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虐爱]45869536夏霜霜纪寒凛45869536小说完结版阅读

    [虐爱]45869536夏霜霜纪寒凛45869536小说完结版阅读

    很多网友在问的一本小说《45869536》已经大结局,文中夏霜霜纪寒凛之间纠缠不清的恩怨让人决心,该书作者米晚烟 深受大家喜爱。小说内容试读: 该走的是她酒店后厨今天特别忙,加班到11点,夏霜霜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打开门,屋里黑乎乎的,只有楼上卧室亮着灯。想来,纪寒凛还没有睡。她放轻了动作,刚打开灯,卧室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夏霜霜手一顿,下意识抬起头,压下所有疲惫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可接着,她脸上的笑僵住了。从门里走出来的,就跟三年前......

    夏霜霜纪寒凛的小说在哪看? 45869536在线全文阅读由小编给大家带来,这是米晚烟创作一本受到广大网友喜爱的言情小说,喜欢《45869536》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一定不容错过!

      第一章 该走的是她

    酒店后厨今天特别忙,加班到11点,夏霜霜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

    打开门,屋里黑乎乎的,只有楼上卧室亮着灯。

    想来,纪寒凛还没有睡。

    她放轻了动作,刚打开灯,卧室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夏霜霜手一顿,下意识抬起头,压下所有疲惫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可接着,她脸上的笑僵住了。

    从门里走出来的,就跟三年前的场景一样。

    可无论多少次,这样的场景,都像钢针一般密密麻麻刺入她的心脏,痛得她发抖。

    楼上的人见到夏霜霜,脸色一变,纪寒凛的身影随之走出。

    他淡淡瞥了一眼夏霜霜,径直走了下楼。

    灯光下,他线条分明的轮廓蒙上一层光,浓眉似墨,却让那双眼眸更加冰凉幽黑。

    那人看着夏霜霜,有些尴尬:“寒凛,我需要离开吗?”

    纪寒凛仿佛没看到夏霜霜一样,吐出两个字:“不用。”

    夏霜霜就这样站在门口,脚下沉重得迈不动脚步,只觉难堪异常。

    她握紧拳头,像自虐一样,紧紧盯着他的背影,心头闷痛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那人瞟了一眼夏霜霜。

    纪寒凛转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夏霜霜,眉心微动。

    只要她难过,他就高兴。

    他眼神冰冷:“你还不走?”

    夏霜霜的眼眶瞬间发红。

    三年了,她陪在纪寒凛身边三年了。

    她以为纪寒凛对她至少有一点点心软,可原来,一切不过是她的奢望罢了。

    “你要我走?”夏霜霜声音微微发颤。

    纪寒凛见她这样,嘴角却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夏霜霜,别装模作样了。”

    这幅无辜的样子和当年用卑劣手段算计自己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眼里的厌恶几乎溢出:“你这副样子让我恶心。”

    夏霜霜愣在了原地,许久才蠕动着嘴唇说:“好的。”

    她如往常每一次一样,说着好的,心里却空的快要死掉了。

    她转身,脚步匆匆逃出了门。

    “嘭——”门被关上。

    纪寒凛看着那紧闭的大门,皱起了眉。

    “寒凛,我们……”

    话还没说完,纪寒凛却抽出了手,淡淡道:“你先回去吧。”

    她勉强一笑答应了,可看着夏霜霜离去的门口眼神阴狠至极。

    冬末,空荡的街道上行人寥寥。

    偶尔一辆车驶过带起寒风在耳畔刮过,一阵一阵刺痛般的冷。

    夏霜霜裹紧了棉衣,眼神茫然。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通讯录里面没有几个人。

    除了师傅胡老爷子,她这么多年来好像连个朋友都没有。

    不知不觉,她走到一个公交车站。

    昏黄路灯下,她愣愣地看着站牌上面的车次表,一个一个站,一个又一个不认识的目的地,陌生得让她害怕。

    偌大的城市,原来离开了纪寒凛,她找不到一个能去的地方。

    第二章 那我呢?

