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宋辞霍慕沉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by我是真爱小说免费阅读

宋辞霍慕沉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by我是真爱小说免费阅读

今天给大家推荐的这本小说《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我是真爱》真的非常好看!简单介绍一下小说《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我是真爱》说的是主角宋辞霍慕沉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宋辞又连带了两个喷嚏,暗搓搓画圈圈诅咒骂她的人。感冒了?啊没。耳畔边响起男人清冷的嗓音,宋辞揉着鼻子摇摇头。宋辞。恩,我在呢~欢快......

宋辞霍慕沉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by我是真爱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第13章 有老公给你撑腰

宋辞又连带了两个喷嚏,暗搓搓画圈圈诅咒骂她的人。

感冒了?

啊没。

耳畔边响起男人清冷的嗓音,宋辞揉着鼻子摇摇头。

宋辞。

恩,我在呢~

欢快的嗓音犹如百灵鸟,听得霍慕沉骨头酥麻。

他自认为自控力足够,清冷禁欲,即便女人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他都不会有半点反应,但宋辞只是叫了他一声,他呼吸居然莫名加重,西裤下的炙热感也逐渐加深。

霍慕沉嗓音黯哑:你怎么知道子衍是老六?

我一直都知道啊,你可是我老公,我对你可是了解很多呢。宋辞不以为然,翻开手机看着媒体上爆料出的新闻,满意的勾了勾唇。

【陆氏集团小三之子陆怀可,为巩固家庭地位,对霍少新婚妻子死缠烂打,还企图用自杀挽回霍太太。】

宋辞又看到配图,被打了马赛克,但有录音为证。

她翻看着网友们的评论,陆怀可这回可是彻底臭上天,而她半黑半红。

她不急,毕竟前科累累。

霍慕沉深眸沉着瞥了眼宋辞,唇角勾了勾,随即逐渐冷静下来,见到她穿着短裙,把方向盘猛地打转向就近的服装店。

宋辞身子被甩到了车窗,没反应回来就见到霍慕沉把她从安全带里拉了出去,半抱着走向商场。

咦?不是要买鞋嘛,怎么来服装店了?

霍慕沉薄唇不语。

经理见到是总裁来了,还以为是霍慕沉视察,忙不迭迎上去:总裁,您带这位小姐是

他余光一瞥,这把半张脸包裹住的女人是什么人,总裁不是刚娶了宋辞当老婆,不过那女人给总裁戴绿帽,怕每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这会带其他女人出来也理所当然。

霍慕沉我侧身挡住经理打量的目光,嗓音逼仄,强调着:是太太。

经理呼吸一滞,腿瞬间软了,差点要把人供起来。

霍慕沉不耐烦的阻止经理拍马屁的敬仰恭维,一张脸冷冻得温度骤降,指了指几个方向:把那几套保守的衣服拿过来。

听到‘保守’二字,宋辞隐忍笑意,但却什么都没说。

不过在见到霍慕沉挑的高顶版衣服时,有些吃惊,她嘴角抽搐:老公,现在是夏天,要不要这么厚?

你不想穿?

穿穿穿,老公给挑的,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霍慕沉右眉轻挑,拽住宋辞大步朝试衣间走去。

门一开,人一推。

逼仄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人。

真是,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良辰美景了。

霍慕沉居高临下见她俏脸微红,傻乐了几声,就是没换衣裳,黑眸急速沉陷锁着她。

他男性的喉结上下滚了滚,眸光沉凝,恰好宋辞仰头,精致的小脸印入他眼瞳一瞬,胸腔的位置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数下。

这感觉,难以用言语形容。

还不脱,是想我给你脱?霍慕沉俊脸紧绷,眸光情绪翻涌,盯着宋辞:我默认你让我给你脱。

男人手掌一扯,她的裙子被褪下,还有短衫扣子被解开。

他抬手把上衣套出她头顶,就见到宋辞似笑非笑眼神,眼廓收缩,单手扣住她下巴,低头吻住她扬起的唇角。

男人的吻,又凶又猛。

好似在惩罚。

又逐渐描摹着她的轮廓,温柔轻舔。

宋辞被吻得三魂撞走了六魄,她刚才只是一闪念头会被吻,没想到真被吻了。

她抓住霍慕沉的领口,衬衫被她纤指抓得敞开几颗纽扣,露出性感又狂野的胸膛。

好半晌,霍慕沉才拖住她腰,大口在她耳边喘息着,蒙住她的眼睛:等你好了,下次再用这种眼神勾引我,你看看我还会不会放过你?

他怜惜的拍着她后背,摸着她被吻肿的唇瓣,唇角勾起。

真像个糖。

又甜,又软。

最终两人因为太热了,宋辞速战速决的换上了套装,然后又闪电般和霍慕沉商量好,如果要是真冷,直接穿霍慕沉的风衣就好。

两人手牵手朝外就走,宋辞先在商场里精心替霍慕沉挑鞋,用的是她亲手拿回来的钱呢。

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脑袋,拉住她准备去吃烛光晚餐。

突然——

一道惊雷撕裂天空,惨白冷冽映在宋辞瞳孔里,她呼吸突然变得紧蹙,紧紧抱住霍慕沉。

老公。

霍慕沉见宋辞脸色陡然惨白,急忙把人抱到车里,紧紧搂在怀里,拍抚着她后背:怎么了?

对不起,霍慕沉,对不起

她害怕了。

她害怕每个打雷天,每当打雷天都会被人拖到小黑屋里挨打。

她又不敢忘记那天是打雷下着大暴雨,霍慕沉和她再一次起挣扎,她险些杀了霍慕沉。

看着宋辞刹那间泪流满脸,一直不停着说对不起,霍慕沉不明所以,只是心疼。

没事,我在,什么都别怕。

有老公给你撑腰,在华城,你可以横着走!

本来害怕的宋辞突然破涕为笑,鼓着腮帮子,轻声嘟囔:我又不是王八,干嘛横着走。

霍慕沉:

他见宋辞害怕打雷,只恨不能给宋辞造出万里无云的天空,哄了一阵子后,看她差不多要睡了,飞速回到别墅。

别墅的佣人见霍少打车闪,开了门,却迟迟不下车。

天空下着暴雨,时不时打着惊雷。

宋辞枕在霍慕沉的臂弯里抽泣着,他蹙起眉头,摸着她的小脸。

咚咚咚!

车窗门被人敲下。

宋辞猛地惊醒,心有余悸的看向声音的来源,躬身蜷在霍慕沉怀里。

霍慕沉摇下车窗,极为不悦的看着车窗外警察制服的几个男人。

几个男人也不想得罪这么大的人物,可是该走的程序还是都要走。

霍少,陆家陆怀可打电话报警说您今天在医院要谋杀他,现在在警局立了案,还请您跟我们走一趟,稍微做个调查。

霍少,他们还想要登出报纸,您尽早处理。警察说得委婉,毕竟他们也不了解事情原委,还是要做过调查。

宋辞听到霍慕沉要被警察带走了,心脏乍紧,抱住霍慕沉的腰身,朝警察大哭着:和我老公没关系的,陆怀可是个人渣,他骗我,想杀了我,我老公就是保护我!

你们非要抓,就抓我吧。

霍慕沉不能出事,这是宋辞唯一的念头。

我是真爱小说《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