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爱风文学网-陈旭柳成烟小说老公瘫痪后,白月光来了在线阅读

    陈旭柳成烟小说老公瘫痪后,白月光来了在线阅读

    来源:longzhu 作者:佚名 时间:2023-11-20 21:31:10 主角:陈旭柳成烟

    陈旭柳成烟小说老公瘫痪后,白月光来了在线阅读

    老公瘫痪后,白月光来了陈旭柳成烟

    《老公瘫痪后,白月光来了》精选章节试读

    第二天,警察同志毫不意外地找上门。

    “柳小姐,有人控告你涉嫌谋杀,敲诈,请你和我们走一趟吧。”

    我耸了耸肩,无所畏惧地和警察走了。

    刚到派出所,还没看清里面的人,婆婆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警察同志,就是她!她想要害死我儿子,还想砍死我,图谋我儿子的财产!”

    林乔乔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附声道,“对对!她还敲诈了我三百万,明摆着就是想卷钱跑路,警察同志,你可要帮帮我们啊!”

    警察审视的眼光向我投来,我丝毫不慌,立马嚎啕大哭。

    “冤枉啊警察叔叔,我一生行善积德,祖上八代都是大大的良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情?冤枉啊!”

    警察揉了揉太阳穴,拍了拍桌子,让我们安静。

    “安静!一个一个来!”转头又望向婆婆。

    “你说柳小姐谋杀你儿子,你有什么证据吗?”

    “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吗?她早上被陈旭带人打,下午陈旭就被车撞,出了事情立马就给肇事司机签了家属谅解书,这不就是这个贱女人蓄意谋杀!报复!”

    “陈旭带人来打他妻子?这可是家庭暴力,我劝你想清楚再说。”警察眉头紧拧,盯着婆婆。

    “我……”婆婆语塞,犹豫了半秒,一咬牙承认了,“没错,陈旭是带人打了她,那又怎样?他只是打打他老婆,又没有去杀人,那个小**可是要杀人的啊!她今天敢谋杀她老公敢拿刀砍我,明天她不就是要报复社会了吗!”

    “是那么回事吗?”警察转头望向我,眼神里多了一丝怀疑。

    “怎么可能?”我连连摇头,“我和陈旭夫妻感情确实不好,但是陈旭没有叫人打我。我怎么会蓄意报复?还拿刀砍你?这更是无稽之谈。”

    “您身上有伤吗?有医院出示的验伤报告吗?”

    “啥都没有,我是可以告您诽谤的。”我得意洋洋地看着婆婆。

    “你放屁!”婆婆叫嚣着要冲过来撕了我,“明明是你这个下不了蛋的母鸡不肯让位,我儿子才打了你。你连这点都不敢承认,不就是心虚了吗?”

    “谁看见他打我了?”我摊手,“那天早上警察不是还来过一趟吗?楼道里没有监控,邻居没人看见,你和陈旭都没人承认,怎么今天就突然变成他打了我呢?”

    婆婆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

    我没有搭理她,转头继续和警察说,“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那天值班的同事,或者去问问周围的邻居。还有我的手机,随便查。”

    警察皱了皱眉,对身边的一个年轻点的小警察说了句什么,小警察出去了一会儿,回来时冲警察点了点头。

    “根据周围邻居口述,确实没有这些事情发生。还有手机,确实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我笑了,那些人真要会举报,早八百年就报警了。

    人情淡漠,谁都不想惹祸上身。

    但凡他们真会出来说点什么的话,在我被家暴的这些年,在那个我浑身是血的雨夜,在陈旭带人打我后警察调查情况时,早就站出来说了。

    明哲保身,他们得罪不起恶人,更得罪不起疯子。

    如果这就是生存法则,那么,我就变成恶人,变成疯子。

    谁不会发疯呢?

