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深情蜜妻宠上天月影潇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深情蜜妻宠上天月影潇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大家再找的主角是林洛嘉立北辰免费小说阅读,由月影潇溱编写的《深情蜜妻宠上天》全本在线阅读,林洛嘉立北辰是书中的主角,《深情蜜妻宠上天》是由作者月影潇溱倾情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要讲述:离婚?这不太好吧江风吓了一跳。江助理,你是英国商学院硕士,在立氏集团,干了将近有十年了吧!是个很有经验的经理人。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一场风波闹成这样,立氏总裁的那场

《深情蜜妻宠上天》小说在线阅读,林洛嘉立北辰是书中的主角,《深情蜜妻宠上天》是由作者月影潇溱倾情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

《深情蜜妻宠上天》第8章 离婚

离婚?这不太好吧江风吓了一跳。

江助理,你是英国商学院硕士,在立氏集团,干了将近有十年了吧!是个很有经验的经理人。

你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一场风波闹成这样,立氏总裁的那场婚姻就已经玩完了。

因为立氏集团绝不可能成为外界的笑柄,让那场婚姻继续维持下去的!

江风认真听完林媛媛的分析,忍不住赞许的点了点头。

十年来,他肩负立老爷的使命,辅佐立北辰少爷,为的就是要让立氏集团屹立不倒,蒸蒸日上。

必要的时候,他即便是牺牲自己,也得顾全大局。

行了,林媛媛小姐,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立北辰没去参加记者招待会,这件事早已被他抛在了九霄云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私人飞机上,立北辰以最快的速度,将美国富豪圈里的顶级名医,约克汉斯接回了国内。

他早已将林媛媛病情的所有资料给了汉斯医生过目,医生给出的结论是,如果不采用亲属骨髓移植方案,也可采用自体骨髓移植的办法试试看,虽没有十足把握,但成功率也还是挺高的。

十小时后,飞机稳稳降落在国家机场。

立北辰带着汉斯医生,才刚下飞机没走两步,就被无数主流媒体的记者们给包围了。

立总,请问你打算何时去明证局办理与林洛嘉女士的离婚手续?

一个大胆的记者,冲在人群的最前面,举着麦克风直指立北辰问道。

离婚?他何时说过要离婚!

江风,怎么回事?立北辰立刻质问起前来接机的江风道。

少少爷,这件事说来话长将风有些吞吞吐吐道。

立北辰狠狠瞪了他一眼,道:先把汉斯医生送去立氏旗下的酒店休息,其余的,等回来再跟你算账!

江风哪里还敢马虎,立刻派遣手下,把汉斯医生平平安安送去酒店。

完成任务后,他才老老实实回家领罚。

怎么,我不在,你就可以代表我做决定了,是吧?立北辰很生气,面上却表现得十分平静。

只有江风最了解他的脾气,这份平静过后,必会掀起惊涛骇浪

少爷,我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本来我也没打算这么做,可是立威廉少爷回来了,而且还参加了集团的董事会议,我担心他会借机煽动股东撤股,所以才

听到立威廉这名字,立北辰面色变了变,但转瞬即逝。

你是怕我斗不过他?立北辰道,声音坦然而坚定。

在商场上,威廉少爷决不是您的对手,这是老爷亲口下的定论。江风的态度同样很坚定。

立北辰蹙眉生气道:既然如此,你何必多此一举!

可是,少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更何况,威廉少爷他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个性

这件事,我不管你用何种方法摆平解决,总之,我是不会离婚的!立北辰懒得再听江风解释些什么,丢下这句话,便拂袖而去。

医院那头,林媛媛拿着手机,手机里清清楚楚播放出立北辰的那句:我是不会离婚的!

一周前,她在立北辰婚房安装了窃听器。

若非亲耳听到,她几乎不敢相信,立北辰竟然不同意离婚!

立北辰和林洛嘉不离婚的话,那她林媛媛算什么!

看样子,情况越来越复杂了

林媛媛点了支烟,用消瘦苍白的手指夹着,静静思考了片刻,痛下决定,看来是到了该下狠手的时候了

林洛嘉看到新闻的时候,内心毫无波动,她早已知道,同立北辰的这场婚姻是长久不了的。

接到李维津电话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那货也是通宵达旦,不到日上三杆不会醒的性子。

维津哥,你睡醒了?林洛嘉接起电话,微笑着轻松调侃道。

可电话那头,李维津的语气却略显急促,洛嘉,康复院的人说打了你好几次电话,都没能联络到你,林叔叔好像病重,需要你马上过去一次!

林洛嘉脸上笑容尽失,忙答: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洛嘉,你先别慌,我陪你去吧,你等我一下,我就在过来的路上!

李维津一路把车开得飞快,不多久,就把林洛嘉接到了车上。

康复院说我爸他怎么了?真是奇怪,我手机都没有收到一通电话

大概信号不好吧,我看这两年,林叔叔情况挺稳定的,你别急,应该没什么大事。李维津安慰她道。

晴朗的碧空,李维津驾驶的悍马,就像条小白龙灵活的穿梭在高速公路上。

由于康复院建在距离城中较远的郊野,车子穿过一座又一座的隧道山头,一路上越走越空旷,路也越来越偏僻。

突然,一辆超大的黑色商务车横穿过来,直接把他们的车给逼停了。

喂,怎么回事啊!李维津本就是暴脾气,立刻开了车门,想要这野蛮的车给他让道。

没想到从大车里冲下来几个彪形大汉,直接就把他和林洛嘉用块方巾给迷晕带走了。

酒店华丽的套房,白色五尺的大床。

林洛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身边是同样被剥光衣服的李维津。

回想当天所发生的事,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什么康复院来电告知她父亲病重,纯属胡扯!

她手机根本没有任何未接来电,骗她的目的,无非就是把她和李维津往偏僻处引,好方便对他两下手罢了!

洛洛嘉

李维津这时候也醒了过来,下意识就呼唤起林洛嘉的名字。

可恶!我这,该不会李维津发现周遭状况后,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林洛嘉忙劝道:没有,我们应该没发生什么,只不过,被人算计了回罢了。

经历过太多波折,现在的林洛嘉身上,已多少有了些处变不惊的冷静。

李维津暗自松了口气,忙红着脸,收回眼神,不敢去再往林洛嘉身上看过去。

林洛嘉环顾四周,衣服果然都被收走了,地上还有单反支架的痕迹,想来她和李维津两个,应该是被摆拍了一场大戏  

林洛嘉立北辰小说《深情蜜妻宠上天》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