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林月卿段泽免费阅读-晚风卿如雪全文阅读

林月卿段泽免费阅读-晚风卿如雪全文阅读

林月卿段泽晚风卿如雪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晚风卿如雪》小说简介《晚风卿如雪》是八月飞叶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月卿段泽,内容主要讲述:。“卿卿……”段泽逆光站在门口,看向她的眼眸中流露着脆弱和悲伤。这样的眼神,林月卿只在年少的四郎身上见到过。“别来找我。”林月卿很......

《晚风卿如雪》第15章 只是个病人

“卿卿……”

段泽逆光站在门口,看向她的眼眸中流露着脆弱和悲伤。

这样的眼神,林月卿只在年少的四郎身上见到过。

“别来找我。”林月卿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她努力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却无法从梦中撤离。

“卿卿,回来,四郎想你……”段泽痛苦说道,缓缓朝林月卿走来。

她连连后退,避之不及。

“你不是四郎,我的四郎已经死了,你走开……”林月卿红了眼眶。

她以为过去这么久,自己再提及过往应该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心底的疼意却还是无比真实。

七年厚爱,一朝离散,原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放得下。

眼泪爬满了林月卿整张脸,她轻声抽泣着,耳边却响起了宋天扬略带焦急的叫喊声。

“卿卿,卿卿,快醒醒……”

林月卿缓缓睁开眼,看到举着蜡烛的宋天扬正蹲在自己床边,满脸担忧。

“我没事,做了个噩梦……”林月卿连忙抹去脸上的泪水,眼神却躲闪着不敢去看他。

“四郎是那个人的名字吗?”鲜少过问林月卿过往的宋天扬,突然问道。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林月卿嘴中听到这两个字了。

林月卿身子一僵,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

“我在家排行老四,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在叫我。”宋天扬语气突然变软,眼神在闪烁烛光下也温和了几分。

“宋天扬,我是真不想提他。”这是林月卿第一次直呼宋天扬的名字,落在宋天扬耳中,却莫名惹人心疼。

他的名字自她嘴中出来,不应该透着悲伤。

“你不提也罢,以后你再叫四郎,我便会直接应了你。”宋天扬将手中的蜡烛放在方桌上,微微叹了口气。

林月卿忽的就觉得自己有些不知好歹。

自己的命都是这个男人捡回来的,他不光没有嫌弃她,还给了她一个安身处。

她有什么可对他藏着掖着的?

“七年。”林月卿对着宋天扬的背影轻声开口,“我跟了他七年。”

简短几个字,已经道明了她全部的感情。

宋天扬久久没有转身。

他虽没有与人有过那么长久的感情,可他不傻。

七年是什么?

是最美好最纯真最烂漫的年纪。

对一个刚从封建社会脱离不久的女性而言,那七年便是一辈子。

“对不起。”宋天扬干巴巴开口,转身看向林月卿的神情透着一丝愧意。

不管出于何种心情,他都不该让她自揭伤疤。

林月卿却没有太多情绪起伏,她含泪的眼眸挤出一丝笑意:“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理应有知情权。”

宋天扬不听到林月卿的回应还好,此刻听她说这些,感觉无比生疏。

“我希望……你能把我当朋友看待,别总把救命一事挂嘴上,我给你治病是医德,照顾你也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林月卿闪了闪眼眸,她不是没有明白宋天扬最后一句话中的深意。

自己在床上昏迷了七天七夜,宋天扬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她和宋天扬早已有了肌肤之亲。

在传统观念看来,一个男人碰过女人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便要对那个女人负责。

尽管他是个大夫,可他对林月卿也有了大夫之外的照顾。

“宋大夫,我希望在你眼里,我只是个病人,而非女人。”她不想让某些暧昧不清的东西横隔在两人之间。

《晚风卿如雪》第16章 我错了

宋天扬愣了愣,一瞬间空气都静默到要凝滞。

“可你,的确就是个女人啊……”他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反驳她说的话。

林月卿的心突然就揪了起来,她看着宋天扬,思绪有些复杂。

“我是女人没错,但我是个死过一次的女人,现在依旧在等死。”

宋天扬抬起白皙修长的食指在烛光上触了触,那温热火苗带来的刺肤感,让他想起了自己触碰林月卿后背时的感受。

都让他难以静心啊……

“我们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活好当下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只要你在我身边一天,我就要尽好大夫和男人应有的义务和责任,其他的我不去考虑,因为我也想不透。”

宋天扬说完,便转身离开,步伐中带着一丝焦虑和凌乱,连桌上的烛台都忘了端走。

深夜,是最让人情绪多变和敏感的时刻,这话一点儿都没错。

这些话宋天扬在白天从来不会对林月卿表露,甚至连含一点儿杂质的眼神都不会流露出来。

宋天扬一走,林月卿更是没了睡意。

她重新躺下,脑袋有些胀胀地发

天亮,宋天扬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张罗好早餐,然后带着林月卿去采药,捣药,煎药。

过了几日,林月卿在宋天扬的针灸治疗下,身子又好了些许。

“我带你回山庄吧,有爷爷在,你能好得更快。”宋天扬对林月卿说道。

他不想单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去治她,也不想再单纯将她当做自己的“治疗试验品”。

他希望她快些好,希望她不用将等死挂在嘴边。

“这样太麻烦了……宋大夫,要不你就放我自生自灭吧。”林月卿不想离开这山谷林间。

回山庄亦是回城区,城里认识她的人不少,她不想被段泽的人认出。

尽管她没心存奢望觉得坠崖后,段泽会布下天罗地网来找自己。

可她毕竟名义上还是大帅夫人,出了这档子事,他找不到她尸体,或许不会觉得她真死了。

林月卿这样想着,心底又有些泛涩。

半年多过去了,她就在这崖底附近的林子里,段泽却一直没找来。

是完全不在意,还是已经忘了?

林月卿的分神,被宋天扬看在眼底。

他握着草药的手紧了几分,脸上却没有情绪变化:“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救你。”

林月卿一听便知宋天扬生气了,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捣药棒,走到宋天扬身侧坐下。

“刚才是我犯糊涂了,你别生气。”

宋天扬看着她像小动物一样可怜兮兮的神情,再瞅着她那瘦得皮包骨头的身子,无奈叹了口气。

“你要记住,你的命是你父母给的,不能因为那个男人而践踏自己。”宋天扬语重心长说着,忽地顿了顿,“你也别忘了,我想要你活着。”

“我错了。”林月卿低着头,声音惹人心疼。

宋天扬突然就没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细腻柔顺的黑发,在他心底炸开一股暖流。

“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们来这一遭就是好好活着,不要让那些痛苦的事和人耽误你享受生活。”

林月卿点点头,心底那摇摆不定的信念就此坚定起来。

无论未来如何,她都不应丧气。

几日后,两人收拾好行囊,便从小木屋出发。

林月卿看着层峦叠嶂后的高城墙,心底感慨万千。

她终于,要回来面对这一切了……

晚风卿如雪林月卿段泽小说很揪心的热门虐文,又是怎样的剧情体验,他们的爱情又应该怎样去守护,接下来发展又将是如何?亲爱的你快来一探究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