    冰凉夜色里,夏霜霜随意找了家旅馆住了进去。

    第二日是休息日。

    夏霜霜来到师傅家,和往常一样接受师傅胡老爷子的教导。

    她将刚做好的蝴蝶酥放到表情严肃的胡老爷子面前。

    胡老爷子尝了一口,眉头立刻蹙起,端起桌上的水猛喝了两口。

    “你自己尝尝你做的什么东西!你过两天就做这个给客人吃吗?!”胡老爷子神色不悦。

    夏霜霜吃了一口,果真,甜到发苦。

    她垂下头:“师傅,对不起。”

    胡老爷子看着她憔悴的脸,心里叹息一声,脸色却是冷的:“我早说了,你和纪少不合适,迟早会分开的。”

    要早知道这三年下来,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他就不该让夏霜霜去那里,也就不会认识酒店的少东纪寒凛。

    夏霜霜心头漫起一阵苦涩:“我知道。”

    可是知道又怎么样?

    她根本无法控制自己不爱纪寒凛。

    胡老爷子见她执迷不悟,气得哼了一声:“老头子只不过是你师傅,管不了你,你自己做的东西自己吃掉,不准浪费!”

    胡老爷子生气地走出了厨房,夏霜霜拿起蝴蝶酥往嘴里塞。

    腻到发齁,她却一块接一块。

    夏霜霜心想,自己的爱就像这点心里加的糖,不合适,所以才会难吃的要命,难吃到连眼泪都出来了。

    城市灯火在夜幕下一盏盏亮起,天空下起了小雨。

    夏霜霜走在街上,本该前往旅店的脚步偏了方向。

    她不受控制地想起,昨天自己走的时候,桌上的水仙花好像蔫掉了,厨房乱糟糟的也没有人收拾……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站在家门口了。

    夏霜霜打开门,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片黑沉,没有人。

    她打开灯,屋里一如她走的时候,一片狼藉。

    她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一件件叠好。

    收着收着,她视线一顿。

    厨房地上,碎了一只瓷杯。

    是她住进这里的第一天买的,她用了三年。

    她捡起碎瓷片,不知为何有片刻茫然。

    这时,门却突然被打开,夏霜霜手一抖,指尖传来一阵刺痛。

    她抬眼看见纪寒凛,又立刻低下头,飞快将瓷片拾起来丢进垃圾桶。

    水声哗哗,被划破的手指缓缓渗出血,她却毫无所觉只夏洗碗。

    纪寒凛见她忙活的背影,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行了,别收了!”

    夏霜霜手上动作一顿,有些局促:“家里太乱了,我很快就能收拾好!”

    说完,她手上的动作又快了些。

    可下一刻,“哗——!”一声。

    却是纪寒凛阔步上前,将她手边的碗全部推倒在地!

    一片碎裂声中,她吓住了,一时无措地看向他。

    纪寒凛表情冷峻:“没必要了。”

    夏霜霜浑身僵住,有些不懂,声音怯弱:“什么?”

    纪寒凛挑眉,不耐烦至极:“我有女朋友了,昨天你们见过。”

    “哐——”夏霜霜指尖仿佛后知后觉般,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还未凝住的伤口一滴鲜血落在脚边洁白的瓷片上。

    她眼眶酸涩,张口呐呐的问:“她是女朋友……那我呢?”

    第三章 你救救他

    天边划过一道闪电,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敲击着窗台。

    夏霜霜张了张嘴,喉咙却哽涩得说不出话来。

    纪寒凛没有给她多的表情,又淡漠开口:“你收拾东西搬出去吧。”

    这一瞬,夏霜霜好似被剥去了所以的尊严。

    她突然意识到——这的确不是她的家。

    她只是个被丢到孤儿院的弃儿,哪里来得家呢?

    她发着抖,说不出一个“不”字。

    夏霜霜草草塞了几件衣服,带着行李箱,以一种近乎狼狈的姿态逃离了那座房子。

    雨水冰凉,打到脸上。

    她却不敢回一次头。

    第二天,她托中介匆匆租了房,离纪寒凛的房子却不太远。

    这天之后,夏霜霜再没见过纪寒凛,只偶尔能从后厨员工的嘴里听到一些消息。

    据说他和那位叫周瑶的小姐十分恩爱。

    夏霜霜这才明白,丘比特那贯穿心脏的一箭,要拔出来才痛。

    若是拔不出来,自此心口发炎,溃烂,变成一块烂肉,就像她现在一样,痛不能言。

    下了班,她拖着沉重的步子往诊所走,脑袋昏昏沉沉的,有些发热。

    本以为只是发烧,医生却越看越严肃。

    “你这个状况有些不太对啊,建议你还是去大医院仔细看一看吧。”

    租完房子,她就剩下几百块,手上那一点钱哪里去得起医院。

    夏霜霜窘迫地应声:“好。”

