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三国之霸天下徐俊褚兰全文免费无误章节-三国之霸天下徐俊褚兰完整版

三国之霸天下徐俊褚兰全文免费无误章节-三国之霸天下徐俊褚兰完整版

三国之霸天下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徐俊褚兰的小说叫做《三国之霸天下》,是作者杨老三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如今路上不太太平,所以丁原派了手下两员大将曹性和郝萌率领三千士兵护送,但是没想到在刚出壶关的时候,曹性和郝萌还是遇到了高顺和成廉的伏击。如果只是送王绵进京,高顺和成廉也不会

《三国之霸天下》又见二女

  如今路上不太太平,所以丁原派了手下两员大将曹性和郝萌率领三千士兵护送,但是没想到在刚出壶关的时候,曹性和郝萌还是遇到了高顺和成廉的伏击。如果只是送王绵进京,高顺和成廉也不会这样与官兵摆明了作对,但是偏偏这个车队当中有丁原为了能使王绵顺利入宫而准备的用于打点用的钱财古物。由于山寨已经入不敷出了,高顺和成廉得到消息之后,这才冒了这个风险。

  论武力,曹性和郝萌本就不是高顺和成廉的对手,何况这次还是被伏击,处于劣势,经过一番厮杀之后,曹性和郝萌的三千军马损失殆尽,曹性和郝萌二人拼死杀出重围,逃回晋阳,向丁原回复此事去了。

  高顺和成廉料定官军定会再来复仇,于是二人便将抢得的钱财全部换成了粮食,以免官军大举围困山寨,没想到买到的粮食竟然足够山寨两年之用。就在高顺和成廉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的时候,丁原准备亲自带兵讨伐,却没想到吕布托大,仅仅向丁原请兵五千,并夸下海口,一定能踏平太行山寨。

  高顺和成廉见吕布兵少,便引军出战,结果没想到吕布的武艺竟然如此之高,两人联手都奈何不了吕布,反而被吕布杀得手忙脚乱。就在吕布胜券在握的时候,杨奉的突然出现使得吕布功亏一篑,反而是大败而回。

  得到王绵的消息,杨奉心中不禁大喜,褚兰必然是和王绵在一起。报了父母之仇之后,杨奉心中只想今后应该如何发展,竟然忘了王绵正是今年入宫的事情,否则一旦王绵进宫,褚兰也必然会随着入宫,杨奉再想和褚兰见面必然会是数年之后。而且,按照历史的发展,一年多之后,王绵会死在何皇后手中。覆巢之下无完卵,褚兰到时候也必然会难逃一死,杨奉的一时疏忽几乎酿成了终身憾事。

  从高顺口中得到两人只是暂时被软禁起来,并未受到任何伤害的消息后,杨奉也放下心来,在高顺和成廉的带领下来到了软禁二女之处。

  从五天前被这群山贼劫掠上山,王绵和褚兰的心中便一直惶恐不安,甚至于做好了一旦这山大王若是想非礼二人,便咬舌自尽的决定,不想五天过去了,二人竟然一直平安无事,房间的门也从未被打开过,除了一个送饭的老妪。对于每日送来的饭菜,二人也不敢轻易吃,一人一天轮流,倘若其中一人被迷倒,另外一人便立即用簪子将其杀死,然后再自尽,以保贞节,这是二人的约定。

  这一日王褚二女正在房内商量如何将消息传给王博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了,两人心中一惊,现在并不是送饭的时间。但是,二人看到进来的这个男人的模样,竟然是分别了近有半年的杨奉,二女心中均是大喜,好似做梦一样。

  杨奉将事情的经过和两女说了一番,二女皆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杨奉灭了凤翎山的贼窝,却当上了太行山的山大王。杨奉最后道:高顺、成廉二人并不知道刺史大人欲将小姐送入宫内,此次之所以敢冒此奇险劫掠小姐,实在是因为山寨经营不善,入不敷出。我已经和二人商量过了,派人将小姐送到刺史府中,以化解此次恩怨。杨奉此时并不知道王绵早已喜欢上了自己,自然也不敢痴心妄想。

  本是沉浸在兴奋和激动中的王绵听了杨奉的话,脸色的笑容顿时不见,低头默然不语。杨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到王绵突然不高兴,搞不清是怎么回事,仔细想想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什么话,于是便看了看褚兰。褚兰跟随王绵数年,与王绵情同姐妹,两人之间几乎是无话不谈,自然是知道王绵突然不高兴的原因。

  褚兰见了,连忙扯了扯杨奉的衣袖,嗔目道:小姐本来就不想进宫,是老爷硬逼着小姐进宫的,而且左慈道长曾经为小姐相过命,说小姐一旦进宫,必然难活两年,你还要将小姐送回刺史府,不是想把小姐向火坑推吗。

