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返魂香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返魂香狸鬼免费阅读

    返魂香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是返魂香狸鬼免费阅读

    让人鼻酸的一本玄幻《返魂香》小说已经结局,作者 燃聿 以简洁有力的文笔叙述了一段意难平的爱情,小说中返魂香狸鬼的感情非常疯狂。精彩段落试读:返魂小姐……指的是她吗?“真是伤脑筋,返魂小姐,你一直睡下去可不行啊。”声音越来越近,朦胧的意识像云雾般聚拢,逐渐聚集到足以令她清醒的程度。当她睁开眼时,狸鬼那张端正老实的中年大叔脸孔出现在视野里。“啊啊啊啊——不要过来!”受惊的返魂香吓得尖叫,慌乱中抓起手边的书包,狠狠向他的脸砸去。这一反应出乎狸......

    返魂香狸鬼是作者 燃聿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返魂香狸鬼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玄幻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咱们接着往下看狸鬼眼冒金星,气不打一处来:喂!一般人不会在书包里放那种东西吧!”......

    《返魂香》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返魂小姐……指的是她吗?

    “真是伤脑筋,返魂小姐,你一直睡下去可不行啊。”

    声音越来越近,朦胧的意识像云雾般聚拢,逐渐聚集到足以令她清醒的程度。当她睁开眼时,狸鬼那张端正老实的中年大叔脸孔出现在视野里。

    “啊啊啊啊——不要过来!”

    受惊的返魂香吓得尖叫,慌乱中抓起手边的书包,狠狠向他的脸砸去。

    这一反应出乎狸鬼意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结果书包正中他的鼻梁,痛得他蹲下身,双手捂脸止不住地哀嚎:

    “痛痛痛痛、好痛啊!”

    “啊……”返魂香这才略微清醒,急忙道歉,“对、对不起,我忘记书包底下有锅子和电热炉了。”

    狸鬼眼冒金星,气不打一处来:“喂!一般人不会在书包里放那种东西吧!”

    “但是,一般人也不会随便接近我啊。”

    “可恶,害我痛到耳朵都跑出来了!要是再也收不回去,你要怎么赔我?”

    狸鬼一脸苦恼地撅起嘴,呼呼地朝鼻子上使劲吹气。吹着吹着,他猛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漏嘴了,瞪大眼睛,心虚地慢慢转头。

    返魂香愣愣地看着他:“耳朵……跑出来了?”

    她的目光透过啤酒瓶底般的厚镜片飘向狸鬼的头顶,那里赫然冒出了两团毛茸茸的、类似熊耳朵般的东西。耳朵呈半圆形,棕黄色,和黑色的头发反差很大,看起来就像是绒毛玩具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狸鬼迅速收起耳朵,忍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咳!没什么,耳朵跑出来只是一种比喻,不要想太多。”

    返魂香将信将疑地盯着他的头顶。

    狸鬼急忙扯开话题:“说起来,返魂小姐,你其实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吧?”

    他仍记得最初看见她时的情景。

    那是大约十天前的事,他来这所女子大学执行任务时,无意间撞见了校园欺凌的场面。当时,这位少女站在窗前,背对着夕阳,一动不动,安静得好像一尊塑像——

    她的身高约有165公分,高挑匀称,体态优美。虽然从肩膀和胳膊看来身材偏瘦,可若仔细看的话,该凸出的地方又都算得上丰腴。身体其余部分也毫不逊色,白色短毛衣覆住平坦纤细的腰腹,及膝的蓝色短裙下露出两条笔直的细腿,提着行囊的手指如葱白一般水嫩。

    真漂亮啊,狸鬼当时情不自禁想。不过跟普通女生比起来,这位少女好像又多了某种特质。

    会这么想,并不是因为她的身高在一群矮个女生中特别醒目,而是更内在的原因。她的身上有股撩人的风韵,一种令人心跳加快的诱惑力,并不是刻意为之的诱惑,却也不是纯然的天真……他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他很想看看她的脸,拥有如此动人的身姿,脸孔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可惜,没等他从背光处看清她的长相,怒不可遏的女生们已蜂拥而上将她淹没了。

