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倾国权相(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倾国权相竹苓萧跃,萧跃竹苓最后完整版

    倾国权相(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倾国权相竹苓萧跃,萧跃竹苓最后完整版

    独家完整版小说《倾国权相》由茅苏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倾国权相竹苓萧跃,萧跃竹苓最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傅灵渊并未睡着,而是就这目前所知道的分析了自己的形势,作为特种部队的小队长,她所受的教育告诉她不能如此干等着,真的等别人来嫖她,指望会有家族的人过来救她,就是......

    傅灵渊并未睡着,而是就这目前所知道的分析了自己的形势,作为特种部队的小队长,她所受的教育告诉她不能如此干等着,真的等别人来嫖她,指望会有家族的人过来救她,就是现在自己还不知道本身的身份,就是知道了,还能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了?所以得想办法离开这里,而今天就是好时机,一旦嫖客上门,那就麻烦了。边塞的风肆意的刮过帐篷,傅灵渊看了看旁边隔开的床铺,听着里面传来的躁动,心下明白,这个名唤竹苓外边看似放荡内心却比任何人温柔的古代女子现在正在接客,不知为何,只是相处了几日,但从她的谈话行为中,傅灵渊却觉得这样的女子不该是如此放荡,不该如此屈从命运,生不逢时,要是没有生长在古代,放在现代她这般的样貌和脾性也许就是大明星了,心里存了些许怜悯,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任何人都无法替她决定,生在哪里也不是人力能过决定的,而且她冒不起这个险将自己的打算告诉这个不过相处几面素未平生的人,若是竹苓告发她,人生地不熟,对目前情况了解也并不是很多,一旦被抓,那真的就再无退路。

    她可不想不宝贵的小命交代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毕竟她可是要闯荡江湖斩尽江湖败类惩恶扬善的人,行走江湖,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就扑上去,干他个昏天黑地,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一名身在江湖漂人人皆知的大侠,没有小命,她怎么拯救这个世界的三观啊。

    许久,等着那动静渐渐小下去,一个身穿普通士兵衣服的人提了提裤子一脸满足的出去,傅灵渊瞬间明白机会来了,随即尾随着士兵出去,放轻脚步,手掌成刀对着士兵的脖子用力劈下,那士兵还没来得及看发生什么事,半扯着裤子便晕了过去。

    傅灵渊欢快哼着不知名小曲利索的拔下士兵的衣服就往头上套,上面还残留着胭脂水粉的气味,傅灵渊嫌弃的撇了撇嘴,拿着大了半圈的头盔往头上戴,回头最后看了眼帐篷,朝着北边而去,这几日多多少少和竹苓扯过闲话,她说了一直往北便有一个小深林,一旦躲进里面,她就有能力躲过追兵。

    “嘿。”一人突然拍她肩膀上,傅灵渊头皮瞬间痒了痒,磕巴着转头看了看来人,看他穿着,应是军中当官的,傅灵渊嘿嘿一笑,带点干了坏事被抓住的神情唤了一声,“将军。”

    说着有意无意的往来的方向偷瞄了几眼,卫兵瞬间明白这小子是干嘛去,用力一拍傅灵渊的肩膀,“行啊,你小子真是能耐了,老子白天才说过,你转头就给老子丢到脑后了啊,长本事了是吧,看来老子平日是对你们太好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敢玩女人。”

    “是,是,将军,我知道错了,我一时头脑发热,以后再也不敢了。”傅灵渊低头,看着自家士兵这幅软蛋的模样,卫兵心里更火,上来就是一脚,粗吼道,“赶紧滚,自己去扫马厩一个月,别让老子在瞧见你这幅模样,怂。”

    “是将军,赶紧滚赶紧滚。”傅灵渊不住点头,朝着北边开溜。

    “老子说你小子是不是被女人弄昏了头,往哪走呢。”

    傅灵渊一愣,她确实不知道马厩在哪里,这里就两条路,赶紧的换了个方向,在见不到卫兵暗处,咧了咧嘴,刚才那一脚可真没脚下留情,小腿估计的青一块。

    马厩也好,正和她意。军营主帐篷里,灯火通明,连方才踢了傅灵渊一脚的卫兵也一脸严肃的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帐篷外传来一阵骚动,门被掀开夹着边塞如刀般凌冽的冷风,一男子携着月光步入帐内,众人恭敬起身,抱拳道,“参见太子殿下。”

    “行了,坐吧。”来者淡淡道,声音低沉不容忽视,一掀衣袍坐到主位上,明净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黝黑深邃的眼眸,泛沉迷人的色泽,仿佛要将夜色深深的卷进,透着令人心惊的冷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他的身形极为欣长,穿着一件蓝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犀角带,只缀着一枚白玉佩披着一件白色大麾,似夹杂着雪花迎风飞舞。他就是金盛国的太子--萧跃。

