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将军家的小媳妇周桂兰徐常林全文免费无误章节-将军家的小媳妇周桂兰徐常林完整版

将军家的小媳妇周桂兰徐常林全文免费无误章节-将军家的小媳妇周桂兰徐常林完整版

将军家的小媳妇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周桂兰徐常林的小说叫做《将军家的小媳妇》,是作者阿让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周老太太身子一侧,就将周桂兰挡在了身后,对着钱大丫就开喷了:瞎咧咧啥?你儿子断子绝孙跟我小闺女有啥关系?再吵吵,我撕了你的嘴!  哎哟,你这老货不敢认还是咋地?你这好

《将军家的小媳妇》第15章 我撕了你的嘴!

  周老太太身子一侧,就将周桂兰挡在了身后,对着钱大丫就开喷了:瞎咧咧啥?你儿子断子绝孙跟我小闺女有啥关系?再吵吵,我撕了你的嘴!

  哎哟,你这老货不敢认还是咋地?你这好闺女把我儿子子孙根给弄坏了,这会儿还疼地不行,你瞅瞅!这都躺着起不来了!

  钱大丫双手插腰,大声嚷嚷着。

  这可是她宝贝儿子,敢这么对她儿子,她钱大丫就让他们日子过不安生!

  好似为了配合钱大丫,陈有栓哼唧得声音更大了,娘,疼

  周老太太回头就看向周桂兰,小眼睛紧紧盯着她,周桂兰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

  哎哟我的儿子啊!我的宝贝儿子啊!这要断子绝孙啦,老周家不是人啊!你让我儿子没了种,我就让你们老周家也段子绝孙!你们去帮我找到周大海,给我废了他!

  钱大丫回头就对她带来的老陈家的亲戚们,就嚷嚷开了。

  那些老陈家的沾亲带故的人撸袖子就要往周家冲,周家不少亲戚也都站了起来。这是被人找上门了,要真让人吧周大海废了,那他们就成十里八乡的笑柄了。

  咋地,你们老周家这是要欺负我们老陈家了?钱大丫见状,眼珠子一转,就把老陈家整个都带了进来。

  陈和周都是大石村的大姓,人口多,谁也不能让谁。这么多年,也有不少矛盾,这要是处置得不好,就得大战了。

  你想咋地?周老太太得知真的是自己小闺女动手的,只能憋气得问钱大丫。

  钱大丫得意:周桂兰你个小贱蹄子,伤了我儿子,要么偿命,要么给我儿子一百两养伤!

  一百两?你咋不去抢?旁边一个周家人忍不住开口怒喝了回去。

  周老太太心里也不爽快了,咋地,你儿子是金镶的,要这贵?

  哎哟,你这老虔婆还有脸说,她可是让我儿子绝后了!百年后可没人给他摔瓦!下半生能不能干活都不知道了,一百两就是养我儿子下半辈子,我还觉着一百两便宜你们了!

  钱大丫说的唾沫横飞,看到周老太太被她压下去了,心里那一个畅快啊!谁说徐梅花能耐的?这会儿不就被她钱大丫压下去了?

  陈有栓哼唧着,还要他们赔个媳妇儿给我

  好好好,娘都应了你!钱大丫急忙安抚自己儿子,随即起身,手指着周老太太,颐指气使:老虔婆,你还应了我家婚事的,现在地把我儿子的媳妇儿给我们老陈家!

  周老太太可是气得不行,她徐梅花啥时候这憋屈了?

  那袋子苞米我不是早还你家了?亲事也早退了。

  你说退亲就退亲啊?我们家不答应了!陈有栓仰起头,对着老太太就嚷嚷。

  虽说周桂兰已经是个破鞋了,可他名声也臭了,他娘也不乐意给他多出钱,他找不到媳妇儿。这周桂兰总比他娘给他说的那些寡妇干净。

  她敢伤他的子孙根,等她进了他们老陈家的门,他就一天三顿打!

  对对对,你们老陈家可得赔我们有栓一个媳妇儿!