  杨奉恍然大悟,却不由奇道:太守大人素来疼爱小姐,既然知道此事,岂能还将小姐送进宫内,据说皇宫之中后妃之间的斗争太可怕,小姐生性善良,从未和人争斗过,自然没有其他人那样的心机,若是到了宫中是肯定要吃亏的。

  王绵此时不能不说话了,只见她幽幽一叹道:家父以前确实对绵儿疼爱异常,但是家父一直想光耀门楣,被迷住了心窍,连左慈道长的话也听不进分毫了。

  杨奉这才恍然,心中窃喜,如果王绵不进宫,自己似乎就有点机会。

  于是,杨奉便先安排二女在此住下,准备等到这阵风波过去之后,再将王绵送回。

  且说,吕布败回之后,向丁原说起此事,只说是本来已经胜券在握,不料半路杀出一人,武艺不在自己之下,加上山贼的数量是自己的数倍,这才败北。

  丁原听了,并没有责罚吕布,反倒是好言劝慰,准备起大军三万,讨伐太行山贼。但是,就在大军准备妥当的时候,忽然鲜卑大军突然袭击幽并二州,其势甚猛,不得已之下,丁原便先将此事放下,全力应对鲜卑大军的进攻。

  杨奉也是担心丁原会大举进宫太行山,派人四处打探消息,得知此事之后,心中暗道一声侥幸。

  于是,杨奉一面命令高顺、成廉抓紧训练山寨的喽罗们,一面暗中四处招人,以扩军势。

  不觉半年时间已经过去了,杨奉一面忙于军务,一面和王绵、褚兰二女花前月下,好不快活。杨奉虽然是左慈的弟子,但在太守府中也只是下人身份,本来对小姐身份的王绵是不敢有什么想法的,但是经过半年的相处,杨奉也慢慢明白了王绵对自己的情意,但是毕竟王绵是大家闺秀,脸皮薄,加上褚兰在,王绵自是不敢表露太过。杨奉虽然心中着急,也只能按捺心中的冲动,不敢过于急躁,唯恐唐突了佳人,只能等待时机。

  虽然不敢动王绵,但是,杨奉和褚兰却正大光明的住在了一起。王绵的卧室就在两人的隔壁,每晚听到隔壁传来的蚀骨销魂的声音,使得王绵那颗思春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下来,三人的关系便这样惟妙惟肖地处了下来。

  这一日,杨奉正在和高顺、成廉一起练兵,忽然手下来报,说是山下来了一人,自称是并州刺史丁原之子,众喽罗不知真假,不敢下手,特来请示杨奉。

  杨奉大是奇怪,前不久消息来报,说是丁原正在和鲜卑大军打得火热,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胜负的。这时候丁原怎么会派他的儿子来到这里,难道是为了招安不成,想到这里杨奉便转头对高顺二人道:走,咱们去看看。

  带着满腹的狐疑,杨奉和高顺、成廉来到山下,远远看去,只见约有四五十个喽啰将一个人团团围住。

  此人虽然是衣衫褴褛,但神情间却是含着一种高贵的气质,加上容貌颇为英俊,更使得此人在众喽啰的映衬下显得有点鹤立鸡群。杨奉也就是俊朗之人,看到此人也是如此丰朗俊秀,不觉暗暗称奇。

  那人本来被一群盗贼围住,心中甚是害怕,但是自从自己报出是并州刺史的公子之后,这些喽罗并没有如自己想像中的一哄而上,将自己绑起来,或者乱刀分尸,而只是将自己围住,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其中一人反而跑回山上报告去了。此人心中不禁颇为得意,看来山贼就是山贼,虽然占山为王,平时干些抢掠的行径,偶尔与小股的官军为敌,其实心中还是对官军有一种畏惧的心理,何况自己的老子是高高在上的并州刺史。

  但是,此人转而想到目前的处境,又不禁暗暗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由有了一丝的担忧。就在此正上下忐忑不安的时候,杨奉和高顺、成廉二人来到当场,此人看到当前走进这个包围圈的杨奉的时候,心中不觉暗想,此人一表人才,乃是却委身做了山贼,不过这句话他也只能在心里说,却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否则的话,将会有性命之忧。这些喽罗们也是瞧一瞧这个,再瞅一瞅那个,心中将二人暗中比较,一个个心中称奇,还真是一时分不出高下。

  发了一阵呆之后,杨奉双拳一抱,先道:这位兄台,既然来到此地,即是有缘,还请山上一叙。虽然报信人说到此人是并州刺史的公子,但杨奉却没有点破,因为杨奉对他的身份起了疑心,并州刺史的公子岂能如此狼狈落魄。

