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邪婿》免费阅读作者三江水小说

《邪婿》免费阅读作者三江水小说

邪婿最新章节列表在线试读,小说主人公是聂城关小梦的小说叫做《邪婿》,是作者三江水写的一本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聂城空出一只手来,擒住了陈英豪的手腕,然后荒着陈英豪的手,让他自己不断的抽打自己的脸。  几个围观的人连忙掏出手机来拍,陈英豪的拳脚功夫不差,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那些招式全成了花拳绣

《邪婿》第15章 听灵试探?

  聂城空出一只手来,擒住了陈英豪的手腕,然后荒着陈英豪的手,让他自己不断的抽打自己的脸。

  几个围观的人连忙掏出手机来拍,陈英豪的拳脚功夫不差,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那些招式全成了花拳绣腿,也施展不开。

  别拍了!陈英豪只好大声的喊。

  好一会后,聂城才停了下来。

  你给我记清楚了,小梦是我老婆,你再敢打她主意,或者说一些毁坏她名声的话,我就把你牙拔了!

  聂城刚说完,陈英豪全身似乎突然充满了力量似的,猛地将手抽回去,并一脚踹向聂城下盘。

  聂城连忙叠掌去挡,没想到陈英豪的力量大的出奇,他被踹的往后飞了几步。

  怎么会这样?陈英豪为什么会突然力量大增?而且是超出寻常人的力量,与此同时的是速度也高于常人。

  而陈英豪心里也充满了疑惑,但他很快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只以为自己是被激发了潜力。

  陈英豪本身就是个练家子,加上现在力量猛增,双拳带风的朝聂城发起攻击。

  聂城连连躲避,从陈英豪的拳风中感觉出他的力量,要想制服他并不难,可是要催动九冥魔气,而现在又有很多人再拍,若是催动魔气,那绝对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只好不断的躲闪,并没有回手。

  在黑暗处观察的何小诗,见聂城一直被逼退,却没有还手,有点失望。

  不是很厉害吗?干嘛要躲啊?陈英豪愤怒的吼到。

  聂城被逼到了墙角,躲无可躲。

  陈英豪邪笑一声,将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拳头上,朝聂城的面门抡去。

  与此同时,陈英豪的力量和速度也全都降了下来,在聂城眼中又像是慢动作。

  聂城一个侧身滑步,便躲开了。陈英豪一拳捶在了门面的橱窗玻璃上,玻璃破了,他踉跄叠了进去,被里面的货架压在身上,狼狈不堪。

  聂城皱起了眉头,扫了眼围观的人群,并没有多做逗留,大步离开。

  聂城意识到,刚才陈英豪突增的力量和速度绝对不会他自己,一定是有人在帮他。可是最后在他要被打到的时候,那股力量又卸掉了。所以帮陈英豪的人真正目的是在试探聂城。

  难道是听灵?聂城皱起了眉头,上次在岩江市,我已经被听灵注意到了?

  聂城走到路边,何小诗的跑车停在了他跟前。

  上车!

  聂城并不想上车,可是现在还有几个人在拍,他不能太出风头,只好上车。

  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聂城说。

  不好意思啊,聂大哥,刚才人太多,我不方便露面,所以没有去给你解围。何小诗回到,对了,聂大哥练过武功吗?看你的身手,我们剧组的武行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呢!

  会一些基本功而已。聂城拿出手机,关小梦还没有回信息。

  按理说,关小梦现在应该已经听完了录音啊,怎么没回信息?

  我们找过个地方吃饭吗?何小诗问到。

  聂城摇了摇头:不吃了,谢谢你啊,在前面把我放下,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

  聂大哥没心情啊?没事,我送你回去吧,下次再约。

  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何小诗笑了起来,那你搭我的车吧,回头给我付车费就行了!先生你好,请问你要到的目的地是哪?