    之后几天,他又多次撞见类似的场面,那些女生不仅用言语侮辱她,还往她头上倒脏水,强迫她戴上戏剧社的麻花辫假发和粗陋的黑框眼镜,甚至撕坏她的毛衣和***,对她大吼:“那起案件都是因为你,你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回来?!滚出去,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狸鬼本来一直是打算袖手旁观的。可今天,他无意中听见了她假发底下平静而微弱的声音:

    “我没有错……所以,我不会道歉。”

    明明被欺负得这么惨,看起来都快要昏厥了,她却仍然站得笔直,冷静得简直不像是只有十几岁的孩子。

    就因为这句话,狸鬼忽然改变了主意。他悄悄从怀里掏出叶子,摇身一变,幻化成了一个身穿警卫制服的魁梧中年男子,然后厉声喝退了歇斯底里的女生们,将昏倒的少女带来了这个休息室,并从她的学生证上得知了她的名字。

    返魂香。

    狸鬼拉回思绪,再次端详眼前的少女,却还是没能看清她的容貌——黑色假发和黑框眼镜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使她全身散发出强烈的阴沉气息,和那一天阳光下纤细温婉的形象相去甚远。

    “对了,返魂香……”狸鬼抓抓下巴,仰头思索,“这不是来自东土的妖怪么?返魂香是中国古代的一种妖怪,本体为香料,点燃以后,随着香烟袅袅上升,死人的灵魂也会徐徐返回。据说汉武帝就曾为了召回爱妃李夫人的灵魂而尝试点燃返魂香,结果烟中真的浮现出了李夫人的飘飘衣袂。你明明是百分之百的人类,为何会叫这个名字呢?”

    见返魂香以狐疑的目光看着自己,狸鬼急忙摆手:“啊,不,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啦,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返魂香默默低下头,怯弱地低语:“谢谢你救了我,至于你的问题……我曾是这里的学生,两年前因为一些事转学了,最近才回到这个小镇。所以对不起,我确实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哦,这样啊。”狸鬼暗忖,她不愿提及的两年前转学的原因,应该就是校园霸凌事件吧。

    就在他心生同情时,返魂香拘谨而客气地开口说:“不过,警卫先生,你其实也不是这个学校的警卫吧?”

    “咦?”

    “你的制服上没有名牌,袖套上也没印校名,而且听你的口音也不像是这一带附近的人。你应该不是警卫吧?”

    狸鬼张了张嘴,呆愣地看着返魂香。怎么,原来她并不笨嘛,可既然有这种敏锐的洞察力,为何还会沦落到被同学欺凌的境地?

    “好啦,我们彼此都算私闯学校,就当扯平了吧。”不得不对女生说这些幼稚的话,狸鬼尴尬地直挠头,“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是坏人啦。我来这个学校是为了一项任务,只是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任务内容。”

    返魂香摇摇头,微微向他鞠躬:“不会,你能出手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那么,天色不早了,你赶快回家吧。需要我开车送你一程吗?”

    “不、不用了。”返魂香立刻拒绝,“我的家很近,用走的就可以了。”

    “这样啊……”狸鬼半信半疑地瞥向她手边那只巨大的红色书包。

    以一个在校女生而言,这只书包未免也太雄伟壮观了,而且里面还有锅子和电热炉,怎么想都觉得很可疑。

    “你该不会是离家出走了吧?”

    “咦?不、不,我没有……”返魂香慌忙摆手,可是脸却不争气地红了。她匆匆背起巨大的行囊,略微向他颔首,然后仿佛逃跑一般奔门而出。

    ————

    走出女子大学,狸鬼来到街对面的停车场,在他的爱车达特桑前停下。

    战后经济迅速发展,这款产量极低的豪车也为了打开欧洲市场而更改设计,渐渐成为大众也能接受的品牌。不过价格依然高得离谱,唯有富贵人家才舍得为此一掷千金,狸鬼便是其一。

    当然,富贵的并不是狸鬼,而是他的主人。

    狸鬼钻进车里,掏出手机,正准备拨号时,脑中突然响起一个男性的嗓音:

    “找到了吗?狸鬼?”

