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替嫁医妃(沐轩浩宇夏梓晴)最新章节-替嫁医妃免费列表试读

替嫁医妃(沐轩浩宇夏梓晴)最新章节-替嫁医妃免费列表试读

替嫁医妃(沐轩浩宇夏梓晴)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沐轩浩宇夏梓晴的小说叫做《替嫁医妃》,是作者毛辣椒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天,降道响雷直接把他劈死算了!冷瞳瞬间感觉活得黑暗悲愤!像是头顶苍穹突然崩塌,从没有过的憋屈感觉。没有王爷的命令他能够拿这个女人怎么办呢?所以,他活着无法捍卫自家主子的尊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替嫁医妃》精彩内容分享:

《替嫁医妃》第15章 恩将仇报?

老天,降道响雷直接把他劈死算了!

冷瞳瞬间感觉活得黑暗悲愤!像是头顶苍穹突然崩塌,从没有过的憋屈感觉。

没有王爷的命令他能够拿这个女人怎么办呢?所以,他活着无法捍卫自家主子的尊严,让他死了算了!

你冷瞳嘴角猛抽半天,看看夏梓晴,又看看自家王爷,神情古怪。

没想到这女人怎么这么,这么不知道检点!这下不淡定了,生平第一次结巴,不是

老天,您还是降走这妖物吧,省了祸害了自家王爷!冷瞳气急败坏,神情几近崩溃。

这可怜的娃,自小王妃进府,就各种的不顺心。

唉,心塞!

你才流氓呢,你全家才流氓呢!夏梓晴凶狠狠瞪眼,随后恶声恶气的问道。

你家王爷的衣服你不脱?难道我脱?不脱衣服我怎么施针?嗯?

夏梓晴看着冷瞳那黑红白交错的脸,似是终于出了口中恶气般,之后轻笑出声,仍旧大咧咧的说道。

喂,你这死孩子!咋恁不纯良,想哪里去了呢?

真是活见鬼了!冷瞳竟也忘了反驳,不知是出于近身侍卫身份的本能自责,还是真的被夏梓晴的笑骂给震慑住了,总之乖乖的站在原地呆愣着,半晌都没醒过味来。

噗艾玛,小王妃真是不同凡响。

文旻杰差点笑喷,急忙双手捂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还微微侧过头去。

他立在莹莹光色之中,夏梓晴一时看不清他脸上表情。

只隐约觉得他似乎也是错愕了一把,以至于似笑非笑的习惯表情凝在了唇边,像只忽然发傻了的狐狸。

冷瞳紧紧抿唇,帮王爷脱衣服?这不找死吗?王爷的身子向来不让人触碰,最多受伤时无双公子包扎上药,略有接触。

无奈,冷瞳带有几分尴尬和一份英勇赴死的决断,最终动作笨拙的帮助自家王爷褪下衣袍,然后涨红着脸抱了睿王爷让他趴在矮塌上。

完事立刻闪身拉开和夏梓晴的距离,仰头十分严肃的看着天花板,不吭一声的自动做着木头人。

他真害怕自己再多看一眼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就会忍不住蹦起来掐死她。

忍!他忍!这种谋害主母的罪过他可担当不得!

夏梓晴早已出手在沐轩浩宇头上扎过了一针,以防他突然醒来。

这时她拿着卷轴走近蹲下,把卷轴铺开在矮几上,然后这才瞧向沐轩浩宇。

大眼睛顿时贼亮,有点失神。

这妖孽王爷身材是真的很不错,肩和腰的比例也是十分的完美。

此刻他上半身被脱的一丝不挂,肌肤胜雪,莹白不输女子,皮肤甚至比一般女子的还要白。

看着那肌理光滑的质感,便想伸手摸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只是一条好似蜈蚣爬行一般的恐怖伤痕,从左肩蜿蜒至背心,痕迹深刻,好像能把他整个左半部位给活生生的劈将下来。

好似一件上好的美玉,令人忻然心喜。

突然间有了斑痕,斑痕还是如此清清楚楚。

使人生生断了美意,却有一种坦然的不遮不掩的亮烈与悲壮。

完全诠释了缺憾必须依附于完美,完美是难以冀求的!同样,独存的缺憾岂有美丽可言?天残地阙,是因为天地都如此美好,才容得修地补天改造的涂痕。

这疤痕看得人胆战心惊,让人一眼便能想象得到当时凶险万分的情景。

哪怕不是亲眼看见,夏梓晴眼里,心中却是一片涩然。

战神的风光和荣耀被世人推崇与膜拜。

但是,又有谁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面临了多少危险?

