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完结小说《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沈连云杨秋生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完结小说《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沈连云杨秋生全文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沈连云杨秋生的小说叫做《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是作者婉婉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慢点儿,别把碗摔了!沈连云看着跑远的阿七,笑着摇了摇头,忽然觉得身后贴上来一个硬实的胸膛。  那以后就拜托你了,阿云。杨秋生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柔情

《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第15章 能力回归

  慢点儿,别把碗摔了!沈连云看着跑远的阿七,笑着摇了摇头,忽然觉得身后贴上来一个硬实的胸膛。

  那以后就拜托你了,阿云。杨秋生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柔情。

  沈连云先是一僵,背后慢慢沁透过对方给予来的温度,她红唇轻启:好。一个字在脸颊的红晕处蒸腾开,弥散在这间草屋里。

  她才知道,原来把心交付给另一个人,可以这样容易,好像偶然相遇的两个人,一起闲步看了场春景,喝了杯清茶,似乎如此,就可以细水长流,共度余生。

  但故事发展需要个前提,遇见的那个人得是杨秋生。

  穿越前,沈连云在职场里见惯的是勾心斗角,互相倾轧,一不留神就会跌得粉身碎骨。

  所以她小心翼翼,不敢懈怠分毫,免叫人钻了空子,白看笑话。

  穿越后,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她要保护一个孩子,养活一个自己,还要面对沈家的算计,邻人的闲话以及未知的婚姻。

  她怕牙关一松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更是殚精竭虑,不敢放任半分,不然害苦的不仅是自己,还会辜负一个孩子。

  但一个杨秋生,可以瞬间让她无计可施,无招应对,因为这个男人简单得可以一眼望得到底。

  世人都喜欢小孩子,因为他们的单纯会让人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好人。

  但纯粹的好人却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很卑微,也很辛苦,因为会有些聪明的坏人会欺负他们来以此取乐。

  所以沈连云深知,首先得自己有能力,然后才有帮助别人的资格。

  阿生,你可知沈家村何处有年岁久远的古木或是什么奇花异草?沈连云抵着他的胸膛,轻轻地开口。

  杨秋生松开手,挠着头认真地思索了片刻,奇花异草未曾耳闻,不过后山有座古庙,庙的后面是一棵上千岁的古榕树,阿云可是想去祈福?

  我们来沈家村这么久居然不知道还有个庙,快快快,咱们去瞧瞧!阿七洗干净碗回来,恰好听到杨秋生提及庙的事情,马上来了兴致,牵过沈连云的手就往外拖。

  沈连云回头望了杨秋生一眼,笑着想让他一道同去,这个男人当即会意,立马冲上前去架起阿七放在肩上,自然而然地牵过自家媳妇儿的手,三个人一路说说笑笑地朝古庙走去。

  有些人,一出生便有异于常人的能力,普通人把它称为天赋,只有真正拥有的人才知道,其实那更是一种责任。

  就像沈连云可以感知植物的心声,她最开始觉得的不是神奇,而是害怕,是那种潜意识里怎么会和同年龄人都不一样的恐惧。

  一个班的人看见花草可以欣赏它们的味道,颜色和触感,而她听到的却是和眼观全然不同的呼救,救救我,我需要水。

  渐渐地她明白,万物有灵的灵性是需要修炼的,所以不是所有的植物她都可以感知,都可以懂得。

  而当下,她穿越到了古代,这个以农耕为本的时代,更需要她动用这样的能力,来帮助自己累积原生资本,以此在杨家谋得一席之地。

  来到庙门前,杨秋生虔诚地拜了三拜,侧首回望着沈连云,阿云可知,这庙大有来头!

  沈连云刚才在庙前石梯处已感知到这里有巨大的灵气包围,幸好自己的能力未曾消失,听到杨秋生这样说,她生出好奇来,笑道:你且说说是怎样的来头。

  一旁的阿七早就不耐烦,径自跑到庙的后面,阿云,你快来看啊,这棵树好大呀!

  杨秋生拉着沈连云也来到古树前,她这才发现,原来前面的那座庙是建在这棵树的树根上的,那些灵气也全是从树的周围溢散出去的。

  杨秋生摸着这棵树,庄重地说道:这棵榕树曾是卫朝第一代国君领兵打仗途经的地方,当时天气大热,据说老国君在此树下休憩时做了个神奇的梦。

  阿七上前揪着他的袖子,急忙问道:是如何的梦?快说快说!