    声音沉缓,略微有些沙哑,称得上是富有磁性的悦耳嗓音。不过此刻冷不防从脑海深处蹦出来,还是把狸鬼吓得从座椅上蹦起来,脑袋咚的一声撞到了车顶。

    “少爷,不要吓我啊,联络我请用手机好不好……我的尾巴都被你吓出来了啊!”他可怜兮兮地捂住屁股后那团黑白相间的尾巴,红着脸四下张望,生怕被人看见自己的糗态。

    脑中的声音顿了顿,冷淡而严厉道:

    “我也知道要你改变过去的习惯很难,不过既然成了我的式神,就请你遵从我的使役方式,尽快适应我的声音。”

    “是,我明白了。”狸鬼咕哝着应道,收起尾巴,又恢复一本正经的中年大叔形象。

    他身为狸猫,从旧时代起就是一魁斋家族的式神,由于百年来一直忠心耿耿地服侍每一代当家,很得家族信任,不知不觉间就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家传式神。数月前,本家的老爷将他传给了独子,也即是一魁斋家族唯一的直系继承人一魁斋宵语,从那之后,他便正式成为了侍奉宵语的式神。

    只不过,跟和蔼可亲的老爷比起来,少爷的个性显然严肃得多,他一时还不太适应。

    “怎么样?找到善缘了吗?”宵语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个嘛……”狸鬼为难地抓了抓脸,“我也不知是不是善缘,看起来还蛮顺眼的就是了,只不过,应该不是少爷所要的那种善缘。”

    “也就是说,任务失败了。”

    “也、也可以这么说啦。”

    脑中传来长长的叹息,让狸鬼禁不住屏息静待,半天不敢吭声。沉默许久,宵语终于开口:“算了,你先回来吧。”

    “是。”狸鬼连声答应,悄悄抹了把汗。

    系上安全带,发动引擎,他看了看后视镜,不经意瞥见一个令他在意的身影。

    两条黑色麻花辫,窈窕的背影,硕大的红色书包……他一眼认出那正是刚才的少女返魂香,视线不自觉追随了过去。

    原本应该已经回家的她,这时却鬼鬼祟祟地在学校外的一条暗巷里徘徊,行迹十分可疑。

    狸鬼关闭引擎,眯起眼睛,暂时将少爷的吩咐抛在脑后,全神贯注地盯着返魂香的举动。

    她抬着头,样子很迷惑,像是在空中寻找什么,又像在绞尽脑汁思考什么。之后,趁行人不注意,她费力地抱起书包,试图将它丢进围墙的另一侧……却失败了。她似乎不死心,又摇摇晃晃踩在书包上,想要翻墙而过……结果又失败了。

    就这样,反反复复几次,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狸鬼越看越奇怪,两条眉毛几乎拧在一起。

    他不禁好奇,她如此执着地想要进入的围墙后面,究竟是什么地方?

    从外观看来,应该是属于学校的一部分,但会建在那种隐蔽的暗巷里,想来也不会是什么重要的建筑吧。一般学校都会有的建筑……对了,那里是废弃的旧校舍。由于学校经费不足,重建的计划被搁置了,也没有余力拆除,因此旧的建筑就这么半死不活地躺在那里。

    这么说来,返魂香想要进入的地方,就是学校的旧校舍吗?

    这个骗子,她明明就是离家出走了嘛!

    狸鬼抬头看了看天色,叹了口气,重新开启和主人的脑内交流:

    “少爷,请问……我可不可以多带一件东西回家?”

    彼端的宵语仅停顿一秒,便冷言质问:“又来了,你是不是又捡到什么无家可归的动物了?”

    “不是啦,这次的情况不同,我并不是想收留她,只是让她小住几天……不,一个晚上就够了,真的!我发誓!”

    “她?她是什么?”

    “呃……她的名字叫返魂香。”

    “返魂香?妖怪吗?”

