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读心囧探(胡天华)最新章节-读心囧探免费列表试读

读心囧探(胡天华)最新章节-读心囧探免费列表试读

读心囧探(胡天华)最新章节,小说主人公是胡天华的小说叫做《读心囧探》,是作者不问岁月任风歌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和林冰雪等人了解完四位死者的情况之后,我在里面发现不少异常问题。为了尽快能使案子有所进展,我决定再次兵分两路展开调查。肖明,刘强你们两人辛苦了,先在局里将收集的情报记录一下,等我

小编给大家带来小说《读心囧探》精彩内容分享:

《读心囧探》第15章 方雪的线索

我和林冰雪等人了解完四位死者的情况之后,我在里面发现不少异常问题。

为了尽快能使案子有所进展,我决定再次兵分两路展开调查。

肖明,刘强你们两人辛苦了,先在局里将收集的情报记录一下,等我下次有任务再吩咐你们。

乔建民和罗恒你们两人去找刘浩然的家人询问情况,注意他们家人的反应和异常。

我和林冰雪去戴长龙的家看看,也许在那边会有所发现。

任务安排之后,我们按计划行事。

而因为肖明和刘强这两人确实太累,所以我让他们先在局里休息一会。

以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我觉得戴长龙的妻子比较不对劲,所以我才想去会会她。

警局距离戴长龙的家不远很远,二十分钟的车程便到了。

有钱人住的对方就是不一样,这一片全是别墅。

戴长龙的别墅很大,而在别墅的院子中,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游泳池。

这个游泳池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诡异。

是的,诡异!

这个游泳池是一个长方形,长约二十米,宽度却只有两米!这让人看起来并不觉得是游泳池,反而有点像一条河。

此时我脑中想到了四位死者的共通性,所以我对那游泳池不禁多看了几眼。

穿过游泳池,我和林冰雪来到了对方家门口。

因为早就和对方通过电话,所以此时的门是打开的。

进去之后,这里和徐天远的家却天差地远。

徐天远的家比较简谱,给人一直返璞归真的感觉。

而这里,处处是金碧辉煌的装饰,各种名牌木头家具。

屋里站着一位妇人,她看起来保养的不错,脸色红润,皮肤也很好。

对方高约一米七,身穿一件素色衬衫。

你好,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我叫林冰雪,是刚才和你通话的那位。

旁边这位是我的同事胡天华,他和我一起负责戴先生的案子

来之前是林冰雪和对方沟通的,所以一进门她就主动开口。

你们好,我叫方雪,是长龙的妻子。

我想问一下案子现在的进展怎么样了,有凶手的线索吗?

方雪和我们打过招呼便马上问道,从她的语气和此时的神情,我能看出她确实关心戴长龙。

可这样一来就让我更加想不通了,为什么关系好的一对夫妻却要分居两地呢?

带着这种疑问,我主动开口对她说:戴董事长的案子我们还在追查,只是现在进展不是很顺利,所以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回答几个问题。

什么,已经过去两天你们都没进展!方雪有些不瞒我们的工作效率,她在我说完之后便站起来这样说。

看着她这么激动的反应,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因为从她的反应来看,她和戴长龙肯定感情不错,所以她想早点抓到凶手。

可是,既然他们感情好,为什么她要长期和儿子居住在国外呢?

而且戴长龙和徐天远对自己的老婆感情都很好,又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他们舍弃老婆孩子选择自杀呢?

我心中一边思考这些问题,表面上却一边安抚方雪:你先不要激动,这件案子比较复杂,所以我们才来找你了解情况。

只是我想先告诉你,这个案子不单单是戴长龙一个人的,它还涉及到其他三位死者。

所以,我希望你有线索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

我这样说是有目的的,因为对方和戴长龙分居必定涉及一些私密,我担心对方不会告诉我们。

为此,我才先给她心理暗示,暗示她这次谈话的重要性。

果然在我说完之后,方雪的右手使劲抓了抓沙发,这代表她心中有些紧张。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紧张,但我预料对方一定知道一些情况。

此时的方雪心理防备已经有些松动了,我见状马上趁机问她:你和戴董事长感情这么好,为什么还要搬去国外呢?

