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许牧之陈潇潇小说全文-赘婿岂是池中物无广告免费阅读

许牧之陈潇潇小说全文-赘婿岂是池中物无广告免费阅读

赘婿岂是池中物免费小说全文阅读,《赘婿岂是池中物》小说由作者勿念所著,主角是许牧之陈潇潇,本文主要讲述了:出了肖主任的办公室,陈潇潇已经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心有余悸的看着许牧之,若不是许牧之救了她,恐怕"谢谢你,许牧之。"陈潇潇郑重的道谢,不知为何在刚才的一刹那,她竟然感觉嫁给许牧之,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略显瘦弱的身躯,竟然能在危难的时刻,及时出现在她的身前。"不用谢,你不是还有事情......

《赘婿岂是池中物》小说由作者勿念所著,主角是许牧之陈潇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赘婿岂是池中物》第六章黑心医生

出了肖主任的办公室,陈潇潇已经从惊魂未定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心有余悸的看着许牧之,若不是许牧之救了她,恐怕

"谢谢你,许牧之。"

陈潇潇郑重的道谢,不知为何在刚才的一刹那,她竟然感觉嫁给许牧之,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略显瘦弱的身躯,竟然能在危难的时刻,及时出现在她的身前。

"不用谢,你不是还有事情吗?"

许牧之淡淡一笑说道,在第一医院出现病人意外死亡的情况,还真是少见,也难怪病人家属过来闹事,他倒是对这个事情有了一些兴趣。

"恩,我要去看看那个病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潇潇点了点头,目光中有一抹坚定,她身为医者自然是要为病人负责,42号是她的病人,原本已经病好了,马上就能出院,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情,着实有些难以接受。

不等陈潇潇找过去,就有几个小年轻走了过来,看见陈潇潇立马就吵闹起来。

"来人啊,那个黑心医生就在这里,快过来!"

"打死这个黑心的医生,故意治坏病人,就因为不给红包!"

"这件事没有个百八十万别想摆平!"

陈潇潇一见这番场景,顿时就有些慌神,她可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倒是许牧之一脸平静,以前在万古神界被人诬陷时面对的人,可比这些家伙凶残多了。

"陈医生啊,你真是黑心,我家老王就算是没有给你送礼,你也不能害死他啊。"

一个中年夫人冲了出来,抓着陈潇潇的手臂就是一顿哭诉,陈潇潇认识此人,此人正是42号床病人的妻子。

"不是的,我根本就不了解情况,你能告诉我详情吗?"

陈潇潇慌忙的说道,但是那个中年妇人根本就不听陈潇潇解释,一口认定是陈潇潇害死了他丈夫。

"就是你这个黑心医生,害死了我大哥。"

"世道险恶,没想到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子,心肠这么歹毒。"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蛇蝎心肠,没错,就是说这个医生的。"

那些医闹小年轻顿时叫嚣起来,让不少医院中的人看了过来,许牧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旋即将陈潇潇从中年妇人的手中抢回来,将其护在身后。

"我是医生,带我去见病人,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陈潇潇此刻快要委屈的哭出来了,好在有许牧之站出来,心中感动,不过许牧之也不是医生,看了有什么用呢。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42号床,此刻有一位年迈的医生正好宣布抢救无效,此人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顿时,那位中年妇人痛哭流涕,抓着陈潇潇的手不让她走,许牧之走到病人面前,沉神凝眉看了起来。

身为医仙,他的双眼甚至比第一人民医院中的医疗仪器还要敏锐,瞬间便洞悉了病人的五脏六腑,看透了其中的各种情况。

只见许牧之伸出二指,重重的点在没有呼吸心跳的病人胸前。一道淡黄色的气息涌入进去,护住了病人的心脉。

这一幕让那些医闹小青年看见了,连忙冲上去。

"你干什么!"

就连那个站在旁边的年迈医生都是一脸迷惑,这个家伙哪里来的,竟然对尸体不尊重,如此一来只会让病人家属更加气愤。

"还有的救。"

许牧之说出了一句让众人惊讶的话出来,无论是陈潇潇还是病人家属,都是位置一惊。

"你开什么玩笑,我已经诊断完了,这人根本就没得救,已经死了,难道你还能让死人活过来?"

宣布42号病人死亡的那个医生上了年纪,在医院中上了年纪代表的就是权威,这一刻没有人相信许牧之,只有那个中年妇人一脸的震惊,跪在地上爬向许牧之。

"真的吗?求求你救救老王,没有他我活不了啊!"

