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最新章节_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全文阅读

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最新章节_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全文阅读

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沈若初冷清的小说叫做《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是作者由家小绿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言外之意,她不是来相亲的。  闻言,陈少康的心像是被无数根针戳了一般,丝丝缕缕的疼痛传遍全身,诧异地看面前的女孩。  他不相信她会结婚,她曾说过

《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第15章 这一巴掌我还给你

  言外之意,她不是来相亲的。

  闻言,陈少康的心像是被无数根针戳了一般,丝丝缕缕的疼痛传遍全身,诧异地看面前的女孩。

  他不相信她会结婚,她曾说过,此生,非他不嫁。

  他们这才分手几天,她就要投入别的男人怀抱。

  她一定是故意气他的。

  莫盈盈的眸底闪过一丝震惊,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勾唇,冷笑,呵呵,沈若初,来相亲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虽说现在是开放式社会,倡导婚姻自由,恋爱自由,没几个人去相亲,但以你这条件,身材,相亲也不丢人的,不用遮遮掩掩,哦,对方人品怎样?家境怎样?如果你看不顺眼,看在你是少康前女友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介绍。

  这就不需要莫小姐担心了,我丈夫的人品,家境,长相都要甩我前男友十几条街,嫁给他之后,我才知道以前的我眼光有多差。沈若初云淡风轻地说出了这些话,目光从陈少康的脸上划过。

  陈少康的目光从刚刚她说出她结婚的那一刻,就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从未移开。

  三年的时间,他非常了解她,她一说谎,眼神便会躲闪,手会情不自禁握紧,耳根会发红,而她刚刚说话时,眼神波澜不惊,神色如常,仿佛在描述一件与她毫无关系的事情。

  他的心再一次被戳痛。

  身旁,莫盈盈一听,卸去了那张温婉大方的面具,顿时冷了脸,火气蹭蹭上来,瞪着沈若初,质问,嗓门加大,沈若初,你的意思是骂我眼光差吗?

  莫小姐,我没说你,你别急着对号入座。沈若初微微一笑,语气依旧客气。

  其实她并不想和她争吵,和莫盈盈的每一句话都充满了炫耀嘲讽,就算她的性格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刁难,被暗讽,她也忍无可忍。

  更何况在他的面前,他的冷眼旁观,他的冷漠,让她的心有些难受,更是激起了她身体里的战斗因子。

  她要让他知道,在她的心中,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垃圾,离了他,她会过得更好。

  被戳破心事,莫盈盈的脸瞬间白了,她压制心中的怒火,咬着牙,一字一顿,沈若初,你别在这儿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像你这种被前任抛弃,心上不满,然后在前任女朋友面前诋毁前任的女人我见多了,其实你的心里现在应该很难受吧?哦,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少康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别忘记来哦。

  话落,她故意靠近陈少康一点,伸出手,挽住了陈少康的手臂,姿势暧昧。

  沈若初的手微微握紧,笑容与刚刚相比,略有些僵硬,但很快便被她隐藏了,笑着说,那莫小姐就好好享用享用这一颗葡萄,至于你和陈先生的婚礼,我有时间就去,没时间还请见谅,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她若无其事地转身,刚一转身,脸上伪装的笑意霎时消散,爬上了一丝伤感。

  其实说完全不在乎,那是骗人的,毕竟三年的青春,三年真挚的感情。

  在和沈若初的这场对弈中,莫盈盈的心中憋了一口气,哪肯这样让沈若初离开,她厉声喝道,站住。

  盈盈,算了吧。陈少康知道莫盈盈的大小姐脾气,今日不狠狠收拾沈若初一顿,给她点难堪,她誓不罢休,小声劝阻。

  殊不知这话落入莫盈盈的耳中完全变了味,莫盈盈的目光冰冷,带着一丝失望和怒气,你心疼了?

