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他是一朵怪物花惠笑毕初暖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他是一朵怪物花惠笑毕初暖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惠笑毕初暖的小说叫做《他是一朵怪物花》,是作者23105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班长快跑撒!  跑个毛线啊跑,没看要爆2班菊花了嘛!  就要爆2班菊花,班长,就决定是你了!上吧!  班长回头怒骂一句:上你妈头!  后面一群男逗比沉默两秒,又爆出一句:  你妈没头啊!  安!我妈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他是一朵怪物花》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爆2班菊花

  班长快跑撒!

  跑个毛线啊跑,没看要爆2班菊花了嘛!

  就要爆2班菊花,班长,就决定是你了!上吧!

  班长回头怒骂一句:上你妈头!

  后面一群男逗比沉默两秒,又爆出一句:

  你妈没头啊!

  安!我妈就没头!

  你妈没头怎么把你生下来了?哇塞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了没头还能活!

  有时候惠笑会想,为什么自每个班级总有那么几个傻逼,上课时候不消停下课也不消停,就比如跑操的时候,恨不得全天下都是他们的。

  后面不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但是一碰到查岗的老师一个个把嘴巴闭的可严实了就好像用强力胶水502粘过一样。

  不过有他们在气氛总会很轻松,往往是毕初暖低骂一声无聊,惠笑很无奈的跟着他们闹出的笑话笑笑,然后将目光落到不远的高二跑的道路上,她想看看能不能站到纪森达。

  高二六班走惠笑眼前跑过,人头攒动,没有纪森达的身影。

  也是,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么普通而且人又多的地方。

  有些学生依靠关系请假补跑操,还有些充当学生会的,站在操场旁边看着他们跑,大部分都是在学校里混的比较好的。

  比如站在高二三班旁边的那个,留着浅褐色的梨花头,校服也不穿,套个超短裤,依稀可以看出化了妆的脸,手里拿着跑操打分板却心不在焉的四下张望,时不时抬手跟高三人打个招呼,颇有一种站在街头卖相的派头,对于这种年纪轻轻就把自己搞成花大姐,啊不,花大妈的人,惠笑只有笑笑不说话。

  不过也有好的,惠笑再往前跑跑就看到了个子矮矮身材娇小的萝莉高歌,她看到惠笑的班级,立刻在本子上打了个优,然后高高的扬着嘴角,嗓音软软却清亮亮的叫了声:加油跑呀!

  班级里那群逗比立刻发出起哄的声音,然后一个个卖力的撒起腿儿跑,这就是传说中的美女效应啊美女效应!

  对于这种现象,惠笑只想说四个字:请联系我!

  毕初暖在惠笑旁边跑的好好的,突然戳了惠笑一下,惠笑也戳了她一下,毕初暖立刻瞪起眼睛:你戳我干嘛!

  你刚刚不是戳我的嘛!

  毕初暖指指高歌那边,高歌有话跟你讲!

  惠笑赶紧把头转过去,高歌向她打了个古怪的手势,然后指了指惠笑即将跑到的大榕树那边。

  大榕树

  建筑物逐渐后退,绿化带逐渐呈现出来,惠笑的目光在榕树上来回搜索,却没看到纪森达的影子。

  是不是又跑到别的地方去了。惠笑收回视线,班级跑步的速度却突然慢了下来,甚至有人直接停了下来,他们的视线焦点都集中在一个地方。

  教学楼三楼。

  他站在护栏上,长身玉立,敛着长睫,微露的瞳仁里氤氲着深深的蓝,那是最深处的海。他似乎在很沉迷的思考着什么。

  几秒后,毫不犹豫的从三楼的护栏上微微倾身,下一个瞬间

第16章批评

  一跃而下。

  人群中立刻弥漫了一片唏嘘。

  有些胆大的人还想过去看看情况,老师发现情况也过来处理,但是还没走近,就看到当事者一边将自己头上从灌木从里不小心沾到的叶子拿下来,一边若无其事的走到众人面前,手里还握着一只弹弹球,也不知道他到底干嘛的。

  纪森达,请你遵守一点学校规范,不要扰乱学校日常秩序好吗?

  有老师走上去批评,纪森达眼皮没抬一下,把手里的球塞到老师手里:我在做自由落体运动实验。

  然后悠哉悠哉的荡到教学楼里,谁也不知道他又去哪了。

  全体同学已被雷劈的冒烟了,亲身体验自由落体,实在是太值得人学习了(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怪人果然都是疯子!