一直在边上的文旻杰,则含笑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着重扫了眼夏梓晴轻轻抚过那道疤痕的莹莹玉手,感觉似有颤抖,不由嘴角勾起。

是不是吓到你了?文旻杰对于浩身体上不时出现的伤痕已经完全习惯了,根本就不觉得有什么。

这应该是最近的新伤,那些纵横交错的旧伤早已被无双用了最好的消痕药给消踪灭了迹。

但是,王妃她到底是一个弱质女流,也许真的会被这一道疤痕给吓跑了呢?

竟然有些期待!?呃?

夏梓晴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情不自禁的就会在脑中想象着他当时面临的危险,心中忍不住疼痛。

闻得此言,片刻之后,她才慢悠悠的眨了眨眼睛,出声揶揄,疼的是他,又不会发生我身上,害怕屁啊?!

文旻杰的嘴角僵了僵,瞅着夏梓晴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嘴角狂抽。

见过她彪悍狂妄的一面,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嘴犟的她。

夏梓晴无暇理会他脸上神情的五彩缤呈,她跪在矮塌前,伸手取出金针,然后用手指捏着一根根金针,手指划过,几根金针飞快的落在沐轩浩宇的背上。

尔后,白晶晶的小手轻轻地转动金针,金针竟像是有了生命似的,轻轻一钻,就没入了他的穴位之中。

搞定!一炷香后,夏梓晴收针迅速。

然后回过头,嫣然一笑,像是冬天照在雪地上的阳光,十分明媚,她起身洗了洗手,还故意显摆般把水珠儿甩了冷瞳满头。

可以穿衣服了,呆子!

冷瞳觉得自己已经被折磨成为一只没有脾气的软毛猫,任由着她的差遣。

果然,这金针疗效还是很快,半刻钟不到沐轩浩宇就苏醒了过来,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那份燥热渐渐已经退下了,他的眼眸也恢复了清明,

尚处于懵懂状态之下的沐轩浩宇,没了那身冰寒的遁甲,自然养眼悦目。

斜飞的英挺剑眉,眼如璀璨星华,星星点点之中又有一丝凌厉,带给人一种难以揣摩的深沉之感。

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一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脸,真是帅到了天怒人怨。

夏梓晴一时看得有些痴傻,也怪不得她,实在让人无法把刚才那个因为春药而难以忍受的沐轩浩宇和现在的他联系起来。

本王晕了?沐轩浩宇眸子眯了起来,眸中泛起危险的意味。

冷冰冰的声音,语气虽缓,但威慑力十足。

嗯?是晕了! 也不知是心中有鬼,还是有什么旁的原因,三人齐齐点头如捣蒜。

谁做的?沐轩浩宇站起身来微微整理了一下明显不对劲了的衣袍,他冷冷瞥了瞥夏梓晴,

做什么了?夏梓晴撇了撇嘴,将之前沐轩浩宇蔑视她的目光给还了回去。

她都还没想好和这货做什么表情,凶神恶煞还是冷若冰山?她可是很记仇的耶!喂,就算吃亏也应该是我比较吃亏,你怎么一副姑娘家的模样?

装什么装?夏梓晴想起那晚那事,不由咬牙切齿。

明明一只恶狼,装什么小白羊!

属下该死!冷瞳扑通跪下。

都是属下的错,请主子惩罚!

闹够了没?回去!沐轩浩宇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眸寒冷深邃,不看跪伏地上的冷瞳,只紧紧锁住了夏梓晴。

大手一把拽过她小手,紧紧擎在手心里。

喂,凭什么,本姑娘救了你诶,你竟然恩将仇报?!什么破人?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夏梓晴如醒神般猛然抬头,便看见一张铁青的脸,依然完美如雕刻般的五官却镀上了一层寒冰,眸底幽暗凛冽,大片的阴影笼罩全身,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里腾升。

她暗知不妙,死撑着继续挣扎,想着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

要走你走!本姑娘还有钱要拿!

