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霸天修罗君逆天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霸天修罗君逆天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君逆天的小说叫做《霸天修罗》,是作者圣天尊者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君逆天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双方隔的距离不是很远,那些人所说的话他全都听见了,虽早就知道毒虎帮的人都比较凶狠,可他实在没想到,他们竟然连一个十岁的孩子都下手这么狠,如果是别人,肯定是恶运难逃,可换做是他?哼!他今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霸天修罗》精彩内容分享:

第十五章:用拳头说话

  君逆天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双方隔的距离不是很远,那些人所说的话他全都听见了,虽早就知道毒虎帮的人都比较凶狠,可他实在没想到,他们竟然连一个十岁的孩子都下手这么狠,如果是别人,肯定是恶运难逃,可换做是他?哼!他今天一定要让这毒虎帮的这伙人竖着进来,横着滚出去。

  毒虎帮的七八位小弟接到徐文亮的命令,诡异的一笑,全都不怀好意的朝君逆天走来,他们不论命的好坏,只知道干了这一次,又能跟着徐文亮风流快活几天了,至于君逆天的死活,他们才不会管,只要别把君逆天打死,事情闹大了就行。

  小子,老子我叫刘二宝,是毒虎帮的头号打手,遇上我们也只能算是你命不好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就等着下半生在轮椅上度过吧!刘二宝的胸前挂着一串骼髅头,说话的时候总喜欢眯起眼睛,给人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二宝说的对,那小子一看就是欠抽的造型,我们这是做好事,替这个有人生没娘养的小乞丐的父母教育教育他,让他知道尊敬长辈。呵呵!

  老子的手早就想揍人了,最近一直没找到机会,这次总算能过过瘾了。虽然人是小了点,但只要是个人,老子欺负起来照样爽。走在最末尾的少年无耻的说道。

  

  如果刚才君逆天只是有点生气的话,那他现在是真的动怒了,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骂他的爹娘,他知道自己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孤儿,被爷爷君寒风抚养长大的,可在君逆天的心里,一直相信自己的父母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把他舍弃的。一直以来,他就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弄清楚自己的身世。现在他听见对方污辱自己的父母,惊天的怒火便在他的身上燃烧起来,眼睛开始慢慢的变得通红,双拳紧紧的握起,整个人高度集中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头野兽将要发起致命一击似的。

  走在最前前头的刘二宝可不是光说不练的主,他从小就是打架打过来的,还别说,在毒虎帮真的是头号打手,刚才在他眼里平淡无奇的君逆天眨眼间竟发生了天翻地格的变化,连他都被君逆天的无形的气势所逼,心中一惊,脚步也放慢了。兄弟们,待会小心点,这小子确实有点诡异,难怪那十几号窝囊废都不是他的对手。

  二宝哥,怎么了?李柱子奇怪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这小子不简单,待会你们都听我的号令,要是栽在这小子手上,那哥几个也不用混了,就等着被别人嘲笑吧!刘二宝盯着君逆天若有所思的说。

  既然二宝哥这么说,那一定有你的原因,老子就不信邪了,老子会败在那小子手上。二宝哥,你待会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对,二宝哥,你有什么吩咐就下吧!小弟一定全听你的。

  刘二宝见身边的兄弟都答应了,就算君逆天有点邪门,他也有信心在配合得宜的情况下将君逆天狠狠的收拾了。

  你们不必再废唇舌了,一起上吧!今天我一定要打得你们满地找牙。君逆天邪邪的一笑,冷冷的说道。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知道吗?刘二宝气得全身上下都在颤抖,指着君逆天的鼻子大骂。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你们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打残你们,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对付你们这种人只能用拳头说话。君逆天自小就在别人歧视下长大,早就见惯了世间不平之处,现在说出这话,到有点像一个阅尽苍生的垂暮老人。

  好小子,就先吃老子一拳吧!毒虎帮的一个红毛小弟实在受不了君逆天的嚣张,大喝一声,举起铁拳就朝君逆天的头上击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君逆天不慌不忙的一个弯腰便躲过去了,身形十分灵敏,根本不像一个十岁的小孩能做到的。红毛小弟一击未奏效,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失了面子,反身一跃,右腿携带着万钧之力以迅雷不达之势朝君逆天的胸口踢来,君逆天这一次没有躲闪,神秘的一笑,硬接了这一踢,就在红毛小弟想收腿大笑之际,君逆天动了,两只手快速的按在红毛小弟右腿的关节之处,双手朝同一个方向使力,只听喀嚓的一声,红毛小弟就怪叫一声,抱住右腿在地上不停的打滚痛吼!