  那人也不是傻瓜,知道这个山大王已经对自己报出的身份起了疑心,只是这个地方也不是解释的地方,既然对方没有立即发难,看到还是有自己解释的机会的,何况今日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就由不得自己了,于是便硬着头皮跟着杨奉上了山。

《三国之霸天下》一场阴谋

  到了山上,杨奉吩咐摆上酒菜,便与那人对饮起来。那人多日以来,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已有月余不知肉之滋味,如今见了酒菜也不客气,便放开肚皮大吃豪饮起来。一会功夫,这人菜也吃饱了,并且也有了七八分的醉意。

  这时候,是午饭刚过的时间,杨奉自是不饿,一直看着此人的吃样,并没有动筷子。这时,好不容易待他吃完,放下了筷子,便赶紧道:这位兄台,我看你面相,决不是寻常人家之人,为何却是如此落魄?

  杨奉的这句话正是问到了这人的心坎上了,端起了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再倒上一杯,又是到嘴就干,然后放下酒杯,重重叹了一口气,一脸颓废道:说起来真是惭愧,小弟本是当朝执金吾丁原的三子丁启,在八岁的时候,因为赌气,离家出走。不想却被人骗到了江南,一晃便是十年,小弟好不容易打听到家父现在在并州任刺史,便跋涉千里而来。谁料想就在路上,盘缠被偷,不得已之下,小弟只能将马匹卖了,且为盘缠。数日前,卖马所得盘缠也已用光,今日本想抄个近路,不想竟被兄台手下拦住,这次不得已报出了小弟的家门。

  杨奉听了,心中一动,一个大胆的念头渐渐清晰起来。

  之后的数日,杨奉每日均是好酒好菜招待,还让褚兰出来与丁启相见,并向杨奉许诺,派人通知其父,让他派人过来接丁启回去。杨奉为了不让丁启起疑,便慌称希望丁启以后能在丁原面前为自己说点好话,也好日后放弃山寨,投身并州军中。

  丁启对杨奉如此的招待自是感激不尽,听了丁启的要求,丝毫没有起疑心,拍了拍胸脯,当场便应允了此事。但是,丁启嘴上虽然这样说,心中却并非如此想,更是垂涎褚兰的美色,想在回到晋阳之时,派人杀了杨奉,抢了褚兰。

  不觉中,又过了五日,杨奉将丁启的话骗得差不多了,也决定对其下手。

  这一日,杨奉再次宴请丁启,并让褚兰作陪,古时候,女子的地位很低,一般是上不了桌的,除非是一些诰命夫人什么的,杨奉现在只是一个土匪头子,让褚兰出来陪酒自是大大的不合适。但是,丁启却不这样认为,一来褚兰的美貌让他垂涎,二来丁启以为杨奉刻意巴结自己,这才让他的夫人陪酒。

  殊不知,杨奉早在酒中暗中放了,自己则提前吃了解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杨奉见丁启的脸色开始变了,并且经常瞟向对面的褚兰,杨奉心中暗喜,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手下人来报,说是山下来了一个强敌,高将军和成将军皆不可敌。

  杨奉一听,脸上略过一丝惊诧之色,哦了一声,站起身来对丁启道:先成(丁启的字)先小坐一会,奉下山处理一些事物,就让内子陪先成一会,奉去去就来。

  的药劲已经上来了,丁启此刻浑身躁动,巴不得杨奉现在离开呢,于是便站起身来道:既然献之有要务缠身,还是赶紧去吧,若是去晚了,高将军和成将军如有什么闪失就不好了,启不懂武艺,否则的话,也能帮助献之一二。

  褚兰见杨奉要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心中不由一阵惊慌,正要向杨奉看去,却见杨奉已经转身向外走去,不但报信的喽啰跟着杨奉而去,就连门口守卫的喽啰也跟着杨奉下山而去了,片刻间只剩下褚兰和丁启两人,丁启瞧在眼里,心中窃喜。

  果然,本就对褚兰有非分之想,此刻在酒精和的刺激下,丁启的胆子更是大了起来。丁启心想,说不定这个女人是被杨奉强抢上山的,自己是并州刺史的公子,只要自己开了口,她又岂有不答应的道理,一个女人,跟着土匪头子和跟着刺史的公子的生活自是大大不同,何况山上山下一来一回至少要一个时辰,何况杨奉还要处理一个棘手的问题,没有一个时辰是绝对回不来的,这么长的时间搞定这个女人足够了。

  于是,丁启便乘着酒劲对褚兰挑逗道:夫人可知丁启的身份否?

