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生女仙医免费小说阅读-薛东篱卫一南全文免费阅读

长生女仙医免费小说阅读-薛东篱卫一南全文免费阅读

长生女仙医免费小说全文阅读,《长生女仙医》小说由作者吞鬼的女孩所著,主角是薛东篱卫一南,本文主要讲述了:卫苍霖一下子愣住了。这段话口齿清晰、逻辑缜密,根本不像是她能说出来的。老爷子还在时,他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整整两年,她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主治医生不高兴了,说:"哪里来的乡下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保安,来把她请出去!"薛东篱见卫苍霖没有说话,转身就走,刚走出去两步,就听卫苍霖道:"等一下......

《长生女仙医》小说由作者吞鬼的女孩所著,主角是薛东篱卫一南,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长生女仙医》第6章一鸣惊人

卫苍霖一下子愣住了。

这段话口齿清晰、逻辑缜密,根本不像是她能说出来的。

老爷子还在时,他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整整两年,她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主治医生不高兴了,说:"哪里来的乡下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保安,来把她请出去!"

薛东篱见卫苍霖没有说话,转身就走,刚走出去两步,就听卫苍霖道:"等一下!"

主治医生惊道:"卫先生,你可不要病急乱投医!要是出事了"

卫苍霖沉声道:"你们能治好我妹妹吗?"

"这"主治医生沉默了,除非现在就有一个心脏送过来,否则这个少女必死无疑。

"不管出不出事,都在今晚了。"卫苍霖眼睛发红,"我想试一试。"

主治医生想了想,道:"你要怎么试随便你,但你必须先签协议,不管你妹妹出了什么事,都与我们医院无关。"

卫苍霖掷地有声:"可以!"

等卫苍霖签了字,主治医生才松了口气,但他并没有走,他倒要看看,这个小骗子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卫苍霖面色冷凝,说:"薛东篱,如果让我发现你是在耍我,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薛东篱淡淡一笑,说:"我就算耍你,你又能奈我何?"

卫苍霖微微眯起眼睛,他有些怀疑,眼前的真的是那个脑子不灵光的薛东篱吗?

薛东篱来到病床边,床上的少女脸色惨白、昏迷不醒,鼻孔里插着呼吸机,眼见着就要不行了。

她用神念一扫,就看见了她的心脏,心脏先天不全,如今跳动已经十分微弱。

若是没有捐献的心脏,哪怕大罗金仙来了,都救不了。

大罗金仙不行,但她薛东篱,可以。

她从衣服里拿出一枚丹药,这颗丹药是她一百年前炼制的,用了七七四十九种极为珍贵的灵草,名叫:青囊经补丹。

青囊经补丹的功效,就是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让严重受损的脏器重新长好。

她将那丹药塞进了少女的口中,主治医生摇了摇头,露出讥讽的笑容,说:"我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原来和那些江湖骗子没有什么区别。"

有个护士噗呲一声笑道:"喂,乡下丫头,你不会说那是什么灵丹妙药,能生死人肉白骨吧?"

薛东篱根本没搭理他们,路边的狗冲她吠,难道她还要吼回去吗?

她伸出食指,点在少女的胸膛,用自己精纯的灵气引导着药力进入她的心脏之中。

她的心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长出肉芽,无数如同蚯蚓般的肉芽纠缠在一起,不断涌动,最后将那颗发育不全千疮百孔的心脏填补完整。

薛东篱嘴角微微勾起,收回了手,道:"好了。"

静。

随即便是哄堂大笑。

此时已有不少病人和医生在门外围观,有人道:"这是从哪里找来的神婆,作法都不专业。"

"哈哈哈哈,现在的骗子行骗这么容易吗?"

"乘着别人走投无路来骗钱,真是该杀千刀!快报警吧。"

卫苍霖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他居然相信这个傻女,他才是个彻彻底底的傻瓜!

心中怒火升腾,但他克制住了,就算将薛东篱打一顿又如何?

她的妹妹注定要逝去。

"小雨"他抓住她的手,却忽然愣住了。

少女那苍白的脸居然变得红润了起来,他转头看向心电监护仪,发现少女的心跳在上升。

"医生!"他大吼。

主治医生立刻冲了进来,道:"怎么?病人没有心跳了?"