  老周家的人,脸上都挂不住了。

  今儿个他们可是来吃回门饭的,谁知晓老陈家的人在这儿闹腾。还这不要脸,也亏他们能说出这些话!

  站在老太太身后的周桂兰,都被这陈有栓一家子的厚脸皮给惊到了。

  陈有栓,我在山上我家,咋的能打你?

《将军家的小媳妇》第16章 你去我家干啥?

  就是在山上你打的我!陈有栓瞪着周桂兰,这小贱蹄子是想不认?

  闻言,周桂兰笑了:我家可跟你们没啥关系,你去山里找我干啥?

  一句话,让大家都忍不住看向陈有栓。

  对啊,他们之前一直都在气钱大丫狮子大张口,可没想为啥周桂兰会打他,在哪儿打的。

  陈有栓支支吾吾不敢说,偷偷瞥了眼钱大丫,再次哀嚎一声:哎哟娘啊,疼死我了!

  钱大丫也是个聪明的,会意,双手叉腰,破口大骂:我儿子都这样了,你们还不赶紧赔钱!

  周老太可不是个容易忽悠的,一听自己闺女这么一说,就知道里面有事儿。当即大手一辉:急啥,反正你儿子也娶不到媳妇儿,就让我闺女跟你们掰扯清楚!要不,你们老陈家还不知道为啥要来找我们老周家的麻烦!

  跟着一起来的老陈家的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也觉着这里面有事儿,其中一个老早就不乐意过来的人喊了一句:那你们说说是咋回事儿!

  剩下也有几个人跟着喊了。

  周老太将周桂兰推了出来,闺女,你就把事儿原原本本地说,娘在这儿,谁也不敢欺负你!

  就喜欢老太太这护短的性子!

  周桂兰咧了咧嘴,收敛了笑意,这才转头看向陈有栓:昨儿个陈有栓趁着我家男人上山去打猎了,就跑我家偷东西,被我逮个正着,我趁着机会一把拿了枕头给他砸了。

  你胡扯!我啥时候去偷东西了?陈有栓气得差点坐了起来,可下半身的疼痛让他倒抽了口凉气,又躺了回去。

  不是去我家偷东西,那你去我家干啥?还趁着我家没啥人的时候去?周桂兰追问了一句。

  这个时代可是对女人很不友好,她要是把实情说了,固然会让陈有栓名声臭了,那她的名声也会不好。考虑这个,她就把名头给换了,反正效果一样,省了不少麻烦。

  她这么一问,陈有栓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要是说是去他们家为了睡周桂兰,那老周家这么人就都得撕了他。还有那个徐常林

  想到徐常林,他就忍不住抖了抖。

  钱大丫见众人看向她儿子的眼光变了,急忙挑出来,怒喝道:你这小蹄子胡说八道!一个猎户没田产,穷得叮当响,我儿子能去你家偷东西?

  这时代,大家都是种地的,谁家田地多谁就是有钱人。徐常林一个没有田地的猎户,没有田地,那是让人瞧不上的。

  这会儿可不等周桂兰开口,周老太太就对上了钱大丫:有田地的人家你们就能惦记了?

  一句话,就让钱大丫答不上来。

  周老太乘胜追击:没田地就不能有肉有钱?你儿子不是为了去偷肉的?要不咋要去那山上?去我闺女家?

  刚刚她可是憋屈死了,这会儿知道她闺女占理,她还能输了她就不叫徐梅花!

  你这小贱人敢往我儿子身上泼脏水,我弄死你!

  钱大丫眼珠子一转,就朝着周桂兰冲了过去,就要打她。

  这会儿要是不闹腾起来,她儿子就要被人说是小偷了!

  老徐家跟来的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本家,肯定要一致对外的,今儿个可是为了陈有栓来讨公道的。谁知道,他竟然去偷东西才被打的,这哪儿还有啥公道可以讨。

  老周家那些亲戚,壮年男人刚刚就和徐常林一块儿走了,这会儿就剩下一些长辈,见老徐家不动,他们也不好出手。

  徐梅花那是啥人,能吃了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