  聂城没想到何小诗一个大明星,居然一点架子都没有,无奈的回道:你不用太谢我,我救你真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如果你要感谢我的话,过几天我有事可能会麻烦到你,到时候你再谢我就行了。

  先生,请问去哪里,您不说的话,我就一直兜圈咯!何小诗依旧保持着司机般的礼貌笑容。

  聂城也想快点回家,和关小梦把话说清楚,只好回道:豪景别墅。

  好的!何小诗打开导航,定位后,把聂城送到了家门口。

  谢谢你!聂城匆忙下车进屋里。

  何小诗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把车开到一边,点了根女士香烟,观察了一会后再回去。

  关怀山在客厅着急的转来转去,见到聂城回来了,急忙问道:单子怎么样了?

  关叔,小梦回来了吗?

  回来了,一脸不开心,我跟她说话也不理,直接进房了!关怀山回到,是不是输了?小聂,要不趁现在事情还没敲定,你给老吴董打个电话?我们不能失去索力的代言,否则的话,我们公司就很难再起来了,这是我一辈子的心血啊!

  聂城取出和赵经理签的意向合约,说道:我们已经拿些名门府的订单,代理权走不了了。

  真的?关怀山急忙把合约接过去,激动的看着合约上的内容。

  聂城则直接去关小梦房间,敲门道:小梦!小梦!你开下门。

  好一会后,关小梦才打开门,黑着脸问道:我开门干什么?

  从今晚开始,我住你房间啊!聂城轻声回到。

  代理权还没有签下来呢!

  关小梦要关门,被聂城挡住了,小梦,我发给你的信息,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聂城皱起了眉头,他那样污蔑你,你不生气吗?

  他只是为了激你,让你主动与我离婚而已!关小梦回到,还有,我不止看见你的信息了,我还看见你当众羞辱他!你让了挨了那么多耳光,你让他以后怎么在人前抬起头?

  我是替你抱不平,教训他!

  呵!关小梦冷笑一声,打开手机,点开一个人刚发给她的视频,里面正是陈英豪挨打的画面,关小梦直接拖到了最后面几秒,聂城上车的画面。

  看不出来嘛,你平时老老实实的,外面居然还有红颜知己啊!关小梦再次冷笑一声,按照你当年入赘我家时的约定,你对婚姻不忠,应该离婚!明天去办离婚手续!

《邪婿》第16章 签订了

  关怀山此时看完了合同,又听见了关小梦喊离婚,顿时打了激灵。

  双喜临门?

  关怀山连忙把合同放好,跑上楼,问道:小梦,你刚才说什么?离婚?

  是的,聂城外面有女人!关小梦把视频最后面给关怀山看。

  关怀山咳了声,黑起脸来,聂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按照约定,你应该主动和小梦离婚!

  我只是上了一个朋友的车而已,凭什么就说我对婚姻不忠了?

  呵!那我问你,你当时为什么突然下车,是不是要跟她约会?你说你不是跟踪我,那你怎么会出现在酒店里面,而且这个女人就在酒店门口接你!你别告诉我,你们是去那里聊天的!关小梦质问到。

  聂城冷笑一声,摇头道:你要这么问的话,那你怎么和陈英豪出现在酒店里面?

  滚!关小梦突然一巴掌打在了聂城的脸上,而后重重的把门给关上。

  聂城冷静下来,敲着门说道:对不起,小梦,我可以跟你解释的,你把门开一下。

  别打扰小梦休息了,聂城,你来我书房一下!关怀山说到。

  进了书房,关怀山突然意识到,现在这个时候不能把聂城踢走,因为合约是以他的名义签的。而且他和老吴董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就算要踢走聂城,也应该在代理权签下后再想办法踢。

  小聂!关怀山换了个语气,我相信你的为人,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你什么人,我回头去和小梦解释。

  普通朋友!聂城知道关怀山的为人,若是让他知道自己认识何小诗,肯定会让他叫何小诗来自己公司站个台或者来家里面拍几张照片打广告。这样就太麻烦何小诗了,所以聂城并没有打算说出实情。

  普通朋友?关怀山笑了笑,视频里面的那辆车,好像要两百多万吧?在我们西海市,能开这种车的女孩子,绝对不会超出十个,她是谁?

