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云楚楚顾清濯)全文免费阅读-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小说最新章节

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云楚楚顾清濯)全文免费阅读-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小说最新章节

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云楚楚顾清濯的小说叫做《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是作者文炎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云楚楚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我帮你这个忙,以后有你觉得适合我的客户,先介绍到我这?身为顾氏总裁的特助,叶全的人脉肯定很广。  叶全刚喝了口果汁,差点

《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第15章 把他拉下神坛

  云楚楚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我帮你这个忙,以后有你觉得适合我的客户,先介绍到我这?身为顾氏总裁的特助,叶全的人脉肯定很广。

  叶全刚喝了口果汁,差点一口喷回杯里:你都有机会拿下顾总了,还缺新客户吗?

  云楚楚像看傻子一样看他:顾总一个怎么够?哪有人嫌业绩少的。她的职业生涯还有几十年呢,怎么可能只做顾总一单生意。

  这姑娘胃口不小,连顾总都喂不饱她。

  叶全微妙道:好的,好的。交给我吧,你都能把顾总搞定了,其他客户不在话下。至少在江城,我敢说不会有比顾总更难搞定的男人了。

  我还没搞定顾总呢。云楚楚不好意思地挠头:昨天和他接触都是无关紧要的事,需求奇奇怪怪的,就是进不了正事,唉。

  叶全意外,顾总竟然还没和她

  你也别着急。他安慰:依我看,快了、快了

  借你吉言,希望顾总能更信任我。云楚楚点头。

  他求爷爷告姥姥地把云楚楚哄开心了,看她终于肯朝顾清濯走去,抹了一把汗。

  再不给顾总降火,别说奖金不保,饭碗都保不住。

  他感觉云楚楚在顾总心里和一般女人不一样,死马当活马医吧。

  云楚楚端着鸡尾酒走到露台,一眼就看到孑然独立的顾清濯。

  高大伟岸的背影,宛如俊美的神祗,遥不可及。

  看她一介凡人怎么把他拉下神坛。

  顾总。

  顾清濯闻声一顿,没应。

  顾总好。云楚楚耐心十足,又打了一遍招呼。

  顾清濯终于矜贵地侧过身子,漫不经心瞥她一眼:有事?

  没什么事,看到顾总今晚也在,真有缘,就来打个招呼。

  云楚楚赔笑递过鸡尾酒,万幸顾清濯很给面子地接过,轻抿一口。

  顾总一个人在这不无聊吗?她没话找话。

  一般。

  晚宴好吃的很多,顾总不饿吗?

  不饿。

  真是油盐不进,夜色深沉,掩住了云楚楚额头暴起的青筋。

  今晚的拍卖会顾总也算大丰收了,之前不知道原来顾总也对字画感兴趣

  顾清濯皮笑肉不笑打断她:怎么,你很闲?今晚不用陪客户了?

  想起李光,云楚楚嘴角垮了下来,语气生硬:不需要,拍卖会一结束他就走了,我今晚任务已经完成了。

  他脸色稍微缓和了点。

  你上上句话是什么?

  云楚楚一愣,回忆了一下:今晚顾总大丰收?

  不,上一句。

  顾总饿不饿?

  顾清濯点头,有点。

  要不要这么阴晴不定云楚楚硬着头皮试探道:那您去晚宴吃点?

  他沉默了,微抬下巴睥睨她,显然十分不乐意。

  看来顾总瞧不上晚宴的餐点,云楚楚心里吐槽一通,突然想到某人爱吃的东西,心思一动。

  

  霓虹灯闪烁,闹市区的巷口,虾来虾去大排档人满为患。

  这里人声鼎沸,空气中弥漫着烧烤和啤酒的味道,充满浓郁的烟火气息。

  卸了妆换回自己衣服的云楚楚,抬头看见顾清濯微微蹙起的眉心,有点忐忑。

  他是不是嫌弃这里太脏了

《豪门戏婚:总裁攻妻好坎坷》第16章 濯清涟而不妖

  顾总,这里的小龙虾很好吃的!要是您觉得太脏,要不我们换一家?

  来来往往的人好奇地打量顾清濯,大概是觉得西装革履一身名牌的他和这个巷口格格不入。

  不需要。顾清濯摇头,走进大排档,云楚楚松了口气。

  选了个干净的角落,伺候顾总入座后,她跑到厨房点了大份的十三香小龙虾和冰镇小龙虾,特地叮嘱老板一丝辣椒末也不许放。

  要是顾总再过敏一次,她也承担不起。

  常来?

  云楚楚回到位置上时,顾总支着下巴主动打开了话匣子,看来起了闲聊的兴致。

  也算常客吧。我弟最喜欢这家小龙虾,我经常来这打包。

  忙出一身汗,她给自己倒了杯水,仰头灌下。

  望着她纤细白皙的脖颈、因吞咽而动的喉,他眯起双眼。

  你之前说,你弟弟身体不好?

  他去年才上大学就被确诊了血癌不过最近化完疗状态好多了,早就出院了,他迟早要做干细胞移植,手术费我还在攒

  难怪你缺钱。他明白了她卖身的初衷,语气中有微不可查的释然。

  我会好好工作的,以后还要仰仗顾总啦。

  她就是随便奉承一句,没想到他认真地嗯了一声,顿时受宠若惊。

  小龙虾上得很快,云楚楚兴致勃勃地拎起一只,准备剥,却发现顾清濯动也不动。

  她恍然大悟,这是要等她剥给他?

  您这辈子是不是连虾壳都没摸过她戴上一次性手套后一边剥小龙虾,一边嘀咕。

  不至于。在澳洲海峡钓龙虾的时候,摸过活的。

  呵呵。云楚楚脸都笑僵了,把一只虾放他碟子里:这家冰镇做得很好,一点都不腥,您尝尝。

  是还行。他细嚼慢咽,仿佛不是在大排档吃小龙虾,而是在西餐厅吃牛排。

  旁边桌子的人都在偷偷看他,有些年轻女客甚至交头接耳的,云楚楚还担心顾清濯会不自在,现在看来根本不用担心,人家对那些好奇的目光视若无睹。

  味道是可以吧?她笑脸盈盈:我推荐的,不会有错。

  时间慢慢过去,虾壳越堆越高。

  云楚楚喝了罐啤酒,整个人有些飘飘然。

  你在别的金主面前喝醉过几次?顾清濯阻止她再开一瓶。

  她竟然拍了一把顾清濯金贵的肩膀,畅所欲言起来: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顾总您是我第一个客户。我一单都还没成交过呢

  顾清濯挑眉,心中憋了整晚的浊气突然散了不少。

  云楚楚熏红着一张小脸,捏着空空的易拉罐继续说:所以要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知道顾总看不上一般人,我会努力。

  她忽闪着澄澈的杏眼,期望他对她点个头。

  她真的是醉了,敢这样对他说话。

  顾清濯不自在地别过脸,喝了一口冰啤:看你表现。

  我会好好表现的。她点头如捣蒜:顾总,您是个好人,比我想象中好说话多了。有没有人说过您名字真好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有内涵!谁给您起的?

  喝醉了就开始胡言乱语。

  胡扯。男人语气虽然很嫌弃,目光却柔和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