  这一幕被不远处的刘二宝等人望见了,全都是吃了一惊,他们越看君逆天越不像一个小孩,他娘的,有这么凶狠的小孩吗?虽然那个红毛小弟在毒虎帮里只是个跑腿的,可是也会几招,没想到两招就被君逆天这小子给废了。

  徐文亮是毒虎帮的一个小头目,见自己手下的人这么快就被人废了,脸上无光,眼睛一眯,杀气腾腾的吼道:刘二宝,你们快给我上,要是收拾不了那小子,就别来见我了。

  听到大哥的怒吼,刘二宝心里一紧,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钢管,朝周围的兄弟使了一个眼色,快速的就将君逆天给围住了。一句话都没有的举着木棍就朝君逆天的各个要害挥舞起来,君逆天身在包围圈中,所有退路都被眼前这些人给封住了,虽已是危机四伏,但君逆天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得沉住气,要不然就会前功尽弃,真成了这些人嘴边的肥肉了,他健壮的身躯在几人的拦的要堵劫中不停游走,身上已经挨了不少痛打了,可他始终都不曾痛哼一声,这些痛打只能让他稍微有点疼痛,根本就伤不了他,他一直都在麻痹对手,故意装出一副不堪的现象,其实他在等对手露出破绽,就在这时,君逆天的身上又结实的挨了一棍,刘二宝器张一笑,神情放松之时,君逆天就一个急转身,接住的迎来的木棍,不由分说的夺了过来,残忍的一笑,举着木棍就击在了刘二宝的头上。

  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中发生的,说时迟,那时快。

  刘二宝的脑袋上开始流血,纵使他是一个狠人,可此时除了痛之外就不知道其它感觉了,他脑袋发昏的躺在地上无力打滚。

  周围的三四个小弟看见刘二宝这个头号打手都这样了,全都嘴巴张得大大的,失神的望着刘二宝。

  趁他病,要他命。

  就在他们都愣神之际,君逆天举起左拳打退一个人之行,右手举着木棍就在其余人的脸上狠狠的一击,接着闪起了三四声各有不同的大喊声。

  定眼望去,前来毒打君逆天的人全都躺下了。

  君逆天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这些人在他眼里,连畜牲都不如,解决了这些人,不远处还有一个他们的老大,他当然得说到做到,一起把他给废了,举着还在流血的钢管一步步的朝徐文亮走去。

  徐文亮已经彻底怕了,俺的娘呀!这是十岁的小孩吗?老子怎么横看竖看都像一个恐怖的魔鬼呀!如果所有的小孩都这样,那叫他们这些混黑社会的怎么混呀!

  小子,你如果再敢往前走一步,老子可就要开枪了。徐文亮举起猎枪对准了君逆天,咬牙切齿的说,他现在已经不敢和君逆天交手了,那么多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的身体都比不上刘二宝,打了也是白打,纯粹找死。

  是吗?我可不信你这个废物敢开枪。君逆天不屑的冷笑道。

  他妈的,臭乞丐这是你逼我的。徐文亮气得肺都快要炸了,对着君逆天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闪起,猎枪冒出了浓浓的烟雾。

  君逆天早就料定徐文亮会狗急跳墙开枪打自己,身体快速的朝右边方向掠去,避过弹药后,君逆天举起木棍就朝徐文亮的脑袋砸去,有点失神的徐文亮被砸了个正着,额头立刻便流出了鲜红的血液,徐文亮也晕了过去。

  现在整个死胡同只剩下王大胖带领的这七八个满脸惊恐的大汉了,这些人都是君逆天的同行,是王大胖逼大家一起花钱请徐文亮来对付君逆天的,现在见君逆天这个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这帮号称整个小镇最凶狠的毒虎帮小弟给收拾了,他们早就吓得连逃走都忘了。

  就是王大胖这些废物给君逆天惹了这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心中恨得牙痒痒的,在王大胖等人惊恐的目光中,君逆天举起铁拳就冲进人群,一拳就撩倒了王大胖这个罪魁祸手之一,其余的人见状,刚想逃跑,君逆天冷笑一声,岂会给他们机会,双拳如电的一一击在了惊魂未定的人的要害部位,惨叫声不停的传来,当君逆天稳住身形的时候,王大胖这伙人就再也没有一个能站着的了,全都只能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君逆天淡淡的瞟了王大胖一眼,冷冷的说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敢来惹我,那小爷就会亲手杀了你。

