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逍遥战神免费小说阅读-江策丁梦妍全文免费阅读

逍遥战神免费小说阅读-江策丁梦妍全文免费阅读

逍遥战神免费小说全文阅读,《逍遥战神》小说由作者断字威尼斯所著,主角是江策丁梦妍,本文主要讲述了:整个家宴上,巴结讨好唐文末的人络绎不绝,一杯接着一杯,热络不已。反观江策,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人用正眼瞧他。跟他坐在一起的丁梦妍也脸上无光,多少次想要起身离开,实在没脸再在这里待下去。这时,江策的手机响了。"不好意思,接个电话。"江策走出大门,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沐阳一的声音。"老大,文件下来了,要你明......

《逍遥战神》小说由作者断字威尼斯所著,主角是江策丁梦妍,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逍遥战神》第6章划掉两个名字

整个家宴上,巴结讨好唐文末的人络绎不绝,一杯接着一杯,热络不已。

反观江策,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人用正眼瞧他。

跟他坐在一起的丁梦妍也脸上无光,多少次想要起身离开,实在没脸再在这里待下去。

这时,江策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江策走出大门,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沐阳一的声音。

"老大,文件下来了,要你明天接任三市总负责人,并出席接任大典。"

江策淡淡回答道:"你知道我的性格,向来不喜欢这种繁文缛节的东西,总负责人我可以接任,但接任大典就撤了吧。"

"额这可是上头明文规定的,老大,不好推啊。"

"那就让你来替我参加好了。"

"这不合适吧?上头不会答应的。"

"如果不答应,就别让我接任负责人,原话跟上头去说。"

"老大,你别生气啊,我去说就是了。"

江策挂断了电话,正准备往回走,丁丰成乐呵呵的走了过来。

"哟,跟谁打电话了?"

"朋友。"

"你这种窝囊废还有朋友?"丁丰成说道:"同样是当兵的,你看看大姐夫,再看看你自己,怎么差距那么大啊?刚大姐夫答应我了,要带我去参加明天的新负责人接任大典。瞧瞧人家这实力,内部渠道直接拿到参加资格,你了?就只能家里蹲,等着在电视上看到我跟新负责人亲切握手吧!"

江策微笑着问道:"参加资格不是那么好弄的吧?如果你参加不了,甚至唐文末都参加不了的话,岂不是很尴尬?"

"呸!"丁丰成骂道:"我们参加不了,难道你这个废物就能参加了?"

二人正说着,丁梦妍走了出来。

她一脸黑线,显然刚刚在里面又有人跟她说了难听的话。

她经过江策身边,低声只说了两个字:"回家。"

丁丰成阴阳怪气的说道:"唉,小妹,别走啊,二哥还没跟你敬酒了。"

丁梦妍低着头,快步走向了她的车子,江策跟了上去。

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丁梦妍狠狠地敲打着方向盘发泄心中的怒火,然后仰起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压抑、委屈、不甘、痛苦,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江策看了她一眼,没有过多的表示,转头看向窗外,神情淡然。

丁梦妍一脚油门踩下,快速离开这个让她不舒服的地方。

车开到半路。

丁梦妍心怀怨气的说道:"你都知道大家是怎么评价你的吗?"

"怎么评价?"

"懦弱、卑微、不求上进,更有的人说你是吃软饭的。"

"哦。"

"哦?你听到这些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江策转头看向丁梦妍,"你希望我有什么反应?愤怒、难过还是跟他们动手?"

丁梦妍咬了咬嘴唇,有些话她很想说,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她其实只是想看到江策努力奋斗的样子。

江策继续看向窗外,突然问道:"当兵的这几年,生活一直很枯燥,你知道我最喜欢怎么排遣烦恼吗?"

丁梦妍没有说话。

"我最喜欢做的,就是去杂技团看表演,我不是喜欢看那些高难度的动作,而是喜欢看小丑表演。"

"嗯?"

丁梦妍疑惑的看了一眼江策,不明白他话中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把家宴中嘲讽他的人都当成是小丑?之所以不生气,不是因为江策没脾气,而是他在欣赏对方的'表演'?

一时之间,丁梦妍有些看不懂江策,这个男人似乎有太多神秘的地方,但表现出来的却又那么卑微。

他究竟是强者,还是弱者?

