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许静姝靳北渊)最新章节-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免费列表试读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许静姝靳北渊)最新章节-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免费列表试读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许静姝靳北渊)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许静姝靳北渊的小说叫做《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是作者阿熙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彦哥。许静姝眼神呆滞犹如一潭死水,机械地回头,然后一把抱住君倾彦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君倾彦,京都医院妇科一把手,同时也是靳北渊的好友,看着她长大的哥哥。此刻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精彩内容分享: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第15章 你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

彦哥。

许静姝眼神呆滞犹如一潭死水,机械地回头,然后一把抱住君倾彦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君倾彦,京都医院妇科一把手,同时也是靳北渊的好友,看着她长大的哥哥。

此刻,一向自诩妇女之友的他却有些无措了。

转头,用视线无声地问李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全身是伤就算了,居然还哭得这么的撕心裂肺。

可他想不明白,到底有谁敢惹哭这个小霸王。

除了靳北渊!

李叔无奈摆手摇头,也表示不知道。

而顾念,在君倾彦来的那一瞬间,就脚底抹油跑了。

此刻他就是想问,也不知道问谁。

总不能问这个还在哭唧唧的小丫头吧。

叹乐一口气,君倾彦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先别哭,把伤口处理好之后,好好和彦哥说说,彦哥帮你去报仇去。

许静姝马上抬头:真的吗?

那湿漉漉的纯净眸子,看得君倾彦心里一虚。

他挑眉道:当然,我和你一起揍他去,不过。

他停顿一下,试探问道:把你弄哭的,应该不是你哥吧?

许静姝噘嘴,哼了一声:就是他!

卧槽,怕什么来什么。

他就说嘛,能惹这小霸王哭唧唧的,除了靳北渊别人根本不具备这个能力。

心里哀嚎一阵,君倾彦安抚 :那我先给你处理伤口,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再对症下药好不好。

许静姝心里憋得慌,正愁没人诉说。

于是,吧啦吧啦倒豆子似的说着靳北渊的恶行。

君倾彦边听,边快速地给她的双手消毒包扎。

半小时后,君倾彦道:这个呢,你哥确实有错,但是你现在身上有伤需要休养,要不这样吧,我去给你刺探一下情况,你且在家里等我消息。

可好?

许静姝确实有点累了,上下眼皮已经在打架了,于是点点头,趴在一旁就睡着了。

可怜的小丫头哪里会想到,不是她困了。

而是君倾彦在给她消毒的时候,顺便给了点麻醉药

医院,黎冉冉很懂得好好保护自己,人虽然狼狈,但是伤口却没几个。

医生说完,黎冉冉连忙拉着靳北渊的衣角道:我这样子回家的话,我爸妈肯定会问三问四的,北渊,要不今晚你在医院陪我,可以吗?

靳北渊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放开!

嗯?

明明是许静姝的错,怎么搞得好像是她错了一般。

靳北渊这是什么态度!

难道是因为心疼那贱丫头?

思及此,黎冉冉非但不放手,反而直接将他的手臂抱在怀里,用那傲人的胸脯蹭了蹭。

刚想说话,却猛地被掐住脖子。

冷,靳北渊的脸色,是她从未见过的阴翳冰冷。

那双锐利的眸子迸发的寒光,让她刺骨冰寒。

黎冉冉,我为什么帮你澄清,我为什么还和你举办婚礼,其中缘由,需要我再帮你回忆一下吗?啊?!

唔,我黎冉冉瞪大眼睛,她想说话,可喉咙卡紧,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靳北渊继续收紧力道,看着她的脸慢慢由红变白。

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留面子,要还有下一次,后果你不会想知道的!

说完,将人甩在床上。

离开前,还顺手抽了张纸巾,脸色嫌弃地擦了擦手。

黎冉冉蜷缩着咳了许久,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见他居然嫌恶地擦着手,脸色再次刷得苍白。

他这是在嫌弃她脏吗?!

门外,传来君倾彦的声音。

那丫头已经睡着了,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房门关上,声音渐行渐远。

黎冉冉死死地抓着被子,狠狠地磨着后牙槽。

又是那丫头!

这次明明就是那臭丫头有错在先,可靳北渊却半句不提惩罚她的话。

相反的居然是掐着她的脖子警告她!

