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邪凤逆天:废材小毒妃小说林若雪梦秋公子全文阅读

邪凤逆天:废材小毒妃小说林若雪梦秋公子全文阅读

邪凤逆天:废材小毒妃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林若雪梦秋公子的小说叫做《邪凤逆天:废材小毒妃》,是作者撼动猩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在林若芷看来,林若雪,只是一只蝼蚁,现在的林若芷,实力比之林文海都差距不远,看林若雪的目光就更加的不可一世。  哼,如果只是在拳头上打败你,怎会有快感

《邪凤逆天:废材小毒妃》魔族烙印

  在林若芷看来,林若雪,只是一只蝼蚁,现在的林若芷,实力比之林文海都差距不远,看林若雪的目光就更加的不可一世。

  哼,如果只是在拳头上打败你,怎会有快感?林若芷双眼阴狠的盯着林若雪。

  还在观察情况的林若雪被林若芷这样一盯,神情不改,抬眼望去,有意思,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晋级到大灵师

  梦秋公子撇了林若芷一眼,好,既然你请战,那我就答应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请梦爷放心,小女子与林若雪相识十多年,对她知根知底,虽然依靠北冥龙天,迅速强大起来,不过,她的智商,也就只有那么一点。林若芷冷笑道。

  林若雪在擂台上,大打出手,破坏她和幸玉衡的婚事,林若芷就断定,林若雪只是一个粗鲁的女强人。

  在天梦大陆,实力虽然非常重要,但是,没有智慧的人,也注定成长不起来。

  林若雪,如果就这样杀了你,我以后,可就无趣了。林若芷阴冷的目光盯着林若雪,游戏,即将开始。

  魔门要打开了。

  不知道是谁的一声大吼,让所有人都提起精神。

  此时,天空中,一团灰色火焰笼罩下来,一道光束落下来,将中央那最大的邪火桐木笼罩其中,紧接着,一股魔力弥漫开来,飘散在邪火山脉的每一个角落。

  一个奇怪的传送阵从邪火桐木下形成,紧接着便是众多高手前仆后继的涌了上去。

  林若雪,我们之间的帐,也应该开始算了。林若芷挡住了林若雪的去路。

  林若雪冷漠的看着林若芷,一,自己让开,二,我帮你让开。

  哼,别以为服用的神级丹药,得到了一点小小的帮助,你就可以不可一世了。林若芷冷笑一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人,是你想象不到的。

  哦!林若芷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我差点忘记了,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在我面前,真的是不堪一击。

  废话真多。林若雪轻叱一声,你真的很SB,也不知道你爸妈知道不?

  你说什么?林若芷虽然不知道SB是什么东西,但是一听也知道,林若雪这分明就是在骂她。

  然,林若雪只是白了林若芷一眼,她可没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和一个SB斗嘴。

  滚!

  林若芷听到这个字,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接连后退让开,林若雪不快不慢的从她身边走过。

  怎么会这样?林若芷脸色略微阴沉,我怎么会被林若雪的气势吓到,她的修为明明就不如我。

  不,不是她气势比我强,而是因为我刚刚快速晋级到大灵师,对这个境界还有所不明,所以才会被林若雪震慑住。

  林若芷理所当然的想到,随即眼底飘过一抹得意的笑容,并没有阻止林若雪离开,相反,是目送林若雪进入魔门。

  林若雪,现在我在你身上留下铁甲铜牛的气息,进入魔域,魔牛一族势必会寻你麻烦,到时候看你怎么应付。

  林若雪虽然是心思缜密之人,但是奈何宿主留给她的东西太少,对这个世界很多东西尚不清楚。

  就在刚才,林若芷在跟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在她身上,魔牛烙印。

  魔牛烙印,乃是药王城长老给林若芷的,这种东西,非常珍贵,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能够得到,第一,是杀死魔牛,第二,是得到魔牛的认可。