  她不是本地的。

  你这么遮遮掩掩的,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这时何兰突然开门进来,刚才所有的争吵,她全都偷偷听见了。

  他回答的这么心虚,肯定是对小梦不忠,老公,你就别跟他啰嗦了,直接按照约定,让他明天和小梦离婚!何兰说罢瞪着聂城,她还记着聂城上次在家里面让她没面子,昨晚又被吼了。

  现在抓到了聂城的把柄,何兰自然要添油加醋。

  谁知关怀山突然拍在桌子上,站起来吼道: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要进我书房!

  我?何兰又是一阵委屈。

  出去!

  何兰不敢还嘴,憋着一肚子气走了出去。

  你真不打算告诉我那个女孩是谁?关怀山轻声问到。

  对不起,关叔,她的身份比较特殊,我不能随便说。但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小梦的事情。

  行!关怀山点了下头,我相信你,就只是拍到你上她的车而已,做不了证据,我也不能蛮不讲理。这样吧,小梦那边我去跟她解释,你回房休息吧,等代理权签下来了,你们再同房。

  谢谢关叔!那我去休息了。

  聂城正要离开,突然瞥见关怀山墙上挂着的一副画,画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里面隐隐透着的一股九目冥气,却正是聂城所需要的。

  可是这幅画透出来的九目冥气是残缺的,应该是将一副古画用巧技给分层了,一些作假的高手,可以将一副古画分成两张甚至三张一模一样的。

  怎么了?你还懂画?关怀山问到。

  关叔,你这画是从哪里得来的啊?若是能将残缺的冥气找到,那么聂城就可以直接打开冥眼,看穿一切了。

  买的,画了一百来万呢!

  在哪买的?

  只要顺着这副画的线索往上找,就一定能够找到残缺的部分。

  一个朋友那里买的,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感觉这副画比较奇怪。

  喔,没什么就回房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关怀山并不愿意和聂城说太多对他无益的事情。

  回房后,聂城一直想着那幅画,睡不着,等到半夜,屋里人都睡着了之后,他悄悄起身,回到关怀山的书房,轻轻的摸着那幅画,感受着里面的九目冥气。

  为什么一副画里面会有九目冥气?

  聂城想不明白,拍下一张照片后,便回到自己房间里面。

  第二天关怀山设宴请老吴董,同时续签代理权。

  代理权终于签下了,关怀山也松了口气,宴席上,老吴董对关怀山夸了聂城几句,意思就是应该重重培养聂城。

  但聂城一直想着九目冥气的事,所以只是礼貌的点头感谢。

  宴席期间,何小诗打来电话,聂城见人多,便走出去接。

  喂,聂大哥,今天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啊?

  今天不方便,过几天吧!

  什么时候啊,我过几天就要走咯!

  跟谁打电话呢?关小梦突然出现在聂城身后,我爸说没证据,不能冤枉你,你如果想证明自己清白的话,把手机给我!

  小梦。

  聂城刚说完,突然一辆面包车冲了过来,下来几个人,拿着刀,蒙着面。

  聂城正要动手,关小梦却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上车!

  有话好好说,别伤害到她!聂城举着手上车。

  而关小梦也被推了进去。

  你们是什么人?关小梦大声问到。

  少废话!一歹徒一拳把关小梦打晕了。

  聂城看着这几个人,可以很轻松的就把他们全都放倒,正要动手之时,却突然想到昨晚的事情,难道又是听灵在试探他?

  兄弟,求财吗?别伤人!聂城试探的问到。

  你也闭嘴!歹徒一棍子砸在聂城头上,聂城假装晕了过去。

  歹徒们迅速把聂城和关小梦五花大绑,驾车离开。

  待车子停下后,歹徒蒙着他们的眼睛,把他们带进了一进地下室,然后用水泼醒他们。

  你们要多少钱?关小梦惶恐的问到。

  钱?呵呵!我突然想到要点别的东西了!一蒙面歹徒,把手伸向关小梦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