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温暖靳封小说温暖靳封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温暖靳封小说温暖靳封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个人风格非常明显的一个作者夜画 所推出的小说《温暖靳封》非常吸睛,文中温暖靳封两人的感情纠葛也十分有看点。小说内容试读:生气了?现在不装大度了吗?你要是不能生,就不要占着位置,趁早和靳先生离婚。你不配住在这里,你根本配不上靳先生!从门外踏进来一只脚,皮鞋锃亮,接着是男人挺俊的身型。器宇轩昂,冷如出鞘的剑,动人心魄。空气仿佛凝滞。温暖鼻塞更严重了,说话带着鼻音:怎么回来了?靳封冷着脸,棱角分明的面孔犹如了一层霜,目光落......

    《温暖靳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生气了?现在不装大度了吗?你要是不能生,就不要占着位置,趁早和靳先生离婚。你不配住在这里,你根本配不上靳先生!

    从门外踏进来一只脚,皮鞋锃亮,接着是男人挺俊的身型。

    器宇轩昂,冷如出鞘的剑,动人心魄。

    空气仿佛凝滞。

    温暖鼻塞更严重了,说话带着鼻音:怎么回来了?

    靳封冷着脸,棱角分明的面孔犹如了一层霜,目光落在鼻涕的女人身上。她眼尾发红,鼻尖被宁地通红,湿润的大眼睛里漾着光,很招人疼。

    回来取文件。

    哦。温暖扔了鼻涕纸,掩去眸底神色,鼻音浓重,那正好,有一位女士找你。男人的视线掠过她的肩膀投出去,冷如刀锋。

    靳、靳先生!闫微微面色煞白,腿软地倒在沙发上。

    温暖不想留下来听他们的你侬我侬,拢着衣服快步离开。

    擦肩而过的时候,男人身上的烟草味伴着一缕浓郁香水味冲入鼻腔,她难耐地打了个喷空。房门合上,隔绝了她的听力,也隔绝了室内的春色。

    靳先生

    随着温暖的脚步声远去,靳封拾腿一步步走近,高大伟岸的身形罩下来,闫微微从脚底凉到头发稍。

    靳总身边的女人很多,形形色色,环肥燕瘦。

    他是个很好的金主,出手大方,纵容度高。

    唯有一条,邯郸路上的小公寓里住着他的金丝雀,他明媒正娶藏在家里的靳夫人。谁都不能碰一下,触者即死。

    这是靳总裁的硬性规矩。

    至今还没人触过这条底线。

    没有人知道靳总在新夫人身边到底放了多少保镖和眼线。

    她们只要动了这个心思,连靳夫人的面都见不到,就会从高助理的名单上划掉,从此后消失在名利场,消失在这座城市的某个犄角旮見,不见天日地苟活。

    靳总宠你的时候,能让你觉得仿佛抬抬手就能够到星星,他不要你了,只会让你生死不能。

    从他踏进这个们,闫微微就知道,她完了。

    男人没有去拿什么狗屁文件,而是试了试餐桌上粥碗的温度,坐下来,慢条斯理地就着小菜,把温暖剩下的半碗粥喝干净。

    唇舌里咂摸出女人唇膏的恬淡滋味,裹着眷恋,贪婪地咽下去。

    周嫂想提醒他温暖今天感冒了,没来得及。她接过空碗去盛粥,男人点了支烟,这才撩起眼皮,烟雾蒸腾里,觑向女人的眼神厉色分明。

    说说吧,怎么进来的?

    温暖在特护病房外站了一会儿,透过玻璃看里面闭目躺着的男人。

    主治医师王擎是她的发小,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那种。

    王学不满:不是我说你,天天终究不是你的孩子,你费那么大劲儿干什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等他醒了,带着XF孩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他记得你是谁?

    你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是斩夫人。靳封要是知道了,能让你这么作?自己不生,把前男友的儿子当宝一样宠,你真是嫌他脑袋上没绿日子过得不踏实。

    上个月初,三岁的天天被忘在幼儿园里,他可能是想爬窗户出来,卡在阳台栏杆和三楼的空调外机之间。

    当时的情况危急,孩子随时都可能会掉下来,来不及等消防队,温暖直接从楼外爬了上去。

    她吊在三楼阳台外面,拼尽最后的力气把天天推进房间。

    然后自己没撑住,从三楼阳台摔了下来,膝盖粉碎性骨折,以后都做不了剧烈运动。温暖别开脸看向窗外,眼尾有点红:他今天怎么样?

    王学就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气得血压直飘一百八:老样子,体征正常,没有苏醒迹象。温暖克制着自己的期寄:到底什么时候能醒?

    也许一辈子都醒不了呢?

    从地下停车场出来,温暖打了个喷嘘,额角眉心都在疼。

    是啊,也许他一辈子都醒不了。

    那她就要和温家耗一辈子。

    她在她母亲灵前发过誓,付博文一天不醒,她就照顾天天一天,他一辈子不醒,她终此一生都不能要自己的孩子。

    这是她欠付博文的,是她欠温家的。

    温家就付博文一个独生子,小时候算命说活不过二十,要改名改姓,找人替他抗劫。温暖就是那个被抱回来扛劫的养女。

    只是没想到,他们把亲儿子改姓当养子养了二十年,眼看就要度过劫难,付博文为了救温暖,被撞成了植物人,一睡不醒。

    温暖成了温家的罪人。

    汽车刚驶上街道,温暖接到温宅保姆打来的电话,让她把天天送回去。

    家里防她跟防贼似的,三令五申不让她去幼儿园接近天天。出事后她就没再见过孩子。等她急匆匆赶回家的时候,温家乱成一团。

    花瓶擦着温暖的额角飞出去,在墙上撞得四分五裂,碎片进地哪里都是。

    她的父亲温正和见到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天天呢!

    温暖脸颊一疼,拿指尖试了一下,手上带血。

    学校说是一个男人把孩子接走的,说是你派去的人,你把天天带到哪里去了!继母季敏恶狠狠地抓住她:你以为送走天天,你就自由了吗?干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你也不怕遭雷劈!

    大嫂季小雨在保姆的搀扶下下楼,见到温暖哭的梨花带雨。

    她五官没有温暖清丽精致,但胜在体态,娉袅袅好似风一吹就倒。眼尾有一颗泪,多了些娇弱多情,盈盈春水似的惹人怜爱。

    季小雨面颊上挂着泪,放柔了神情,委屈地抱着她的腿:暖暖,你放过天天吧,你放过他!等博文醒了,我一定让他好好谢谢你。

    他还那么小,你怎么狠得下心。

    温暖勉强压着性子。

    季小雨大可不必一次次提起付博文,提起来天天是博文和她的孩子来刺激她。

    他们闺蜜十多年,她喜欢付博文,季小雨一清二楚,她在季小雨面前一张白纸一样。她是真没想到,付博文刚昏迷,季小雨就带着孩子上门。

    他们早就在一起了,甚至还生了孩子。

    温暖不知道季小雨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态,听她讲喜欢付博文的时候,还能为她出谋划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