陈潇潇一时间联想到刚才发生在饭店中的一幕,满眼的迷茫,难道许牧之真的会医术?并且十分厉害?

许牧之伸手抚摸香囊,不多时一个玉盒便出现在手上,将其打开,里面是密密麻麻的银针,那个上了年纪的医生一脸不屑,银针?这是准备针灸死人吗?

果不其然,许牧之拿出了的这套银针名为九转飞魄针,乃是在万古神界他随身携带,不但可以救人,还可以杀人!

只见许牧之用神乎其神的手法,迅速落满银针,一共一百零八针,紧紧片刻就施针完毕。

看着已经被扎成了刺猬的病人,那个老医生有些说不出话来,不过他倒是要看看,许牧之怎么救人,还是救一个死人。

老医生研究西医大半辈子,坚信西医比中医有效,因此不屑针灸等等手段。

陈潇潇看见许牧之落针,眼前一亮,他果然是会医术,而且看上去并不弱!难怪能够得到卢家人的信任,那当时许牧之拿出来的那枚药丸也是真的了!

第一次陈潇潇觉得许牧之不再是一个废物,而是充满了种种神秘。

那些个医闹小年轻也不在吵闹,他们是肖主任派来帮着闹事的,可没想到竟然能看到有人救治死人。

许牧之心中明镜似的,此人阳寿未尽,不应该死。

他的病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导致他现在这副模样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用药过度,导致了假死,虽然心脏停跳,但时间还来的及!

许牧之所用银针上,尽数被过上了一层淡黄色的气团,只不过以在场之人的眼睛,根本就看不见。

不多时,许牧之伸出手捏成拳头狠狠的敲打着病人的胸口。

"喂,你干什么!有你这么治病的吗?"

"你这是杀人!"

"我的老王唉,你怎么这么惨,死了都要被人欺负,这家医院太黑了"

这些医闹顿时找到了借口,连忙上去阻止许牧之,那个中年妇女见状,还以为许牧之作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顿时又嚎啕大哭起来。

就连那个老医生都气得发抖,在他看来,许牧之就是胡闹,明明已经死了,他还要挣扎,现在知道救不活,恼羞成怒了。

"谁敢靠近一步?"

淡淡的声音响起,许牧之回头一眼,其中冷冽的寒光闪烁,那些医闹小年轻顿时被震慑,停下了脚步不敢再进分毫,一个个面色涨红,满头大汗,仿佛被什么恐怖的生物凝视着。

这是陈潇潇第一次正视许牧之的双眼,她在里面仿佛看到了一个初来乍到的菜鸟,在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强者中生存,翻过尸山血海,最终达到了人人景仰的位置。

但他的心中,仿佛有了一些执念,那个执念竟然好像是个女子

《赘婿岂是池中物》第七章下毒

被许牧之一眼震慑,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病房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许牧之继续一圈圈锤在病人的心脏位置,十分有节奏,不多时便右手锤击,左手放在了病人的肚子上,其中有些淡黄色的光泽闪动,狠狠的往上一抬。

下一刻,便能够看见病人的体内游荡起一阵阵黑色的气息,尽数附着在银针暴露在外的部分上,哪里的一团淡黄色气息变成了黑色。

是药三分毒,何况此人用量过度,直接就造成了药物淤积成毒,导致了此人的假死,现在医疗器械自然是检测不出,不然肖主任可不会这么做。

"快看,银针上面全黑了!"

"能让银针发黑的应该是毒素了,有人给他下毒?"

"根据陈医生的填写的表格来看,这个病人治疗十分合理,用药也没有不对,为什么会中毒呢?"

"难道是有人想要陷害陈医生?"

各种猜测在众人之间传递开来,陈潇潇总算是送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是她用错了药,看来不是的。

"咳咳"

毒素被排出,随着许牧之敲击心脏,每一下敲击都注入了一丝淡黄色气息入内,很快这个病人的心跳开始恢复,原本惨白的面色也有了一丝血色。

"好了。"

许牧之退了出来,不过银针还没有取下,现在42号床的病人依旧还是一只刺猬。

"活了!活了!"