话还没说完,他的声音就卡在了喉咙里。

心跳居然恢复正常了?

"快,快给她做检查!"主治医生大声道。

护士们七手八脚地做着检查,惊呼道:"血压也恢复正常了!"

主治医生像见了鬼一样:"这,这怎么可能?"

卫苍霖也用审视的目光打量薛东篱,仿佛从来都不认识她。

"哥哥"少女虚弱的声音传来,卫苍霖一喜,道:"小雨,你醒了?"

卫苍雨问:"哥哥,我没有死吗?"

"没有,你没有死。"卫苍霖激动地握着她的手,"你很快就会好起来,到时候就能回学校上课了。"

"哥哥,我的胸口不痛了,还暖暖的,很舒服。"卫苍雨纤瘦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卫苍霖已经很久都没见到这样的笑容了,他高兴得差点落下泪来。

在外围观的人都满脸不可置信。

"真的救活了?"

"有这么神奇吗?"

"别是合起伙来骗我们吧?"

"不可能,这兄妹俩在医院里住了很久了,那女孩的病真的很重。"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薛东篱脸上神色始终很淡定,活了这么多年,哪怕是千军万马之中,她也能泰然自若。

等她走远,一个老者忽然拍了一下大腿:"哎呀,我该请这位神医给我家老伴看看啊。"

众人也如梦初醒,都很后悔,将目光投向了卫苍霖,满眼的炽热。

这个年轻人和神医认识,他们一定要问出神医的底细来。

而在医院最高级的VIP病房中,一位老者躺在无菌舱内,身上盖着一张白色的被单,一只手从被单下垂了下来,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孔洞,就像是被虫子给蛀出来的一般。

卢薇和卢晓站在病房外,满脸忧虑。

他们的奶奶姓冯,来自于京城冯家,正是因为有这一层姻亲关系在,他们卢家才能在桐光市立足,如果奶奶去世,卢家就很危险了。

何况奶奶对他们也很疼爱,他们是真心为她担忧。

"姐,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连卢晓这样的纨绔都满脸愁容,"奶奶的病情越来越重了,医生说连内脏上都出现了孔洞,再这样下去,恐怕"

卢薇沉声道:"派去东北找人参的人有消息传回来吗?"

"还没有消息。"

卢薇的眉头皱得更深。

这时,两个护士路过,一边走一边低声说:"听说了吗,刚才有个神医,把3号床的那个小女孩救活了。"

"那女孩不是活不过今晚吗?"

《长生女仙医》第7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是呀,但那个神医给她吃了一颗药,她就活了,现在活蹦乱跳的,连先天不足的心脏都长好了,你说神不神奇?"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卢薇朝卢晓使了个眼色,卢晓立刻抓住那俩护士:"你们说的神医是怎么回事?"

问清楚了情况,卢家姐弟俩立刻赶到了3号病房,刚到门口,卢薇步子忽然一顿。

"姐,怎么了?"卢晓问。

卢薇看着病房里紧握妹妹的手,满脸关切的卫苍霖,先是震惊,随即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们走。"她道。

卢晓一惊:"姐,为什么走?我们不是来问那神医的下落的吗?"

卢薇压低声音,道:"那是卫家的老五卫苍霖!"

卢晓一顿,随即露出不屑的目光,道:"就是那个被卫家扫地出门的弃子?有什么可怕的?姐,我待会儿叫上几个人把他给绑了,不怕他不说"

"闭嘴!"卢薇怒道。

卢晓吓得一呆,他还从来没见过大姐这个表情,就像他是家族罪人似的。

卢薇看了看四周,低声恶狠狠地道:"你想找死自己去,别拉上我们整个家族陪葬!"

卢晓被她吓得说不出话来,不就是个弃子吗?为什么大姐这么害怕?

卢薇懒得跟他多说,道:"去拿医院的监控视频来!我要看看,那个神医是何方神圣。"

很快,监控视频就送到了二人的面前,但是薛东篱一出现在画面上,二人都不禁满脸惊诧。

画面上依稀可以看出一道人影,但是很模糊,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而且自始至终都是如此。

诡异的是,同一个画面中,其它人却都很清晰。

"姐,这是怎么回事?"卢晓觉得后脊背有些凉。

卢薇脸色有些发白,说:"这个人是个高人!"

