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凌小晴骆以泽小说免费阅读-凌小晴骆以泽是主角的小说结局

凌小晴骆以泽小说免费阅读-凌小晴骆以泽是主角的小说结局

农门有喜:夫君赖上门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凌小晴骆以泽的小说叫做《农门有喜:夫君赖上门》,是作者沉墨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早已看清了巴水仙性格,凌小晴有些不以为然。反正她也总是要离开的,不至于和一个没相关的人计较。  我先走了。  凌小晴冷漠的看了巴水仙一眼,转身准备走人。 

《农门有喜:夫君赖上门》第15章 凌小冬

  早已看清了巴水仙性格,凌小晴有些不以为然。反正她也总是要离开的,不至于和一个没相关的人计较。

  我先走了。

  凌小晴冷漠的看了巴水仙一眼,转身准备走人。

  顿时,巴水仙的眼里闪过一丝恼怒,这简直要比凌小晴顶撞她还让她丢脸,尤其还是当着柳姨娘的面上,这简直让她的老脸都丢光了!

  再看柳姨娘的幸灾乐祸的目光,巴水仙更是怒上心头,柳姨娘的目光仿佛就是在笑她,连儿媳妇都管教不了。

  你给我站住!

  一声怒吼在凌小晴身后响起,她盘起来的长发一下子就被巴水仙扯了下来。

  她扯着她的长发将她带到自己身边,一边掐一边骂道,小贱人,我还管不了个你了?相夫教子是你应该干的活,居然还敢撺掇我儿子顶撞我,长本事了?

  巴水仙下手又重又狠,她之前留的长指甲又还在,手劲又大,掐的凌小晴疼得要命。

  你够了!

  她终于忍无可忍,用力推开巴水仙,将手里的草筐扔在地上,你有完没完?

  这个老女人她真是受够了,一味地忍让着她只会让她更加得寸进尺。

  若是她现在还不离开的话,那就必须要和这个便宜婆婆说清楚,不然就是骆以泽也会受委屈!

  哎呀,反了天的呐!天老爷你睁开眼瞧瞧,我巴水仙就是娶了一个这么样的儿媳妇啊!我说你一句,你顶我十句!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凌小晴,像是不敢相信她竟敢推开自己。

  心头的怒火烧的越来越旺,委屈和怒火纷纷涌上心头,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骂。

  你

  凌小晴瞪大了双眼,这是在说她?搞笑的吧?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她得冷静,不能让骆以泽为难。

  首先,请您搞清楚一点。我现在是您家的儿媳妇,您说的对,我的义务就是相夫教子,所以您别让我出去挣钱啊。以后上山砍柴这些事情我都不会再做,我就负责在家做饭和相夫教子,至于钱

  凌小晴微微一笑,吐出一口浊气,您让您儿子来吧。

  说完,她走上前从巴水仙手里夺过那两条鱼,她的东西,自然要自己保管。

  这一番话下来,巴水仙彻底愣住了,嘴巴微张,说不出话来。

  刚刚凌小晴说什么?不挣钱了?那怎么行?

  刚想破口大骂,就被反应过来的骆以泽一声给震住了。

  娘,您消停一会儿可以吗?

  说完,骆以泽顾不得心底的哀伤,转身去追凌小晴。

  因为他眼睛看不见,所以走的很是艰难,几次都差一点被脚下的石子绊倒。

  娘子娘子!啊!

  突然的一声惊呼让凌小晴猛然停了下来,她没有回头,心里纠结万分。

  突然想起曾经骆以泽的温柔和他俊美无双的脸,卸了气。

  认命的又返回去,算了,颜值即正义,长的好看的人怎么都可以,不能牵连,不能牵连。

  就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凌小晴又走了回去,认命的扶起摔倒在地上的骆以泽。

  娘子,我为我娘向你道歉,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可怜兮兮的表情,再加上有着撒娇讨好的语气,凌小晴没出息的心软了。

  我没生气,就事论事而已,你先起来。

  谁知,骆以泽却摇摇头,依旧趴在地上。

  尽管他眼睛无神可是表情却丰富的很,一本正经的摇着头道,不,娘子,你不生气就是说明你根本不在乎,如果这样,我倒是更希望你生气的好。这样我就可以哄你高兴,总比你不在乎的强。

  他委屈巴巴的低下头,活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孩子,凌小晴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说的对,她不生气的确是因为不在乎,他看的如此通透。

  你说的对,可是骆以泽,需要时间。我对这个家的归属感并不强烈,我会尽力的,但需要时间。

  她叹口气,努力将语气放的委婉一些,不那么伤害骆以泽。

  好,昨晚我就说过,我愿意等你!

