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请以爱情禁锢我免费小说阅读-苏念叶殊城全文免费阅读

请以爱情禁锢我免费小说阅读-苏念叶殊城全文免费阅读

请以爱情禁锢我免费小说全文阅读,《请以爱情禁锢我》小说由作者雪迦所著,主角是苏念叶殊城,本文主要讲述了:苏念洗澡的时候将浴室的门小心锁上了,脱掉连衣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倒吸一口气。早上在酒店洗澡匆忙没顾上看,现在一看真骇人。痕叠加,都是青紫的痕迹,她觉得那男人真对得起流氓叶这个称号。水汽弥漫,她的神思不由自主地又回到昨夜,小脸开始发烫,几秒后狠狠拍了一把自己的脸。难道真的是嫁了个性无能把她变成饥渴......

《请以爱情禁锢我》小说由作者雪迦所著,主角是苏念叶殊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请以爱情禁锢我》第006章大不了再被狗咬四次

苏念洗澡的时候将浴室的门小心锁上了,脱掉连衣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倒吸一口气。

早上在酒店洗澡匆忙没顾上看,现在一看真骇人。

痕叠加,都是青紫的痕迹,她觉得那男人真对得起流氓叶这个称号。

水汽弥漫,她的神思不由自主地又回到昨夜,小脸开始发烫,几秒后狠狠拍了一把自己的脸。

难道真的是嫁了个性无能把她变成饥渴少妇了么,一场耻辱的交易也这么回味!

她囫囵吞枣地洗完回到卧室,乔晔的电话刚好打过来。

"苏念你真是我祖宗!你怎么做事的,你怎么还让叶先生知道你真名字了呢!"

苏念脑子嗡的一声响,她居然忘了告诉乔晔那个男人已经知道一切。

她压低声音道:"你以为我想,那个人没有那么好骗,我还得再陪他四次,交易才算是完成了。"

乔晔一听更激动了:"你这生意怎么做得后患无穷的,你知不知道这人真的惹不得啊!"

苏念声音更弱:"怎么个惹不得啊?"

"今天我们总经理把酒店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叫保镖把我叫过去问话,黑社会似的,太吓人了,你还敢跟他搞成个未完待续!"

苏念愣了,"啊,他为难你了?"

"没有,很奇怪,保镖就说只确定一下咱们是不是除了钱还有别的目的,我说没有,他就把我放了,不过他威胁说要是咱们有别的企图他肯定不会放手,那男人来头不小,你怎么还敢跟他继续交易啊,被人嫖也上瘾?"

话音落两边不约而同沉默。

某个字一根针似的扎进了苏念心里,生疼。

乔晔也意识到自己嘴快话说的难听,几秒后打圆场,"唉,你看我这嘴,一着急就跑火车,你别往心里去,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苏念,我知道你挺难的,不得已才这样,不然我也不会帮你了"

苏念勉强地笑,"嗯,我知道。"

"那叶先生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啊?"

苏念无力地坐在床上,攥紧了电话。

"还能怎么办,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昨晚结束之后我就告诉自己,就当被狗咬了,现在我也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再被狗咬四次。"

说完,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笑了。

后来乔晔又问了一些沈良夜的病情便挂了电话,苏念将手机扔在床上,慢慢躺下去,蜷缩在床上,抱住了自己。

乔晔问过她,几年了,不累么,不痛么。

怎么可能不累,怎么可能不痛。

可欠了就是欠了,她一直告诉自己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对于当自己在困境中向着自己伸出援手的人,怎么能不管不顾?

可是从她假装历经风尘对那个叶先生笑的时候,从她开口提出要再陪他四次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一切都开始失控了,原来她也是有极限的,超过这个极限,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将手机拿过来,睡之前对自己无法掌控的命运做了个微弱到近乎只剩下形式的挣扎--

她将"金主"的号码拉到了黑名单里。

这个"金主"这么强势地对她和乔晔分别施压,她想了想,既然惹不过,那就躲着吧。

《请以爱情禁锢我》第007章蛇蝎心肠

翌日。

苏念凌晨六点起床,开始打扫房间,做早饭,这是她的生活规律,做完早饭之后她还要去公司上班。

她所在的公司,正是沈家那家奄奄一息的地产公司,早就不复早年的辉煌,现在人员编制总共不足三十人,沈良夜病恹恹的管不了事儿,公司全靠老爷子沈茂支撑,她在里面做行政秘书,给老爷子打杂。

每个早上做好饭还要将沈老爷子跟何凤叫起来吃饭,吃过苏念收拾完,再开车跟老爷子一起去公司。

她不单是秘书,还是沈家的司机。

早饭结束后苏念正洗碗,忽然就听得客厅里面何凤的泼妇嗓子在嚷嚷。

她惊的手上泡沫都没擦就跑去客厅,只见何凤正手夹着一张纸冲她吼。

"苏念你可好啊你,你有这么多钱你藏着不拿出来给良夜治病,你就看着我们为钱瞎着急!你说说,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不管自己丈夫死活了么?!"

沈老爷子也正不满地坐在沙发上瞪着她,等说法。

苏念拧眉,瞥了一眼沙发上自己那个被打开翻的乱糟糟的小坤包,叹口气回头,"这钱我本来就是要给良夜看病的,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兑现金给医院,打算今天做这件事的,妈您急什么,我不都说过了医院的钱我交么?"

何凤冷笑了一声,"你可真毒啊,这可是五十万啊,医院要的是三十二万,剩下的钱你打算用来干嘛?"

苏念愣了一下。

跟那男人开口的时候苏念本身是存了个小心思,觉得生意这东西,对方大抵是要讲价的,其实哪怕她再搭上四次,她也没觉得自己昂贵到值五十万,可是那个叶先生居然没砍价,谈完痛快给钱,她自己其实也意外。

多出来的钱要怎么用,她自己也还没有想过。

何凤见她愣神,摇摇头,"你可真让人心寒,你丈夫人还在医院,你就存私房钱,苏念,我们家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XF儿!"

"不是的,妈"苏念嘴拙,情急之下胡乱解释:"我跟朋友借钱的时候就借了五十万,毕竟良夜手术结束还有可能用钱,我也是想有备无患。"

何凤狠狠白了她一眼,"谁信!那你昨天怎么不说你借了五十万?!"

苏念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何凤的话确实让她无法反驳。

何凤更气了,将手中的支票放桌上,几步风风火火地走过来,突然就拽着苏念的围裙把人往门口推。

"妈您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

"谁跟你好好说,你个不管自己丈夫死活的蛇蝎心肠,你给我滚出去反省去!我还就不信我今天去不了你这自私自利的毛病!"

苏念被何凤连推带搡地给弄到了门外,然后门"砰"的一声,从里面给关上了。

苏念看着自己双手上白色的泡沫,懵了好一会儿,心底的火气涌动,她转身,本来想要砸门的,但临着手触到门,却是挺正常的敲了两下。

顺带喊了一声,"妈,您听我解释行不行?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

里面没回应,老旧的家属楼楼道走风,凉凉的吹在她的脸颊上。

她跺了一下脚,抬头努力将眼泪忍了回去。

请以爱情禁锢我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