    “不可能!就算没有这些事,你为什么在出事第一时间和肇事司机签了家属谅解书?”婆婆反驳道。

    “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我有这个权利。”我挑了挑眉,冷声一笑,“而且我的权利可还不止这些呢……”

    6

    “再说,我只是没有想杀了陈旭,没说不乐意看他死啊!”我冷笑,“我陪他白手起家,他给我戴了绿帽和我离婚就算了,还逼我签下进身出户的离婚协议,这个时候来个人把我老公撞死,我感恩还来不及,怎么能不原谅他呢?”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那你说的那份协议在哪里?”警察问道。

    “你说这个啊。”我指了指在旁边沉默不语的林乔乔,“在她那里,她给了我三百万,我送她一张我的离婚协议书,礼尚往来嘛。”

    “你说谎!明明是你、是你欺骗我!威胁我,才骗我给你的三百万。再说了,我要你的离婚协议书有什么用?我凭什么用三百万给你换?”林乔乔咬着嘴唇,支支吾吾地说道。

    “这可能就是爱情的力量吧。标题我都给你想好了:震惊!小三为爱怒甩三百万,只为接盘瘫痪男!”说罢,我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说谎!你说谁是小三!”林乔乔涨红了脸。

    “喂喂喂,大姐,就算陈旭现在半死不活不会说话,你不会忘记你发给我的,你和陈旭的床照了吧?这不是小三,还能是送外卖的吗?”

    我嗤笑一声。

    “刚刚我已经把手机给警察同志查了个遍了,你还有什么想狡辩,哦不,想解释的,你就和警察同志说吧。”

    “我、我……”林乔乔结巴了半天,一咬牙,“就算是又怎么样?这也不能证明我是自愿给你的三百万的。”

    “你是不是忘了有一种东西叫行车记录仪啊?”

    林乔乔的蠢,是真的让我叹为观止。

    我从包中抽出一张卡,冲林乔乔晃了晃,交给了警察,“好啦,你也别挣扎了,那三百万还不是陈旭给你的?那是我和陈旭的夫妻共同财产,我只是懒得走法律程序追回而已。”

    “柳成烟,我儿子的钱想给谁就给谁,你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婆婆不乐意了,两条眉毛张牙舞爪地上飞,显示着主人非常不高兴的情绪。

    “婆婆,我这是在帮你,你这个小脑袋瓜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我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婆婆。“你以为,她要这钱是来干什么的?”

    “你别在这挑拨离间,乔乔肯定是用这个钱来给我儿子治病的啊。”婆婆冷笑,不屑地看着我。

    “NO,NO,NO。”我伸出一个食指左右摇,“陈家缺这三百万吗?她要是当上了陈家太太,这三百万对她来说不是手到擒来?你想,自从她回国见到陈旭的那一刻,她还有提过和陈旭结婚的事情吗?你难道忘了她那天在陈旭病床旁说的话了吗?要不是我今天提到,你不会知道我和陈旭的离婚协议已经在她手上了吧?她是想要回钱给陈旭治病,还是看到陈旭不行了想要卷钱跑路,还不明显吗?”

    “是这样吗?”婆婆死死盯着林乔乔。

    “不,不是的。”林乔乔否认。

    “那好啊,现在陈旭去不了登记处,但也可以起诉离婚。刚好三百万也够我潇洒了,也不用尽夫妻义务去照伺候一个残废端屎端尿,陈旭看情况也动不了,说不定还会长褥疮,你知道褥疮是什么样吗?”我拿出手机把百度的图放给林乔乔看,看见她反胃干呕的样子后我又继续道,“我现在就可以和陈旭离婚,你就可以和陈旭扯证了,以后陈旭就交给你照顾了!”说着,我就要拉着婆婆和林乔乔去法院起诉离婚。

    “我不要!放开我!我不嫁!”林乔乔惊恐地甩开了我的手,刚刚干呕出的生理性眼泪还挂在脸上,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那张离婚协议书,当着我的面撕成了碎片。

    “现在没有离婚协议了,他就是你老公,你快把钱还给我!”