中年妇人冲到了病床旁边,渐渐的那个病人睁开了眼睛,发现这么多的人围着自己,有些疑惑,因为用药过度,所以他十分虚弱。

"我这事怎么了,我今天应该出院才对啊。"

这个病人老王疑惑的说道,陈潇潇走了过来,给老王检查了一番,发现一切正常,一个被诊断为死人的病患,现在经过许牧之的一番手段后,竟然活了过来。

"这这"

老医生不可思议的看着42号病人,今天的这事完全颠覆了他行医多年坚信的准则,更是再也不敢小觑中医手段,恨不得自己就是学中医的。

"活神仙,多谢活神仙救了我家老王,多谢你。"

中年妇人连忙跪在地上给许牧之磕头,后者将其扶起,若不是因为陈潇潇,他也不会出手,这些人的生死,与他无关。

只是陈潇潇的事情,就与他有关了。

"王先生,你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陈潇潇对老王说道,她很想知道她分明就是合理的治疗,为什么会弄出人命关天的事情来,这也是众人的一个疑惑。

每张病床前都会有一个小本本,记录着用药等等一切,做不得假。

"咳咳是肖主任说给我换新的药,我寻思主任比医生会更加专业,也就同意了,然后就感觉很难受,然后就没有了。"

老王是个很纯朴的人,老老实实将所有的事情讲了出来。

事到如今,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他们冤枉了陈潇潇,还好没有铸成大错。

"肖主任"

那个老医生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没想到这个肖主任竟然这么可怕,不惜谋害病人嫁祸陈潇潇。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那些医闹都是肖主任请来的,现在见情况不对就已经开溜。

陈潇潇眼中有着怒火,她十分低调,因此并没有四处宣扬她是陈峰女儿的事情,若是早点公开,恐怕肖主任也不敢对自己下手,更不会早就现在的局面。

"经过今天的事情,恐怕以后这个肖主任在第一人民医院在也混不下去了。"

"还想混下去?怕是药抓起来坐牢。"

"也对,这种人就因该关起来,狠狠的教育一下。"

四周的看客纷纷议论起来,都知道了肖主任的秉性,不过此刻肖主任已经痛苦的昏迷过去了,裤裆内一滩血迹,等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此处事了,倒是让陈潇潇对许牧之大为改观,因为肖主任一事,陈潇潇也没有心情在医院待下去了,请了一天的假,直接和许牧之回了家。

江北市城市中央贯穿了一条大河,大河上有一个人工造成的巨大岛屿,上面是私人住宅区,居住着江北市权势滔天的卢家。

此刻充满古色古香的一处院落内,卢家的老爷子卢雄正在观花赏鸟,几个卢家的小辈走了过来,恭敬的站在卢雄身后。

"都已经查清楚了?"

卢雄淡淡的说道,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子孙女。

身材高大的俊男正是当初在饭店与许牧之有过接触的卢盛天,旁边的女子则是卢家的大小姐卢婉儿。

"查清楚了,那个奇人叫许牧之,是当年许家的残留,陈家与许家有些关系,现在许牧之就住在陈家,只不过"

卢盛天话到一半,没有接着说下去。

"陈家陈峰的那个夫人我们都见过,一副暴发户的模样,对许牧之很不友好,原本陈峰将陈潇潇嫁给许牧之,但是那个李慧极力反对,因此两个人明面上结婚却没有同过房。"

卢雄听到此处,脸上顿时有了一些喜色。

原本他的身体就不好,在饭店更是被人谋害,好在有许牧之出手相救,给了一枚药丸。

正是因为那一枚药丸,让他感觉自己年轻了二十岁,身体也充满了精力,如沐春风,那种药丸,简直千金难求。

"没有同房那不就等于还没结婚吗?这可是我们的好机会,当年指点我的路上给了一个乞丐一口馒头,就成就了现在的卢家,这一次遇到奇人,我们卢家一定要好好把握!"

陈家瞎了眼这么折腾小神医,那我们卢家不正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吗?"

卢雄大笑着说道,他的孙女卢婉儿面色变了变,有些不情愿,虽然见过一面,但就这样让她嫁人,自然是不愿意。

"爷爷,会不会太草率了?"

卢盛天沉默了一会说道。

"草率?你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暗中隐匿了一个什么世界,你们更不懂我对那个世界有多向往,你们若是有我得经历,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婉儿,千万别以为爷爷是用你去换取家族利益,那个世界走出来的人,每一位都有着莫大的本事,能够嫁给这种人,是你的福气"

看着卢雄自信满满的样子,卢婉儿也有了一些迟疑。

她爷爷从来都不会强迫自己的子女做不愿做的事情,现在既然会这样,其中自然是有一些隐情,想到这,卢婉儿心中对许牧之倒是有了一些好奇。

赘婿岂是池中物小说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