    “不……”狸鬼看了眼仍在房间另一头等他的返魂香,含糊其辞道,“她是……一盆花。”

    “一盆花?”

    “没错。天好像快下雨了,若是就这么丢下她不管,夜里一定会冻死的,所以我想收留她一晚。”

    宵语无奈叹了一声,声音流露出妥协之意:“如果只是一盆花的话,随你的便吧。不过,不要回公馆,直接去信乌山的鹰铭寺。”

    “诶?为什么?”

    “刚得到消息,大太上座的病情恶化了,我现在正要赶去鹰铭寺,我们就在那里会合吧。”

    “是,我明白了。”得到主人首肯的狸鬼,终于大大松了口气。

    其实会这么在意这名少女,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纯粹只是放心不下而已。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他也曾做过许多类似的事,其结果就是,一魁斋老爷的后院里总是狗吠猫叫声不断。

    这次当然也没什么不同,他只是对无家可归的动物伸出援手罢了。

    这样想着,他走到返魂香身后,开口叫了声“返魂小姐”,然后迅速举起双臂护住头部,以防再次遭到电热炉攻击。

    这次返魂香倒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只是抱着书包缩在墙角里,全身戒备地看着他。

    “你在跟踪我?”

    “我才没空跟踪你呢,只是无意中看到你在附近逗留,所以忍不住多管闲事了而已。”狸鬼没好气地撇撇嘴,“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

    “没错。对了,为了消除你的戒心,我应该先自报家门才对。”

    说着,狸鬼将手伸进裤袋,捏住一片树叶,掏出来时,树叶已然变成了一张名片。

    “失礼了,我叫狸鬼,我的身份其实是这个……”

    返魂香恭敬地双手接过名片,默默看了一会儿,面露惊奇之色。

    “鹰铭寺的神道僧?原来你是出家人?”

    狸鬼不好意思地别开脸,信口胡编道:“我是带发修行的云水僧啦,虽然好像看不太出来。”

    “这样啊。”返魂香喃喃自语,“原来现在连僧侣都有名片了,我真是孤陋寡闻,果然是离开太久了吗?”

    见她信以为真,狸鬼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正色道:

    “总之,我一心向佛,慈悲为怀,见你没有落脚之处,不忍心弃你于不顾,所以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回鹰铭寺。”

    “跟你一起回去?”返魂香呆了一呆,“可是,我是女的哦,贵寺难道没有女人禁制吗?”

    “啊,对哦,你是女的……不过,应该没有关系吧,现在都已经是20世纪了,那种古老的规矩不会有人当真的啦。”

    “真的?”返魂香悄悄打量狸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书包,内心有些动摇了。

    若说完全相信这名云水僧,那是不可能的。但此刻她的确需要帮助,相比其他记者星探慈善机构之流的诈骗行径,僧侣的身份还比较可信。

    自从回到美雉町后,她沿街找了许多家旅店,结果那些老板娘不是将她痛骂一顿,就是干脆视而不见,连一户愿意接受她的店家都没有。无奈之下才去了学校,想在废弃校舍中找一处临时落脚地,却也没能如愿。

    “真的……可以过去打扰吗?我只住一晚上就可以,明天一早我就去找房子。”

    她刚小心翼翼地询问,狸鬼便打断她,轻描淡写地笑道:“放心啦,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谢谢你,那就拜托你了,狸鬼先生。”

    “不客气。不过,假发和眼镜,你不打算摘下来吗?”

    “不,还是这样比较好……”返魂香捂住眼镜不放。

    “是吗?”狸鬼再次感到遗憾。

    而后,他主动背起她的巨大书包,领着她走向爱车。

    天果然下起了雨。

    返魂香跟在魁梧的狸鬼身后,心中有种奇妙的感觉。

    不过,经历了那么多事件后,她已不像从前那般轻信,因此这样的发展是祸是福,现在就下结论还太早。

    ————

    车子抵达信乌一带的山脚时,天还未全黑。气温骤降,雨势却渐停,水珠滴滴答答地从树枝间落下,衬托出一片山间的宁静。

    返魂香看了看手表,时针正好指向七点。

    从城市开到郊县的这一路上,狸鬼有一搭没一搭地向她问了些问题,却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真正敏感的话题连一个字也没提起。