    出了诊所,她只转身去了药店买了盒退烧药。

    吃了药,夏霜霜疲惫地躺回床上,外面的雨声不停,她在迷迷糊糊中反复睡着。

    浑身难受到了极致,她不由想,也许她死在这个地方,也不会有人发现……

    她双手紧紧环住自己,整个世界被孤单和痛苦包围。

    第二天,她退了高烧却咳嗽了起来。

    就算舍不得全勤和工资,可点心师不能带病上岗,夏霜霜只能请假。

    “咚咚咚——”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夏霜霜有些迟疑的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中年女人。

    那女人看着夏霜霜,脸上捏出一个刻意的亲热的笑。

    这一刻,雨声,车声,所有的声音都离夏霜霜而去。

    她以为自己早就忘了这个女人的模样,可当她真的出现在眼前,夏霜霜却几乎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好像又回到了6岁那年冬天,这个女人将她放在孤儿院门口,再也没有回来。

    她不由死死攥着门把手,嘴唇抿成一条线。

    郑玉婷见状,先一步拉住她的手:“夏霜霜,妈找了你十几年,终于找到你了。”

    夏霜霜没有动,她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颤:“你有什么事?”

    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6岁的小孩了。

    6岁的夏霜霜会固执的等在孤儿院门口两天两夜,冻得大病一场。

    6岁的夏霜霜会觉得妈妈一定还会来找她,执著的等了一年,两年,五年……

    可她现在已经25了,早就过了天真的年龄。

    十几年……要想找,早就找到了。

    夏霜霜冷淡的反应让郑玉婷始料不及,她表情一僵:“夏霜霜,我知道,你还是在怨我,但我当年也是没办法……”

    这虚假刻意的演技让夏霜霜冷下心:“你如果想补偿我,直接给钱吧,银行转账就行。”

    她说完就要关上门,郑玉婷连忙阻拦:“夏霜霜,你弟弟得了白血病,你拿骨髓救救他吧!”

    第四章 不敢置信的话

    夏霜霜本就苍白的脸色彻底没了血色。

    原来,是她的儿子生了病,需要捐献骨髓才想起来这世上还有她这么个亲生女儿。

    她一把推开郑玉婷:“我没有弟弟,你走吧。”

    她关上门,将那张脸彻底挡在门外。

    门外的敲门声一声大过一声,夏霜霜靠在门上,捂住泛红的眼睛,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下。

    她是没有亲人的,很多年前就没有了……

    第二天,夏霜霜回到酒店去上班。

    井然有序的后厨像一台不断运转的机器,她一刻不停的忙活起来。

    但没多久,嘈杂的后厨忽然安静了下来,门口传来经理谄媚的声音:“纪少,您怎么有空来了……”

    夏霜霜和面的动作一顿,她抬起头,有些恍惚。

    门口正是很久没见的纪寒凛,他看起来还是那么神采奕奕。

    看来没有她,对他的生活没有半点影响……

    纪寒凛清冷的眼扫过白案这一边,眼神不着痕迹的在夏霜霜身上一顿。

    又若无其事的对经理吩咐道:“我女朋友生日,今天给她庆生,准备个蛋糕。”

    夏霜霜心中一痛,忙低下头继续揉着手里的面团,手里的劲不知不觉更大了些。

    纪寒凛看着夏霜霜刻意回避的样子,心里莫名不悦。

    他眉头一皱,伸手指了指她:“让她来做。”

    夏霜霜心中一咯噔,抬起头下意识的拒绝:“我只是一个中式点心师,不会做蛋糕。”

    可纪寒凛就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径直对经理命令:“时间一到,我要见到她做的东西。”

    说完,他淡淡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夏霜霜僵在原地,一时竟不知如何反应,周围人异样的眼神让她如芒在背。

    经理点头哈腰的送走纪寒凛,随即不耐烦的转回来斥责她:“让你做就做,废话那么多!”

    夏霜霜低下头,屈服了。

    谁能和生活过不去呢?

    何况,她再爱他,对他而言也毫无意义吧。

    时间紧急,她只能赶鸭子上架现学现做。

    晚上,周瑶的生日宴会开始了,夏霜霜做好的蛋糕已经送了出去。

    她继续准备糕点,却总能听到后厨人的窃窃私语,说着那生日宴排场有多么多么盛大,纪少花了多少多少心思。

    夏霜霜只是将头垂得更低,假装什么也没有听见。

    但没过多久,门口又传来一阵嘈杂。

    最新文章