  杨奉曾介绍过,褚兰自然知道,此刻又听他问出此话,不知何意,以为他也是紧张,没话找话说,于是便依然是双目只看桌面,轻轻点了点头道:妾身知道。

  丁启色迷迷地看着褚兰的俏脸,酒精和一起涌上头,心中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在虎狼之口,一脸坏笑道:既然如此,夫人可愿跟随我享受荣华富贵,也好过做一个压寨夫人,每日担惊受怕的。

  褚揽毫没有一点准备,闻言知道丁启已怀不轨之心,不觉大惊失色,急忙站起身来,倒退一步,满脸惊慌道:你,你怎可如此无礼?

  欲拒还迎,丁启究竟胭脂仗阵,以为褚兰也和那些女人一样,于是也站起身来,收起一脸色相,望着褚兰的脸道:夫人想必是被杨奉强抢上山的,杨奉此人貌似忠厚,实乃奸邪小人。我乃并州刺史的三公子,只要我回到晋阳,自然会让我父将杨奉奸贼绳之以法,夫人若是从了我,以后便是刺史府的三少奶奶,荣华富贵自是触手可及,夫人以为如何?

  刚才第一句话便已无礼,但褚兰以为他是喝多了,一时冲动,此刻听了他的真心话,褚兰才明白此人不是好人,垂涎自己的美貌。看看门口无人,褚兰心中不禁有点害怕,急忙抽身向门外跑去。

  丁启这才知道褚兰并非是一般女子那样,见她向外跑去,顿时魂飞天外,急忙一个箭步上去,堵住门口,同时侧耳在门缝细听一下,并未听到任何声音。这下子,丁启算是放下心来,轻轻将门关上,然后一脸邪笑地对褚兰道:想跑吗,外面可是没有一个人,你能跑到哪里去?

  褚兰闻言之后,心中更是大惊,身子不由自主向后退去,指着丁启,用女人在遇到这种情况都会使用的一种说辞对丁启道:你你可不要乱来,我家老爷一会就会回来。只是颤抖的声音显示了她心中底气的不足。

  在丁启的眼中,褚兰就是一只无助的、待宰的羔羊,不要说他心里明白杨奉没有一个时辰是不可能回来的,就算杨奉马上就要回来,但在酒精和的刺激下,丁启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将褚兰身下的衣服撕烂,然后尽情发泄。

  杨奉虽然以褚兰为诱饵,却一直在门外关注着屋里的动静,褚兰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岂能让丁启碰到褚兰的身体,哪怕是一丁点也不行,本来这次以褚兰作为诱饵便已是很不得已,毕竟杨奉身边的两个女人中,王绵身份尊贵,加之并未与杨奉有肌肤之亲,只能选择褚兰,却又不能事先相告。是以,就在丁启准备扑向褚兰的时候,杨奉一脚将房门踹开,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转向了门口,只见是杨奉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经过几天的了解,丁启知道杨奉武艺高强,顿时魂飞天外,酒也一下子全醒了,刚才这段时间只不过连半柱香也不到,别说是下山会强敌,就连一个来回也是不够,丁启忽然明白这是杨奉蓄谋已久的圈套。

  杨奉一个箭步跨到褚兰身旁,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先关切地问道:兰儿,他有没有占到你便宜?褚兰的经历虽然也很坎坷,却也从未遇到过刚才的情况,简直被吓坏了,早已是满脸泪水,听到杨奉的问话,轻轻摇了摇头,抽噎道:没有,只是他他想,杨奉不待褚赖完,便已怒哼一声:他想?我看他是想死。遂向丁启怒声道:丁启,我本将你当作兄弟,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狼子野心,欲对我夫人非礼,我岂能容你,且留下命来。

  丁启听到这句话,心中惊恐之极,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结结巴巴道:我我我

  刚说了三个我字,丁启突然一转身,向外跑去。但是,当丁启刚刚出了房门之后,更是傻了眼了,只见高顺和成廉二人分别手持宝剑,对自己怒目相向。丁启这才感到彻底的绝望,急忙回到屋里,跪在杨奉的跟前,磕头如捣米道:大王,我我只是一时酒后失态,有冒犯夫人之心,不过我刚才并没有碰到夫人分毫,还望大王饶了我这一遭。我我父亲是并州刺史,掌管整个并州,若是大王能饶我一命,我什么都能答应。

  杨奉将丁启交给了高顺和成廉之后,已经回到屋里,一手轻轻地在正在小声哭泣的褚兰的肩头轻轻拍着,嘴中还不停地小声劝慰着褚兰,但是,在听到丁启的这句话后,杨奉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