  我、我知道了。王大胖回过神来之后,额头之上泛起了冷汗,结结巴巴的说道,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败在君逆天手里了,前两次他还抱着侥幸心理,可这次他把黑道上的大哥都请来了,动用了猎枪都不能放倒君逆天,他彻底的害怕了,君逆天已经成为了他的恶梦,他相信君逆天一定说得出做得到,如果他再不知死活的和他为敌,最后只有死路一条,王大胖不是傻瓜,现在终其一生他都不敢与君逆天为敌了,就算见到他也会绕道而逃。

  至于其他的人再次亲眼见识了君逆天的强悍,如果再敢找他的麻烦,那除非是他们不想活了。

  君逆天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就走了。

第十六章:男儿一定要雄起

  深夜十点钟。

  小镇上一幢破的木屋前站着一个人,就是君逆天。

  君逆天的左右手上都各自提着一袋沉重的废纸和废料,望着近在眼前的这幢破旧的木屋,他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他知道爷爷君寒风无论多晚都会在屋里坐着等他吃饭,心里流淌过一道道暖流。

  轻轻的推门而入。

  第一眼就望见白发苍苍的君寒风。君逆天真诚的道了句:爷爷。

  小天呀,赶快坐,辛苦你了,都是爷爷没用,害得你现在都没有吃饭。君寒风激动得站了起来,伤感的说道,别人家的小孩现在早就吃饱喝足睡了,哪里像君逆天这样现在都没得吃饭,替他这个不中用的老头出去捡破烂,一定遭受到了别人许多的白眼和嘲笑,真是难为这个孩子了。

  爷爷你千万别这么说,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你现在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捡破烂的活计就交给我了,由我照顾爷爷你。君逆天坐在四方凳上,一脸笑意的盯着君寒风一字一句的说。

  君寒风听君逆天说的这么简单,可其中的酸甜苦辣又有几人能真正知道?君逆天这个年纪,原本就是应该尽情的享受童年的快乐,可是他跟了自己这么一个没用的爷爷,不仅不能照顾他,相反变成了他照顾自己,君寒风的心里真的很自责,可自责的同时,他心中却也感受到另一种幸福。两人相依为命了十年,现在君逆天就是君寒风的一切。小天,你休息一会,爷爷再把饭菜给你热一下去。

  好的,爷爷。君逆天点头应道。

  整个小木屋里的摆设都非常简单,除了一些必须的日用品之外,最值钱的应该就是君寒风给君逆天买的一个闹钟。小木屋已经很破旧了,一到下雨天就四处漏水,非得用锅碗盆飘接着。

  君寒风把饭菜热了一遍,高兴的把饭菜端上了破旧的桌子上。

  小天,你一定饿了,赶快吃吧!

  爷爷,你呢?

  小天,爷爷的早就吃了,你快吃吧!别饿出病来。君寒风慈祥的望着君逆天,轻声细语的说道。

  嗯。君逆天知道爷爷每次都吃得很少,都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虽然他不说,但他看得出来,这就是爷爷对他无私的关爱,他除了感动就是感激。

  饭菜不是很好,就是一个鸡蛋和一碗白菜。

  君逆天却吃得很香,也许是真的饿了吧!没过五分钟就把所有食物吃得一干二尽。

  君寒风呵呵的一笑,把碗碟收拾好之后,又坐在了椅子上,关心的问道:小天,最近你的学习还好吧!

  爷爷,你放心,你孙子我可是个天才,那些知识根本就难不倒我,我早说学会了。提起这,君逆天还是忍不住自豪的说。

  爷爷知道你学习用功,可也要注意身体,千万别把身体累垮了,知道吗?

  爷爷,你说的我都记住了,我的身体好的很,等我以后赚了大钱之后好好的效敬你。这是君逆天一直以来的愿望。

  小天,爷爷知道你在学校里受了许多委屈,是不是?君寒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注意到君逆天的衣服上明显有被人撕破的痕迹,伤感的问道。

  爷爷,你说什么呢?我的力气这么大,怎么可能会被人欺负?君逆天心中一惊,小声的说道。

  小天,你不要骗爷爷了,爷爷还没有老到老眼昏花那个地步,你不说,爷爷也什么都知道,因为爷爷没本事,所以你从小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朋友,在学校里经常受别人的欺负。唉!都怪爷爷没用呀!君寒风坐在椅子上仿佛突然间就老了十几岁,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了。

  爷爷,你放心,我现在虽然还小,但是我一定会将所有看不起我的人统统都踩在脚下的。君逆天心中有太多的委屈需要找人倾诉,现在爷爷什么都知道了,他感受到了爷爷发自内心的关怀,一咬牙就红着双眼发狠的说道。