你对本王做了那样的事,你也好意思提恩将仇报?沐轩浩宇脸色依旧寒青,神色更暗,还姑娘呢?有这么不想做他的女人?俊脸当下一沉,清霍的目光冷寒一片。

粗重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侧,因为愤怒,他手指的力道仿佛想要把她捏碎。

钱?回府去拿!

夏子漓抓狂,可被男人拿捏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小脸因为疼痛变得异常惨白,蛾眉聚在眉心不得舒展。

这货发疯时是狂獣,醒来是魔鬼!夏梓晴最后泄了气!这男人,她从来没觉得他好糊弄,纵然她欺负谁也不敢在他的虎嘴边捋须啊!

她就不该心软救了他!

《替嫁医妃》第16章 破梦而来?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也是一个美好的开端!

一切就像是做了一个绮丽的长梦,至今都还觉得好像不是真的。

夏梓晴从济世堂被带回梅居之后,好吃好喝被人伺候完毕还如愿的入了梦。

半梦半醒中,夏梓晴终于如愿梦到了她在21世纪的生活片段。

一夜的好梦, 许是因为太过疲惫了。

这一整个晚上夏梓晴都陷入了温暖与厌足之中,直至阳光刺激了她的神经,她才不得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本能的环视了一下四周,还是梅居那间雕梁画栋的房间,不是臆想中的天花吊顶,不由有些失望,看来她是再也回不去了。

很快,夏梓晴就认清了眼前事实。

然后她快速穿戴好,出屋便往院门走去,她得去把银子给要过来。

这一次,门却一拉即开,她一愣神间,外面的两名侍卫就互相双剑交叉,摆了了X型不让她出去。

欸,让我出去!王爷已经答应我可以出去了,快让开!夏梓晴推了推面前的剑,试图出去,却不曾想他们的剑却越发拿得紧。

王妃,王爷有令,您不得出了梅居半步。

嗤,你家王爷?他想赖账不成?快让开!敢拦姑奶奶我讨债是嫌自己活得不耐夏梓晴不经大脑而出的话还未说完就立刻顿住了,因为她看到了沐轩浩宇那阴晴不定的家伙正朝梅居走过来

她现在只能祈求沐轩浩宇他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了,可是,事情往往和她想的不一样。

沐轩浩宇那张煞气逼人的脸已经印入她的视线,她看到他张了张嘴说道:怎么不继续说了,本王赖王妃帐了?嗯?

最后一个字音被他拖了拖,样子明明那样的诱人,拽的让她浑身难受,那毫不掩饰的气场就向她压抑下来。

沐轩浩宇的气场让那两个侍卫也都吃不住,他们只感觉太压抑,快要透不过气来一样。

王王爷,我其实是想说他们想拦我的话我还是会听话的守在夏梓晴结结巴巴说着话,她真心想扇自己一巴掌,都怪自己嘴贱。

王妃想要银子?沐轩浩宇一挑眉,收回气场,笑的一脸和煦。

说完他也不等夏梓晴反应过来就径直回身离开了。

还不跟过来?半响,这货突然回头。

目光冰凉地盯着愣怔中的夏梓晴。

浓浓的恐惧席卷而来,那张看似不显阴沉的脸,却让夏梓晴再安心不起来。

心内一点一点紧张堆叠,她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最后还是狗腿地跟了上去。

若是仔细看,她那讨好的眼神里泛着精光,趁现在弄清王府的大致位置是最好的机会。

沐轩浩宇在前面走着,他不急不躁,步伐轻快,一身白袍被他穿出了仙气。

他带着夏梓晴直接去了主院墨竹轩,上了那三层的楼阁,也就是听风阁。

这墨竹轩真是别有洞天。

进院东头一片墨竹, 一路长廊连着回廊,五步一楼,十步一阁,高阁上的角檐直插飞天。

沐轩浩宇在二楼回廊处停下脚步,微微摆头,淡淡地说:进去。

有事吗?夏梓晴踩着细碎的步子,在他身后丈许之处停止。

她挑眉,一脸的犹豫,再不肯向前。

没事姐就不进去了。

沐轩浩宇不悦地皱眉,冷意随即散发出来,他道:害怕了?