我的问题一出,方雪的眼中就闪过一丝恐慌。

她此时的双手已经握在一起,这代表她心中正在作挣扎。

看到她这样,我干脆再次对她说:你要想清楚,死者是你丈夫,难道你不想早点找到凶手吗。

你的回答,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破案的关键。

想想你和戴长龙的过去,想想你们之前的感情,难道你忍心让他不明不白的死去,甚至让凶手逍遥法外吗!

最后一句话,我的语气很重。

方雪闻言双手一颤,最后她还是说出了实情。

我和长龙的感情一直很好,但是他有时候会失控!每次一失控,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甚至,他还会对我动手。

刚开始的一段时间还好,我为了家庭一直忍着。

但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我担心他这样会影响孩子成长,所以就搬到了国外。

想不到戴长龙还有失控这回事,不过为了了解清楚,我还是让方雪把这个情况表述清楚一些,包括失控的时间段,失控的原因和持续的时间。

叹了口气,方雪才接着告诉我们:他一般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回失控,失控的原因我不清楚,反正大概就是到了时间就会这样。

至于持续的时间嘛,一开始是二十分钟,后面慢慢变多。

而我考虑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所以就让人在前面建了一条小河。

你是说院子里面的是小河,不是游泳池?这个问题很关键,我马上就追问起来,一旁的林冰雪也快速记录下了。

是的,因为长龙他喜欢到河边和海边散步,所以我想也许这里有一条小河能缓解他失控的情况。

那后面的结果怎么样,有了这条小河,戴董事长的失控能得到缓解吗?

方雪点点头,看向外面的那小河回答:不错,至从有了那小河,长龙每次失控都会去里面游泳。

等他游泳回来,失控的情况也会消失。

但他毕竟会失控,我还是担心影响孩子。

所以在和长龙商量之后,我便和孩子般到国外了。

《读心囧探》第16章 车祸和新发现

从戴家出来,我和林冰雪上了警车。

一上车,林冰雪就马上对我说:看来戴长龙的失控和海有关系,而徐天远家里又有那副海画,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联系当然有,只是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太少,而知情的四人都已自杀,就算想追查都无从下手。

而且我们现在的线索很乱,想要厘清四位死者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花点时间追查。

想到这里,我看着正在开车的林冰雪说:戴长龙失控代表他心里有问题,如果他真的和徐天远有关系的话,那我们一定能通过其他的途径来证实。

我话音刚落,林冰雪忽然一个急刹车!猝不及防的我当场就撞到了车窗上!

此时我只觉得头有些晕,好像还有东西从头上流下。

伸手一摸,一股滚烫的血液映入眼前,我忽然眼前一黑头一歪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

看着雪白的墙壁,我不禁苦笑一声: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此时房门打开,林冰雪和一位穿着衬衫的大叔走了进来。

看到的醒来,林冰雪眼中闪过一丝欣喜,随后她才开口: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就是头有点晕,其他倒没什么。

对了,旁边这位是?旁边这位大叔的来历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对方应该和我的伤势有关。

因为这位大叔此时双手紧贴着裤子,这代表他心中有些紧张,特别是我说头晕时,他双手明显抖了一下。

就在我打量这位大叔时,他开口回答我说:我叫罗青云,刚才是我开车不小心把刹车当油门,所以才导致你受伤。

你放心,只要你能恢复,多少钱我都会出。

看的出来这位大叔人还不错,而他紧张的原因应该是以为我是警察,毕竟撞到警察可是大事,对方不可能不紧张。

从他的口气我也知道,这个人应该不缺钱,加上我们出事是在别墅区,能住到那边的人都是有钱人。

我看到这大叔这么诚恳和紧张,当即就微微一笑说:只是有一点小问题而已,不过你开车这么怎么不小心。

我的话那让大叔脸色一红,随后才给我们解释。

原来这位大叔也是一位老板,他有自己的私人司机。

不过今天司机临时有点事,所以他就自己开车回家。

但没想到在到了小区门口转弯处和我们遇上,本来他是想刹车的,但因为太久没开车加上紧张,使得他错把油门当刹车。

听到这里,我真是欲哭无泪。

不过这大叔人倒是挺好,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紧张我的伤势。

罗老板,我这边没什么事,你可以回去了。

不过,这次你要让司机来解你,不要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反正也没太大的事,我干脆就让对方回去。

可就在此时,罗青云却忽然对我说:听这位警察同志说,你们是负责戴老板的案子的?不知道凶手找到了吗?

