涡里。

    “若是你想,我爹爹乃至喀斯百万大军任你调遣。”我见他不为所动,有些着急:“为人妇者无子可去,我在上京无用,你给我一封休书,自可另觅良缘。”

    “我不曾碰过你,你若真有了身孕,我才要休了你。”祁沅淡淡地开口。

    我一时摸不准他的想法。

    “还有,兵将调遣乃是天子才拥有的权利,下次这种话,万不要当着外人说了。”

    祁沅给自己倒了一盏茶,余光扫到了篮子里的绣绷子,饶有兴致的拿了起来:“靛青色不适合女儿家,这是你绣给我的?”

    我点点头。

    看着祁沅指腹珍惜地摩挲了两下,又将这物件摆回了原位置,继而又听他道:“我会亲押粮草,我不要你做别的,五日内把这荷包绣好了给我吧!”

    我猛地抬头,不可置信。

    直到脑门被轻轻地弹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回神。

    “傻了?”祁沅抿了一口凉茶,“说起来我还没有拜见岳父大人,蒋楼,你要不要告诉我一些讨好他的法子?”

    我磕磕绊绊地说了好多,他始终星眸含笑。

    我想,就算将来的日子我们做不到琴瑟和鸣,也至少会相敬如宾。

    他出发的前一晚,歇在了我房里。

    他看起来是个白面书生的模样,可钳制在我腰身上的力道却比大得狠。

    头脑昏沉之间,依稀听他说,等他回来,要好好地同我过日子。

    小说《点点离人泪》 第2章 缓和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