不是,姐才不是怕呢!只是这里风景好又凉快,谈心正好!呵呵。

是啊,凉快的她瑟瑟发抖。

王妃来了!身后忠叔谄媚的声音适时响起。

王爷可是等您用膳等了许久了——这不都亲自跑去梅居接您来了!

哦?夏梓晴勾嗤笑出声,有这么好心?姐连院门都出不得,不过有好吃的怎么不早说?她也就不再推辞了,神色淡定地走了进去。

果然,看到这个笑容,沐轩浩宇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转瞬即逝了。

用膳的地方设在二楼的走廊阁楼,窗子四开,从里面抬眼便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屋里忠叔早已放了取暖的火炉,梅花矮几上,也已添了两盏热茶。

沐轩浩宇看着她气昂昂进去了,这才跟着进来,靠着她的位置坐下。

然后随意的挽起袖子,拿起茶碗揭盖慢悠悠递向唇边,轻呡一口,又懒懒的动作放下茶碗。

才抬起黑眸,认真看向她,睇视着她的黑色眼眸久久无波。

一大桌的食物近在眼前,桌上的菜一道道被揭开,冒着热气,有小厮忙着安箸布膳 ,精致的银制勺子和筷子摊放在白色的绢上。

有了美食,夏梓晴微微的松了口气,只是专注的拿着勺子喝碗里的汤,没太多在意他。

本王打算给你银子之前,想要弄清楚一个问题。

许久,沐轩浩宇垂下眼眸浅浅往地上一扫,轻描淡写的语气。

话音一落, 夏梓晴却是狠狠地一个战栗,抬起的脸上笑容在刹那间消失,四肢便僵硬的不再动弹,惊慌的声音。

呃?啥问题?。

那银子我,我不问你要了。

大不了她出去问那只妖孽要好了。

本王警告你,不要抢在本王话前头出声!沐轩浩宇挑眉,风轻云淡的语气。

呃?可明白?

嗯——明白,明白了!?夏梓晴点头如捣蒜。

这该死的妖孽,吃你一顿饭,还得姐过三关斩五将。

消化不良了怎么办?

沐轩浩宇淡淡瞥开视线,心底突然懊悔不已。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小女人时就是不能冷静,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恶声恶气。

吓着她了?!

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抬起夏梓晴那精致的小脸。

他凝神看她,漆黑的眸子变幻莫测,不可捉摸。

吹弹可破的肌肤,这种光滑细腻的触感是世上任何一样东西都达不到的 。

夏梓晴美丽的大眼睛细密的睫羽根根卷曲上扬,如水晶般透明的瞳孔似有泪水一闪一闪,饱含惧意,乖乖呆坐着,动也不敢动,像一个易碎的瓷娃娃。

本王想知道你是怎么进的夏国公府?沐轩浩宇顿了顿,声音沉了沉。

本王知道你绝不是夏国公府女儿。

话音刚落,夏梓晴那被抬起的脸上,才挤出的笑容在刹那间消失,一张小脸瞬间苍白无比。

她手指不觉一颤,‘噌’的一声,清亮的金属落地的声音在清冷的寒气中格外醒耳。

一阵诡异的寂静。

夏梓晴不由绝望!这是王府,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莫能逃开他的眼线。

她不过是他笼中的雀儿,想飞也飞不走!

被发现了吗?他居然发现了?他知道了?心底惊慌绝望的声音泛滥。

用力想想,没破绽可寻呀!还是说他在诈自己?

沐轩浩宇松开她的脸,也不再看她。

声音淡淡,感觉很轻柔,给人一种和蔼的错觉。

本王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宫中那个女人给安排进的夏国公府?

这妖孽又开始下套了!?夏梓晴摇头,严重摇头!女人?又是女人?

