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希尧写的小说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完整版在线阅读

希尧写的小说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完整版在线阅读

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免费小说全文阅读,《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小说由作者希尧所著,主角是苏瑾叶陆聂琛,本文主要讲述了:苏瑾叶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后知后觉不断将自己身子缩向床头,双目早已猩红,难堪得全身颤抖,皮肤透着羞辱后愤怒的红痕。她承认她冲动了,丧失理智后想也没想,就已经出了手,可可陆聂琛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纵使陆聂琛恨她,想尽办法凌、辱她,但也不应该拿刀子在她心里翻搅陆聂琛缓过劲来,脸......

《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小说由作者希尧所著,主角是苏瑾叶陆聂琛,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第6章她的伤

苏瑾叶自己也没反应过来,后知后觉不断将自己身子缩向床头,双目早已猩红,难堪得全身颤抖,皮肤透着羞辱后愤怒的红痕。

她承认她冲动了,丧失理智后想也没想,就已经出了手,可可陆聂琛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纵使陆聂琛恨她,想尽办法凌、辱她,但也不应该拿刀子在她心里翻搅

陆聂琛缓过劲来,脸上已经攀上了巴掌印,却半点不顾及脸上,痞气得舔了舔唇角,下一刻,他骤然扣住苏瑾叶的颈脖,掰开她的身体--

苏瑾叶痛得面目狰狞,泪眼婆娑,这令陆聂琛痛快,又令他不痛快。

索性将女人翻了个身,挂在身上破碎的衣料也顺势落下,女人的后背完完全全暴露在陆聂琛的视野之下。

陆聂琛视线无意落在女人身上,倏然,泛着怒意的瞳孔眯紧--

这后背,竟没有一处完好!青紫的淤痕刺得眼疼,每一处都有像是被抽打的条状痕迹,还有焦黑的烂肉,从新鲜程度上来看,不出两天

不,甚至是昨天晚上就可能出来的。

陆聂琛紧绷着得脸呈现一刻的愣怔,突然想起苏瑾叶车上的那番话。

"陆先生,你要是觉得我受得惩罚还不够,可以拿柳枝条抽我,拿烟头烫我,只要你可以解气!只要你可以解气"

所以她口中所言,全部都是她所经历过的?她才会央求他这般折磨自己,反正已经不是头一遭了。

陆聂琛眼中突生暴戾,心中火冒三丈,经受这般非人的折磨她竟然只字不提.反手掐住女人的下颚,他发出质问:"伤是谁带给你的!"

苏瑾叶因痛得精神涣散,早已经昏了过去,陆聂琛觉得无趣,草草了事,起身抽根烟安抚心情,却几次火苗和烟相擦而过。

妈的!

陆聂琛大步迈出,刚打开门,宥铮正在门口守着,陆聂琛给了一个眼神示意,宥铮就马上明白,陪同陆聂琛进了书房。

陆聂琛顺着书房落地窗向下看,烟在修长的指尖把玩着,敛起的黑眸火光跳跃转瞬即逝,见不得一丝情绪。

宥铮以对陆聂琛的了解,明显感觉到了他强烈克制着的怒意。

眉头微蹙,不仅奇怪,到底是什么事,让陆聂琛发这么大火?

"去南湾精神病院调查,是谁借由工作名义,对苏瑾叶动用私刑!"陆聂琛薄唇抿成一条线,眸底蹭的染上怒火。

他的人,轮不到其他人私底下教训!哪怕是条狗,也只有他踹着跑的份!

动用私刑?

宥铮愣了一下,竟然有人在精神病院苏瑾叶动了手?

不过宥铮也不算太意外,陆聂琛和苏瑾叶关系差强人意,南湾的人都一清二楚,为了讨好陆聂琛,再加上心中烦闷,少不了要拿苏瑾叶消遣。

不过陆聂琛发这么大火,倒是宥铮没有想到的,他还以为陆聂琛对于苏瑾叶被动手,会觉得痛快。

"是!"