    这样的体贴她当然感激不尽。也幸亏狸鬼是山中的僧侣,不关心世俗的琐事,因此并没有听说两年前在美雉町发生的事件,若不然,他大概一听见她的名字就会摇头走人了吧。

    不多久,狸鬼在路边停下车,挪动笨重的身躯向后车座打了个手势:“我们到了哦。”

    返魂香不安地坐直身体,搓了搓僵硬的肩膀。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来回应,她默默松开安全带,留下书包轻装下车。

    被大自然包围的郊县,空气格外清新。兴许是在车内憋了太久的关系,她深深吸了好几口气。

    在她面前,一条石子铺就的坡道蜿蜒向上。坡道坑坑洼洼,野草丛生,石子也铺得极其马虎,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不过从未加修缮这点来看,也许正是这样才显出其价值。

    坡道一侧是红褐色的砖墙,另一侧的墙坏了,取而代之的是枯竹绑成的细密篱笆。篱笆后则是一大片翠绿的竹林,隐约还可看见几户木制的老房子,房子里开了灯,远远望去就像山间的魂火。

    真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这么古老的地方。

    “这里就是……”返魂香仰望坡道,喃喃地问。

    “坡道的尽头就是鹰铭寺。”狸鬼打开手电,领着她向上攀登,边走边指着前方说,“再过不久,你会看见寺院顶上的两只老鹰,那个就是标志了。”

    快到坡顶时,地平线上果然出现了两只昂头展翅的老鹰塑像。由于年代久远,翅膀和尖喙都有不同程度的损耗,雕刻的纹路也嵌满灰尘淤垢,不过却不影响整体美观。

    栩栩如生的老鹰之下,苍劲碧绿的竹林之间,古老寺院巍然矗立于山巅。

    这里就是鹰铭寺。

    好安静啊……返魂香心中感叹,跟着狸鬼踏上最后一级台阶。

    之前被狸鬼高大的身体挡住视线,她没能看清古寺的真貌,只觉头上影影绰绰有什么在动。而此刻,当狸鬼从她面前挪开,眼前豁然开朗,一副惊人的画面跃入眼中,吓得她猛然倒抽一口冷气。

    怎么可能!如此荒僻的深山古寺前,竟然密密麻麻站了近百人!

    更不可思议的是,百来个人聚集在一起,居然一丁点声音也没发出,若不是走上山顶亲眼目睹,她绝对不敢相信会有这么多人……

    等等,真的是人吗?

    仔细一看,每个人都是光头,作出家人打扮。有的穿着劳动时的作务衣,似乎是侍者小僧;有的则身穿普通的缁衣,根据派别的不同,带子部分有些微妙的差异;也有几人披着华贵的袈裟,但数量极少。

    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僧侣。

    返魂香仍在受惊之中,狸鬼已经若无其事走向前,向几位身披迦羅沙曳的老僧行礼。

    “打扰了,各位师傅。”

    老僧们一个个合掌回礼,眼睛却看向狸鬼身后的少女。

    “不必客气,一魁斋少主已事先吩咐过我们,请直接进寺无妨。不过,这位是……”

    察觉到逼人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返魂香顿感紧张,正要开口解释,狸鬼抢先一步回答:

    “这个嘛,我家少爷没有向你们说明吗?”

    其中一名老僧回答:“少主只说,狸鬼先生可能会带一盆花来,却没说带的是女施主啊。”

    狸鬼转头看了返魂香一眼,挠挠头,决定耍赖到底。

    “你在说什么呀?师傅,请你再仔细看看,这分明就是一盆花嘛。”

    这下别说是老僧,连返魂香都傻眼了。不过看见狸鬼使的眼色后,她很识时务地闭上嘴,任由他充分发挥演技。

    “花是人矣,人亦是花,花花世界朝开暮落,苍天百姓生死轮回,人和花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敢问这是哪一则坐禅者公案?”

    “这种问题不是应该由各位师傅自行思考吗?”