什么女人?说死了你也不会信!我谁都不认识!

怎么办?还是实话实说了吧!?到底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她还想着要赖着梅居呢!

夏梓晴眸子一转,狡黠一笑。

说道:好,我说,不过,我有条件。

你跟本王谈条件?你不配,现在本王对你是谁已经不感兴趣了,本王直接处死你。

沐轩浩宇冷声叱责。

我怕我说了,你还是不会相信。

夏梓晴嘟嘴。

看了看他,他没有任何表示,继续保持着那副淡漠的表情。

废话!你不说本王怎么决断?

我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先告诉你一声,你得保证不杀我,而且要给我自由。

本王说过,你还没有资格跟本王谈条件。

废话少说,本王的忍耐是有限的。

沐轩浩宇有些愠怒,这个女人究竟知不知道现在她自己的处境啊?眼看马上就要过年了,他必须对外宣布醒来。

那么她即将面对的是诸多接踵而来的麻烦。

夏梓晴吞了吞口水,捋顺了一下思路,为了避免过多的解释,自己便长话短说: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我来自未来另一个世界,所以王爷您放心好了,我谁都不会认识!

你是破梦而来回到的这个世界?

《替嫁医妃》第17章 有你真好!

呃?这你都知道了?

完了!完了!夏梓晴傻眼。

她现在只感觉到脊背冷汗直流,手脚冰凉!这货不会把自己给当妖孽给烧死吧?

是她!真的是她!沐轩浩宇不动声色的看着眼前的人儿。

突然起身,一把拽过她,轻轻的将她身体抱起,搂在怀里。

温柔的眸子望进她水润晶莹的眼,喜极而泣:

小师妹?小师妹!真的是你!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小师妹你终于回来了!

哐当一声,碟碗银箸散落了她身后满地。

沐轩浩宇才不会加以理会,他又哭又笑,只紧紧拥着怀中小人儿。

头靠在她的削肩上,俊脸轻轻贴在她的耳旁。

他将她整个小小的身体贴近怀抱里,真恨不能将她揉进他的骨子里啊,镶进他的血液里!

不管付出什么,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今生今世,他与她都将永不相弃,不再相离!

这是他们从没见到过的王爷啊!居然笑了?千年冰封的冷面罗刹居然笑了?啊,王爷笑了!!

睿王这般宠溺至极、魅惑无双的笑颜,他们可从来没在这位暴戾战神身上见到过,忠叔与服侍左右的小厮不由都纷纷瞪大了眼睛,全数张大了嘴,那嘴张得都能塞下一颗鸭蛋了,全都一副风中凌乱的模样。

看不得啊!忠叔果断摆手,这刺激实在太大了,不是他们这些下人可以消遣得了。

大家伙儿意会,不发一言的迅速乖乖隐退。

老天作证,他们可从来都没出现过, 否则事后一定会被王爷整到暗牢里去面壁。

夏梓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打湿,整个人也像被冷风吹扫的枯叶一般微微颤抖。

看见眼前的男人突然笑得这般妖娆魅惑,不好的感觉愈加浓烈。

紧随着他的动作,像似头顶整片天空都忽然变得厚重,苍穹瞬间黑暗。

啥?小师妹?夏梓晴不由满头黑线,唇角狂抽,这是哪跟哪呀?什么小师妹?有这样子胡乱攀亲戚的吗?

夏梓晴是彻底的愣怔住了!是她幻觉了吗?还是世界发生了颠覆?

这只妖孽真是越来越过分了,请她吃顿饭都要闹上一出,可她偏偏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成。

夏梓晴一脸茫然看向沐轩浩宇,她不知道这妖孽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这家伙又是在唱的哪出啊?赖账也不是这般赖法。

谁-是-你小师妹了?夏梓晴咬牙。

死妖孽,臭男人!

小师妹,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啊?小师妹,我想你!好想好想你!

沐轩浩宇扁着嘴,狭长的黑眸可怜巴巴地凝视着夏梓晴的双眸,语气里是思念泛滥成灾。

天知道,他忍了多久;天知道,这么多天来,他有多想拥她入怀,他想要她!