  杨秋生笑着看了眼沈连云,一把抱起阿七,继续说道:老国君梦见一位老者给了他退敌的妙法,等他醒来采用此计,果然将敌军杀得片甲不留,而卫国也因此战变得强盛,最后统一天下。

  阿七难得在他怀里如此乖顺,那这么说的话,这个庙是那个卫老头专门派人为这棵树建造的了?

  杨秋生刮了刮他的鼻子,正确!不过你个小孩子怎么能叫老国君老头儿呢!

  阿七朝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懒得理他,听完故事就急着往地下缩,要是他告诉杨秋生自己以前还拽过那个卫国老国君的胡子,他肯定是不信的。

  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卫朝现在早已经换了天下了,不然自己的父母也不会

  阿娘,我想去庙那边转转。阿七低着头,闷闷地踢着脚下的石头。

  沈连云看出他心情不好,揉了揉他的脑袋,去吧!待会儿在庙门口碰头。

  看着跑远的阿七,她朝杨秋生眨了眨眼睛,要拜托阿生你跟在他后面,免得他一个孩子出意外,我还想再看看这棵树。

  杨秋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阿云你放心!然后就转身去追阿七了。

  姑娘,我等了千年,终于等到了你这个有缘人啊!

  沈连云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树里面传来,她恭敬地朝古榕树作了个揖,可以感知到老前辈,是小女子的荣幸。

  我看得出,姑娘原身不是这个朝代的人,不过时间于我这个老不死的而言,同日出月升一般,没什么所谓,我只想送姑娘六个字。

  还请老前辈赐教。

  既来之,则安之。姑娘能感知草木之灵,沟通人灵两界,必是有自己的命数,在此一切如常,方是上策。

  沈连云看着满树的华光心生敬畏,阿云谢过老前辈提点,只是在下还有一事相求,还望老前辈指教一二。

《农女当家:带个继子来种田》第16章 言无不尽

  阿云姑娘请问,老夫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家村的风水宝地在何处。

  古榕树哈哈大笑,我以为阿云姑娘会问卫朝那个老儿故事的真假呢!所谓风水,因人而异,善人得善缘,所谓宝地,因福而异,福泽聚灵精,你可明白?

  沈连云笑着鞠了个躬,前辈的意思是,山不在高,有仙则明;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孺子可教,阿云姑娘这样通达,不妨闲时多来陪老夫聊聊天,解解闷。

  一定!祝前辈可安享四季繁景,伴日月齐福寿绵长。沈连云上前轻轻摸着老榕树的枝干,她这是在赐福。

  作为人和草木间的媒介,她除了可以沟通,也可以拯救,所以只要是被她赐了福的植物,都可以获得相应的福气,拥有这样的能力如同神力。

  老夫谢阿云姑娘赐福!古榕树欢喜地抖动着,一树的祈福红牌和绸带都跟着摇摆。

  阿七和杨秋生循声而来,阿娘,此时无风这树却动了起来,好生奇异!阿七上前抱住树干,刚刚的伤怀全然不见踪影。

  小孩子就是这点儿好,高兴就是高兴,悲伤就是悲伤,喜怒哀乐全然可以摆在脸上,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像在成人的世界里,你需要安排好时间才敢情绪崩溃。

  沈连云牵过他的手,用个故事换你现在回杨家,好不好?

  阿七当即牵过杨秋生的手,自然是极好的,傻大个儿我们回家去啊!然后他眼巴巴地望着沈连云,期盼着她要说的故事。

  沈连云忽地生出一家三口逛完旅游景点又一起回家的即视感。

  空格

  她清了清嗓子,话说那卫国老国君在此休息时,古榕树看出这个人有紫薇星的气数,故而拍马屁说他有一统天下的能力,老国君很高兴啊,所以建国后就派人在此修庙供养这棵树。

  杨秋生有些纳罕,那传言说国君带兵退敌的计策呢?

