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柳若水君天翔帝都第一丑女柳若水免费小说

    柳若水君天翔帝都第一丑女柳若水免费小说

    《帝都第一丑女柳若水》小说是作者香盈袖 的完结段虐作品,小说中的主人公是柳若水君天翔,全文都在铺垫一个悲伤的故事。内容介绍:但凡女子,没有不在意自己容颜的,若水自然也不例外。前世的她,容貌虽不算倾国倾城,却也明艳动人。万万想不到,自己一朝穿越,竟然变成了一个貌若无盐的丑陋女子。纵然她心胸再豁达,也难免有一丝失落。她脑海中对自己现在的容貌印象一片模糊,想是若水容貌被毁后,再也不曾照过镜子。看看镜中的自己吧,到底丑到了何等地......

    《帝都第一丑女柳若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但凡女子,没有不在意自己容颜的,若水自然也不例外。前世的她,容貌虽不算倾国倾城,却也明艳动人。万万想不到,自己一朝穿越,竟然变成了一个貌若无盐的丑陋女子。

    纵然她心胸再豁达,也难免有一丝失落。

    她脑海中对自己现在的容貌印象一片模糊,想是若水容貌被毁后,再也不曾照过镜子。

    看看镜中的自己吧,到底丑到了何等地步。

    她走到桌前,慢慢的把脸移到了铜镜前面。

    饶是她己有心理准备,还是被镜中的那张脸吓了一跳,浑身起了一层小疙瘩。

    当真是……可怕!

    她“啪”的一声把铜镜倒扣在桌上,再也不想看镜中的自己第二眼。

    不过,方才一眼扫过,她已经迅速做出判断,她这张脸,绝不会无缘无故变得如此可怖,分明是……中了毒!

    她坐下来,把左手平放在桌上,右手食中两指搭上脉博,闭上眼,静下心来,细细感觉。

    突然,她眉梢一挑,睁开眼睛,双眸闪闪。

    果然有问题!

    还来不及仔细推敲,突然听身后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若水迅速转身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人,手中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碗,站在房间门口。

    黑衣男人一眼看去,见床上无人,锐利的目光一扫,发现坐在窗前的若水,也不觉得诧异,走过去,将手中的碗放在若水面前,简短的说道:“药。”

    若水凝目看着眼前的男人,刻板,平凡,一张脸就像是木头雕出来的,毫无表情,只有一双眼睛浓黑如墨,湛然有神,一眼望去,深沉似海。

    她在若水的记忆里搜了搜,发现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请问你是哪位?是你救了我吗?”若水站起身来,彬彬有礼的问。

    黑衣男人神色木然,不说,也不动。

    “这是哪里?”若水想了想,问了第二个问题。

    “客栈。”男人终于开了口,声音冷硬,毫无暖意。

    简直像一块冷木头!

    若水暗自腹诽,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药碗,端起来一饮而尽。

    她只轻轻一闻,便知这碗药中有仙鹤草,三七,白茅根等几味药材,颇有止血和愈合伤口的功效,倒也算得上对症,只是若再加上蒲黄和槐花这两味的话,效果会更好。

    黑衣男人目光一闪,心中掠过一抹异样。

    她和他素不相识,她居然如此信任他,他端过来的药,她问也不问就一口喝干?

    若水把空药碗放在桌上,看到房中圆桌上有一壶茶,走过去倒了一杯,漱了口,才觉得口中的苦药味道淡了些。

    “你己无碍,在下告辞。”男人一直静静的站着,忽然开口抛下一句,转身欲走。

    “哎,你等等。”若水料不到这人说走就走,下意识的叫住他。

    “还有何事?”男人停步,却不回头,声音中透出一丝淡淡的不耐。

    他生平最烦的就是女子,这个老八丢给他的大包袱,他更是一眼也不愿多瞧,若不是她先前一直昏迷不醒,他早就抛下她扬长而去。

    这黑衣男人不喜欢自己。

    前世阅人无数的若水迅速做出了判断,本来么,以她现在这副尊容,自己都不愿意多瞧,更别提能获得男子的青睐。

    但是从男子的目光中,她看到的只是淡然,他看她的时候,并没有像看到怪物一样,充满了害怕、恐惧,厌恶和鄙夷。

    虽然他木着一张脸,但通身流露出一股卓然不群的气质,定非常人。

    她心中一动,对这个神秘的黑衣男子忽地多了一抹好奇。

    “这位恩公,不知尊姓大名?我是当今左相之女柳若水,多谢恩公相救之恩,待我禀明家父,定当重重酬谢。”柳若水明眸一转,轻轻抛出第一个诱饵。

    果不期然,男子的目光中瞬间闪过一抹不屑之色,脸上仍然木然毫无表情。

    “不必。”男人的声音越发不耐,冷冷道:“你非我所救,不必谢我,告辞!”说完拔脚就走,再无片刻停留。

    柳若水挑了挑眉,她就知道是这样!

    “恩公,且让若水送送你……哎哟!”她站起身来,作势欲送,不料却被脚下的凳子一绊,整个人向前扑跌下去。

    黑衣男子飞速回身,身法快如闪电,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阻止了她摔倒在地。

    “多谢恩公,又救了若水一次。”若水扶着男人的手腕,直起身来,轻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