沐轩浩宇狭长美眸眨啊眨,婉如一只被遗弃的小狗般可怜,嫣红的唇瓣半张半合,欲语还休。

疯了?一定是疯了!夏梓晴已经无暇凝神揣测对方心思了,她也已经凌乱了,她觉得眼前妖孽定然是疯了。

她使劲地推拒着沐轩浩宇,这个恶魔般的家伙简直是坏透了!

他伤害她还不够吗?居然还要耍她?!这会子又跟她装起了可怜。

夏梓晴咬牙切齿,心胸瞬间有气血翻滚。

火气也噌噌地往上涨,这该死的臭混蛋,老是欺负她,真是可恶!可恨!可气!

一时恼羞成怒,想都不想,夏梓晴抬腿就往沐轩浩宇的下阴处顶了过去。

让这妖孽成天想着要欺负她,看姐不绝了你个王八蛋的子根孙,看你个混球以后还能拿什么来作妖!

差一点,王妃!哎,哎,小心噻!本王弟弟要是出了事,小师妹你以后就没性福可言了!沐轩浩宇邪笑着躲避,这小师妹终于要化身母老虎了么?

不对, 小师妹怎么老想着动这个地方啊?什么意思啊?纯良的小师妹哪儿去了啊?见鬼!这几年她都经历了什么啊?

这样的小师妹!不过,他都喜欢!

好!偏了是吗?夏梓晴银牙咬的咯嘣直响,再接再厉,又是迅速的一击。

咳咳,王妃,你轻点,你这是要谋杀亲夫么?沐轩浩宇真是哭笑不得。

啊,他这小王妃这是要他终身不举?果然最毒妇人心,她是怎么想得出来?又是怎么想做就做了呢?

甚好!沐轩浩宇舔舔唇角,笑的更是嘚瑟。

他还就是比较喜欢这样有脾性的小师妹,会跟他生气,会跟他发火,还会跟他来硬的。

这样的小师妹才是他的小师妹啊!她如此地鲜活,如此地让他爱不释手!

啊啊啊!!!还有没有脸了?

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比他更无耻的。

果然长的好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夏梓晴一心只想掐死这个死妖孽!她咬着唇,眼眸里火焰正噼里啪啦地爆响着。

听着亲夫二字,眸子里的火气更是齐聚,清秀绝美的小脸上满满全是红晕,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你,你,你放开我!

夏梓晴整个小身子都被沐轩浩宇紧紧地拥进怀抱里,双腿也被他紧紧地压制住了。

空气里,唯有浓烈的男子气息充斥她周身,独属于沐轩浩宇的竹叶清香以及一丝淡淡的药草香味萦绕她鼻间,让她不由脸色更加的羞红。

死妖孽!臭妖孽!夏梓晴一双杏眸喷着火,牙根被咬得直痒痒。

她使尽全力又挣扎了几下,始终挣脱不得。

猛然抬眸见沐轩浩宇那一张魅惑无双的脸,眸中带着笑,此刻正兴味盎然地欣赏着她的嗅样。

夏梓晴心中更恼了,小嘴一张,直接就咬住了他那诱人的唇瓣,直到一股腥甜入口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怎么就这样了呢?她还要不要活了?

突然地感觉不对,夏梓晴慌忙放开唇齿,想要逃离!

这个时侯哪里还容得她逃,沐轩浩宇早已反应过来,就着她的唇就吻了起来。

口腔中的血腥味儿弥漫着双方的唇齿,激烈而缠绵的吻更刺激着他们的触觉感观。

他听到她那微微发出的呻吟,这声音在他的心尖尖上荡漾,刺激着他的每一个感官,突然间就想要更多更深入。

沐轩浩宇把夏梓晴搂得更紧,更加用力的吻着她。

他的呼吸急促,意识一片混沌,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她的温暖和柔若无骨的身体。

他把她往怀里越贴越紧,恨不能揉进了骨肉里。

过了很久,沐轩浩宇感觉到怀中人儿就快要窒息晕过去的时候,才粗喘着,恋恋不舍的放开夏梓晴。

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用手托着她的脸,久久地凝望着。

小师妹,有你真好!

真的真的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