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异能红包群(徐梦辰秦飞)最新章节-异能红包群免费列表试读

异能红包群(徐梦辰秦飞)最新章节-异能红包群免费列表试读

异能红包群(徐梦辰秦飞)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徐梦辰秦飞的小说叫做《异能红包群》,是作者月下寸芒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自己是不是徐大校花的仰慕者?秦飞也不知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窈窕淑女,也是君子好逑。男人那有真正不好色的?多少还是有点好感吧。要说爱慕,还离的远。经过之后的交谈,秦飞得知了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异能红包群》精彩内容分享:

《异能红包群》第15章 未觉醒

自己是不是徐大校花的仰慕者?

秦飞也不知道。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窈窕淑女,也是君子好逑。

男人那有真正不好色的?多少还是有点好感吧。

要说爱慕,还离的远。

经过之后的交谈,秦飞得知了徐大校花借这笔钱,是为了筹集她父亲的手术费。

反正是抢红包抢来的钱,就当是做了件善事吧。

徐大校花要去医院里立刻和妈妈商量父亲手术的事情,而秦飞送了她到医院后,也没有回宿舍,而是搭车来到距离学校不远的一撞居民楼下。

居民楼有点老旧了,他上了三楼,掏出钥匙开门。

在秦飞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开了秦家,至今也是了无音讯,不知道是生是死,若不是因为缺乏双亲管教,曾经的秦飞也不会变成个荒唐大少,也不是在数年前因为犯错,被无情的逐出秦家,连个能替他说上话的人都没有。

这房子,便是秦飞父母留给他的。

也不知道老爸老妈是不是早就预测到未来自己有被赶出秦家的一天,才买了间房子,让自己不至于流落街头。

大多数时间,秦飞都住在学校宿舍,但偶尔也会回这间房子里过夜。

这一次他不会宿舍,是因为想搞明白一件事情。

拿起桌上的杯子,高高的往上一抛,秦飞把注意力集中、集中、再集中和预期一样,杯子下坠的速度减缓了。

不!应该说,是自己眼中的世界变慢了,不光是杯子,就连墙壁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也由清脆变的绵长,像是拉长的皮筋。

轻而易举的抓住原本高速坠下的杯子,秦飞眼睛一亮,难道这就是自己觉醒后的特异功能吗?就像黑客帝国里的子弹时间一样,难道以后自己也能躲子弹了?想想就觉得酷炫啊!

经过多次的测试,秦飞发现只要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物体上,就能达到如同电影慢镜头般的效果,但这样也有负面作用。

就是使用次数多了,秦飞会有些头疼,注意力难以再集中起来。

而注意力集中不了,也就无法开启慢镜头了。

把自己的能力摸清后,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秦飞打开了龙魂群,发现闭关修炼冲六品ing在几分钟前才在群里冒个泡,不过群里讨论的事情他大致翻了翻,竟然提到了自己。

最近旅游不接单: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去南城一趟,有没有谁在附近接待,包吃包住包玩的?先说好,我陪吃陪喝不陪睡啊。

财倾一方的龙总:南城?我记得今天早上进群的新人是在南城,你可以问问他方不方便。

不过提起南城,有件事情我和大家说一下,新政策就快要下来了,南城一带被炒起来的房地产价格这次会面临崩盘

之后话题就转移到了房地产上面了。

南城一带的房价一直虚高,这里面多是一些房地产商的功劳,为了利益。

而据秦飞所知,涉及了房地产的秦苏两家,也在南城的房价上,做出了不小贡献,抬高了一手。

虽然政府打压这种哄抬房价的行为,但这口号一直喊了几年了,房价也一直是每次政策下来,就小幅度的降一点,过不了多久,就又涨了回去,治标不治本。

这位龙总怎么就能肯定会崩盘呢?

