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当前位置:爱风文学网-我是一个杀人犯,穿成了不受宠的豪门真千金宋青余宋枝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我是一个杀人犯,穿成了不受宠的豪门真千金宋青余宋枝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longzhu 作者:佚名 时间:2024-05-16 17:45:42 主角:宋青余宋枝

    我是一个杀人犯,穿成了不受宠的豪门真千金宋青余宋枝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我是一个杀人犯,穿成了不受宠的豪门真千金宋青余宋枝

    《我是一个杀人犯,穿成了不受宠的豪门真千金》精选章节试读

    没有生命危险,但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难看的疤。

    这对视外貌如生命的宋枝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宋家重面子,不敢把事情闹大,在外只说是宋枝自己从楼上摔下来的。

    但宋枝本人可咽不下这口气。

    在我回学校的第一天,便被一群化了浓妆的小太妹堵进了厕所。

    带头的紫发女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宋青余,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要再欺负宋枝,你为什么屡教不改呢?”

    说罢,她抄起身边的拖把就要往我头上砸。

    我眼疾手快地扯过了她的身子,一句多余的废话没有,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摁在身边的蹲坑里。

    她震惊地尖叫一声,挣扎着想要逃脱。

    我不耐烦地轻啧一声,扎起头发,将摁住她头的手换成脚,狠狠一踩。

    脑袋碰到蹲坑底部,发出重重的响声。

    她再也不敢吭声,只能不断地开口求饶。

    我死死地踩住她的脑袋不让她动,左手从她的口袋抽出了香烟和打火机,不轻不慢地看着她道:

    “高中生,就好好上学,抽什么烟。”х|

    我松开了手,点燃了一支香烟叼在自己嘴里。

    旁边还没动手的几个小太妹,全都看傻了,捏紧鼻子往后退,早已没有了刚刚嚣张的气焰,此刻全都愣愣地站在原地,生怕下一个被摁进蹲坑里占满秽物的人是自己,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宋青余,你这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吗?”

    我轻嗤一声,将嘴里的烟吐在她们脸上。

    原主宋青余的记忆里,这几个人不是第一次找事儿了。

    每一次,都是打着替宋枝出气的名号,将宋青余拖进厕所,轻则语言侮辱,重则暴打一顿。

    而原主也从刚开始的反抗,渐渐地麻木。

    这些人也就将宋青余当成一个不会反抗的受气包,是万万不会想到她会有反击的一天。

    此刻看向我的眼神全都带着惊悚。

    我没再理会她们,自顾自地在洗水池边净了净手,而后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宋枝的伤只是表面看着重,治疗了没多久便重新回了学校。

    我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她正捂着包着纱布的额头,期期艾艾地在和教室里的人说着什么。

    看见我来,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宋青余。”

    一道冷冽的男声自前方响起,我抬头正对上了一双冷漠如冰的眼睛。

    心脏忽地骤痛了一下。

    我捂住了胸口,有些惊奇这副身体这么强烈的生理反应,抬头眯着眼打量了一眼面前的男人。

    和记忆中的脸对上号后,我了然地收回了目光。

    陆淮,宋青余的未婚夫。

    不过这未婚夫形同虚设,原主虽然对他情根深种,但陆淮本人却像瞎了眼的鹌鹑,只全盘照信宋枝一个人的话,对原主造成的伤害不亚于其父母。

    “宋青余。”陆淮见我没搭理他,眉头皱得更深了,“请你把偷拿的3000元班费还出来。”

    偷钱?

    我好笑地将目光投向角落的宋枝,笃定地开口:“她告诉你的吧?你们查过监控了?”

    教室里的人,几乎都对我投来了鄙夷的目光,似乎偷盗这件事按在我的头上是理所应当的事。

    角落里站着的班主任,冷漠地站在原地,眼神落在自己的教科书上,连看都没看这边一眼。

    我知道他这是打算冷眼旁观了。

    宋青余的记忆里,每一次遭受诬陷,都是这样的场景。

    和宋枝一丘之貉的陆淮,只相信宋枝一面之词的同学们,以及事不关己的班主任。

    陆淮听到我说的话,脸色越来越黑:“不用查监控,枝枝是不会说谎的,更何况你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么缺德的事,宋青余,我劝你趁现在赶紧把这钱拿出来,我还可以看在宋伯伯宋伯母的面子上既往不咎,不然之后可就不这么好说话了。”

    话音刚落,他便直接伸手要来搜我的身。

    我看着眼前眉眼冷淡的少年,冷哼一声,一个转身反手将陆淮压制在身下。

    “陆大少爷,虽然我们两家有婚约,但众目睽睽之下,你直接伸手摸我,这不太好吧。”

    陆淮一愣,脸色涨得通红,厌恶地瞪着我:“你胡说什么!我对你没有一点兴趣,我只是要找出被你私藏起来的班费!”