  惠笑啊,我去趟小店躲躲,方西铭待会肯定要来找我,你千万别告诉她啊!刚跑完操毕初暖就蜡拉住惠笑强调又强调,然后飞也的跑了,而惠笑由于沉浸在纪森达刚刚牛逼哄哄的跳楼事件里,压根没把毕初暖的话听下去。

  惠笑边脱校服边往班级走,脑子里还想着刚刚的一幕,直到有人把她拉住。

  嘿,笑笑,想森阿怪呢?这么入神,难得难得,他也终于有人记挂了呢。

  高歌将校服搭在手上,跟惠笑并排走在一起,而且习惯紧紧的贴着惠笑走,在心理学上讲这是一种更容易与对方交流使他人产生好感的交流方法,果然高歌是个很会交际的人,也难怪有很多人喜欢她,说她闲话的女生也不多。

  你跟纪森达什么关系啊?惠笑犹豫了一下,很缓慢的问身边一走一蹦的女生。

  她回答的直白:从小就认识啊。

  惠笑?

  突然一个清冷冷的声音直直的从对面传来,惠笑抬头,看到一对漆黑的丹凤眼,微微上挑的眼角,眼神清澈见底,几乎不含一丝杂质尤为纯粹。

  嘿,小西铭!高歌拍拍他的肩,男生礼貌的冲她笑了笑,然后看向惠笑的时候神色又冷下来了,像那天一样薄唇抿成一条线,丝毫弧度都没有。

  惠笑应声:怎么?

  初暖怎么没跟你一起?

  惠笑想了想刚刚毕初暖跟她讲的话:我去小店了,要是方西铭问,一定一定要告诉他。

  哦,她说她去小店了,还要我一定一定要告诉你。惠笑伸手指了指校园商店,然后表情严肃的回答方西铭,方西铭听到这话,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去了。

  尽管惠笑后来想想觉得不太对劲,几分钟后就把这事扔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感慨一句,毕初暖终于开窍了!

  高歌,我们继续讲吧。

  森阿怪的爸爸是一家跨国公司的董事长,也是这里最有权和财的人,但是纪森达从小就不喜欢依赖父母,他接管爸爸一家快关的分公司结果硬生生的又把那公司开活了,他把这公司又交给他爸爸,不知道怎么想的在这所高中上学。

第17章他小时候就这样?

  高歌说说停停,像是在回忆,其实尽管如此他在学校做了各种过分的事按理讲是该被开除的,但是就是迟迟没有开除处分,原因我想以后你会知道的。我爸爸和他爸爸是合作伙伴,年轻的时候玩的也不错,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森阿怪了。

  惠笑听的很入神,她还不知道纪森达有这么大的背景,而且居然还很有管理才能,就接着问:他小时候就这样?

  高歌立刻抖了一下,露出很惊恐的表情:别提了,一想就浑身发抖,他十岁的时候拖了一条碗口粗的蟒蛇回来,当时我在他家玩,差点把我吓死,还有他自己发明了很多奇怪的东西,我在他家的时候他永远当我是空气!

  据医生说森阿怪不仅有阿斯伯格综合症,还得过一种跟爱因斯坦等人一样的精神疾病,患此病的人会有超高的智商,另外他有些激素分泌是不正常的,森阿怪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人。高歌讲到这里就发现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纪森达跟她接触实在太少了,每次她热情的上去跟他打招呼,他都立刻离她远远的,看到她就跟看到鬼似的,反正总喜欢保持距离,要么就当她是空气从她面前飘过,说起来他们也认识了十几年,但是跟陌生人区别大不了哪去。

  对了笑笑,有一次我开玩笑去拉他,他一把抓住我手腕的时候,疼的我眼泪当场就下来了,要不是他及时松了手,我估计我手腕就废了。

  高歌把惠笑送到班级,顺便跟他们班的熟人打了招呼,给惠笑的纪森达介绍差不多就完了,然后满脸悲愤的说了一句:知道吗纪森达跟我说的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天,他说你再碰我我不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他跟我说话挺多的啊?惠笑很疑惑,高歌闻言露出了惊悚的表情,真假的,他跟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离我远点。

  而且他抓我的手的时候还没那么疼啊。

  高歌一脸的难以置信:笑笑,我好崇拜你,森阿怪那种人,就交给你驾驭了!

  毕初暖躲在小店二楼吃酸菜牛肉面的时候,不经意往楼底下那么一瞟,就看见站在小店奶茶机门口的方西铭,他一手插口袋,正四下张望,毫无疑问他在找她。

  啊尼玛!惠笑那混姑娘,就这么把她出卖了?!不是说好了一定一定千万千万别告诉那个逗比她在校园商店的么!

  毕初暖想反正她在二楼那逗比在楼底下也看不到她,刚准备缩着脑袋充当酸菜牛肉面里的作料,不想手旁边的塑料袋子被风那么一吹,就那么凑巧的刮到楼底下去了,再那么一吹,不偏不倚的吹到了方西铭的俊脸上。

  于是,当方西铭抓着酸菜牛肉面的塑料袋子冲着她露出八颗雪白的牙齿笑的比太阳还灿烂时,毕初暖发誓下节课一见到惠笑一定要把她损的生不如死死去活来再生不如死死去活来然后挖个坑活埋再挖出来鞭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