回到家。

丁梦妍跟江策进了客厅,就看到丁启山坐在沙发上拿着笔不停的写着,时不时还挠着头苦想。

"爸,你回来啦。"

"嗯。"

"市里头怎么说?"

丁启山头也不抬的说道:"结果出来了,明天就是负责人的接任大典,我代表部门去参加。如果能够跟负责人攀上关系,以后定能飞黄腾达。"

丁梦妍走过去看了眼丁启山写的东西,"爸,你这写的都是些什么啊?"

"礼物。"

"啊?你要给谁送礼啊?"

丁启山说道:"这不废话吗?去参加接任大典难道要空着手去吗?不得准备点东西?只是我摸不准新任负责人的脾气喜好。送的便宜了,怕被嫌弃;送的贵了,又怕被说三道四。女儿,你来帮我参考参考。"

丁梦妍摇了摇头,"这我哪懂。"

江策走了过来,看了眼丁启山写在纸上的礼物,大多都是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作为礼物确实都不错,问题是,江策对这些东西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笑着说道:"爸,我觉得吧,这些礼物都太俗了。"

"嗯?"

"这些礼物你能送,别人也能送,凸显不出你的诚意。"

丁启山点点头,"有点道理,那你觉得该送些什么才好?"

"酒。"

"酒不是更普通?"

江策说道:"要西境阳俊字号的老酒。"

"哦?有什么讲究吗?这酒很昂贵?"

"并不是。"江策解释道:"西境的生活非常艰苦,每一名战斗的士兵想要喝一口酒都是奢望。而这种阳俊老酒既便宜又够劲儿,是底层士兵最爱喝的一种酒。"

丁启山皱了下眉头,"底层士兵喝的酒,怎么能给负责人送?虽然他也来自西境,但绝不可能是底层士兵。"

江策说道:"在西境,将军跟士兵睡一床被子,吃一碗米饭,喝一碗老酒。士兵爱喝的,肯定也是将军爱喝的。"

丁启山被江策说动了。

确实,论对西境的了解,他肯定比不上江策。

"嗯,那很有必要试一试。"

"我现在就让人去买阳俊老酒,江策,希望我这次没有错信你。"

丁启山立刻就找人买酒。

这时,江策手机又响了。

"老大,上头同意了,只要你愿意接受负责人的职位,由谁来出席接任大典,他们并不介意。"

江策说道:"嗯,那帮我弄两个出席资格吧。"

"啊?不是,老大你是在逗我吗?你本来就是负责人,应该由你来出席大典。结果你让我出席大典也就算了,还要我给你弄两个资格,你是准备来当嘉宾看我出洋相吗?"

江策冷冷说道:"你是想要违背我的命令吗?"

沐阳一秒怂,"不敢,我照做就是了。"

"对了,这次大典的出席名单,帮我划掉两个名字。"

"谁?"

江策坏笑,"唐文末,丁丰成。"

《逍遥战神》第7章自取其辱

夜深。

江策跟丁梦妍走进了卧室。

他们是夫妻,按照道理来说是要睡在一间房、一张床。

只是他们两个其实跟刚认识没什么却别,突然就要睡在一张床上,谁都会觉得奇怪。

特别是丁梦妍,她连跟女生都没有一起睡过,更别说一个'刚认识'的男人了。

虽然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

江策没有为难她,直接抱起一床被子铺在了地上。

"你干嘛?"丁梦妍问道。

"你睡床,我睡地。"

"这"

"不用过意不去,当兵这几年,我早就习惯打地铺了。"

丁梦妍没有多说什么,关上灯,钻进了被窝。

漆黑的夜中,江策忽然开口说道:"对不起。"

丁梦妍浑身一震,怎么也没有想到江策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江策继续说道:"我当兵这几年,最对不起的两个人,一个是我弟弟,另外一个就是你。如果我能早点回来,陌他就不会死;如果我能早点回来,你就不用忍受如此多的委屈。"

一瞬间,压抑多年的泪水,从丁梦妍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这五年,她每天都忍受着各种流言蜚语,很多时候受了委屈,连个倾诉的对象都没有,只能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哭泣。

她,活的好累。

江策说道:"不过你放心,我回来了,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丁点的委屈,这是一个男人给你的承诺。"

不能弥补对弟弟的亏欠,至少要尽全力弥补对妻子的不足。

次日清晨。

江策早早起身穿好了衣服,并喊丁梦妍也快起床。

"起这么早干什么?"