他想了想,记得小苏的父亲,就打理着苏家一部分的房地产,便把不久后南城房地产可能崩盘的消息发给了小苏,也没把话说死,就当是提个醒吧。

小苏在医院里估计是已经睡觉了,没有回消息,秦飞斟酌了下,还是在龙魂群里发了条消息。

@最近旅游不接单,我在南城,可以接待。

他在龙魂群受益不小,接待个群友过来玩,也没什么不妥。

他接着私聊找到了闭关修炼冲六品ing,对方果然在线。

一番交流后,秦飞有点失望的得知,他这多半还不是觉醒,只是被双鱼玉佩初步的改善了身体,是在为了日后的觉醒做准备。

不过提起秦飞集中注意力,开启子弹时间的事情,闭关修炼冲六品ing有点感兴趣,做出了一些推测,可能是思维强化之类的结果,也有可能真的是异能。

也有在彻底觉醒之前,就掌握了异能的先例,只不过掌握的不够完整,但具体你是怎么样的情况,有机会见面的话,我才好下论断。

不过失望归失望,这样一来就让秦飞对觉醒更加期待了。

连未觉醒的自己都这么厉害了,真正觉醒了,岂不是要上天啊?只是觉醒的过程会很痛苦,也不知道自己忍不忍的住啊。

觉醒的过程会有痛苦,只是轻重程度因人而异,但绝对不会睡一觉这么简单,这也是闭关修炼冲六品ing判断秦飞还未觉醒的根据。

从闭关修炼冲六品ing这里,秦飞还得知了一些关于觉醒者的常识和力量划分。

觉醒的异能千奇百怪,但根据华夏的划分习惯,一般划分为三大类。

精神系、强化系、能力系。

能晶,其实不是水晶,而是一种能量,只是往往会以矿物水晶作为载体,可以用来增强觉醒者的异能。

而品级,便是对觉醒者力量强弱的划分,品级越高,能力越强,往往掌握的异能也越多,但并非绝对。

能力的强弱,不是光用异能数量就能体现的。

就在气氛内沉浸于这个刚刚接触到的,觉醒者的世界时,一个电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薛仁棠?薛老神医?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小神医,我这里有个病人,能不能麻烦你来看一下?

对于这位老神医的医品和德行,秦飞是尊敬的。

思量了一下后,横竖左右无事,便答应了下来。

按照地址来到医院门口,秦飞无奈的笑了笑。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四次来这间医院了,前两次都是为了小苏,第三次是送徐大校花,而这就是第四次了。

来到一间单独的病房里,秦飞一眼就看到了有点儿焦虑的老神医薛仁棠,而在病床附近还围了不少人,多是医生护士,而家属也陪同一旁。

《异能红包群》第16章 行医资格证

老实说病房里不算安静,因为不光家属在催促,就连医生也在为治疗方案互相争执,谁都不愿意轻易承担下治疗失败的后果。

怎么回事?秦飞找到薛仁棠,轻声问道。

小神医你终于来了。

见秦飞过来,薛仁棠如见到了救世主。

之前秦飞治疗小苏的手段和理论依据,或许他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但已经折服了这位老神医。

你快来看看他拉着秦飞的手,就往病床边站。

望着躺在病床上,如安详睡着,但实际上状态极糟的老人,秦飞心里是一阵苦笑。

这医术方面,说的难听点,他就是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对症下药容易,但让他独立诊察个症状出来,还真是难为他了。

不过好在,薛仁棠也在旁边讲解:病人是晚上突发性的休克,送到医院后检查,才发现是旧疾复发导致的心脏功能障碍,已经做了初步的治疗,但进一步的治疗方案,是采用药物的保守治疗,还是开刀动手术,我们拿捏不准。

病人体内有异物?秦飞仔细望去,心里便得出了这么个结果。

是的。

薛仁棠面色如常,但心里震惊了一下。

体内有异物,就连他也只能借助仪器才好检查出来,而秦飞竟然只靠两眼看,就能看出来?这太不可思议了,医术通神啊!

病人以前是一名军人,在战场上中弹留下的旧伤,子弹一直卡在胸口,没有取出来。

秦飞说道:你们担心开刀动手术,病人的年纪大了承受不住?怕承担风险?病人的年纪是有些大了,要是动手术开刀会很麻烦,很可能一针麻药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倒是不怕承担风险,只是不愿让病人承担风险。

同样是风险,但这可是两重含义,而这番话,从薛仁棠的口里说出来,光明磊落,毫不做作,显然是由心而发,而不是为了顾全面子。

想想也是,曾经在燕京替大领导看病的神医,又怎么会这点承担都没有呢?