    “小**,你说什么?!”婆婆上去就给林乔乔一巴掌,被旁边的警官拦下了,只是嘴里还在不断地骂“你不是和我说你怀了陈旭的儿子吗?你一个被陈旭搞过的破鞋,陈旭为了你离婚,你还想带着我陈家的孙子和哪个野男人跑?”

    林乔乔看婆婆被钳制住,抓起包就准备撒腿就跑。

    “我才不要!谁说我儿子就是陈旭的?要伺候你找柳成烟!老娘才不伺候!”

    婆婆想要挣脱协警的手追上去,被严厉地制止了。

    “别跑啊!我还没看够热闹呢!”我抱怨道。

    坐在中间的警察同志瞪了我一眼,我立马认怂般举起双手。

    “我闭嘴。”

    “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林乔乔确实不是陈旭的妻子,没有义务照顾陈旭,你也不能无缘无故去纠缠她,在这里寻衅滋事。”警察严肃地对婆婆说道,随后又转头望向我,“你现在在法律上还是陈旭的妻子,确实有义务照顾陈旭。”

    “是吗?我还是陈旭的妻子啊。那林乔乔还真可惜。”我望着手机中的讯息,叹了口气。

    上面是医生给我发来的短信,通知我陈旭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判定死亡。

    “害,这亿万的家产,终究还是得让我来继承。”

    7

    我很及时地赶到医院,比上次得知陈旭被创后赶过去的时间还快十分钟。

    医生还是一如既往地面露愧色。

    我比她还愧疚,毕竟这玩意儿多喘一天的气,就多浪费一天的医疗资源。

    我泪流满面地拉起医生的手。

    “看看什么有用就挖了吧,我同意签捐赠遗体书。就当造福医学界了。”

    医生沉重地点了点头,转头噶走了陈旭身上还算完整的器官。

    接下来的程序很简单,等我领到陈旭骨灰盒的时候,遗产就打到卡上了。

    我和骨灰盒拍了个合照,连同卡上到账的截图一并发了个朋友圈,设置仅林乔乔和婆婆可看。

    没别的意思,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和别人分享生活中的小幸运。

    我在屋里等了一会儿,手机就响了,来电显示是林乔乔的名字。

    “柳成烟,你骗我?!”林乔乔的声音听起来咬牙切齿,看来她对我的小幸运不是很满意。

    “我哪有?姐姐,我怎么舍得骗你呢!”

    你可是我的财神爷啊。

    “你还装?!你之前没告诉我陈旭快死了,还说他要人伺候一辈子!还说他会长褥疮,yue——我相信了你的鬼话才!才没有和陈旭结婚的。”

    “确实是一辈子啊。”我感到无辜,“他现在噶了,一辈子不就过去了啊。”

    “而且,我一开始就说过了,他质量次,我可没隐瞒你啊!你可别冤枉老实人啊。”

    呜呜呜,我真无辜。

    “你!”林乔乔被我气得噎住了,半天才组织好语言,“你好恶毒的心啊!既然你都要继承他遗产,为什么连那三百万要抢走!你这个强盗,你赔我的三百万!不然我和你没完!”

    我掏了掏耳朵,啧,这小娘儿们的声音,属实是太尖了点。

    “那你就和我没完吧!”说完,我就挂断电话。

    当我的牛郎店的攻略计划资料做到一半时,我又收到了律师函。

    8

    害,这女人,老是打扰我的好事。

    我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给我的律师打了个电话通知了一下她准备好材料,起身去了法院。

    到了地方,意料之中地看见了林乔乔,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我还能在原告席中看到婆婆。

    以林乔乔这智商都能策反她?我终于是知道为什么陈旭和他母亲关系为什么那么淡漠了。

    婆婆一如既往地傻得可爱,林乔乔还没说话,她见了我倒是第一个就跳了出来。

    “林乔乔!你这个贱女人!你私藏我儿子的财产!”

