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宸王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宸王全文精彩章节免费列表试读

小说主人公是宸王的小说叫做《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是作者葬鹂颜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刻,百里九歌几乎灯枯油尽,再也无法撑住张开的眼皮。眼前逐渐变的昏昏沉沉,令她无法去思考那饕餮门之人死前所说的话。  她渐渐闭上眼,只看到鸟雀飞舞,亦是缓缓散去  她要死了吗?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嫁妃谕令傍上柔弱药罐夫(一旨成婚冷妃霸上爱)》精彩内容分享:

第15章:口感实在伤人

  这一刻,百里九歌几乎灯枯油尽,再也无法撑住张开的眼皮。眼前逐渐变的昏昏沉沉,令她无法去思考那饕餮门之人死前所说的话。

  她渐渐闭上眼,只看到鸟雀飞舞,亦是缓缓散去

  她要死了吗?

  真没想到,师父从来都不许她使用的御鸟术,竟成了她死亡前最后的一场华丽。

  双眸终究是不情愿的合上了,树下,虚弱的女子陷入沉眠

  百里九歌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回到了四岁的那个霜降之夜,回到了那个冰冷冷的屋子里,看见了那举着刀刃的母亲。

  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母亲脸上究竟是何种表情,可无论她如何努力,看见的却唯有一汪氤氲。

  你到底是谁她不禁发问。

  虎毒不食子,为什么你要毁了我的脸,为什么你下得去手!你到底是谁,到底是不是我娘,到底是不是!你说!你说啊!

  举着刀的妇人忽然发出狰狞的狂笑,听来是那样刺耳,像极了即将走上刑场的囚犯。

  贱种!你这个贱种!竟然质疑自己的娘,竟然敢质疑我!没有人比你更下贱,你该死,你最该死,你为什么不去死!

  不不她摇着头,却是更为坚决的说道:你不是我娘,一定不是你!我不相信你是我娘,我不相信!你你

  你绝对不是我娘!

  身躯猛地一颤,百里九歌自梦中惊醒,额角流下的冷汗沿着唇角灌入,竟是冰冷的吓人。

  她心有余悸的狂喘着,胸口在昏暗中剧烈起伏,梦中那一幕幕仍旧逼真的盘旋在脑海,像是来自灵魂最深处的呼唤,一声一声都颤动她的心。

  你不是我娘。

  一定不是你。

  我不相信你是我娘。

  为什么自己会做这种梦?

  为什么会无端的质疑起娘亲来?

  自己怎会出这样的状况?

  百里九歌莫名的喘着,任冷汗滴落,浸湿在床褥之上。小手渐渐的收紧,捏起的是棉质的衾被,已经被汗湿等等,这是衾被?

  百里九歌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在一张床上,还盖着厚厚的被子!

  再环视周围,这间房屋甚至简陋,屋顶是茅草搭的,屋内燃烧着药草清芬,袅袅淡香萦绕满室。

  她不禁怔了。自己这是还活着吗?居然没死?

  门在这时被推开,有人踏出黑色的夜,踏进点着昏灯的房屋。

  当看清他的形貌时,百里九歌不由的喜色上脸,喊道:前辈!鬼医前辈!

  那半老之人一怔,半截袖子下的手臂经脉微微颤抖,他诧异的望着百里九歌,问道:小姑娘,你喊老朽什么?

  百里九歌忙解释:鬼医前辈,我是黑凤,花谷七宿之一的黑凤啊。

  被唤作鬼医之人大吃一惊:你是黑凤?观察着百里九歌的脸部边角,问道:那你贴了人皮面具?

  是啊,上次在钟山见到您的时候,我和您说我是大商奉国大将军的女儿百里九歌,现在这副样貌就是我在俗世用的。百里九歌抱拳,朗声笑道:我本想来找您解毒的,在路上便体力不支晕过去了,没想到我还挺命大,竟然被您捡回来。

  鬼医欣喜而笑,将一碗药汤端给了百里九歌,坐在床畔,道:老朽本在趁夜采摘荧光草的,忽然见满坡的鸟雀都朝一个方向飞去了,老朽觉得奇怪,赶紧过去瞧,正好看到你中毒濒死。也是天不亡你啊!

  他说罢,想了想,又问:那些鸟雀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

  前辈,我那时候神志不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必须说谎,只因师父再三嘱咐过,她天生能与鸟儿沟通甚至驱使鸟儿的这事绝不能让凤凰谷以外的任何人知道,否则必将大祸临头!虽然师父未曾告诉她原因,但百里九歌相信师父必有他的用意,所以,只好对不起鬼医前辈了。

  黑凤,先把药喝下去吧。鬼医慈祥的催促。

  百里九歌忙听话的仰头,一饮而尽。

  天!真苦!