明明她才是他的妻子,那贱丫头只不过是个半路捡来的孤儿!

可靳北渊却将那贱丫头给当成了心头宝。

不行,绝对不行!

如果那贱丫头不除,她婚后的生活,绝对不会安稳的。

靳北渊护着那丫头,那如果是意外呢,她就不信他还能护着她!

婚礼

对,婚礼上,人多嘴杂,出了什么事情,混乱之际,只要没有证据,也能一句酒后乱性给糊弄过去。

思及此,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北静苑,即便有麻醉药的作用,许静姝依旧睡得极其不安稳。

床边,君倾彦拍了拍靳北渊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好好想想,等这小祖宗醒了后怎么安慰吧。

我还是第一次见她哭得那么的撕心裂肺呢,所以这份罪,老子才不跟你一起受!

说完,马上脚底抹油溜了。

靳北渊没理那二货。

他脱掉外套坐在床边,伸手,本能地去抚平她紧皱的眉头。

一下,两下,仿佛拨弄琴弦般,每一下都落在心弦上。

猛地,手突然被紧紧握住。

这是心安的味道,许静姝抱着靳北渊的手,呼吸渐渐平稳绵长。

靳北渊的视线 她全是绷带的手上,心仿佛被人打了一拳一般,沉痛沉痛的。

这时,又是少女的一句不安呢喃。

你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第16章 我皮痒,欠揍

不会,我永远都不会不要你。

声音低沉,犹如羽毛拂过心间,抚平了那忐忑不安的跳动。

紧皱的眉渐渐舒缓,等她陷入深睡后,才小心翼翼地拉开她的手起身离开。

他去了走廊,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后,给顾念打了个电话。

将黎氏偷换材料级别的事情捅出去,顺便,给税务局透露一点黎氏偷税漏税的消息。

既然有那个闲工夫做些有的没的,那他就勉为其难,给他们找点事儿干!

十月的天,夜晚微凉。

凌晨三点时,北静苑再次陷入兵荒马乱。

靳北渊对着楼下大吼。

李叔,打电话给君倾彦,让他马上滚过来!

君倾彦被从温柔乡里拉起来,怨气十足。

李叔很焦急:君先生,你还是快点赶来吧,许小姐发烧了,都快四十度了啊。

君倾彦的怨气瞬间消散,睡衣都没换,随便披了件外套就出门。

房间,淋雨外加受伤,让她烧得一塌糊涂。

梦里,靳北渊和黎冉冉结婚了,然后,她成了拖油瓶。

黎冉冉表面对她很好,可暗地里,却阴狠地掐着她的脖子说她只是一个外人。

她和靳北渊才是一家人,她只是半路捡来的

如果识相的话,就赶紧滚,不要打扰他们的生活。

如若不然,她有的是方法让她生不如死。

许静姝拒不听从,结果梦里虚幻,画面一转,她被人五花大绑,扔在一个废弃的工厂。

面前,是很多搓着手的男人

他们奸笑着向她靠近。

这细皮嫩肉的,想必还是个雏吧。

雏教起来岂不是更有成就感?一会你上我下,两个一起来。

哎呀,别怕,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她害怕地不断往里缩,她想逃跑,可却根本动不了

不要,不要,不要!

哥,救我,救我!

她不断地摇头,额间冷汗直冒。

靳北渊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吻了吻:我在呢,别怕。

君倾彦连忙给打了退烧针,又给开了药。

可这药,这丫头烧得迷迷糊糊的,塞进去灌水,也不懂吞啊。

君倾彦见此,将药片研磨成粉,弄成药汁递给他。

他揶揄地看了靳北渊一眼:小丫头烧迷糊了不懂吞,那你就帮她吞下去呗。

怎么帮?

靳北渊完全没转过来。

君倾彦眨了眨眼睛,调戏道:当然是嘴对嘴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还需要我教吗?