  不过人类和魔族一直都是势不两立,一般持有魔族烙印的人,都是杀死魔族之人。

  这魔族烙印不是好东西,但是却有很多人想要这种东西,因为这是饲养魔宠的不二宝物。

  林若芷想要让魔牛烙印吸引魔牛强者来围攻林若雪,到时候,林若雪就不得不动用她的魔功,届时,林若芷只需用记忆水晶球记忆下过称,那以后便可以将林若雪玩弄于鼓掌之间。

  唧唧!寻宝鼠一脸贪婪的看着林若雪,让林若雪心头满是疑惑,不过随即,林若雪便发现,寻宝鼠并不是盯着自己,而是盯着自己衣角上的一个黑色水晶。

  这黑色水晶不同一般的水晶,没有一点光芒散发出来,不仅如此,这东西给林若雪的感觉,还是死沉沉的,仿佛里面有一个灵魂在盯着自己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林若雪玉眉一挑,显然是对魔牛烙印这种自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感到好奇。

  然,就在林若雪准备身手去拿的时候,寻宝鼠立马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来,抢先一步抱住魔牛烙印,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林若雪,好像很害怕林若雪将魔牛烙印抢走一样。

  看到寻宝鼠的样子,林若雪非常无奈,并不想说什么,继续朝魔门走去,而寻宝鼠抱住魔牛烙印,见林若雪没有抢夺,当即便塞进嘴里。

  跨入魔门,只是一瞬间,林若雪便感觉四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暗红色的天空上有两轮苍白色的太阳,就如同一个人的眼睛一般,让人心头沉闷。

  大地,中散发出一股酸臭的味道,让人恶心想吐,四周的树木都没有叶子,有的,就是一些光秃秃的枝干,这些枝干上,竟是隐约可以看到有一些经脉,还有血液在其中流淌。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龙海波似笑非笑的声音从林若雪身后响起。

  林若雪玉眉紧锁,有人出现在她的身后,她竟然都没有察觉,这只能够说明,对方的修为境界,远远在她之上。

  你烦不烦。林若雪双眼微冷,犀利的目光扫视在龙海波的脸上,让龙海波不由心灵颤抖。

  好犀利的目光。龙海波先是一惊,然后淡然一笑,寻宝鼠是我的,你得还给我。

  不

  我知道你会说不可能。龙海波打断了林若雪的话,所以,我决定,和你合作,不过,得到的把握我要拿九成。

  你!

  我知道你会说你做梦。龙海波再次打断了林若雪的话,所以,我决定,我七你三。

《邪凤逆天:废材小毒妃》另类

  五五分成,干,我们就合作,不干,姐姐就先走了。

  龙海波玩味的笑了笑,你认为,你自己在我面前,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要不要试试?林若雪冷笑一声,不要低估你的对手,我很少说别人的,这就当拿你寻宝鼠给的一点酬劳吧!

  这算什么话?

  龙海波突然发现,这个出生在黑铁城的小姑娘,是如此的有意思。

  不要浪费材料了,你的毒,对我没用。龙海波不咸不淡的说道。

  那再见。林若雪也发现,自己制作的这些简单的毒药,对龙海波根本没有一点效果。

  既然没有效果,林若雪除了跑路,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然,十分钟过后,龙海波挡住了林若雪的去路,又跑呀。

  林若雪咬了咬牙齿,我就不信邪了!

  说完,转身又跑,不过连续几次过后,林若雪彻底绝望了,不管她怎么逃跑,都没有办法逃出龙海波的手掌心,龙海波就如同一块粘皮糖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真是你妹妹的吻,有一个北冥龙天就已经够让我头痛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龙海波,还要不要愉快的玩耍?林若雪心中哀叹道。

  而龙海波却是玩味的看着林若雪,问道:怎么?不跑了?