  她差点全都吐出来,只得苦笑:前辈的技艺果真冠绝江湖,但出自您手的药汤,口感实在伤人。

  鬼医笑答:良药苦口嘛,你就忍忍吧。见百里九歌的表情好些了,又问:最近在朝都过得怎么样?那当朝宸王,还没有娶你过门吧。

  没有,不过他已经上奏了,相信很快会给我答复。

  话语至此,心头又有些疑问,百里九歌问道:我记得前辈您从前在梁国采摘了一年多的草药,这次又来我大商结庐采药。前辈,您是不是想研究什么空前绝后的药物救人啊?

  鬼医的神情陡然灰暗下去,眉宇间似被一团阴霾笼罩,见不到光明。

  百里九歌的笑容也淡去,又问:前辈您有心事是吗?可以说给我听听,说出来也好,别憋在心里把自己憋坏了!

  鬼医回神,慈祥的看着她,顷刻摇摇手说:往后再说吧,现在只要想起这件事老朽就不愿意再想了,只愿就这样一直努力下去。

  这样啊,那行,前辈您注意身体就好。对鬼医的拒绝,百里九歌毫不介意。

第16章:给力的还击

  眼下三更天还未到,百里九歌的视线穿过窗子,望向朝都的方向,蓦地一笑:这次我的命是前辈救的,如此大的恩情,我定会牢牢记住。但是我今晚是一定要回去的,有些帐不算我可不会罢休。

  鬼医见百里九歌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劝她继续留在这里休息两日,却被拒绝,如此只好由着她去了。

  夤夜赶回奉国大将军府,全府已然是灯火阑珊,大部分人都已经安寝,却唯有某间院子里的一对母女还焦心的睡不着。

  百里紫茹手中拈着帕子,柳眉紧蹙,瞳凝秋水,纤手捧心,从桌子旁走到衣柜旁,又从衣柜旁走到铜镜边,终是忧心的问着:娘,你说,百里九歌这回到底有没有中招?为什么她忽然就不在将军府中了呢?这太超出预料了。

  赵倩见百里紫茹晃来晃去,甚是心疼,忙揽了她道:我的紫茹啊你就放心吧,那个贱种不过是有几分蛮力,哪里敌得过赤蟾蜍跟赤练王蛇的毒?我跟黑市商人买的毒物,定叫她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会儿她估计还在阎王爷面前一个劲的询问死因呢。

  ——原来大娘是在黑市买到这些的啊,那商贾人品不错,果然是如假包换的毒物!

  一个张扬冰冷的声音陡然间钻进了母女俩的耳朵,吓得两人差点抠伤了对方,扭过头望去,大惊着望见窗畔立着的红衣女子。那如出尘宝剑般的湛亮目光,此刻亦如清冽的冷泉,扫过之处遍洒冷意。

  百里紫茹慌了,指着她问: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从窗户跳进来的啊。

  百里九歌冷笑着,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忽然拿了出来,顺手将一个东西抛进了赵倩的怀里。

  大娘,这赤蟾蜍生命力不错,居然还有个没死的。

  赵倩一愣,低头一看自己接下的东西竟然是赤蟾蜍!

  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凄声尖叫,昂手要将那赤蟾蜍给丢出去。

  可是这赤蟾蜍却猛地窜起,趁着赵倩大张嘴巴时钻了进去!

  顿时赵倩只觉得嘴巴里被塞进个恶心到极点的东西,她想一口咬碎它却更觉得恶心,一手揪住蛤蟆腿,谁知口中竟被喷入了粘稠的液体

  呕!赵倩恶心的连着晚饭一起出来了,口中残留的毒液令她一阵头晕目眩。

  那赤蟾蜍落地后再度弹起,钻进了赵倩的裙子里,往她腿心之间攀爬!

  啊!救命啊!救命啊!

  赵倩拼命的踢动双腿,掀开裙子,却就是阻止不了那沿着双腿向上蔓延的恶心感觉。

  百里紫茹此刻已经吓傻了,刚反应过来要帮着赵倩驱赶赤蟾蜍,却见一个又冷又痒的东西被抛到面前,她下意识接住。

  四妹,这个是奉还给你的。百里九歌冷声笑道。

  下一刻百里紫茹的尖叫声几乎要刺聋赵倩的耳朵,百里紫茹被手中那个红色的蛇头吓得六神无主。这是、这是蛇头!蛇头!为什么还在动,为什么还在吐着蛇杏子!

  啊!她疯狂的将蛇头甩出去,可却因为恐惧而手都软了,那蛇头掉在了她的脸上,冰冰冷冷的恐惧感立时让百里紫茹吓得魂不附体。

  百里九歌放声冷笑:四妹,还有这蛇身子也还给你!自作孽,不可活!

