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江晚傅辞遇)最新章节-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免费列表试读

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江晚傅辞遇)最新章节-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免费列表试读

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江晚傅辞遇)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江晚傅辞遇的小说叫做《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是作者赵可爱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陈如看儿子青筋暴跳咳嗽不止,脸颊憋成紫黑色,一副被踩住尾巴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受了什么言语刺激,于是怒瞪向罪魁祸首江晚:江晚,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精彩内容分享:

《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第15章 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

陈如看儿子青筋暴跳咳嗽不止,脸颊憋成紫黑色,一副被踩住尾巴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受了什么言语刺激,于是怒瞪向罪魁祸首江晚:江晚,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秦筱柔暗暗递给江晚一个眼神,警告她不要再乱说话。

江晚只是笑,可那笑无辜的就像是什么都没有接收到一样,大有风雨欲来风满楼前的宁静。

这样的表情秦筱柔太熟悉了,不禁眉心一跳。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头皮甚至都跟着麻了一片。

也无怪乎她会这么怕,实在是因为江晚这孩子鬼心眼太多,惯会口是心非玩猫腻,瞒天过海耍花招,令人防不胜防。

跟她斗一次输一次,斗两次输两次,她都已经输怕了。

可事已至此,已经骑虎难下,她就算硬着头皮装下去,也不能把精心安排好的一切就这么搞砸,于是连忙挡住陈如的视线,假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语气焦急的问:赵太太,小程这是怎么了?

陈如一边拍着赵程的背帮他顺气,一边冲秦筱柔没好气的埋怨道:这就要问你的好侄女,和江太太你安排的好事了。

陈如不是傻子,自家儿子是什么条件,她心里清楚,能把他刺激成这个样子,无非就两种可能。

一种是江晚和秦筱柔对于这门婚事意见相左,江晚为了拒婚,就摆了秦筱柔一道,故意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刺激他。

另一种就是江晚根本就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当面拒绝了他,令他本来就敏感脆弱的神经瞬间崩溃了。

秦筱柔被劈头盖脸说了一通,面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但为了江家,她最终还是扯了扯僵硬的嘴角赔笑道:赵太太,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

陈如冷笑:好,江太太倒是说说这其中能有什么误会?

秦筱柔一噎,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她一心只想赶紧甩出江晚这个烫手山芋,以免夜长梦多,最后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便想出了赶鸭子上架这招。

以小赵公子的坏脾气,和整人的招数,量她也不敢当面得罪,到时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这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响当当,但万万没有预料到江晚会做出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

想到这里,秦筱柔忽感一阵头疼。

江家现在内忧外患,如果再因为联姻的事情把赵家得罪透了,无疑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谓是雪上加霜啊。

这时小赵公子缓过气来,恶狠狠地瞪着江晚说道:妈,我要杀了这个贱女人,我要杀了她。

盛怒的小赵公子就像是一头根本就不受控制的怪物,脸色苍白,几近透明,可怖的样子丝毫不亚于一部惊悚恐怖片带来的恐怖效果,吓得秦筱柔不禁倒退了两步。

陈如知道再待下去也是自取其辱,便站起身推着赵程走了。

虽已气极,但临走前也没忘撂下一句狠话:江太太,江小姐,来日方长,我们走着瞧。

《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第16章 你们江家这位姑娘,我们赵家还真的高攀不起

随着陈如带着犯病的赵程愤然离去,局面彻底失去了控制。

秦筱柔心知这次自作聪明闯了大祸,甚至严重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虽然气急败坏,却也别无他法,为今之计,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放手搏一搏了。

赵太太,你听我解释,赵太太

她放下江太太的骄傲和身段追上那辆已经驶离的豪车,双手扒住后座半降的车窗,一边跑一边对着里面的陈如说好话:赵太太,我没想到江晚会这么油盐不进,不识好歹,这确实是我办事不利,才造成了小赵公子的难堪。

不过我向你保证,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一定会让她乖乖嫁过去的,等到那时候你是要打要骂要罚,我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秦筱柔悔过的态度,虽然看起来诚意十足,但对于这种为达目的耍小聪明阳奉阴违拿人当猴耍,事发之后再给颗甜枣弥补的不要脸做法,陈如显然并不想谅解。

她转过头,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已经看不出任何愤怒的痕迹:江太太,我劝你还是省省力气吧,别说这事儿你始料未及,就是你有所准备,最后也会输得一败涂地。

说白了,你们江家这位姑娘,我们赵家还真的高攀不起。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就算她日后真的能让江晚心甘情愿的嫁过去,他们赵家也不敢再要了。