    是吗,我看了眼身上轻薄的吊带裙,要说这身上还有能藏钱的地方,那只有.....

    我故意挺了挺鼓鼓囊囊的胸部。

    在场的人,也顺着我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那个地方,陆淮的脸瞬间涨得爆红:“宋青余!你不知羞耻!”

    我假装羞涩地捂住胸口:“你不看监控,就坚信不疑宋枝的话,觉得钱是我拿的,还想要搜我的身,这不就是故意想要来摸我吗?”

    “好了姐姐。”宋枝满面愁色地从角落走过来,“我都亲眼看见你拿这个钱了,你只要还出来就好了,没必要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来试图掩盖真相......”

    我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演戏的少女,越看越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下一秒,我抬起手,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巴掌。

    这下心里舒服多了。

    宋枝似乎是没想到我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一时又气又急,立马红了眼眶。

    陆淮立马冲过去查看她的伤势,对我怒喊:“宋青余!你疯了!”

    我不慌不忙地拿出纸巾擦了擦手,也懒得再陪他们演戏。

    我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宋枝:“一个是满脑子歹毒心计,却要装柔弱小白花的心机女。”

    又满脸嫌弃地瞥了一眼陆淮:“一个是没有丝毫自我思考能力的弱智男。”

    我啧啧两声,好笑地重复了一句:“3000块?”

    我一把拎起宋枝的衣领:“你的意思是说,你一个保姆生的女儿,都能穿得起几十万的高定,而我,宋家的亲生女儿,却要去偷这3000块?”

    “你......你胡说什么!”宋枝羞愤得脸色发青。

    宋家为了面子,从来没有公开过我和宋枝的身份问题。

    在外只说,我和宋枝是双生子,宋枝是从小放在身边养大的娇娇女,而我是放在乡下历练长大后回来的土包子。

    再加上宋父宋母极致的偏心,在外人眼里,宋枝才是那个金枝玉叶的千金大**。

    果然,我这句话一出来之后,身边的议论声立马大了起来。

    “宋青余的这个意思,宋枝不是宋家的亲生女儿?”

    “宋枝居然是保姆生的,宋青余才是真正的宋家大**?这是真的假的呀。”

    “这么一想也有道理啊,宋青余一个豪门大**,为什么会来偷这区区3000块钱,你看宋枝身上那件衣服,是香奶奶家的新款,预售价二十万呢......”

    宋枝又气又急:“宋青余!你胡说八道!我们明明是同父同母的双生子,你为什么要这么诬陷我!”

    “哦,同父同母的双生子,那为什么你穿几十万的衣服,我要偷这3000块钱?”

    宋枝眼珠子转了转:“这是因为.......这是因为你成绩差,而我每次都是年级第一!而且姐姐,我的就是你的,我的衣服就是你的衣服呀,我们是共同体,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听到她这话,我没忍住嗤笑出声。

    原来一个人的脸皮能够厚到这种程度,霸占了别人的东西,还敢用来当做自己的牌匾耀武扬威。

    不过显然,她这套说辞,在周围其他人那边很受用。

    她们很快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毕竟宋青余每次考出全校第一的成绩,写得都是宋枝的名字。

    家里偏爱成绩更好,各方面更优秀一点的孩子,在豪门家庭来说也是很常见的事。

    我扯了扯嘴角,平静地盯着宋枝。

    我现在还不打算将所有的事情公之于众。

    捕猎嘛,要一点一点来。

    让猎物慢慢地失去希望,那才有意思。

    “真的吗,妹妹。”我俯身靠近她,在她慌乱不堪的眼神下,取出了她包里的银行卡。

    “3000块算什么。”我冷笑道,朝着在角落看热闹的班主任说道,“这卡里的钱,少说有个几百万吧,我全部捐给学校了。当然了,班主任您可以从中抽个三十万当做班费。”

    说罢,便快速将卡塞进了班主任手里。

    班主任是个势利眼到极致的人,平时见宋家对宋枝的重视度比对我高出很多,便对宋枝对我做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宋枝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会去找所谓的真相和证据。

    但在真金白银面前,他在宋枝面前立下的人设,立马轰塌了一地。

    他满眼放光地接过那张卡,急急忙忙塞进自己的口袋。???