  扬袖一甩,那尚还在蠕动的无头蛇身也被丢了过去,迅速缠上了百里紫茹的躯体。

  啊!救命啊!救命!爹,救救我啊!

  百里紫茹吓得涕泗横流,和赵倩两个疯狂的手舞足蹈起来,头发凌乱形象尽失。她拼命的要拍掉脸上的蛇头,可那冰冷慑人的蛇身子却阻碍了她的动作!

  啊!!!疼!!!!

  百里紫茹忽然跌坐在地,双手捂着半边脸,那蛇头掉地,却见她脸上出现两个牙印,周围的皮肤迅速变乌、龟裂、溃烂的不能直视好好的一张脸竟是毁的犹如鬼魅一般!

  同时赵倩仰面栽了下去,裙子大敞双腿大开,两手捣在腿心处拼了命的往里面伸那该死的蛤蟆、那该死的蛤蟆竟然钻进了她那里面!恶心死了!恶心死了!!

  望着这对母女在地上打滚哭叫,百里九歌痛骂:咎由自取!若是不害别人又岂会惹来灾祸?是死是活,你们就听天由命去吧!

  话落,广袖飞扬,百里九歌穿窗而出,迅速回屋去了。

  自己屋中,这会儿还散落着赤蟾蜍的尸体和它们墨绿色的粘稠体液。百里九歌一眼扫过,猛然甩袖,强大的内力化作袖风将碍眼的东西全给挥到外面草地里去了,收拾得一干二净。

  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上榻睡觉去了,至于那隐约传来的惨叫声那对母女当真活该,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去!自己懒得再去管,不如睡个好觉来得有益处!

  不一会儿的功夫,百里九歌就睡着了。而赵倩和百里紫茹,还在如杀猪一般的惨叫,惊醒了将军府一大半的人,最后将宿在二夫人班琴那里的百里越也给吵醒,不耐烦的赶过去查看究竟

  翌日,百里九歌一出屋就发觉奉国将军府的气氛有些怪异,只因她的屋门前竟是比前些日子更凋零了,简直犹如深山老洞一般近乎没有人迹。后来拉了个来附近修理花木的婢女问话,才知原来所有人都挤到百里紫茹和赵倩那里去了。

  据说昨晚百里越及时赶到,立刻叫了郎中来帮忙,后来虽是将赵倩和百里紫茹的命保住了,可一个破了相,另一个的下面近乎糜烂,两人也差不多是毁了。百里越急得恨不能将全朝都的郎中都请过来医治妻女,那边的院子根本就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了。

  百里九歌落了个大清闲,便不置可否。

  当晚,夜深人静时

  奉国将军府的一方院子里传来凄惨的幽咽声,房内那绣榻上躺着的百里紫茹,狠狠砸碎了一面铜镜,不忍直视自己废了的半边脸。

  郎中说了,她这张脸也不是不可以好,只是需要时间

  可是!她不能等啊!若是等到百里九歌嫁了宸王作正妃,那自己就算是脸好了能嫁过去恐怕也得做小了!

  百里紫茹愤恨的咬着嘴唇。

  她不干!她绝不会让百里九歌顺利的嫁给宸王!那个男人是属于她的,百里九歌那个贱种别想染指一分!

  猛地,一个念头袭上了脑海,百里紫茹忽然想出了什么,咬着的唇慢慢松开,化为一道狠毒的笑意

第17章:你竟在这里行苟且之事

  正月十五那日,从赵倩的院子传出赵倩基本康复的消息,而百里紫茹那边,据说在无数个郎中的努力下,百里紫茹脸上的伤疤也淡了不少。

  这些消息被传进百里九歌的耳里,她不由哂笑,自己的悠闲日子,怕是到头了。

  却道昭宜五年正月十七日的那天,大商昭宜帝组织皇亲国戚、文武百官展开了一场新春狩猎大赛,并下令女眷们一同参加。故而,奉国大将军府的几个小姐也各自准备骏马和骑马服,一同赶赴朝都城外的狩猎苑囿。

  这次的队伍比往年几次壮大了不少,因着女眷的参加,更是香鬟雾鬓,一路上脆声连连。

  待到得那山明水秀的狩猎之地,野兔、野鹿、野猪等动物在覆着浅雪的原野上四处乱窜,掀起飞雪朵朵,惹得众人纷纷策马去追,挽弓射箭,继而欢声庆祝。

  却唯有百里九歌在后面悠闲的策马漫步,口中哼着在凤凰谷时孤雁师兄教给她的小曲。

  天高云淡,朗风吹面,这感觉清爽、畅快、委实不错!