"参加大典。"

丁梦妍愣了下,"什么大典?"

"今天是三区负责人的接任大典,我托朋友弄了两个资格,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丁梦妍有些意外,她问过丁启山,接任大典的资格非常严格,即便是丁启山这种在市里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员工,也经过了层层筛选才拿到资格。

一般人想都别想。

一个资格都困难无比,更别说同时弄到两个资格了,估计只有唐文末那种级别的人才能轻易弄到。

可是看江策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

半信半疑间,丁梦妍穿好了衣服,匆忙吃了早餐,然后开车送江策来到了接任大典的大厦门外。

此刻停在这里的全都是价值百万的豪车,代表着出席人员身份的尊贵。

丁梦妍的车在这里头显得格格不入。

"江策,你确定我们有资格进去吗?"丁梦妍再次表示怀疑,待会儿要是闹个大乌龙可就太丢脸了。

"相信我就行了。"

江策领着丁梦妍朝着大厦门口走去,偏偏此刻,三个人影从斜后方走了过来。

"哟,大姐、大姐夫,你们看那是谁?"

丁梦妍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二哥丁丰成,转身一看,发现果然是丁丰成跟丁紫玉、唐文末一起走了过来。

丁丰成乐呵呵说道:"真是巧啊,竟然在这种地方见面了,哟,还带着你们家那个奇葩啊?你们二位这是干嘛来了?"

江策随口说道:"来这里,不就是参加接任大典吗?"

丁丰成愣了下,看向唐文末,"大姐夫,你给他们俩也弄到资格了?"

唐文末摆了摆手,"以我的权限,最多也就弄到三个资格。"

"哦?"丁丰成又问:"那是丁启山弄到的?"

唐文末不屑的笑了,"他算个什么东西?他自己的资格都还是给领导送礼物求人家办下来的,有什么权利给别人弄到资格?"

听到这,丁丰成笑了。

"这么说起来,小妹,你们就是没有进入资格的啊,那你们还来参加个屁的接任大典啊?你们以为这里是菜市场,想进就进啊?"

丁梦妍眉头紧锁,其实她也怀疑江策的两个资格是真是假。

现在听唐文末说资格如此难弄,就更加怀疑了。

这时,江策往前走了一步,不经意的说道:"我们有没有资格我们心里清楚,不像有些人,连自己有没有资格进入都不清楚,实在可悲。"

这话,显然是在针对唐文末三人。

丁丰成不乐意了,"你他妈怎么说话了?别以为你入赘到我们丁家,就是我们丁家的人,再敢跟我这装逼,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

唐文末伸手拦住了丁丰成。

"这里不是闹事的地方,有事等回去再说。"

"知道了,大姐夫。"

唐文末非常不屑的看了一眼江策,"人,最重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以卵击石,只会自取其辱。"

说完,他转身走向大厦正门。

丁紫玉走过来对丁梦妍'好意'劝解道:"小妹啊,我老公他是当兵的,脾气臭了点,说话不好听,你别见怪。不过你也是,别整天把你们那货带出来丢人现眼,害得你跟着遭罪。我要进去参加接任大典了,就不跟你多说了,你就先回去吧,啊。"

表面上说的好听,其实句句扎心。

丁紫玉转身走开的时候,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从小到大她都被丁梦妍压了一头,从来没有这么痛快的当面数落丁梦妍,这得多亏她嫁了个如意郎君。

丁梦妍脸色黢黑,呆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动。

本来好好待在家就好了,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自取其辱了?

"走吧。"江策淡淡说道。

"走?去哪里?"丁梦妍语气不善。

"不是说了吗?去参加接任大典。"

"你闹够了没有?!"丁梦妍终于憋不住,"你没有能力我不怪你,但你能不能争点气,不要总是好高骛远、装腔作势。这样不但不会让我开心,反而只会让我更加的瞧不起你!"

刷刷刷,四周围的目光同一时间看了过来。

江策站在原地。

三秒钟后,他轻笑一声,缓缓说道:"梦妍,请相信我一次。如果我不能带你进去的话,我愿意立刻回去跟你离婚。"

丁梦妍愣住了,这话说的未免也太狠了,江策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他,是认真的。

犹豫再三后,丁梦妍摇了摇嘴唇,"好,我给你一次机会!"

她迈步走向了大厦正门。

逍遥战神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