    “曹平,你来说说目前如何。“萧跃慵懒问道,目光随意扫了扫桌上摊开的地图,唇角含上轻笑。被点到的人正是那天接人的大汉,他站了出来指着地图,目光如刀扫了眼在座所有人朗声道;“据我们探子回报,纳木尔人正在征集粮草,看样子是有开战并且持久作战的打算,而且他们还在御灵关一带投入大量兵力,殿下,属下实在不懂御灵关地势险要,且易守难攻,以御灵关作为主攻,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举措。”

    “御灵关。“萧跃轻嚼,凭着他的心性,确实不该在御灵关设下重兵。

    御灵关……

    确实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即便是金盛国的领土,但放眼天下人都知道那里曾今是最繁华的地带,也曾今是金盛国第一京都,那里曾今也是枝繁叶茂,宛若人间仙境,媲美江南的温婉,然而却在数百年前化为尘土,青山绿水不再,仿佛是一夜间被夷为平地,即便是众人如何探查,如何费劲心思想要知道个中缘由,也因为毫无萧索而不了了之,而后也有了如今重建的御灵关,看似一片平静,可谁知道下面又会是如何风景呢。

    “曹平,你亲自去,本宫倒想看看他打的是什么主意。“萧跃凤眉一咪,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这件事会不会和他有关。

    “是,殿下。”曹平抱拳道。

    谈完正事,萧跃并未有久留的打算,当夜便想带着亲随回来京都,他不过是顺路过来瞧瞧,以往每年都会照例巡视边塞军营,不过总是这般无趣乏味,只是今夜,听着外面的响动,他唇角勾起笑意,只是眼里却仿佛夹了冰棱,刺人心骨。

    马厩处,

    傅灵渊觉得自己定是倒了八百辈子的霉,或者出门的时候没有看黄历,刚到马厩便发现连个马主的地方也有这么多士兵看守,从守门的人了解到太子的爱马正在棚里呆着,据说那马是纯种的汗血宝马,日可行千里,才会如此引人珍视,如此偷匹马出去更本不可能,再者良驹认主,她可不想被无情的踹一脚。

    傅灵渊捏着鼻子,苦着脸,摆弄着粮草,深深叹了口气,摸了摸马头,“马兄弟,你说我堂堂一个特种部队队长,今日竟落得给你铲屎,你说你上辈子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是拯救了世界,还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聿……”战马长长一斯,甩掉傅灵渊的手,掉头往自己的厩里走去,弹了弹蹄子,缓缓躺下。

    “嚯。”傅灵渊眨了眨眼,这算是被马给欺负了?她简直觉得自己快疯了,自己来到这个不知什么时代的地方就算了,人欺负她,马还瞧不起她?还有没有天理了,你们不乐意,老子还不乐意干了,傅灵渊一把扯下手套,随意往后一扔,正中马身,大摇大摆离开马厩,既然舍得了孩子也套不着马,那还铲什么屎,想着往外走。离开马厩路上,往外去了点路却发现晚上除了马厩其他地方的士兵并没有增加,傅灵渊当机立断抓了把泥土抹在自己脸上随意拍了拍往暗处移动。

    深夜,偌大的营地里,只见一个人影诡异贴着帐篷快速的移动,只是越走,巡逻的队反而越多,傅灵渊疑惑中整个人愈加贴近帐篷,闭气凝神,缓缓闭眼,她看到大约一分钟内,将有四队士兵经过此地,而另一边……。

    傅灵渊慢慢弯腰,看着一队队士兵,抬走往后退去,突然视线变亮,前方几十个火把燃着宛如白昼,她这是来到了内营地?走错路了?回头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过来的路线,内心仿佛有数千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泪奔望天,方才被那匹马气晕了,竟然在两个极为相似的路口走错了方向,而面前也是她几日来看到最大的帐篷,最不想来的地方,若是没有猜错,应该是主帐篷,看里面人影晃动,这深更半夜议事,难道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是?暗想着寻了一个阴暗处,耳朵无缝贴上。

    御灵关?

    这边并不是还无人烟?他们难道只是在城外某处驻扎?

    “谁。”

    背后声音突兀响起,惊得她顿时跳了起来,寒意阵阵,忍不住暗骂一声,草泥马,随后只听到帐篷里的人快速跑了出来,衣甲碰撞的声音视乎激起一片寒气直冲她而来,而帐篷后面也瞬间明亮一片,数不清的火把顿时照亮角落,而自己也清晰的呈现在众人的面前,傅灵渊缓缓站起来,双手上举,表明她现在无任何危险,她只是来听听墙角,果然不是什么墙角都能偷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