毕竟从刚刚两人对弈的场面来看,江晚根本就不是什么任人欺负的小绵羊,而是带了毒的女王蜂,还是睚眦必报的那种。

如果真的让她嫁过去,说不定会把家里搅得乌烟瘴气一团糟,那就真的永无宁日了。

她现在只想要个听话的,懂事的,好摆弄的EX妇,而江晚显然不是这种类型。

赵程恶毒的咒骂声一直没有停止,其中言辞已经从最初的贱人,变成了种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甚至已经有些疯魔的表现,应该是心理或是精神疾病患者在面对外界的攻击时,一种自我防御的应激反应。

陈如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赵程,只是叫司机开快点,就闭上了眼睛,开始完全无视追车的秦筱柔。

秦筱柔好话说尽,也没换来陈如的回心转意,最终只能因为体力不支而放弃,眼睁睁的看着车子驶远。

江晚穿了一晚上的高跟鞋,实在累得没有多余的体力再去欣赏秦筱柔摇尾乞怜狼狈不堪的样子,在她停止追车的那一秒钟,就转身进了门。

知道秦筱柔不会善罢甘休,在玄关换完拖鞋,江晚就回房间换衣服去了,脑子也在迅速地想着接下来的应对政策。

这个时间,江佛海应该快回来了,她怎么能在博取他同情的同时,还能彻底断了秦筱柔逼婚的念头呢?

正入神的想着,眼前突然有一道光影闪过。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是江佛海的车回来了。

没时间多想,她赶紧跑到镜子面前,抓了抓头发,又故意弄花了脸上妆容,确定很像被欺负后,就噔噔噔的下了楼。

《100次深吻情路相逢傅先生》第17章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时秦筱柔正好从门外走进来,不擅长运动的她,由于刚刚追车耗费了太多体力,呼吸有些过快不说,胸口也起伏的厉害。

跑着和陈如说话的时候,凛冽的寒风有不少灌进嘴里,这会喉咙干的发疼,火辣辣的难受。

抬头看见江晚的那一刻,双眼重新燃起无数火光,愤恨混着怨毒,就像毒蛇吐着信子让人不寒而栗:江晚,你以为这招釜底抽薪就管用了?小赵公子是什么脾气,想必我不说你也清楚,他啊,一定会整到你怀疑人生。

虽然陈如斩钉截铁的回绝了她,但以小赵公子对江晚的上心程度,只要她厚着脸皮多去撺掇几回,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谁让赵程就是陈如的命,只要赵程坚持,陈如也只有妥协的份。

看来秦筱柔确实被气着了,平时好歹还在她面前装一装和蔼可亲的长辈,这会算是彻底撕下了伪善的面具。

大伯母,您这就见外了,小赵公子整我不就等于整江家吗?毕竟现在能联姻救江家的就只有我这一个倒霉人,我要是被毁了,江家不也就完了吗?

江晚看着秦筱柔的脸色,由白转红再转青,要不是离得有些远,她的巴掌估计早就甩过来了。

这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事实,秦筱柔突然有种被人捏住了七寸的窘迫,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她:江晚,你这个下贱的烂货,还真以为江家没你就不行了?

江晚好整以暇的靠在墙壁上,欣赏着秦筱柔精彩纷呈的表情变化:如果真行的话,就不用背着我这个当事人,做出管人家要天价彩礼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了吧?

您说我说的对吗?大伯母?

秦筱柔怒火攻心:你

江晚隐隐听到了轿车熄火的声音,为了让秦筱柔一直保持愤怒的状态,好放松警惕,便使出一剂杀手锏:至于那个卢雍

父亲没出事之前,她曾经看见秦筱柔挽着卢雍进了一家餐厅,虽然她保密工作做得不错,蒙的也很严实,但江晚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那会江佛海和秦筱柔还没有露出丑陋的面目,跟她还是一团和气的一家人,于是她便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两家关系降至冰点,她曾雇佣私人侦探去调查,却什么都没查出来,但她敢肯定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秦筱柔惊恐的瞪大眼睛,声音突然卡在了嗓子里,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江晚原本只是猜测,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说了出来,没想到歪打正着,真的就攻上了秦筱柔的软肋:大伯母,您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您真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江晚显然在虚张声势,如果是清醒的秦筱柔,肯定不会轻易上当,更不会露出任何破绽,但此刻的她正处在极度的震惊之中,根本毫无察觉:我,我跟他能有什么关系?

比如说母子关系。

秦筱柔疯狂的摇头,身子下意识的就软了,人也开始发抖。

江晚乘胜追击:大伯母,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您还真以为能瞒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