卢晓急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会!"卢薇握紧拳头,"无论如何,为了奶奶,我们一定要找到这个人!去把当时围观的所有人都叫来!"

很快,一群病人家属和医生护士都来了,卢薇一个个问过去,却发现这些人根本不记得对方的模样,只记得长得不怎么好看。

卢薇脸色越来越难看,难道真的连这点希望都要破灭了吗?

"对了!"主治医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我记得那个人和卫先生是认识的,好像姓薛,名字里有个东字。其它的,我就不记得了。"

卢薇愣了一下,脑中忽然闪过一道又丑又土的身影。

难道是她?

薛东篱回了卫家,保安们没有拦她,但个个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就这种乡下妞,还敢肖想我们大少爷,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脸皮怎么这么厚呢?要是换了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他们根本不避讳她,当着她的面就评头论足。

薛东篱就像没听见一样,根本没有搭理他们,快步走进了卫家大厅。

此时正是吃饭的时候,饭桌上摆放着丰盛的饭菜,卫夫人和另外两个贵妇正在用餐。

这两个贵妇是卫家的人,其中一个就是卫轩宇的母亲,姓陈。

陈夫人首先开口了,语气里充满了厌恶:"哪里来的叫花子,这是你能来的地方?"

薛东篱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坐到了饭桌旁。

三位贵妇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这个死丫头脸皮比城墙都厚吧?

佣人肯定不会给她碗筷的,薛东篱手一翻,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副碗筷来,伸手就去夹菜。

陈夫人怒极,拿起公筷就朝她的手狠狠打去:"死叫花子,凭你也配吃这么好的饭菜!你只配吃猪食!"

可是这一下她打了个空,筷子落在青花瓷的盘子上,竟然将盘子给打碎了一个角。

薛东篱早已经夹了一只酱烧猪脚,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陈夫人气得浑身发抖,道:"你,你还敢躲?"她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佣人,骂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这个死丫头给我拖走!"

佣人答应一声,走上前来正要动手,薛东篱忽然开口道:"老爷子在的时候说过,只要卫家一天不败,就一天有我的饭吃。怎么?难道卫家现在已经败了?"

"你!"陈夫人怒指道,"你敢咒我们卫家?"

薛东篱又夹了一块葱香排骨,说:"还是你们不把老爷子放在眼里?"

陈夫人愤怒地站起,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虽然卫老爷子已经不在了,但积威仍在,她可不敢说不把老爷子放在眼里这样的话。

另外一个夫人拉着她坐下,说:"莎莎,你何必跟一个小叫花子计较?这种烂人,跟她说话都脏了舌头。"

陈夫人哼了一声,看向卫夫人,道:"大嫂,你怎么能容得下这样一个女人待在家里?"

卫夫人眼底闪过一抹怨毒,但脸上仍旧带着淡淡笑容,说:"她要住就住吧,毕竟是卫苍霖的未婚妻,老爷子又有遗嘱,总不能让人说我不能容人。"

陈夫人嗤笑一声,说:"卫苍霖那个废物,和他父亲一样让人恶心,我看这个烂人配他,正合适不过。我都迫不及待想看他俩的婚礼了。"

说罢,三人便都笑了起来。

薛东篱悠闲地吃饭,仿佛她们冷嘲热讽的并不是自己。

吃完了饭,她将碗筷一收,转身就往楼上走,见她完全没有生气难过,三个贵妇人心中都藏着一团火。

陈夫人喝骂佣人:"被叫花子吃过的饭菜多脏啊,还不快给我撤下去,重新上!"

佣人们立刻忙碌起来,薛东篱嘴角上勾,她就喜欢她们这副看不惯她,却又干不掉她的样子。

陈夫人道:"大嫂,难道就这样算了?"

"算了?怎么会算了?"卫夫人咬牙,眼底满是阴狠,"咱们走着瞧,我要让她看看,什么叫地狱!"

薛东篱回了房间,一开门就闻到一股恶臭。

她的床上竟然被人洒了一堆垃圾,全都是发臭发酸的食物,令人窒息。

薛东篱嗤笑,真是幼稚。

长生女仙医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