  不是,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下去陈少康皱眉,温声解释。

  别给我解释这些有的没的,你就是心疼她了,舍不得了,那我今天偏要好好教训教训她。莫盈盈胸口的那口气爆棚,窜到身体的各个角落,快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沈若初闻言,唇角微勾,有些可笑,再次提起脚步,朝着前方走去。

  可她刚走了两步,突然胳膊被一股力道拽住,她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朝着被拽的方向看去。

  啪。只听耳边一道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尖锐而刺耳,随即她的耳膜似乎受到了什么撞击一般,失聪一秒,紧接着脸庞火辣辣地疼起来。

  莫盈盈这一巴掌极狠极重,用尽了她全身的力道,从陈少康的角度,都可以看到沈若初的脸庞那清晰的五指印,脸庞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扩大。

  他的心一紧,眉头蹙起,大步流星来到了莫盈盈的身旁,生怕她再一次猝不及防给沈若初一巴掌。

  盈盈,你他微怒,想要带走莫盈盈。

  莫盈盈却拒绝,颐指气使地看向沈若初,眸底带着警告,沈若初,我告诉你,少康喜欢的人是我,灰姑娘永远是灰姑娘,不可能变成白天鹅。

  沈若初被这一巴掌打得脑袋晕乎乎的,口腔里似乎有什么液体在蔓延开来,带着一股腥味。

  她平静了一会儿,才彻底反应过来,刚恢复正常,就听到莫盈盈恶狠狠的话语,她咬了咬牙,眼神狠厉,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莫盈盈的脸上。

  这恐怕是她从小到大做过最勇敢,最大胆的事了。

  莫盈盈似是没想到沈若初会还手,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瞪着沈若初。

  陈少康也震惊了,巴掌落下的那一瞬间,空气像是突然结了冰一般,寂静无声。

  但下一秒,莫盈盈反应过来,一向养尊处优,众星捧月的莫大小姐哪里受得了这种气,下一秒,她就发疯了一般地朝着沈若初扑去,沈若初,我今天非撕了你不可。

  沈若初在她有所动作时,她就迅速闪到右边,却还是迟了一步,莫盈盈的一只手却触碰到了沈若初的裙子,狠狠一扯。

  沈若初身上的淡紫色的小洋裙是露肩的,被这么一用力一扯,肯定会被扒下来,到时候她就彻底颜面无存了。

  在千钧一发之际,她下意识地环抱住自己,弯腰,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直接咬在了莫盈盈细嫩的手臂上,她生怕她不松手,咬得非常重。

《一见倾心:总裁的蜜宠新娘》第16章 你属狗的吗?

  啊啊痛莫盈盈吃痛,迅速松手,甩着自己的胳膊,跳起了脚,痛沈若初,你是狗吗?啊啊啊少康,好痛呜呜

  抱住了清白的沈若初似乎怕她秋后算账,片刻不敢停留,趁机溜走了。

  莫盈盈见她要留,命令陈少康,少康,抓住她,给我抓住她。

  陈少康看着她不断冒血的手臂,掏出一些纸巾,替她擦了擦,安慰道,好了,你就别闹了,走,我带你去医院。

  说着,他扶起她,莫盈盈手臂微微一动,疼得她龇牙咧嘴,呜呜好痛

  沈若初,这笔账我一定会讨回来的。她此刻对沈若初深恶痛绝,咬牙切齿道。

  沈若初踩着高跟鞋,低着头,慌慌张张的朝着前方跑去,生怕莫盈盈在追上来。

  那个女人太蛮不讲理了,一言不合就动手。

  想到她被迫无奈之下咬她的那一口,竟觉得十分解气。

  啊脑袋里想着事情,竟忘记了看路,沈若初直接撞入了一堵肉墙上,她跑的速度快,直直撞上去,被弹了一下,后退一小步,疼得她闷哼一声,一阵眩晕。

  她穿着高跟鞋,往后退的时候,脚下一崴,身子朝后仰去,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在她以为要吃一个狗吃屎时,腰间似乎多了一双温热的手,接住了她。

  小心点。男人如大提琴般好听温和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带着一丝令人安心的力量。

  沈若初倏地睁大眼睛,看清是谁时,她仿佛看到了主心骨一般,脸上的慌张和害怕一扫而空,反而鼻子略微有些酸涩,怔怔地看着男人。

  走廊里的灯光昏暗,但贺知年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左边高高肿起的脸颊,隐约间依稀可以看到还未完全消失的五指印,在这一瞬间,他的目光渐冷,谁打的?