结合下病人的状况,秦飞想来想去,他能帮上最大的忙,也只有青灵丹了。

青灵丹,是一种固本培元,补充气血的丹药,药性温和,无论男女老幼都能适量服用。

对于觉醒者,可以看做伤药,而对于普通人,足以保证身体可以正常进行手术。

之前原本是要给小苏以防万一用的,只是给小苏治疗的过程异常顺利,没有以外,此时刚好能用上。

我这有两颗丹药,你把其中一颗磨成粉,分成四份,一天一份,直到第四天,病人的身体应该能比现在好上不少,在第四天动手术前,再让病人服下一整颗丹药。

青灵丹一瓶共有十二颗,秦飞拿了两颗出来,交给薛仁棠。

看着手上圆滚滚的黝黑丹药,薛仁棠的一张老脸错愕不已。

他愣了下后,苦笑道:小神医,你这是说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他不相信秦飞,而是这太过夸张了。

中医是有炼丹药石之术,但说穿了也就是加工草药的办法,多是些古方土法,治治感冒发烧还行,没听说过有这么神奇的功效,能保证年事已高的老者,平安走下手术台啊!

都说千年人参切片能吊一口气,也没这么神奇吧?

试一试就知道了。

秦飞点了点头,也有点小小的无奈,就知道薛老神医不会相信,毕竟在接触到龙魂群前,他也不会相信这么荒唐的事情。

好,那就试一试!薛仁棠深深的看了秦飞一眼,接着命护士去拿工具,同时和病人家属沟通起来,言语中大概是提到了秦飞,家属不时往秦飞这边看过来。

见此,秦飞就知道要糟。

这薛老神医医术高明,但人情事故拿捏的好像不怎么样啊?你说这是你自己的法子,或许凭借声望,别人还将信将疑,但你说是我拿出来的,就算你用自己的名望担保,家属一看是我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能答应吗?

就如秦飞预料的一般,问题发生了。

薛老先生!我敬你是神医,但你这次是什么意思?不想给我爷爷治病,大可以明说,我们华夏也不是只有你一名神医!让一个愣头青搓个泥个丸子说是能给爷爷治病?当这是仙丹啊!

梳着利落马尾的少女直接从椅子上蹭的站了起来,秀目水灵中透露着一丝凌厉和敌意,不时瞥向秦飞,把他当成了骗子。

躺枪的秦飞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很无辜。

她的父辈顾忌薛老神医的面子和人情,踌躇着没有开口,在斟酌用词,但她直接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我不同意!少女干脆利落的表达了自己态度。

她的父母面面相觑,也有点尴尬,但却并无责怪的意思,显然在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

薛老神医以前都很靠谱,但这次是怎么回事?怎么能找一个毛头小子来给父亲治病呢?这也太胡来了,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是怪薛老神医呢,还是这毛头小子?再说了,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医术,不会是花言巧语把薛老神医骗到了吧。

薛仁棠面露不快,秦飞再怎么样,也是我请来的人,你们怀疑他,和直接怀疑我有什么区别?但考虑到病床上躺着的人身份和贡献,他还是沉声说道:如果你们是质疑秦飞的资质,这点大可以放心,我薛仁棠可以用自己的名声担保!

闻言,秦飞为之动容,这薛老神医可是冒了晚节不保的风险,要知道名声这种东西,积攒不易,但毁之只需片刻。

他决定站出来,不能让老神医一个人替自己说话,怎么说这也是他拿出来的丹药。

我人就在这里,要是丹药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来找我。

这等于站出来主动顶下责任了,为结果全权负责。

找你?你算哪根葱?我爷爷要是有个什么差池,你死一万次都不够!少女却几乎指着秦飞的鼻子骂道。

秦飞皱起眉头,担心亲人安危能够理解,但这少女也太刁蛮了。

而这还没完,她还接着说道:你有行医资格证吗?拿给我看看!

《异能红包群》第17章 热情

没有。

秦飞面露不耐。

少女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如葱如白玉的手指,只差没顶到秦飞的鼻子上了:你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医生都不是,有什么资格替我爷爷治病?你担得起责任吗?我看你不光是想谋财,还要害命。

秦飞面色一寒,一把抓住了少女指指点点的手,冷声道:管好你的手指,有没有家教?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吗?

放手!少女用劲一甩,但却纹丝未动。

她瞳孔深处闪过骇然之色,要知道她从小习武,力气比同龄的壮汉都高出不少,这一甩看似简单,但其实用上了武学招式,只要秦飞力气比她小,挣脱之后,顺势还能将其摔倒在地。

但谁想,别说是挣脱了,抓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竟然连动都没动过一下?他力气是有多大啊!