嗯?你认识戴老板?因为案情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所以我这样说是为了转移话题,但我万万没想到,对方后面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只见罗青云忽然叹了口气说:哎,岂止是是戴老板,其他三位老板我都认识。

而且我前段时间还和戴老板参加一个论坛,想不到对方居然就怎么去了。

听到对方居然和四位死者都认识,我马上就来了兴趣。

当即就从床上坐起,不过因为头有些晕,所以双手不太好使力。

一旁林冰雪看到我吃力的样子,她马上过来将我扶起。

等我做好之后,我才抬头继续和罗青云交谈。

想不到罗老板和他们都认识,那你们也会经常一起参加活动吗?毕竟是一个市的企业家,我想对方应该会经常在一起交流。

可罗青云闻言却摇头:没有,我虽然和他们四个都认识,但在我印象中他们好像并不认识。

而且,我从来没有和他们其中任何两人一起参加过活动。

就好像,他们是故意在躲着对方一样。

有一次我还问过戴老板,说他为什么不和徐老板等人来往呢?

可是你们猜他怎么说?他居然说对方和他做的不是同一个生意,所以没有必要来往。

罗青云的话让我眉头一皱,因为戴长龙的这个理由不成立!

要知道大家到是生意人,就算不是同一行业,但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所以这些老板都很喜欢交朋友。

而且刚才罗青云还提到,死者四人没有同时出现在任何活动场合,这里就更奇怪了。

要知道本市的企业家就这么一些,大家山不转水转,说不定就会在那些开幕仪式或者论坛中遇到。

可死者有四人,他们却没有和对方同台过,就像很完美的错开了一样。

如果说一次两次是巧合,但死者四人早就成名,这么多年都没同台过,那问题就大了。

我明白,这种情况决不是巧合!既然是这样,那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四人都不愿和对方同台!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四人不愿同台呢?

就在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徐天远家中的画,还有戴长龙的失控出现在我脑子。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有些明朗了,死者四人很明显是认识的,而他们因为某件事不愿意同台,所以只要有任何一人参加的活动,其他三人就一定不会去!

可是这样推断的话,问题又来了:这四人既然知道对方在本市,但却不和对方同台,那他们为什么不自己离开这里呢?

如果说他们有恩怨的话,以他们的财力可以搞搞对方的公司,说不定还能整倒对方

但是我调查过那四家公司,他们从创建开始便和对方没有任何交集。

这个情况就比较奇怪,既然不愿意和对方同台,又不去找对方公司的麻烦,到最后却的差不多的时间选择自杀。

想到这里,我大胆推测他们四人之间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读心囧探》第17章 乔建民的遭遇

送走罗青云之后,我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以目前的情况来推断,我敢肯定死者四人是认识的。

但是他们为什么不愿在一起同台,或者说会什么不愿意见面,这就有待我去追查了。

当然,今天我虽然受伤,但能从罗青云口中得到这个消息也不错,至少这让明白四位死者之间是有关系的。

不过我应该从哪里入手查四位死者之间的关系呢?要知道肖明和刘强带回来的调查结果上显示,四位死者没有任何交集。

就在我心中思考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林局长和肖明,刘强,罗恒,乔建民等人一起走了进来。

天华,你的伤不要紧吧,我接到消息马上就赶来。

对了,肇事者抓到没有?