  骆以泽眯着眼笑了起来,信誓旦旦的话让凌小晴心中一暖。

  好了,起来,我们把鱼烤了,待会去镇上把它卖掉!

  凌小晴起身拍拍手,将手里的鱼扔给骆以泽,自己则是去找木材去了。

  正因如此,她也错过了骆以泽嘴角的微笑,只要她愿意给他机会,那么就什么都不晚!

  至于他娘,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娘一定会发现凌小晴的好的。

  找到木材之后,凌小晴就利索的搭了一个架子,生了火之后将鱼放在上面烤,又特意让骆以泽从厨房里把调味品拿出来。

  一边烤鱼一边将自己配好的调料洒了上去,还顺便刷了一层酱料。

  这个是她妈妈的独门秘诀,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代用上。

  总之,在不能坐诊看病的时候,一切可以挣钱的方式都要利用起来。

  这次的银子!她要自己留下,让巴水仙闭嘴的最好方法就是手握银子!

  谁能挣钱,谁才是老大!

  她可不吃古代妇女三从四德的那一套,就算要吃,也是听骆以泽的。现在骆以泽都没发话,巴水仙算老几啊!

  想到这儿,凌小晴的心情似乎又好了起来,她哼着小曲,在阳光下烤着鱼。这次的鱼香味可是加过料的,自然和上次的不一样,更是吸引了不少路过的村民。

  他们眼巴巴的走过来,看着凌小晴烤鱼,那么鲜肥的鱼,那么香的味道,他们从来没有闻到过,简直不要太好。

  骆家媳妇,你这是做的什么啊?

  烤鱼。

  凌小晴言简意赅的把话说清楚就继续手下的动作了,她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第一条鱼就烤好了。

  她将鱼放在骆以泽拿来的盘子里面,就继续下一条鱼的工作了。

  鱼肉的鲜香飘出去好远,不少村民眼巴巴的瞧着那盘子里的鱼。

  骆家媳妇,你这鱼我能尝尝吗?

  刚刚说过凌小晴坏话的女人不停的吞咽着吐沫,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盘子里的鱼,生怕一眨眼鱼就跑了。

  不好意思,这是拿来卖的。

  凌小晴微微一笑,然后在女人期待的目光中拒绝。

《农门有喜:夫君赖上门》第16章 又上门了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女人面上一黑,转身就走!

  哼,谁稀罕你的破东西!

  对此,凌小晴没有任何表示,无关人士而已,爱怎么着怎么着,反正跟她没关系。

  不一会儿,围在凌小晴身边的人就有不少了,凌小冬从不远处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嘴里还钓着根草。

  突然一阵香味袭来,他眼睛一亮,香味是从人群中传来的,他从人群中挤进来,就看见自己的二姐。

  哇,好香的鱼,凌小晴?

  烤鱼的正是自己的二姐,而一旁就坐着自己那个瞎眼姐夫。凌小冬眼珠子一转,嘴角一咧,悄咪咪的冲着骆以泽而去。

  然后光明正大的把盘子从他手里夺走。

  哎,我的了!

  然后一个转身冲出人群,抱着盘子飞奔而去,不知道跑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吃鱼去了。

  骆以泽手里的东西被猛的一夺,他条件反射的向前一扑,却扑了个空,还差点摔倒在地。

  是谁?

  他的脸涨的通红,文弱的书生生起气来也是十分厉害的。

  烤好第二条鱼的凌小晴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当即就跑了过去,待看见骆以泽手里空空,心中还有什么不明白?

  冷眼的环顾着一下四周围着的村民,还是其中一个他们的邻居王老伯有些看不下去了。

  是你弟弟抢的。

  我弟弟?

  凌小晴心中一惊,她弟弟是凌小冬?那个纨绔无赖?