宥铮并未多言,他清楚分寸,点头答应,退离了书房。

--

翌日,苏瑾叶是被一股力道扯到地上醒过来的。

她困难得睁开眼,只觉得全身不对劲,又冷又热。介于以往的经验,她知道自己一定是发烧了。

《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第7章听听,多么高贵!

"都已经到什么时候了还睡呢!真当自己是苏家大小姐了?你也不看现在几点了,狗都没你能睡!"掐腰辱骂的,是别墅的佣人赵雪,也是沈如雅介绍过来的闺蜜,清楚苏瑾叶两年前干了什么,自然厌恶得不给一点好脸。

"对不起,我身体不太舒服"苏瑾叶一整夜都没有盖被子,还被粗鲁对待,至今身体还火辣辣得,处境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见苏瑾叶整个人病恹恹的,说话都没有力气,赵雪转了转眼珠子,二话不说从浴室端过来一盆凉水,直径泼在苏瑾叶脸上。

突然激起的冷意让苏瑾叶瞬间清醒,大口呼吸,铺天盖地的冷意袭来,诧异的望着面前的女人。

赵雪却丝毫没有歉意,勾唇冷笑:"看着我做什么?你没有精神,我这是让你以最快的方式清醒,你应该谢我才对。"

虎落平阳被犬欺,更何况苏瑾叶是拔了翅膀的鸽子,早已没了反抗能力,她捏紧了掌心,最后什么也没说,慢吞吞的起身。

"切--"赵雪见苏瑾叶像死人一样没有反应,嘲讽一笑,从衣柜里翻出来西装,本来想要塞进苏瑾叶的手里,嫌她脏,丢到了床上,"陆先生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让你把外套送进不夜城十五号包厢,你现在赶紧过去,耽误了时间,陆先生生气谁也担待不起!"

不夜城

尽管身体酸痛作祟,苏瑾叶回想如果拒绝陆聂琛的严重性,最终还是平静的拿起西装。

刚走出门口,她略显难堪得回身,伸出手。

赵雪一见苏瑾叶此举,莫名其妙的瞪了她一眼。

"干什么?"

"钱没钱坐车,我走过去会拖延时间。"

"哎呦喂。"赵雪像是听到一个笑话,捂着嘴笑得全身发颤,嘲弄的目光在苏瑾叶身上打量着,"没搞错吧?曾经的苏家大小姐,居然还会问别人要钱了?以前不是几千块钱的东西掉在地上,就懒得弯腰去捡的吗?"

赵雪并非是今日第一次见苏瑾叶,首次见苏瑾叶,她高高在上,名牌傍身,从豪车上下来万众瞩目的高贵,几乎夺了所有人的视线。

但凡是看到过的人,无人不为之惊叹苏瑾叶的美,包括站在沈如雅身旁的她。

可苏瑾叶谁也不屑看,目光只盯着前头漫步而行的顾珩安,刚想要追上去,腕上的手链却忽然掉在了地上。

苏瑾叶没有注意到,赵雪愣了一下,就听见旁边人提醒苏瑾叶:"你的手链掉了!"

苏瑾叶一低头,高跟鞋正踩着手链的位置。苏瑾叶眼中存在一刻的犹豫,是因为她身上穿着超短裙,考虑要怎么去拿才不会失了分寸,似乎找不到好的方法,她吟吟一笑,甚是不在意,干脆道:"不要了。"

听听,多么高贵!

赵雪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也正是因为她偷偷将手链捡了起来,戴在手上,那是她这辈子用过最贵的东西,曾经的苏瑾叶却不屑一顾,凭什么人与人要这么不公平!

赵雪眼中盛放着不甘心和妒忌,她要看看,今日的苏瑾叶,还会不会为五斗米折腰!

抵死缠绵:陆少追妻别太凶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