  五五分成,不干,那我们就接着跑。

  虽然林若雪甩不掉龙海波,但是要让她吃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大不了大家都没好处。

  好。龙海波思量少许过后,重重的点点头,就按照你说的,五五分成。

  距离魔门关闭之日还有十四天,我们的时间并不多。龙海波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

  天快黑了,当月亮出来的时候,就是我们行动的最佳时机。

  林若雪轻轻含额,对魔域,她根本没有几分了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若雪发现,原本血红色的天空,变成了苍白色,而那苍白色的太阳,却转变成了血红色。

  差不多了。龙海波嘴角处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准备出发。

  林若雪掌控寻宝鼠,寻找四周的宝物。

  一路都还算安全,有一些小路障,龙海波都会三下五除二的给收拾掉。

  前面那个洞穴里面好像有什么见不得的宝物。龙海波意味深长的看着前面的山洞。

  林若雪也注意到了前方的山洞,这个山洞并不算大,但是在山洞之外,却有一个巨大的祭坛,面积足足是两个足球场大小。

  不要过去。龙海波意味深长的看着祭坛,此时,祭坛上聚集了不少人,林若雪从龙海波的目光看过去。

  赫然!

  龙海波在关注的人是北冥龙天。

  你好像和他有仇。林若雪玩味的笑了笑。

  龙海波轻轻点头,脸上久违的露出了严肃认真的表情,他很强大,我全力以赴,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如果他生气,你是不是会很高兴。林若雪侧目而视,轻声问道。

  龙海波再次点头,不过又露出了一抹无奈,不过那不太可能,因为他不管碰到什么事情,都是那副冷漠的表情,他的情绪,仿佛不会为任何人波动一般。

  是吗?林若雪似笑非笑的问道,然后摇了摇头,你和我手拉手出去,我保证他的脸色会非常难看。

  说着,也不等龙海波说什么,林若雪便一把抓住他的手,拉着龙海波,大摇大摆的走上祭坛。

  是小王爷。

  蛮夷之地的第一强者古海风看到龙海波,面容微变,希望他不要在这里和北冥龙天动手才好。

  而梦秋公子看到林若雪和龙海波手牵手走来,略微有些诧异,然后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漠。

  而龙海波却并没有理会这些,他的目光,一直都在看着北冥龙天,正如林若雪说的,现在北冥龙天的脸色,非常难看。

  双眼死死的盯着林若雪,然后落在林若雪和龙海波牵在一起的手上,最后目光盯住了龙海波。

  噼里啪啦

  北冥龙天双手的拳头捏出了一阵乱响。

  看到北冥龙天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林若雪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暗暗有几分欣喜。

  看到他吃醋,我干嘛要高兴。林若雪甩了甩脑袋,然后面色不改,和龙海波手牵手的走到了北冥龙天面前。

  公子,借个道,好吗?林若雪不咸不淡的问道。

  北冥龙天双眼微合,身体微微颤抖,这分明就是已经愤怒到极点才会有的表情。

  少主红毛男子拍了拍北冥龙天的肩膀,萧梦秋看着呢?

  听到红毛男子的话,北冥龙天方才将绷紧的肌肉放松下来,僵硬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你还真有本事。

  彼此彼此。林若雪玩味的笑了笑,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而龙海波心里那叫个痛快,北冥龙天实力不弱于他,背景更是比他还强大可怕,他在北冥龙天面前,可吃过几次亏。

  现在看到北冥龙天露出这样的表情,又怎么可能不觉痛快呢?

  你和他什么关系,看他好像很在乎你。龙海波带着几分好奇的口吻问道。

  我是他未婚妻。林若雪并没有隐瞒,直言不讳的说道。

  闻言,龙海波好像差点没有被呛到,你你说什么?你是他的未婚妻?

  对呀。林若雪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龙海波,问:难道不可以吗?

  不是不可以,只是想不明白,他既然是你未婚夫,那你干嘛要气他,就不害怕他不娶你了?龙海波非常不理解林若雪刚才为什么这样做,就算是你们小两口闹别扭,也别开这样的玩笑,这种玩笑开起,他很有可能会信以为真。

  不是有可能,看他的样子是肯定信以为真了,然,我想要的正是这种效果,这样他势必就会一脚把我踹开,不要我这个未婚妻。林若雪不冷不热的说。

  龙海波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真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事情,天梦大陆上不知道多上女人想要嫁给北冥龙天,结果还会有你这么一个另类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