年轻人,你想做什么?少女的父亲忍不住开口了,眉目威严,一看就是久居上位者。

哼。

秦飞冷哼一声,松了手,但不是服软,而是甩袖而去。

你说的对,我不是医生,病人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留下这句话后,秦飞扬长而去。

事情闹成这样,薛仁棠也没法挽留秦飞,苦闷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他现在只想着怎么和小神医道歉了,虽然事情非他所愿,但也因他而起,有责任啊。

牛气什么?我就不信了,这华夏就没有能治好我爷爷的医生,还用得找他一个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骗子指手画脚!少女撅起嘴,不满的说道。

她揉了揉被抓住的手腕,有点疼,这骗子别看瘦瘦弱弱的,力气还真大!

不好了,病人血压开始降低了,心跳减缓随着这名医生一喊,病房里的气氛就变的,变的凝重而沉闷,而少女也不服之前的傲然嚣张,而是满脸沉痛悲伤,秀目中的凌厉也不见了,被一缕泪光取代。

只是这些,秦飞都不知道了,他从病房里出来,但还没走出医院,说来也巧,正好在走廊上碰到了手上还带着水珠的徐梦辰。

秦飞这才注意到旁边是卫生间,徐梦辰是刚刚从里面出来。

在这走廊上和秦飞碰到,还是在这卫生间门口,徐梦辰有点小小的尴尬,有点惊喜,但紧接着面色一红,低声细语的问道:秦飞,你怎么来医院了?你不是回去了吗?

其实还有句话她没问出来,你是专程回来看我的吗?只是这样的想法让她又羞又臊,太不要脸了!秦飞可是有女朋友的啊。

有点事情,就过来看看。

秦飞指的是薛仁棠喊他过来替人看病的事情,不过徐梦辰显然误会了,俏丽的脸蛋更红了。

我爸病房在那边,你跟我来。

她红着脸在前面带路,秦飞微微愣了一下,明白被误会了,但他觉得这样的徐大校花很有意思,便没有戳破。

再说,也没必要让人失望是不是?看得出来,徐梦辰对于自己的到来,还是高兴的。

就让这美丽的误会,继续下去吧。

病房里,中年男人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已经睡着了。

而在病床的旁边,中年妇女面容憔悴的陪在一旁,见徐梦辰进来,她轻声说道:辰辰,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这里有妈一个人就够了,你明天还要读书,读书要紧咦,这是你朋友?

妈,他就是我跟你说的秦飞

徐梦辰介绍了一下秦飞,徐妈妈憔悴的面容上展露出微笑:原来你就是秦飞啊?来,快来坐下,这次咱们家的事情,可真是谢谢你了,现在社会上坏人多,辰辰她人又单纯,不听我劝告去找人借钱,我真怕她被人给欺负了,还好有你。

闻言,徐梦辰一阵尴尬,她是报喜不报忧,没把遇到黄伟的事情和家里说。

但徐妈妈的担心可不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吗?要不是有秦飞,她真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能不能完好无损的走出那家酒店。

徐妈妈虽然热情,但没有拉着他聊上太久,一来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不够熟悉,二来也是怕打扰到徐爸爸的休息。

辰辰啊,正好,秦飞不是你同学吗?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学校我还真不放心,正好让秦飞送送你。

徐妈妈突然张罗道。

妈,这么晚了,怎么好意思还麻烦人家?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妈妈的自作主张,让徐梦辰有些不解,而秦飞倒是不在乎,笑了笑说道:没事,正好我也顺路经过学校。

那就麻烦你了。

徐妈妈越笑越开心,颇有几分丈母娘看女婿的问道。

女儿也这么大了,一直没找个男朋友,当妈的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怎么可能不念着?这次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女儿竟然主动带来个男生过来,而且这个秦飞还是借了七万手术费的人!

七万对于大多数家庭,可不是小数目了,这如果只是单纯的同学关系,会说借就借?她怎么想啊,都觉得女儿和秦飞的关系不简单。

说不定只是女儿还没想好怎么向自己开口,其实已经是她的男友了呢。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些,徐妈妈也才放心这大半夜的让初次见面的秦飞,送自己女儿回。

就是不知道如果徐妈妈得知了,其实今天,也才是秦飞和徐梦辰互相认识的第一天,又会做何感想。

秦飞,我妈这人以前不是这样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擅自做主我真没关系的,一个人可以回学校。

出了医院,徐梦辰略带歉意的说道。

她觉得老妈肯定误会了什么,秦飞已经帮了她们家大忙了,是她们一家的大恩人。

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自己又怎么还好意思去麻烦秦飞?

怎么,徐大校花不想让我送?怕被人看到说闲话?秦飞明白徐梦辰的意思,但他笑着打趣。

只是一句玩笑话,但徐梦辰好像没听出来,脸色微微一变,憋红了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