  阿七咂巴着嘴,一脸了然的样子,一将功成万骨枯,自然是那国君老头为了统一天下,领兵打仗找的借口呗,没有制胜的把握,谁敢同他卖命啊!

  杨秋生恍然大悟,所以计策是老国君自己想出来的,不过是借着这棵古树的由头。

  我就知道那老头儿鬼机灵多,每次哎呀,你俩走快点,我都饿了!阿七拖着两个人奔着头只管往回走。

  阿七省下了后面的话头,每次和那个老头儿猜谜,当他猜不出时,就会用新式的糕点骗取自己的注意力,然后遣宫人偷偷去看了谜底来告诉他。

  所以每次都是自己输,还要被那个老货嘲笑一番谜题太过简单,但又碍于他国君的身份,所以只能每次都让他为老不尊。

  吃过晚饭后阿七坐在桌边,百无聊赖地看着沈连云筛种子,她进行此项工作已有好几个时辰,神情是从未见过的严谨,阿云,那棵榕树真的有灵性吗?

  沈连云放下手中的种子,抬头认真地看着他,人食五谷杂粮,为的就是吸取其中的精华,故而才得以存活,所以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切莫随性妄为去伤害生命,一朵花也不可以,知道了吗?

  阿七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知道啦!阿云你何时变得如此学究气了。哎,傻大个儿你回来啦!哎哟

  阿七皱着眉头转头盯牢打他头的沈连云,叫杨大叔!

  他吐了吐舌头,冲两个人扮了个鬼脸,杨大叔,今晚你别睡柴房了,我个头小,咱们仨挤挤肯定能睡下。

  沈连云听到阿七的话,手中挑种子速度慢了下来,尽管她低着头,杨秋生还是能看到她羞红的脸。

  阿云让我睡哪里,我就睡哪里。他笑着坐在沈连云对面,伸手接过她精心挑出来的种子。

  他细细地看着,竹篮子里少部分是稻、黍、稷、麦、菽等粮食,大部分是桃、李、梨、枣、粟等水果,阿云从庙里回来就忙活起来要播种,说不能辜负春光的恩赏,他媳妇儿说的自然是对的!

  沈连云稳了稳心神,淡定地扬起一抹笑来,怎么能委屈阿生你继续睡柴房呢!肯定是要去床上睡的。

  直到晚上躺到一张床上时,沈连云方才强装的镇定一下子溃不成军。

  因为阿七睡觉不踏实,又怕他睡边上会掉下去,所以就让这个家伙靠墙睡,结果就是她睡中间,杨秋生睡边上。

  阿云,你睡着了没?杨秋生虽然平躺着,但说话的时候怕吵着睡熟的阿七,所以就侧着头压低了嗓子,话混着热气全都喷薄在沈连云的耳畔。

  沈连云半边脸都被熏熟了,本想静默着不言语,却鬼使神差地应了句:还没。

  说完她就后悔了,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埋怨自己怎么就回话了呢!

  杨秋生借着窗外投进来的月光,不禁抬手细细地勾勒着自家媳妇的侧颜,从额头到眉心,然后是娇俏的鼻梁,接着是鼻尖,过了就是是嘴巴。

  沈连云的手心微微沁出汗来,呼吸也跟着急促了些,他要做什么?这阿七还在边上呢!

  她咽了口唾沫,发现那人的手停在她的唇边就不动弹了,她慌得想开口,忽然觉得自己嘴里一咸,那是是杨秋生的手指!她羞得本能地就想咬紧牙关。

  嘶——杨秋生觉得指尖吃痛,却没有用蛮力往外扯,沈连云听见声音,忙松开口,抬手就忙不迭地把边上人的手拿了出来,却意外地被杨秋生反手握住。

  他轻轻将两人的手搁在自己胸口,转过头平躺着,说出的话仍是低低的,阿云,那些种子浸泡一夜就可以了,不过明日你该是腾不出时间来播种了。

  沈连云的手随着杨秋生的呼吸上下起伏,她有些忐忑地抓紧自己的脚趾头,为何?

  一阵夜风拂过,她忽地觉得自己手背凉飕飕的,等想明白那是什么后,真是想爬下床去挖条地缝钻进去,那是自己的口水!

  她二十多年的老脸啊!

  而杨秋生随后的话更是让她觉得想在地缝里呆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