说完麻溜带上门滚了出去。

小丫头,彦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房间里,靳北渊拿着药,嘴角狠狠地抽了抽。

转头,视线落在许静姝那惨白的小脸上。

小丫头,下次再怎么倔,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轻叹了一口气,将她抱起靠在怀里,仰头一口含药汁对她吻下。

唇相贴那一瞬间,一股异样的情绪荡入心尖。

以前总是她强吻他,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吻她,并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感觉,很奇怪。

少女的唇,很是软,舌头敲开贝齿,苦涩的药汁没入口中,即便是昏迷了,许静姝依旧本能地抗拒。

梦与现实重叠,所有人都往她汹涌而来。

扯着她的衣服吻着她的唇。

不,不要!

啪的一声,一踹一推,靳北渊没有防备,竟真的被推到,很是狼狈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始作俑者,非但不自知,甚至还将那好不容易灌进去的药汁给尽数吐了出来。

靳北渊整张脸都黑了,可却又无可奈何。

一次,两次,三次!

最后靳北渊火了,直接捏着许静姝的下巴,不顾她的挣扎给灌了进去。

做完一切,已是凌晨五点。

房间一片狼藉,再加上小家伙睡得不安稳,靳北渊索性将人抱回了他的房间。

翌日。

许静姝动了动身子,刚想伸个懒腰,头顶便传来一阵哼。

恩?

她抬头,呆呆地望着那熟悉的俊彦。

做梦了吗?

不过这梦也太美好了吧?她哥居然在她床上,而且,还搂着她的腰和她一起睡!

要知道以前,都是她死皮赖脸地爬床抱着他睡的,他从未试过抱着她的啊!

这一定是梦!

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不痛。

可心里那一点小失落又是怎么回事,于是,许静姝再掐了一把,还是不痛。

但是口腔里,却很苦。

她皱着眉,不是梦吗,为什么口腔辣么苦?

这时,靳北渊终于忍不住了,他好笑又好气道:小丫头,你掐的是我!

啊?

许静姝忙松手,目瞪口呆地看过去。

只见靳北渊的精壮的腿,已经红了一片。

怪不得她掐得那么的费劲,原来掐得居然是她哥的腿。

脑海里瞬间将所有事情都给捋了一遍。

昨晚从酒店跑出来后,她伤心气愤,在雨中跑了许久都不肯上车。

然后半夜,她就糊里糊涂了。

之后之后

她猛地抬头,脸上染上怒气,倔强地咬着嘴唇:怎么,你的黎冉冉伤得那么重,你居然还有空管我?让我病死不是更好吗?这样就没人总是给你惹麻烦了!你就可以和你的黎冉冉好好过日子了!

话语中,带着浓浓的酸味。

靳北渊揉了揉痛了一夜的脑袋。

许静姝,刚好你就又皮痒了是吧?!

对啊,我就是皮痒啊。

许静姝生病了,谅他也不敢打她,于是胆儿肥了道:有本事你打死我啊,要不然的话,你的婚礼别想安宁!

《娇蛮萌妻就是吃定你!》第17章 秘密电话

靳北渊黑着脸将许静姝从身上拽下来。

我打你干嘛?你不嫌屁股痛我还嫌手痛呢。

其实是心疼的,但打死靳北渊都不会说出来让这丫头嘚瑟。

不打是吗?许静姝再次确认。

丫头,我们好好谈喂,许静姝,你给我住手!

靳北渊话还没说完,许静姝就抡起枕头撒泼了。

在酒店,她打了黎冉冉,他半句话都不听她解释,就断定她是她的错。

好啊!既然他认定是她在蛮横,那她还矜持给谁看啊?

索性蛮横到底,出了心中那口气再说。

靳北渊怕伤着她,只能一味闪躲,最后一把抓住她的手往下一拉,身形反转,便直接将人给压在了床上。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变得稀薄,许静姝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浓密的睫毛,性感的薄唇,手中的枕头也不自觉放开。

靳北渊猛然回过神来,马上想起身,却被许静姝一手勾住后颈,整个人吻了上去。

因为昨晚灌了药,灵蛇扫过之处,尽是苦涩。

可她却全然忽略,不管靳北渊如何闪躲,都树袋熊般抱住他继续啃咬,咬得靳北渊的唇,都破皮了。

鲜血味儿混着药味,那味道,真心一言难尽。

许静姝,别闹!

靳北渊怕伤到她,根本没有太大力反抗。

可这也刚好给了许静姝进攻的机会。

床头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靳北渊猛地推开许静姝。

脸色不复人前的矜贵优雅,反倒是添了一丝看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电话嗡嗡震动良久才被接起。

有事吗?

