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徒霄上官淼淼小说在线魈墨免费阅读 第6章 签订血契约

司徒霄上官淼淼小说在线魈墨免费阅读 第6章 签订血契约

主角叫司徒霄上官淼淼的小说叫《美女的王牌护卫》,司徒霄上官淼淼小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魈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情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家里人不也是人?我为何要害怕?祁哲,识相的话你现在就滚,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说着,司徒霄再度扬起了拳头,直接朝着祁哲挥过去。别!祁哲紧张的闭上双眼,身体哆嗦了几下。我现在就走,请你不要打了。司徒霄收回了拳头,但目光依然盯着眼前这男人。放你走可以......

主角叫司徒霄上官淼淼的小说叫《美女的王牌护卫》,司徒霄上官淼淼小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本小说的作者是魈墨最新写的一本都市情感类型的小说。

《美女的王牌护卫》第6章 签订血契约

你家里人不也是人?我为何要害怕?祁哲,识相的话你现在就滚,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着,司徒霄再度扬起了拳头,直接朝着祁哲挥过去。

别!

祁哲紧张的闭上双眼,身体哆嗦了几下。

我现在就走,请你不要打了。

司徒霄收回了拳头,但目光依然盯着眼前这男人。

放你走可以,可我要你签一份合约,保证你不会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如果你再敢来,那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祁哲眼珠子转了转,心想着现在情况对自己不利,再争执下去可能会被眼前这莽汉给打死,就立刻装作答应的样子,使劲点头。

我保证以后一定会远离你们,不让你不,不让您添堵。

口说无凭,我们立个字据。

说着,司徒霄从地上捡起了之前上官淼淼想要自戕的发钗,直接把自己的掌心划开一个大口子,而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牛皮纸,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上面。

顷刻间,这张牛皮纸就跟有了灵气一样,散发出一道金光,而后又出现了一些古老的文字。

祁哲低着头去看那上面的字,但却一个都不认识。

他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想着询问的时候,司徒霄直接抓起了他的手,用簪子刺破了他的手指,让这个家伙的血液也融于牛皮纸之中。

在这牛皮纸上出现了一个太极一样的形状的同时,司徒霄抓着祁哲把他的手按了下去。

随着这上面出现了一个龙纹一样的印记后,司徒霄把这东西收了起来,用力的推搡了祁哲一把,滚吧,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祁哲轻哼着伸手整了整自己凌乱的衣领,抬起头就斜睨了一眼司徒霄。

说的好像我多想见你似得,司徒霄,就你这丑

话还没说完,祁哲的右手突然对着自己的右脸狠狠的打了一耳光,我是贱人!

上官雅若瞧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不可思议。

天哪,竟然有人这么自虐?我的老天,这还真是匪夷所思呢。还好姐姐没跟他在一起。

我不是

祁哲想要辩解,但偏偏他想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右手和右腿也不受控的转动着往外走,而司徒霄,则是淡淡开口。

恕不远送。

祁哲恨恨的咬牙,最终还是带着疑惑离开了酒店的房间。

此时,上官淼淼也清醒了过来。

她慢慢的在母亲的搀扶下站稳脚跟,一面用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随后才把目光扫向了身边的司徒霄。

看着司徒霄掌心里的血痕,上官淼淼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歉意。

没什么,这是我自己弄的,跟你无关。

不!

上官淼淼执拗的否定,如果不是刚才我非要毁掉自己的脸,你也不会用手来

姐姐,不是这样的!

上官雅若上去拉住了淼淼的手,姐夫的确不是被你伤到的,他刚才是自己划伤手,跟祁哲哥不,是跟那个渣男签订合约,让他不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美女的王牌护卫》第7章 你没有任性的资格

谁让你多管闲事的?

上官淼淼愤恨的看了一眼司徒霄,手掌慢慢的攥紧。

就算祁哲算计我,那也是我的事,为什么你要插手?司徒霄,你该不会以为你这样做,就可以让我心甘情愿的跟你在一起吧?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谁说我要用这件事来威胁你了?

司徒霄淡淡的开口,我的事情很多,但从来不在没有意义的事上浪费时间。娶了你,那也算是完成了你父亲的一个心愿,之后我也可以安心处理我的事了。

语毕,他就走出了房间。

上官浩腾见状,立刻就用手指了指淼淼。

瞧你办的这事儿!我先去找阿霄,要是他不能原谅你,你这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个家!

看着父亲气急败坏的离开,上官淼淼心底很不是滋味。

她一方面憎恨背叛爱情的祁哲,另一方面又对嫁给司徒霄感到不情不愿,这一时,内心也是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着。

就在上官淼淼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时候,酒店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

不知怎的,她觉得很是不安,迟疑了几秒,二话不说就往外跑。

当她看到左侧的电梯已经炸的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度醒来,上官淼淼已经待在了房间里,面前站着的是自己最讨厌的司徒霄,以及她的母亲和妹妹。

她挣扎着起身,呼吸有些急促。

我父亲呢?

司徒霄的浓眉微皱,神色变得格外凝重。

你父亲被卷入了爆炸之中,已经意外过世了。根据警方的调查,已经找到了害死你父亲的人,那人是祁家派来报复的,如今祁家人已经被提起了诉讼,只要找到了爆炸案的主要证物,就可以

够了!

上官淼淼痛苦的抬起手,一巴掌朝着司徒霄打了过去。

你凭什么在这儿命令我?司徒霄,你怎么不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出现了,才会发生的呢?你在这儿跟我狡辩,可真是笑死人了!

冷静点!

司徒霄牢牢的抓住了上官淼淼的胳膊,脸色凛然一沉。

不管我有没有跟你结婚,事情都会发生的。如果不信,我可以带你回到你父亲出事之前的那一秒。只是,你不能强行逆转这件事的结果,否则,死的人将不会只有你的父亲。

上官淼淼停止了哭泣,嗤笑着撇嘴看着司徒霄,我要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司徒霄,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你是恶魔,还是天使?

随你怎么想。总之,我娶你,只是因为你父亲的委托,要不然,我没道理跟你这样三观不正性格泼辣的女人在一起!

姐夫,你就少说几句吧。

上官雅若看着司徒霄毫不留情的责备自己的姐姐,忍不住插嘴。

父亲刚刚过世,姐姐的脾气有点大也是这样人之常情的,你稍微的

她还能任性到什么时候?

司徒霄的目光又冷冽了几分。

难道要把这个家的所有人都害死,才能长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