  小天,在爷爷面前不用强忍着,想哭就哭吧!好孩子!君寒风把君逆天搂在怀里,双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说道。

  君逆天终是非凡人,只过了两分钟,把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发泄出来之后就没事了,从爷爷的怀里挣了出来,望着眼前这张满脸都是皱纹的脸,心疼的说道:爷爷,小天现在虽然还小,但不会哭的,只有坚强的人才能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爬。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夜凉了,你还是赶快去睡吧!要不然你的腿会痛的。

  好孩子,爷爷知道你关心我。爷爷捡到你的那天晚上,天上发生的异象一定和你有关系,爷爷相信你的身世一定不凡,你日后的成就一定非同凡想。爷爷能为你做的都做了,我现在只能送你一句话,男儿一定要雄起,无论前方的路途有多么凶险,是个男人就得挺起胸膛往前冲,这个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君寒风站了起来,说了一句常久以来埋藏在心底的心里话。

  男儿一定要雄起。君逆天望着爷爷老迈的身影,喃喃自语的说道。

  现在已是十点半了,明天早上还要上学,君逆天拿起一个盆子装满冷水之后,身上全是汗水,上衣脱掉之后,把毛巾浸湿,扭干水,先把脸洗好了,再用毛巾擦试了一遍身体,屋里的灯已经关了,只有微弱的月光照射到了小木屋里,君逆天没注意到自己的胸口处那个手拿长枪,头带盔甲、身穿战衣的威武男人的诡异图案又出现了。

  这个男人是谁?他究竟和君逆天是什么关系?

  这一切至今都是一个难解未知的迷!

第十七章:卖血被毒打

  天还未亮,君逆天起来搞了一点早饭吃了,就背起书包上学去了,由于镇上的小学离他住的地方特别远,学校早上放学的时候只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根本就来不及回家吃饭,而君逆天又没钱在学校的食堂吃,所以这几年以来,他的早饭都是在起床就吃了,而晚饭就只有帮爷爷把各区的废纸废料捡回来之后才能吃到。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自小就那么变态,一般的小孩还真抗不了。

  没过多久,破旧的小木屋的房门被人推开了,君寒风神情哀凉的走了出来,每当这个时间就是他最痛心的时候,都怪他这个爷爷没用,害得君逆天把早餐和早饭并在一起用了,以前他都坚持起来给君逆天做早饭,只是后来他的病越来越严重,君逆天一片赤子之心,无论君寒风说什么都不让他起来为他做早饭了,十岁这个年纪的小孩应该是最天真最快乐的,可君逆天和别的小孩不一样,从小就受尽世间的冷暖,别的小孩过年都是穿新衣服,可是他的衣裤总共就只有两套,穿来穿去都没有什么新花样,而且这两套衣裤已经很旧了,补了又补。君寒一切的事情都由他自己一人搞定。君寒风也知道君逆天有孝心,只能无奈的接受了他的好意。风昨晚就看见君逆天的衣服破了,实在没法穿了,可他依旧是什么话都没说,穿着就去读书了。从小到现在,君逆天知道家里的情况,从来没要求过君寒风给他买超出他能力范围的东西,正是因为他的懂事,所以才让君寒风心里越来越自责,今天他起这么早,就是为了去医院卖血,换一点钱给君逆天卖一套新衣裤,让他别因此再被别人嘲笑。

  现在是1999年,中国虽然已经在高速发展,可这个小镇的经济建设还是比较落后,镇里唯一就只有一间小医院,而且还是私人开的,收费相当昂贵,可以说是吃人不吐骨头。

  君寒风慢吞吞的来到这间医院,还未进门,就被医院门口的保安给赶了出去。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来这里是为了卖血的,你们怎么能赶我走呢?

  老乞丐,谁不知道你是这个小镇唯一的一个捡破烂的,闻见你身上那股气味,老子就受不了,看你的样子,面黄肌瘦的,肯定是常期营养不良,你自己都虚的要死,还来卖血,真是要钱不要命呀!老子是怕你死在医院没人收尸,是在救你,你知道吗?黄文和黄远是两兄弟,早年做过牢,出来以后就在这间私人医院做了保安,现在说话的正是哥哥黄文。

  大哥,你说的对,这老乞丐的血和他人一样也是不健康的,如果给其他病人注射了,出问题了这个责任咱哥俩可是背不起。嘿嘿!黄远也不是什么好货,天天站在医院的门口,迎来送往的,碰见有钱人巴结个不停,可是碰到君寒风这样的,耍一耍他也是个乐子。