  不由的,百里九歌的唇角绾起一道开心的弧度,骑马朝着人少的坡地走去,想要独自一人看这大好风光。

  马蹄踏过浅雪,但见马背上那仍旧一袭艳丽红衣的女子扬袖朗笑,好不恣意!

  就在渐渐远离了大部队的时候,前方的稀树林里,忽然有什么影子闪过,像是个是个人?

  再定睛一看,那人正朝着一处幽深的谷地而去。

  是什么人混到打猎队伍中来了?

  百里九歌决定一探究竟,遂拍着马臀,跟了过去。

  翻过山坡,到了谷地,丛丛枯草之中,只见方才的那个男人就跪在地上,捂着胸口不断的呕出黑血,那人印堂发黑、嘴唇乌色,看着像是中了毒。

  百里九歌连忙下马过去,询问道:你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进到皇家打猎的苑囿,还受伤中毒?

  那人盯着百里九歌,眼神充满无助的渴求,喃喃:我是不慎闯进来的我救我,有人给我下了曼陀罗的毒他咳出一口血来。

  百里九歌心道不能见死不救,来不及询问来龙去脉,连忙跪坐在男人身前,出手扒下他的上衣。

  这举动惊到了男人,呃你?!

  别废话,我先给你解毒。她毫无避讳的覆掌在男人的心口处,用自己的内力驱赶淤积在他心脉处的曼陀罗毒。

  这一招解毒的方式,从前是孤雁师兄教她的,主要用来解除毒花毒草之毒,只要将淤积的心脉的毒驱赶到手脚尽头,就能缓慢化去。

  这一招成效虽是可观,却极其消耗解毒者的内力,百里九歌在时间流逝之间明显的感觉到身子发虚、体温不支,她忍着额头上沁出的冷汗,看到男人脸色好转,便咬牙挺住,不懈努力!

  可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一大片马蹄声。

  百里九歌心中一突,莫非是打猎的队伍跑来这里了?若是让他们看到这个男人,会不会将他抓来送审?!

  没精力想那么多,当务之急是赶紧将他的毒解掉!

  她一咬牙,狠狠发劲,强大的内力如轰炸般的将男人体内的毒赶到了四肢筋脉。

  百里九歌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一刻只觉得浑身瘫软,站都站不起来,脸上更是沾了满脸的虚汗。

  她刚想对面前的男人说毒都解了你赶紧走吧,谁知竟忽然被这男人紧紧的搂入怀中!

  下一刻,便听到靠近的马蹄声响中连着响起一片倒抽凉气声,百里越喝道:不肖女,光天化日之下,你竟在这里行苟且之事!你还有脸见宸王殿下吗?!

  应着百里越的话,越来越多质疑的声音也相继传来。

  天啊,那百里九歌竟然早就有相好的,还这么肆无忌惮的搂搂抱抱,还懂不懂什么叫廉耻!

  唉,宸王殿下那样一位优秀英挺的好男儿,被她戴了绿帽子,真让人心疼。

  这种丑事一般都是怎么处理的?那男人八成要被凌迟处死吧。

  听着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百里九歌的眼神渐渐暗如乌云。

  原来,这根本是一个圈套!

  如此毁她声名,其心可诛!

  你放开我百里九歌低沉的吼道,那充满杀意的声音,让抱着她的男人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却装腔作势的高喊出声:跟我走!你不是说这一辈子都跟定我了吗?我带你走,我一定带你逃出这里!

  住口!百里九歌瞪着他心虚的面目,斥道:你被人雇来诬赖于我,就没有想过你会无法全身而退吗?

  男人再度露出恐惧的神色,旋即咬定了方才的说辞,喊道:你我已经毫无退路了,你还顾虑什么,赶紧和我走吧!

  够了!

  百里九歌一时愤怒,气力恢复,猛地一下将男人推开,踉踉跄跄的起身。谁知还没走开几步,竟又被那男人勾住了细腰拉回怀中。

  她气愤的挣扎起来,纵然无力却仍旧倔强不已:放开我,既然想死就别怪我成全你了!

  话音落,就要掷出羽毛夺杀男人的性命,却在此时,听得昭宜帝发命:将此男子抓起来,立即诛杀!

  近卫队一拥而上,粗暴的抓起了那个男人,百里九歌被扔在地上,赶忙撑着身子爬起来,刚好见近卫们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具尸体倒在浅雪之上,刺眼的红色吓得那些女眷们纷纷颤抖尖叫。

  百里越骑在马上,一脸黑云盖顶,气急败坏的斥责:不肖女,还不爬过来求宸王饶了你!是想被浸猪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