    得嘞。

    我翻了个白眼,“你小心点,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前两天还时不时晕倒,再跳怕是要直接入土了。”

    “你!小娼妇!你敢咒我!”

    我无语,来来回回就是这几句,也不整出点新花样。

    法官敲了敲锤子。

    “法庭不是让你们吵架的地方!”

    场内安静了下来,对方律师开始滔滔不绝地理出陈旭公司年报、股票分红,等等列举一堆证据,最后总结有点过度补偿,财产分配不均。

    我冷笑,朝我方律师点了点头。

    我方律师掏出牛皮纸袋,开始摆各种证据,以舌战群儒之势,马上将对方律师呛到哑口无言。

    开玩笑,老娘大几万长期合作的律师,这点场面算什么?!

    婆婆见状,急了,从椅子上又跳了起来亲自上阵。

    “合同上她多出来的5%的股份又是怎么回事?她凭什么比我多出5%的股份?”

    “这是柳成烟小姐的个人财产,并不归入陈旭先生的财产中计算。这是陈旭先生自愿赠与柳成烟小姐的。”律师推了推金丝眼镜,冷淡地说道。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握紧了拳头,尽量保持冷静。“他为什么给我这5%的股份,你难道不清楚吗?我的孩子怎么没的,我为什么不能再孕,你不清楚吗?!这可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婆婆一瞬间哑火了,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话。

    “就算你和她之间的财产是算清的,那我呢?我可是有陈旭的儿子,我儿子应该也有一部分继承权吧?”林乔乔突然开口。

    我笑了,我就知道她要拿这个说事。

    “你说你儿子是我老公的?”我问。

    “是!”

    “有亲子鉴定吗?”我又问。

    “我,我……”林乔乔一瞬间哑火,她确实没有亲子鉴定。

    “没有亲子鉴定,你还说个屁!”

    “我可以和我孙子做亲缘鉴定!”婆婆跳出来说话了。

    “亲缘鉴定有用吗?”我笑着问法官。

    “无效。必须是亲子鉴定。”

    “那还用说什么?”

    我摊了摊手,法官一锤定音,审判结束。

    走出法院大门之前,我故意拉住婆婆。

    “我的傻婆婆呦,你怎么还帮她说话呢?林乔乔要是能肯定她儿子是陈家的血脉,她早就做了,还等你吗?你不会真以为,她只有你儿子一个男人吧?”

    “柳成烟,你别血口喷人!”林乔乔扑上来要捂着我的嘴。

    我迅速地递给了婆婆一个信封,上面是这些天我收集的林乔乔和各种男人的交往的照片,随后我往后躲开了林乔乔。

    林乔乔还想上来打我,就被婆婆扯住了头发。

    “小贱蹄子,你还敢绿我儿子。好啊,我还看在孙子的份上来帮你,原来你这几天都在耍我,看我不打死你!”

    林乔乔也怒了,反手和她打了起来。

    “老太婆,你去死吧!老娘忍你很久了!之前是看你还有点用,现在连钱都要不回来,还敢对老娘动手动脚,看我不打死你!”

    我看一眼斗殴现场,莞尔一笑,拂袖而去,深藏功与名。

    当然,我的报复远不仅于此。

    9

    出了法院,我就把给婆婆的照片又给林乔乔的公司发了一份。包括她之前发给我的,和陈旭的床照。

    白送的证据,不用白不用。

    后来再打听她的消息时,她已经被公司开除了,而且那天她和婆婆打架,还失手把婆婆推倒,等再送去医院时,婆婆已经被诊断出偏瘫。

    这老太婆每年的体检报告都在我手里。她的身体有多脆弱,我可能比她本人还清楚。不能生气、不能上火、情绪不能大起大落……

    呵,有时候搞垮一个人就是这么容易,只要一丢丢的煽风点火。

    我一个人把婆婆推回了她家。

    “妈,我最后再这么叫你一次。当初你帮着陈旭那么欺负我,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吗?”