林局长很关心我的伤势,一进门他就立刻询问。

只是,关于我的伤势和肇事者的事情嘛,我还是请一旁的林冰雪做了解释。

听完林冰雪的话,林局长眼睛一亮:这么说死者之间互相认识?也许这是一个突破口,你们下一步的工作就是查找他们也没有得罪谁。

如果找到他们共同的敌人,也许那人就是凶手,这个案子也就能尽快结案。

林局长说的不错,我下一步正是这样打算。

但是以目前的调查结果,我估计无法找到四位死者的交集,这样一来就更不要说去找他们的敌人了。

但我这时注意到一旁的乔建民欲言又止,一副想开口的模样。

我见状对他微微一笑说:建民,帮我把一旁的水杯递一下。

其实我的目的并不是真的想喝水,而是想让他到我身边,顺便再询问他去刘家的结果。

乔建民和罗恒去刘家调查,但现在回来却是这副表情,我想他一定遇到困难。

此时的乔建民双手紧握,脸色铁青,一看就知道他心情很不好,并在极力忍耐。

要知道他可是干了好几年的刑警,能让他的心态弄成这样,我想他肯定是遇到了麻烦。

只不过现在林局长在这里,他应该是顾忌这点所以才没有马上说出。

而我叫他过来,目的是不想让他现在的表情被林局长发现。

毕竟林局长不可能在这里呆太久,万一他转身看到乔建民这个样子,他一定会询问的。

而当乔建民将水杯递给我之后,我先是喝了一口,然后才对林局长说:局长你比较忙,我这边也没多大的事,不如你就想回去吧。

你没事就好,刚好我一会有个会就先回去了。

今天你们得到的线索很重要,这个案子要抓紧一些。

林局长说完便转身离开。

等林局长离开之后,我才抬头对乔建民说:说吧,你们这次在刘家到底遭遇了什么。

对于我一眼就能看穿他们心思的本事,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乔建民很快将在刘家的遭遇说了出来。

原来乔建民和罗恒来到刘家之后,他们并不是一起上去的。

因为据说刘浩然的老婆许紫霞脾气不好,所以乔建民打算自己一个人进去就可以。

毕竟罗恒的脾气火爆,他不太适合这种调查。

而乔建民做了几年刑警,这种工作对他来说问题不大。

虽然说他们两人商量之后由乔建民一人进去,可在进入对方的别墅之后,里面居然有一只大狼狗蹲在客厅。

大狼狗看到乔建民之后,它二话不说便扑了上来。

乔建民哪里会想到这种结果,猝不及防之下他被扑倒在地。

但乔建民反应不慢,倒地之后他马上朝一旁滚去,躲开了那大狼狗的爪子!但那大狼狗并不想就此反应,它很快又扑了过来。

此时乔建民心中非常气愤,因为他在去刘家的时候已经和许紫霞打了招呼,对方也是同意的。

可现在这情况,明显是对方纵容大狼狗这样做的!

气愤的乔建民很无奈,因为他是来走访调查的,所以并没有带武器。

而大狼狗体型巨大,加上他这时已经倒地,所以一时间居然无法站起。

不过那许紫霞倒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当那大狼狗将乔建民扑在地上并准备撕咬时,她忽然开口喝退了大狼狗。

许紫霞是一个大约四十五岁左右的女人,也许是因为职业的关系,她的美貌很细,嘴唇很薄,脸上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而乔建民在大狼狗离开之后,他马上从地上站起来质问对方:许女士,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的乔建民心中憋着一股火,所以他说话的语气也不客气,就连称呼都是这种不客气的称呼。

但许紫霞闻言却只是冷笑一声说:什么什么意思,你进来之前也不和我打个招呼,我的大狼狗还以为你是坏人呢。

这人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乔建民在进别墅的时候就按了门铃,也是对方保姆开的门,对方现在这样说很明显是在刁难他。

不过乔建民毕竟是老刑警,他压制心中的怒火,平息自己的情绪,随后才心平气和对许紫霞说:这次来是为了刘先生的案子,我希望许女士你能配合我的调查。

配合,我当然配合了,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许紫霞这时忽然从桌上拿起一根烟点燃才开口回答。

看到对方抽烟,乔建民眉头一皱,不过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问了对方问题。

可许紫霞不管乔建民怎么问,她要不然就是说不知道,要不然就是说不了解。

这个情况,让乔建民明白对方并不是真心想配合他的调查。

无奈之下,乔建明只能离开刘家。

只是刚才的那一幕让他心中很不舒服,所以一直到医院看我时,他还是那副表情。

听完乔建民的述说,一旁的罗恒不干了!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我们查他丈夫的案子,她却这样对我们!哼,下次让我去他家见到她,我一定先教训教训那只狼狗。

而我在听完乔建民的述说之后却是陷入了沉思,我在想许紫霞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