    虽然是捐给学校的,但是他要偷偷从里面拿点小油小水,自然也没有人知道。

    宋枝尖叫着伸手要来抢:“你干什么!这是我的卡!”

    我惊讶地捂住嘴,假装委屈道:“啊,可是妹妹,你刚刚不是还在说我们是个共同体吗,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现在你的卡就不是我的卡了吗。”

    “你......”宋枝死咬着嘴唇,肉疼地看着那张卡,“怎么会呢,我的东西当然就是你的东西了,只是姐姐,你也不能为了面子上好看,把这么多钱随意就......”

    我凑近她道:“啊?怎么能说随意呢,我是以宋家的名义捐赠的钱呀,我是在为家里做公益呢,难道是妹妹舍不得把这些钱捐给学校?”

    “怎......怎么会。”

    宋枝当然舍不得这张卡里的钱。

    宋家每个月都会往卡里给她打五十万生活费,再加上逢年过节的红包以及平时宋父宋母随手给的小几十万,这张卡少说数额也快达千万了。

    可以说是宋枝现在的全部身家。

    我穿过来的时候,就看过宋青余的账户,只有五百块。

    宋家美曰其名,不能让刚从大山里出来的宋青余被突然的富贵冲昏了头脑,所以每个月给的生活费只有一千块。

    而原主并不在意宋家给的物质钱财,一心只想让亲身父母,能把眼神多往自己身上放一些,多在意自己一点,最后却落得个.......

    陆淮目睹了一切,眉头紧皱,眼里是要迸发出来的怒意:“宋青余,你凭什么用枝枝的钱来做这些所谓的善事,你马上把卡还回来!”

    我冷哼一声:“你在以什么身份教训我?”

    说罢,我又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别的同学不知道宋枝的身份,以为她和我是双生子,但你不会不清楚她的身世,少惹我,不然我不介意拿着大喇叭把她是保姆的女儿这件事,昭告天下。”

    陆淮闻言一愣,却也只能气得在原地发抖。

    陆家和宋家是世交,两家的祖父辈就给我和陆淮定下了娃娃亲,后来宋老爷子去世,留下来的陆家老爷子就更重视和自己挚友定下的这份“契约”。

    只不过在我回来之前,一直和陆淮有婚约的是宋枝。

    陆老爷子古板又重情义,在我回来后,坚定地要把婚约的对象从宋枝换成了我,哪怕宋父宋母和陆淮三方的反对,也改变不了他的心意。

    而陆淮自认为和他的宋枝妹妹情投意合,两小无猜,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宋家亲生的。

    他把宋青余当成了毁坏他和宋枝感情的罪魁祸首,加上宋枝日复一日在他面前对宋青余的诋毁,他对宋青余的厌恶越来越深。

    而原主宋青余却在这短短的两年内,对他情根深种。

    班主任见到这番场景,动作很快,生怕我们会反悔,拿着卡就匆匆地往下走。

    临走之前还不忘留下一句:

    “宋氏集团对学校做出的贡献,我会一五一十地全部昭告全校的。”

    这么一遭下来,周围的同学看我和宋枝的眼神都复杂起来。

    宋枝气得脸色发青,却也只能装作温柔大度的样子,只能在路过我的时候,在我耳边轻轻留下一句:

    “你给我等着。”

    我愉悦地闭上眼睛。

    好久,没有人敢和我说这句话了呢。

    好啊,那我就等着。

    亲爱的妹妹,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关键字: 我是一个杀人犯 穿成了不受宠的豪门真千金 佚名 宋青余宋枝

    爱风文学网是无弹窗广告的小说网站,为广大小说爱好者提供免费章节目录,免费全本小说,火热的言情小说、都市小说、豪门总裁小说、穿越重生小说等海量小说资源。

    Copyright ©爱风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