  竟然敢打他的妻子。

  沈若初立即回过神,迅速起身,捂着那半边脸,支支吾吾解释道,我刚刚走路不小心撞到墙上了,就变成这样了。

  她低着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

  她不想他为她担心,更何况这件事还牵扯到她的前男友。

  想到这个,她不禁想起上一次她也是被莫盈盈欺负,差点被扒光了衣服的窘迫模样,他对她说过,要想不被欺负,一是自己变强,二是找一根大粗腿。

  她那时心中的恨达到顶峰,只想用最快的方法让陈少康后悔,头脑一热,选择了二。

  可就在刚刚她产生了不一样的念头,她要变强,她要自己保护自己。

  贺知年见状,既然她不愿意多说,他也不再多问,牵起她温热的小手,我们回去。

  沈若初低垂着脑袋,小脸已悄悄泛红。

  不远处,扶着莫盈盈的陈少康看到了这一幕,他的目光如火一般地落在了那一大一小交缠的手上。

  他很确定,那个女孩就是沈若初无疑,她真的结婚了吗?

  他的心莫名一痛,眼里闪过一丝哀伤和嫉妒。

  贺知年一上车,立即命令保镖下车去买一些消肿的药膏过来,沈若初刚想出声制止,却被贺知年一道冰冷的目光射得咽了下去。

  很快,保镖不知道具体买哪些,索性每一样都来一个,最后将一大袋子的药品递给了贺知年,贺知年接过,拿出一个冰块,将冰块放到毛巾里,递给了沈若初,贴在脸上。

  哦。对于他的小题大做,沈若初有些不自在,但心上仿佛绽放开一朵幸福的花朵,温暖如春。

  这种被人当做孩子般呵护,照顾的感觉真好。

  冰凉的冰块触碰到灼热的脸庞,顿时一阵舒服,她一只手拿着冰块捂着脸,歪着脑袋,扭头,看向正一丝不苟地看着说明书的冷峻男人。

  男人低垂着脑袋,面朝她的半边侧颜,轮廓清晰而刚毅,完美得无可挑剔,还有他认真的样子,真令人着迷。

  一时间,沈若初竟犯起了花痴,一时走了神,看着看着,脸颊上飘出两朵红晕,心跳也随之加快。

  贺知年看完说明书,正准备给她涂药时,看到她呆呆地看着他,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沈若初接触到男人的目光,宛如触电一般,立即坐正,扭过头,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贺知年将药递给她,温声说道,敷完后,将药涂上,很快消肿。

  好。沈若初尴尬地接了过来,放在手心,头看向窗外。

  男人的目光锁定了她飘红的耳朵上,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唇,命令司机开车。

  沈若初一直盯着窗外,看着不断倒退的人群,不自觉地想到了陈少康,心情低迷起来。

  耳边回荡起莫盈盈的那一句,我和少康马上要结婚了。

  他们要结婚了。

  那个曾经在她耳边说甜言蜜语,许下山盟海誓的男人要结婚了。

  她的呼吸瞬间一窒,眼睛微微发热,沈若初,你就是犯贱,人家都这么对你了,你还为他伤心干什么?

  你到底在舍不得什么?难受什么?

  车子很快就到了别墅门口,沈若初立即整理了一下情绪,推开车门,下车,小辣椒满脸笑意地迎了上来,先生,夫人,你们回来啦!

  沈若初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贺知年沉声吩咐,帮夫人涂一下药,我有事,先上楼了。

  最后那一句虽是对小辣椒说出的,但却是对沈若初说的。

  好的,少爷。小辣椒的嗓门微粗,偏中性。

  贺知年离开后,小辣椒来到了沈若初的身边,只一眼,她就看到了沈若初微红的眼睛和肿起的脸庞,愤愤道,夫人,谁欺负你了,告诉小辣椒,小辣椒压死她。

  她一边说着,一边炫了炫她那一身被她当做肌肉的肥肉。

  同时又在心底暗暗想着,要是她家先生,就算了吧。

  沈若初不禁被逗乐了,没事,不小心撞了一下。

  走,我给你擦药去。小辣椒跟在沈若初的身后,进了客厅。

  楼上的书房里,贺知年站在落地窗前,掏出了手机,拨通一个电话,这一次他打给了他的秘书。

  给我调出MH餐厅十点到十二点的所有录像,剪辑出一个穿着淡紫色小洋裙女孩的所有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