    老僧们面面相觑,随后极其无奈地垂首致礼,不再多言。

    返魂香悄悄靠近狸鬼,发出钦佩的赞叹:“好厉害啊,狸鬼先生。”

    狸鬼却露出牙疼的表情:“这是鬼扯,不要当真。而且这些人也不是真的信我,只是卖少爷一个面子而已。”

    随后,两名小僧各端了一只木盆走上来,要求狸鬼和返魂香进寺前先行手水仪式。

    由于是寺院的规矩,返魂香没法拒绝,便也学着狸鬼的动作,在水盆里认认真真洗了手。不过被一百个僧侣死死盯着看,她的魂早就不知吓到哪里去了,这时候哪怕叫她把洗手水喝了,她恐怕也会照办不误。

    “那么,各位师傅,我们就先进去了。返魂小姐,请你紧跟在我身旁。”狸鬼说。

    返魂香吞了吞口水,紧张地看着古寺的大门。

    还未做好充分准备,立刻有十名训练有素的僧侣走上来,分成两支队伍站在大门两边。在老僧的一声令下,十名僧侣同时用力,如山一般沉重的大门嘎吱嘎吱地向内打开了。

    山间特有的清爽气味,夹带着古旧建筑的苍老气息,一古脑向外扑来。

    返魂香禁不住眯起眼睛,半张着嘴,心脏剧烈鼓动。

    看清寺内景象的一瞬间,脚底传来一阵无力感,她双腿一软,差点向后跌倒。

    这……这是一副何等壮观的画面啊!

    原以为在寺门口聚集近百名僧侣,就足以称得上是一大奇观,然而打开门后才发觉,跟寺内的规模比起来,刚才那阵仗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院中一片宽敞的开阔地上,整齐地站了两排僧侣。僧侣均是相同打扮,身披海青手持灯笼,两排人面对面而站,好像两堵人墙似的形成一条笔直的道路。

    人墙的左右两边各站了数千名旁观者。这些人有的是僧侣,有的是功德主,有的站立,也有的打坐。相同之处仅在于,每个人都很安静。

    不过当大门开启,狸鬼和返魂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所有人的视线一瞬间全集中到了他们身上,人群中开始出现了窃窃私语声。

    返魂香只觉头晕目眩,下意识就想逃跑。

    身旁的狸鬼连忙揪住她的背,把她抓回来:“怎么了?”

    “对、对不起,我有一点人群恐惧症,一看见这种场合,我就不自觉地……”

    狸鬼看向院中黑压压的人头,向她解释说:

    “别在意啦,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大太上座的信徒,得知上座病情严重,特意从各地赶来为他祈福的。你只是来借宿的宾客,跟他们没关系,就当作什么都没看到吧。”

    他刻意关闭手电,降低四周能见度。

    就在这时,由僧侣组成的人墙彼端传来一阵凄切的哀嚎。

    人墙一直延伸至大殿内院的觉修殿前。作为鹰铭寺最主要的休憩之所,其外观比起其他建筑华丽得多,殿内居住的僧人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因此听见觉修殿发出声响,众人立即将注意力从返魂香和狸鬼身上移开,不约而同转向另一侧。

    “呼……”

    返魂香发出如释重负的喘息。好不容易从众人的视线中得到解脱,她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回过神才发现手心全是汗。

    环顾四周,她隐隐后悔起来。

    虽然这么说对狸鬼先生很抱歉,可当初若是坚决地拒绝就好了。早知会遇到这种大场面,还不如躲在学校的旧校舍里凑合着过一夜,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安。

    狸鬼却相当镇定,不知是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还是神经比较粗壮,自始至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跟我来。”他偷偷拉着返魂香进入人群,向觉修殿旁的小径走去。

    “等等,狸鬼先生……”

    “没关系啦,跟我走就对了。”

    众目睽睽之下,返魂香只觉自己像一个莫名其妙被推上舞台的路人,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帷幕就已经拉开了。

    而仿佛故意要配合她的想象似的,突然——

    觉修殿的大门真的打开了。

    门后出现一名年轻男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