北渊,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你能过来吗?

就在今早,黎氏被爆偷税漏税。

黎氏所有的账,都在接受稽查局的盘查。

而和乐桓国际的合作,顾念直接甩出材料质检书,说材料和合同要求的质量不符,要求更换材料。

通过材料质检后,再考虑重谈合作,否则将走法律程序。

这对于已经被盘查的黎氏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黎国雄因此愁得焦头烂额。

不就是换了个材料嘛,反正功能差不多,但A集材料却比S级的要便宜,再加上靳北渊又是他女婿,就算发现了那又怎样?难不成窝里斗?

所以之前黎国雄完全是肆无忌惮的,依仗着那层关系,根本没有想过顾念会在这种时候,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此刻,黎氏的危机公关愁得焦头烂额。

最后,黎国雄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叫黎冉冉去求靳北渊。

乐桓国际早不闹晚不闹,偏偏在这个时候闹,靳北渊到底想干什么?

还是说,这是在给那贱丫头出气?

明明受伤的是她,可靳北渊非但不关心她,反而是掐着脖子警告。

嫉妒涌上心头,烧掉了仅剩的理智。

但最后,终究还是理智占了上风,缓气许久,她还是给靳北渊打了电话。

顾念动作挺快的嘛,才短短一个晚上,黎氏就扛不住了。

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道:公司忙,没空。

呵呵,明明还在床上,脸皮真厚。

许静姝趴在旁边,见此心里的小九九升腾而起。

她微微起身,双手环住靳北渊的腰。

那我现在说吧,黎氏

黎冉冉还未说完,靳北渊突然闷哼一声。

声音难耐,磁性蛊惑之极。

她的心猛地突突跳了几下,声音徒然变得尖锐:北渊,你怎么了,你在哪里?你身边有谁?

不,不会的

没事,你继续说。

嘿,还能忍?

许静姝贴近靳北渊的手机,朱唇微张将他的耳垂含住继续使坏,势必气死黎妖婆!

哥,我头好晕啊,想睡觉,你陪我呗。

许静姝的撒娇让靳北渊瞬间耳根子一软,那温热的气息,更是腐蚀他的理智,手一抖差点没拿住手机。

电话那头的黎冉冉死死地抓着手机,脸色扭曲地咬着牙。

她想质问,可是她不敢啊。

即便现在她和靳北渊结了婚,但是在他心里,她终究比不过这个半路捡来的贱丫头。

所以忍,她必须忍!

等婚礼完成,北渊就得和她住一起了,到时候,想怎么整治那丫头,还不都是动动手指的事!

于是她故作关心道:静姝怎么了?昨天她可能是心情不好才会对我大打出手的,北渊你也别太过苛责她,毕竟还小,犯错是难免的。

恩,她确实还小。

他顺着她的话淡淡道:但你不小了,做事还这么没分寸,应该好好反省了。

噗,许静姝很不厚道地笑了。

哈哈,虽然她哥没解释,但是由此看来,她哥还是护着她的。

电话那头的黎冉冉简直要气死了,可一想到自己还有事情求着靳北渊,不得不硬着头皮转移话题。

对,我会的,还有,关于乐桓国际要求的材料问题,北渊,反正都是一家人了,况且两种材料的区别也不是太大,所以你能不能,别要求更换?

不能!

靳北渊斩钉截铁拒绝:公私分明,黎冉冉,你不懂还说得过去,难道你爸也不懂吗?看来以后的合作,乐桓国际都得斟酌考虑要不要继续选黎氏了。

说完,丝毫不给黎冉冉辩解的机会,直接挂断,然后一把将扑在他怀里捣蛋的家伙给扯开。

北渊,不是的,喂,喂!

看着挂断的电话,黎冉冉气得心肝肺都痛。

不能等到婚礼再动手了,必须提前除掉。

否则的话,她第二次婚礼,也势必搞砸!

于是她打了个电话:我答应你继续和你保持关系,但是我需要你出手,帮黎氏洗清偷税漏税的罪名,并且我需要足够的资金用于黎氏的周转。

还有,那件事情得提前,并且保证万无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