  在她的记忆里,凌小冬就是家里的宝贝,熊梨花一直把他宠的跟个祖宗似的,年纪也不小了却没个正经活计做,反而天天想着调戏女人,好吃懒做,就靠熊梨花去养。

  偏偏熊梨花还觉得这是理所应当,可以说,凌小晴嫁给骆以泽的真相,就是熊梨花贪图骆家的彩礼钱,想要将来存下来给儿子娶媳妇罢了。

  想到这儿,凌小晴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她奶奶的,害了她的正主居然还敢找上门来,还敢抢她做得鱼,真是太嚣张了!

  小媳妇,你这鱼卖不卖?

  正当她想的入神,一个女声打断了她的思维。

  一个穿着上等丝绸布的妇人正微笑的看着她,凌小晴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镇上李员外的四姨娘,从村里出来的,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了这么个姨娘,她娘家也好过了不少。

  卖的,一两银子。

  她快速的反应过来,报了价,那妇人点点头,吩咐自己的随身丫鬟把银子递给凌小晴。

  当她接过那一两碎银子的时候,有些懵逼,这么好说话的吗?

  她故意把价抬高就是为了让对方还价低一点,这样她挣得也不少,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出手这么大方,这就买了??

  谢谢您。

  喜不胜收的凌小晴忙把鱼递了过去。

  我爹最喜欢吃鱼,只是一直找不到他喜欢的。如今你这鱼香味这么浓,我爹一定很开心。

  说着,她就吩咐下人把鱼给自己的父母送了过去。

  不知不觉沾了光的凌小晴微微一笑,心中的不痛快顿时烟消云散。算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现在她还不至于和娘家那边翻脸,虽然她也从来没有把他们当过家人。

  卖了鱼之后,她就带着骆以泽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回家后,柳姨娘和巴水仙谁都没有做饭,巴水仙更是连看都不想看凌小晴一眼。

  要不是她儿子的原因,她恐怕都想将凌小晴扫地出门。

  凌小晴也丝毫不在意,自己给自己简单的做了几个菜,就和骆以泽一起凑合着吃了。

  随便巴水仙怎么样,反正她又饿不着。

  晚饭过后,他们这才回了房间。

  此时天还没黑,只是古代的晚饭后实在很无聊,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就连一本小说都没有,她只能尴尬的和骆以泽大眼对小眼。

  就在此时,一阵极速的敲门声响起,凌小晴刷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

  娘子我去吧。

  骆以泽摸索着想要拉她的手,却被她轻轻甩开。

  你躺着吧,我去瞧瞧。

  若又是昨天那群狗屁亲戚,那这个日子是真的不用过了。

  想到此,凌小晴心中不由得一阵生气,自从来了这个时代,别的没多见,极品亲戚倒是见了不少。

  敲什么敲,要死啦!

  巴水仙的尖叫声响起,凌小晴也到了门口,一把拉开门。

  和想象中的不同,门外的不是什么骆坤骆霞等人,而是熊梨花和凌小花!

  凌小晴,你个贱人!

  刚打开门,熊梨花一个健步上前抓住凌小晴的肩膀,狠狠的摇着。

  若不是她个子不够高,她都想抓花她的脸了。这个丧门星!

  亲家?你们来干什么?

  身后怒气冲冲走来的巴水仙看到熊梨花等人和凌小晴的狼狈时,一下子消了火,语气中略带几分幸灾乐祸。

  凌小晴,你个赔钱货,你怎么这么恶毒啊!你敢害你弟弟,这是要老天爷劈你的!老凌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苗呀。小冬要是有什么事,老娘做鬼也不放过你。

  一上来就是一顿怒骂,让凌小晴简直找不到南北,这群古代女人是魔鬼吗?

  怎么都喜欢找她兴师问罪,凌小冬怎么了?死了吗?

  她这么想着,也就这么说了出来,凌小冬死了吗?

  这话一出,简直就是压垮熊梨花的最后一根稻草,跳起来抓住凌小晴就要往她身上打。

  贱人,贱人,你敢咒你弟弟!我告诉你,就是你们一家子都死光了,小冬也不会死!

  听了这个话,原本还在看好戏的巴水仙就有些不太乐意了,这一家子是指哪一边?她们骆家还是凌家?

  若是骆家,那可就

  亲家有话好好说!

  她眯着眼有些警告的说,让还在哭闹不止的熊梨花一愣,扭头就朝着巴水仙的方向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