  你们简直不是人,是畜牲。君寒风身体原本就不好,现在听见这些话,气得身体乱颤,一时气血不宁,不停的咳嗽,睁大眼睛盯着黄文和黄远吼道。

  他妈的,这老乞丐居然敢骂咱哥俩,兄弟,今天好好的收拾一下他。

  对,一定要给他一个血的教训。

  住手。就在黄文和黄远旁若无人的就要动手打君寒风的时候,突然从他们的背后传来一句有威严的大喝声。

  是谁给你们的权利动手打人,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来人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秃顶男人,穿着一身新式的中山服,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院长。黄文、黄远早就没了刚才的那股气势汹汹的牛劲,见到来人简直比老鼠见了猫还要乖,以他俩坐过牢的出身,能找到一份正当工作,那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他们可不想因为一个乞丐而丢了工作,所以才这么低声下气的,谁叫自己吃人家的一碗饭呢!

  你们俩给我听好了,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做这样的事,那一定会把你们开除。

  院长,我们知道了。你放心,我们哥俩个绝对不会这样做了。黄文神秘的一笑,十分配合的说道。

  老人家,我的名字叫张大宝,是这间医院的院长,刚才的事真是不好意思,我代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向你道歉,请问老人家你到医院来有什么事?张大宝握住君寒风的手,言语间透着关怀的问道。

  院长,我没事,多谢你的好心了,我到医院来是为了卖血。说到这里,君寒风的老脸也是一红,有点不好意思。

  欢迎,十分欢迎。我们医院血库里的存刚好不多了。走吧!我带你去抽血室。张大宝眼里闪过一道红光,殷勤的拉着君寒风的手就朝医院走去。

  谢谢。君寒风见院长这么热情,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是不停的用谢谢两个字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真是一个乐心助人的好人呀!

  大哥,刚才真是险呀!黄远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颇有感慨的叹道。

  兄弟,你还是太嫩了,张大宝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他哪里会好心的帮助一个没钱没势的乞丐,你看着吧!不出几分钟,就是他叫我们俩个的时候了。黄文抬手在弟弟的脑门上敲了一下,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张大宝真的很热情,亲自把君寒风领到了抽血室,吩咐人给他抽取最多的血,君寒风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卖血赚钱,当然不会反对,为了自己在世上那唯一的孙子君逆天,他吃什么苦都愿意。负责抽血的医生真的很专业,大约一个小时过后,就把抽血用的针从君寒风的手上拔了下来,面无表情的道了句:可以了。

  君寒风年老多病,虽然最近服了君逆天给他煎的药之后,身体有所好转,可是一次性被抽了这么多血,身体还是受不了,早就觉得头晕眼花,全身无力了,可他还是一摇三晃的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张大宝说道:院长,你看我血也抽了,给多少钱合适,你就看着给吧!

  哼!老乞丐,想要钱?门都没有,老子就算把钱撕了也不会给你一毛。张大宝在心里大骂了句,盯着君寒风不屑的一笑,开口说道:既然你叫我看着给,那我觉得一分钱都不给你最合适了,你说呢?

  君寒风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张大宝嘴中说出来的,刚才他对自己这么友善,难道一切都是假的吗?院长,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抽血给了你们医院,你就应该给我钱,快把钱给我,我要走了。

  想要钱,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的模样,就你这样的也配来我们医院,大爷放你进来,已经是很给你面子,赶快给我滚,要不然大爷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张大宝是个典型的变态,他开起这间私人医院真的很不容易,最近几天更是深受几位政府领导的辱骂,心里当然愤慨不平,刚想找个人发泄发泄,没想到君寒风就撞了上来,这对于他简直就是一味良药。

  真想不到你比门口那两个畜牲都还要无耻,我算是看错你了,今天你不给我钱,我是绝对不会走的。君寒风卖血为的就是君逆天,没拿到钱就不能给孙子买新衣服,你说他可能轻易离开吗?

  是吗?张大宝诡异的一笑,对着大门敲了敲。

  黄文和黄远从门后面走了出来,一脸邪笑的盯着君寒风。

  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们了吧!张大宝开口说道。

  院长,你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保证让你满意。

  那就好。快动手呀!我好久都没欣赏到如此有趣的一幕了。

  在君寒风的大叫声中,黄文和黄远两兄弟把君寒风逼到了角落,二话不说,就对他拳打脚踢,没过几分钟,君寒风的脸上和身上全都是伤,已经流了不少血,看着君寒风气若细丝的样子,黄文和黄远怕闹出人命才不打了,一起把他扛到医院外就不管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