    “陈旭死了,你那疼了好几年的大孙子,也不是亲生的。”

    “现在你瘫了,生活不能自理,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你坐拥那么多陈旭留下来的钱又能怎么样呢?你现在连给自己雇个保姆都做不到。”

    “你说,我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你能活几天?”

    我微微一笑,给婆婆掖了掖被子,不顾她“嗯嗯啊啊”的哀求,离开了房子。

    几天后,我收到了婆婆死亡的消息。

    处理了婆婆,我又找律师清算林乔乔的财产。

    这些年陈旭不知道给她买了多少衣服、鞋子、包,林林总总算起来,远远不止三百万。法院依法冻结了林乔乔的财产,包括陈旭给她买了两处房子。

    最终,律师帮我又追回了接近千万的资产。

    切……这败家黄瓜!

    我点开林乔乔的微信,“你住的房子之前是挂陈旭的名,但现在已经是我的了,记得赶紧搬出去。不然我告你入室抢劫,强强民房哦~”

    发完消息后,我又赶紧把她的联系方式都拉黑掉。

    不能和智商太低的人讲太多话,会倒霉。

    半年后,我又遇到了林乔乔,她正在酒吧里被一个油腻肥胖的男人搂在怀里揩油,嘴里,还被倒塞了一瓶红酒,眼泪和酒水糊了满脸。

    当初她还不上欠我的债,我就花钱找人给她找了份“体面”又赚钱的工作。现在她不再是一个男人的小三,而是一群男人的小三,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我来到了陈旭坟前。

    风吹过我的发,我坐在他坟前很久很久。

    我恨他吗?当然恨。

    我摸了摸肚子,这里,曾经有过一个孩子,可是因为陈旭,没有了。

    因为孩子不是他的。

    或者说,不确定是不是他的。

    当初,他为了讨好客户,故意在我的吃食上下药,把我送上了他客户的床。

    我和他从校服到婚纱,我陪他走过最艰难的路,我曾以为,就算他不爱我,我也能在他心中占一席之地。

    然而他从来都没有把我当人,只是为了他达到目标的一个工具而已。

    那天我被头晕沉沉的,第二天醒来床上一片狼藉,身旁早没有人影。是他打电话过来,温声安抚我,说他有急事先走了,所以才让我一个人在酒店。

    他小心翼翼地问我有没有不舒服,我当时天真地以为那是他包含愧疚的关心,现在想来,不过是心虚的试探罢了,真让人恶心!

    当那天被打,和婆婆说出这个真相时,我几乎崩溃。

    他说我脏,说我怀的是别人的孩子,就算他把我推到流产,也是理所当然的,哪怕代价是我再也不能怀孕。

    那一刻,我简直恨不得当场就把他杀了!

    不过还好,还好,我早就想把他给杀了。

    他在我的吃食做手脚,而我,早因为受不了他的家暴,一个月以来在他的吃食上也做了手脚。

    相克的食物,润物细无声的毒,或许在他开车的某一刻,就发生了作用吧!

    我一脚踩上陈旭的墓碑,嘴角微微上扬。

    再见吧,陈旭!

    那么多年的苦难,终于是结束了。

    我曾以为,嫁给了一个好男人,就能幸福一生。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

    女人的幸福,靠的不是婚姻,不是男人,而是自己。

    而我,今后也要迎接自己的新生了。

    往后余生,我为自己而活!

    关键字: 老公瘫痪后 白月光来了 佚名 陈旭柳成烟

    爱风文学网是无弹窗广告的小说网站,为广大小说爱好者提供免费章节目录,免费全本小说,火热的言情小说、都市小说、豪门总裁小说、穿越重生小说等海量小说资源。

    Copyright ©爱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